升學,潛規則和命

發發牢騷,解解悶,消消愁
打印 (被閱讀 次)
對美國的升學醜聞,不論你是大驚小怪還是見怪不怪,不論你是憤憤不平還是銜冤負屈,都有道理,其實沒什麽醜聞,沒什麽道德,我在什麽是合法腐敗?說清楚了,道德在今天是個風俗,說精英權貴腐敗、操縱社會體製,那是無知,因為法律下的腐敗不是腐敗,而精英權貴操縱社會體製是他們的職責,否則叫什麽精英權貴。如果你不是精英權貴,你連話都說不清(控製輿論),更別說道理了。
 
今天西方的精英沒有人覺得自己的成就不是辛辛苦苦掙來的,所以沒有人覺得有任何不公平隻說,至於怎麽掙來的,大家是不深究的,比如說“老爸給的”乃天經地義,政府保護(讀讀美國政府的稅收法律,美國最大的企業交幾毛稅?)是自由的象征。一旦有人動了自己的利益,他們會以死抗爭(Davos Panel Laughs at Ocasio-Cortez’s 70% Tax Rate Proposal)。所以腐敗合法化就是給群眾做思想工作,讓他們跟上隊伍,別再鬧事。
 
很多人覺得社會進步除了物質豐富,會更平等,其實這是誤解。現代化的宗旨不是消滅等級,而是把等級的組成體製打鬆了,等級反而更對立,等級間的衝突也更激烈,這種觀念叫“機會平等”,是西方普世價值的核心之一,在美國是個指導性的觀念,深入民心。不過機會平等必然帶來更大的不平等(“你是指數式起飛、追趕,人家是先起步,也是指數式往前邁,差距還是指數式的”)
 
《紐約時報》I Learned in College That Admission Has Always Been for Sale
 
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經濟學家都不這麽認為(機會平等必然帶來更大的不平等),不過他們都不對,原因其實很簡單,既然自私是人的本性,一個人的最大動機是保護自己的利益,把等級的組成體製打鬆,表麵上引進競爭,實際上讓利益爭奪更殘酷,大家也更不擇手段。 以盎格魯撒尋文化為主導的西方體製壓根兒就不僅僅是自由(liberty),創業(enterprise)或競爭(free market),更要害的,是通吃(winner-take-all),通吃講得就是看看誰殘酷,是原始野蠻欲望刺激下的競爭。
 
現在是吃人不見血,大家說話都文縐縐的,隻是能說話,能製定法律的,自然是精英權貴了。這麽一來,道德不道德可以用法律來調整,即使調整不了的,也有無數的潛規則。
 
《紐約時報》Inside the Pricey, Totally Legal World of College Consultants
 
潛規則是既有利益集團維護自己利益的正常手段,在中國,你不考慮潛規則就是沒腦子。在美國,潛規則也是“規範化”,演變成財富勢力的延伸,是個真正的金錢萬能的社會。所以升學賄賂被抓,完全屬於不走運。這次賄賂被逮著,完全是替罪羊(參見: 你恨平權法,還沒恨到點子上),其實賄賂也是不得已的事,如果靠捐錢,那就太貴了,沒有幾千萬沒戲,這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了。
 
這結局對絕大部分老百姓來說,人生多少是命。有時你命好,如遇到個貴人,有時你天生有特殊能力(如長得漂亮、身材好,一把嘴,聰明過人等等),你成了,否則,知足,人生才能滿足。
 
 
【推薦】
為什麽聰明人比別人更有進名校的權利?
作為審美觀的消費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