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遊古巴

出生於60年之前那一年,經曆過饑餓——食物饑餓和其他所有的饑餓,後來吃點有點飽,於是想說說寫寫。
打印 (被閱讀 次)

 

                           冬遊古巴

                           - 2018.12.溫哥華

 

       突然發現自己今年還剩下好多天的假期沒休,時近年底,這裏的規矩是假期天數有定,休假計劃自定,自己不定,經理指定,急忙上網,看看哪去,心裏有想,問問同事下決心。寒冬臘月,鳥都南去,我也跟進,去古巴?還是墨西哥等其他?矛盾在心。一腔熱血心頭湧,紅旗當年漫卷雲,縱觀世界地圖,老墨在西,它姓資;古友在東,它姓社;是西風壓倒東風,還是東風壓倒西風?不言而喻,東風勝!於是定下去古巴。

       有人說那裏酒店星級是古巴的主權內定,最好是在酒店標準上減1來敲定,於是訂了個四星半,按四舍五入是五星,網上照片顯示的酒店麵對大海如虎踞,拳拳陽台似虎爪,時刻準備向對岸的美帝致命一擊,此時此刻我怎能躲開不使勁?咬牙再上一個檻,房間要海景,勇敢去拚一拚。

      不入虎穴 焉得虎子?這話在此聽起來太離奇,細想一下也差不離。歐洲當年漆黑黑,隻有阿爾巴尼亞孤獨屹立如明燈;美洲更是黑遍遍,古巴就是海洋上的燈塔永照明了!而且古巴對麵就是一隻大老虎伏在岸,即便是隻紙老虎,黑燈瞎火也讓人驚。所以此行也算得上是個英雄孤膽臨虎境吧!

        溫哥華起飛經過5個多小時的飛行,到達了古巴委拉得羅半島上的機場,昂首邁進社會主義的陣地,心中無比激動。

        這是一個嚴肅的檢查口,照相留底,順利審查過關。古巴對中國免簽,加拿大人在飛機上填好一張有關個人護照信息的卡,就算作簽證了。

        一件件行李慢慢但堅定地從狹窄無邊緣擋護的傳送帶上匍匐前進而來,就像肩負著神聖的使命,但是一直沒有我的,最後人都走光了,我的行李還是沒有前來報到!難道它怕了?在附近一個門口,幾個人像是在排隊。鬆散的人群最前麵,有個辦事人員坐在板凳上,彎著腰趴在一個低矮的小桌子上填寫著什麽,這就是丟失行李接待處啊!心裏懷疑,這樣的人,能否把溜掉的行李來抓獲?兩個多小時後,終於輪到本人了,還有同機的另一個,行李都沒收到,接待人員添了單子,叫我們回酒店與前台聯係,會把行李的事情解決的,我大腦一片空白地離開了。

          此時的心情啊,就像進入陣地的戰士丟失了裝備和彈藥,垂頭又喪氣,但必須聽從組織安排,不能無組織、無紀律,就是想去炸碉堡,沒有炸藥也是白搭,要忍!

         前來接頭的巴士還算是守約,一直等了三個多小時直到我們兩個行李出問題的人上來才開車,如此我感到心裏有底了,這裏組織紀律性就是比較強,不能讓一個戰士掉隊,難道我們的良好作風也傳到了這裏?

         天完全黑了,一路車不多,首先進入眼簾的是中國宇通巴士的字樣,就像回到了祖國 ,終於找到自己的隊伍之感,心裏暖烘烘的!在有點顛簸的狀態當中穩步前進,隨著一路導遊的熱情坦率的講解 ,盡管一路黑燈瞎火,終於還是準確地到達了我的那個酒店。

        對於古巴的了解,其實非常有限。它的麵積與美國的福羅裏達州差不多,一個狹長的島國,相當於台灣的兩個半大小,但現在人口隻有一千一百多萬,不及台灣一半。它離美國的福羅裏達州海岸僅一百五十多公裏。車上當地的導遊介紹說,古巴人的收入大概一個月相當於30美元,但教育、醫療上學免費,物價便宜,很多東西都能自家解決,最貴的就是汽車和住房,相對於工資簡直就是天價,而且都是些老爺車,蘇式的還不少,其價格比國外高出一倍多以上 ,古巴的工業應該非常非常的薄弱,當然對於人口、國土小的國家,發展工業不一定經濟合算,除非與外界市場一體,但古巴卻一直是一個封閉的空間,以保持自己社會主義的純淨性,真像一座孤零零的燈塔,什麽東西都勉強湊用,當然燒柴火也能點亮燈塔,這就是誌氣 !這些看起來較新的大巴、中巴車,行馳於接待外國遊客的旅遊戰線上,是否是中國人民的無償援助呢?雖然內部顯得有些粗糙,但總體來看還是不錯,車速都不高,古巴應該沒有高速公路,也有西方遊客問過此車性能怎樣,也許對宇通客車這名字太陌生了吧?  

          行李未到,身上還是穿著加拿大的冬衣,原想一到就換上這裏的夏服,雖然特地在上飛機前穿得很少,隻是單單一條長褲和一件長袖體恤衫,這裏278度,酒店大堂都是敞開式,有風吹過,隻要不活動太多,還不是太熱。早餐後按計劃在大堂到處擺放的硬沙發的一角見到了旅遊公司的代表,了解了我們的情況後似乎習以為常,拿著我們在機場的單子打電話到機場登記,之後得到答複是下午4點有從加拿大飛來的航班,屆時可以知曉,若還不行,就再等明天。鑒於我們行李被耽誤,每天補賠50兌換卷。

          這種兌換卷與當年中國的一樣,外國遊客來到古巴,可以把手中的錢換成當地貨幣,兌換率此時為一美元兌83分兌換卷,而一塊兌換卷可以換25塊當地錢,隻是沒有官方途徑去作這樣的兌換,所有的銀行等都不辦理。在有外國遊客經常出入的商店,一種商品都標上兩種價格:兌換卷價格和本地幣價格,二者相差25倍。問過店員,他們也不忌諱,實言相告。難道這是跟中國學得?有點像,又有點不像,不像中國當年,古巴並不遮掩,當時在國內我與外國遊客打過一點交道,他們似乎不清楚同是一塊錢,兌換卷與當地貨幣不等值,因為在僑匯商店,隻是標出商品的兌換卷價格,而且有時標得有點害羞,比如在標簽上的一個角落寫上兌換卷字樣。正因為存在這種差異,買東西找零錢時,古巴人會以當地貨幣以一比一比率代替兌換卷,悄悄地對你放個冷槍。

        心裏進入了一個糾結,昨晚到的酒店,今天是第一天,行李看來是沒希望了,萬一明天還是未到呢?要不要買衣服啊?穿著長衣長褲在大廳、海灘穿梭,六神無主,有點尷尬,去酒店裏的小小商店看了看,東西很少也很貴啊,當然不是那種貴,按當地人的收入看,都是天價,比加拿大的價格還貴,想了一想,還是作罷,若明天上午還沒到,就再說吧!

        上網是永遠的項目,但是這裏要錢。才來古巴那天得知古巴已放開網絡管製(至此世界上隻有伊朗、北韓和中國對網絡有管製了),但這裏上網還是不易,主要是硬件跟不上。若用漫遊,據說是合8美元一小時,酒店有局域網,酒店登記時沒有說明上網的事情,當然之前在網上購買古巴遊套餐時沒有提及上網問題,但前台很多事情都不向顧客提供信息,反而是顧客事前了解了一些情況來提問。這裏是西班牙語的世界,英語信息貧乏,甚至酒店內很多功能區域連標識都沒有,從眼前的情形看,上網是唯一的選擇了。要購卡刮號,每卡用一小時,一塊兌換卷,相當於每小時上網要1.2美元,上網登錄後必須一次用完,不能事後再用,網速也不快。

        說是房間裏能上網,但基本上無信號,隻能在大堂內,幸好到處都放著硬沙發椅,坐下來一上就是一、二個小時。那邊有敞開式的酒吧,來前都記得那個叫的最響的飲品:椰奶雞尾酒,嚐嚐是不錯,但也不像說得那樣好喝的要死!

        古巴遊套餐中包括餐飲消費,自助餐,也有點餐的,酒水任喝。但食物種類不多,蔬菜很少,特別是麵包及奶酪等外觀不雅,很難勾起食欲,這與郵輪上的相比,差距不小。

        從各方麵看,古巴真是一個短缺型經濟體,人民生活水平會像當年的我們那樣嗎?

         午飯後,想想與其這樣幹耗著,不如出去走走,去鎮上看看,反正東西到了,人不在,前台也會保管。走到酒店大門,是個圓盤式的車道,再出去一段路,經過一個人工拉閘口的門衛,才到達交通公路上,附近都是空曠的海岸地帶,什麽也沒有。心裏正納悶咋沒有出現像中國當年的那樣,到處都有拉客的車馬服務呢,看見有個像小火車式的車開過來向我打招呼,一問是到附近的鎮 ,就上車了,車票包括往返,4塊兌換卷,下午在規定的時間點之前回來就行。

       坐在兩邊完全敞開式的排座拖車上別有一番風味,這才叫兜風,路上每停一下就是一通鈴鐺響動,停車十分隨意,二十多分鍾就到了鎮上。

        街道簡陋,特別是道路兩旁的房子多是平房,在兩層以內,三層的很少見,下了車,來到一個建在低窪處的室內小商品街,據說主要針對外國遊客,也是十分的簡陋,上廁所都要錢。看了沒幾個店,出來往街道上走,來往行人不多,但在等公交車的地方人不少,商店和餐館聊聊無幾,心想是不是開個私家生意也是受限製的呢?但又覺得不像,隻是開那麽多的生意也要有人來消費才行吧!來古巴的外國遊客還沒那麽多,賣旅遊手工產品的都是集中在一起,一溜簡易的棚子隔間內就像菜市場 。古巴人白的黑的都有,混血的也不少,心裏想他們是怎樣融合在一起的呢?社會主義國家在這方麵應該比較擅長,外表上看他們好像不分彼此。

         走到一個小學校,外麵看雖然簡樸,倒也清秀,學生都有校服,去商店看,學生用的好看點的書包和文具都不便宜,來時有人說到一元店去買些這類學習用品作禮物,很受古巴人歡迎,我卻沒有去折騰,覺得太小看人了,在酒店及對導遊都以美鈔代替小費,其他的若找不出理由,也不便給什麽。

          沿著街邊走了很久,看到的房子都是粗糙的水泥磚瓦房,內街也發現一棟四層住宅,很多的窗外還掛著空調,覺得有點新奇,空調之類的產品在這裏是很昂貴的啊!剛才也拐進一個電器商店看了看,還被看門人收了一塊錢存包費,發現一個簡單的落地電扇都要50塊兌換卷,相當於當地近兩個月的工資。裏麵中國的電器也有一些,但樣式都比較落伍。這就像街上跑的車,多是老爺車,發動時像拖拉機,看車牌,私家車不少,關於車牌識別,導遊說過的。

        回到酒店,已快4點了,行李看來沒希望了,那倆個導遊一直都在,每天早上來,向我們兜售各種一日遊產品,下午5點多才離去,他們一直跟蹤著我們的行李動態情況。

        第二天參加了一個項目,是個很小的,就是去哈瓦那一日遊,行李沒到,穿著這長衣長褲的去市裏走一招應該不算太離譜,天氣有點陰 ,在酒店門口上車時,走來幾個說中文的男女,一下子感覺舒展了不少,就像是來了幾個戰友。

      坐在我前麵第一排的倆女的,說一口四川話,老的居然穿著長袖紅毛線衣,黃黃的四方臉看起來平板,但一路卻很活躍,與我聊天當中得知是母女倆,比我晚一天到的,也是從溫哥華方向來,但是家住溫哥華島上的維多利亞市。

      紅毛衣的穿戴讓人感到像是70年代末的中國,一路上不時的交談,得知她是有時來加拿大的女兒處住一段,更多的時間還是待在國內的四川老家的那一類國人,說女兒是在維多利亞衛生局工作,但女婿卻沒看見,原來是在家留守,隻是母女倆出來快活。女婿是北京人,但她明顯流露出一種不喜歡,還特意把她手機裏下載的一段單口相聲放給我看,裏麵說的是一個外地人在北京坐出租車聽司機侃大山,把中南海的主要大佬的名諱都變成了像隔壁老王四弟同字輩的稱呼笑話,麵對我對她是一個官家裏的推測,遲疑之中她還是坦誠說她不是,同時批評當下,懷念當年毛公社會下的平等,對我提出的均貧概念不知如何麵對,便以一個當地縣委書記的生活簡樸例子來證明當時是官民一致的共苦奮鬥。

        去哈瓦那雖說不到140公裏,由於古巴沒有高速公路,耗時不少,車上導遊說著說著,後來沒話找話,也到了多一句不如少一句的境地,但紅毛衣卻唱起了紅歌:讓我們蕩起雙槳,小船兒推開波浪……” 聲音不太大,坐在前麵的人有的鼓掌,有的露笑,大多都是外國遊客,坐在她身邊很少說話的女兒數落她時,我卻幫腔表揚她媽,人開朗是好事,你媽媽當年應該是紅衛兵宣傳隊的吧,紅毛衣搶著回答說不是正式的,卻是很愛唱的那種!此時是否是在另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裏的觸景生情、情不自禁、有感而發呢?

         順著導遊手指的方向,看見海上一個很大的船像是停在那裏不動,說是美國軍艦在那一帶巡邏。兩三天時間古巴近海海域幾乎沒看見什麽船,更別說是軍艦了,這些美國軍艦巡得什麽邏?該不是防偷渡吧?事實上從海上偷渡的不少,一旦進入美國領土,即使被抓也要經過一個長時間的拘留和法律程序才能有結果,會耗費不少的銀子,所以最好最經濟的辦法就是把偷渡堵在國門之外。

      大巴進入了難得見到的也算是高樓大廈的地帶,樓不算太高卻顯得灰蒙蒙,一點也沒有富麗堂皇之感,路上跑的也是老爺車占多數,路邊行人很多,汽車進入一個有街心綠樹掩映的類似小花園的地帶,停下車,這就是一日遊開始的地點了,旁邊還停著好幾輛馬車和人力三輪車。

      車上的人都下來了,卻見紅毛衣接過工作人員從大巴車體行李存放處取出的一個手拉箱和大背包,讓我吃驚不小,一日遊要帶這麽多東西嗎?人流隨著導遊走向各個景點,紅毛衣和她那個像穿著睡衣睡褲的女兒落在了後麵,進入背街,熙熙攘攘,導遊指著一個個用灰白色大塊方形的石頭壘起的建築物介紹著它的來由,聽起來當年美國人建的不少,其中隻有一兩處說起古巴當年鬧革命的地點 ,但並沒有那種旗幟鮮明的擺放和裝飾的畫麵,感到與正宗的革命宣傳教育相比差得很遠,紅旗招展、風卷殘雲的氣勢在這塊社會主義陣地上沒有昭然體現!

      古巴人的消費水平可以從生意的方式上略知一二。有推著單車,後麵馱著一個小木箱賣冰棍的;有一隻手托著一個籃子賣撒著白砂糖的油炸餅的,如此簡陋、小規模的生意有人經營,說明了當地人的生活水平很低。

       一路步行,終於到了午飯的時候,眾人隨著導遊來到一個雜亂的商場裏麵的餐廳,我走路靠前,在每桌四人的一個座椅上坐下了,看到紅毛衣母女,急忙招呼過來湊滿一桌,這時人差不多都到了,有個洋人被安排坐在我們一桌湊夠四個,問話當中得知他也是從加拿大而來。

       先有人過來問想喝什麽,我點完之後問紅毛衣母女倆,回答說不要,當得知是已包括在費用之內時才補要了一杯,飲料到了之後,紅毛衣的女兒又想換,但工作人員來去匆匆,她又有點唯唯諾諾,最後不了了之。上餐時看到那邊有先上的,紅毛衣就擔心量不夠吃,當我們這一桌上來時,看看有米飯和一點魚和蔬菜,不料紅毛衣接過盤子就向同桌的那個洋人盤子裏撥飯和菜,洋人吃驚當中連忙致謝,這就收下了。本來量就不多,母女倆幾下子就吃完了,紅毛衣卻從挎包裏掏出一個用餐巾紙包住的東西,打開後率先拿出三塊油炸土豆三角放在洋人盤子裏 ,又招來幾句驚呼致謝,然後又給我一塊,她女兒幾塊。看著這油炸土豆眼熟,洋人問道是酒店自助早餐拿來的吧,她有點自豪地說是的,我在一旁忍不住吱了一聲,真不知說啥好。

         不一會兒就吃完了,紅毛衣起身離開,留下她的女兒與那個洋人和我東一句西一句地聊起了天,我奇怪她母親一個人出去幹啥啊?

         午飯出來後在外麵看見了拖著手拉箱的紅毛衣,我們上了車又去下一站,購物、參觀,她一直背著包、拉著箱吃力地跟著隊伍,最後一站是在街區停下自由活動,規定3:30在此集合上車返回,大家又散開活動去了。這時我才了解到原來紅毛衣的手拉箱和背包裏裝著一元店買來的和家中的小物件,到古巴這窮地方來施舍,讓人感慨之餘,又有一種讓人發呆的感覺。我一路好像沒有發現她散發給當地人,但有人看見她吃完午飯就跑出去在街邊發放東西。

        古巴背街狹窄人多,地下垃圾不少,站在街邊的人一群一群的,似乎無所事事,學生服裝的小孩時常可見,我走著走著,突然發現有個門口前麵站著幾個穿著黑色製服的警察,腰裏別著步話機,看來設備不錯,窮地方警察還是比較威風的。古巴人似乎玩手機的人不多,偶爾見到有人坐在凳子上看手機,那手機的樣式也比較陳舊,關鍵是互聯網係統很落伍,手機的最主要的樂趣沒有體現出來,那手機還有什麽可玩的?

        看看時間差不多了,趕緊按照大概的方向走向約好的上車地點,幾經問路才找到,看見大家都集中在一起,卻有一種不安氣氛,原來是紅毛衣走丟了!

         隻見紅毛衣的女兒掉頭匆忙而去,導遊搶上幾步跟在後麵說些什麽,並一起走向內街人流之中,不久導遊又回來了,招呼大家先上車。大巴就停在不遠處,人群一邊向大巴移動,一邊嘀嘀咕咕,有人說看見紅毛衣拖著行李箱去發東西,也是一片好心,就是太冒失了。我心想對紅毛衣來說別說是西班牙語了,英文也是一竅不通,這一路背包拉箱的到處發放東西,如何能找到回來的路,連我剛才都是沿途用手機向路人展示一個標誌建築物問路才找到乘車地點的,這裏小路很多,各處外表變化不大,很容易走丟的。

      大家上車時卻發現紅毛衣赫然坐在位子上,吃驚不小,趕緊有人下車要去追回紅毛衣的女兒,被導遊製止,說這樣將會越找越有人丟失,解釋說已與她約好在轉過那個大彎、遠處的那個黃色建築物的路邊碰頭,這樣大家才靜下來。車子開動,有兩個說中文的一問紅毛衣,才得知她拉著箱子跟在自由活動的隊伍後麵,但女兒走得快,她走著走著看不見她了,擔心走失,就拉著東西回到車上一直等到現在,這頓等,兩個多小時呢!

        大巴行馳了幾分鍾,在路邊遇到了猴急的紅毛衣女兒,一陣高興,都叫著說找到你媽了,在她上車時全車人給予熱烈鼓掌,我以為母女倆會相互埋冤,但似乎什麽也沒有發生。

        我估計大概是紅毛衣在附近把東西發完了吧,下車時好像她手中行李箱輕了很多。

         到了酒店後又看見那倆個導遊,了解到行李還沒有消息,決定買新的。在酒店小商店,發現印有古巴字樣的體恤短袖衫可以用得上,但可挑的不多,價格不菲,又買了雙沙灘拖鞋,心想明天行李還不到,有了這些設備照樣可以上前線。

        晚餐一如既往,仍舊是在自助餐廳,方便!今天擺出的東西不少,但好吃的不多,你來我往地拿著盤子在食品擺放處取東西,卻發現在加熱櫃的燈架上有個手機在拍照,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這光景,拍照的人居然是紅毛衣的女兒,她一臉興奮,身上還是老一套睡衣睡褲!

       我咧嘴無聲地一笑,趕忙離開,看看這取餐的大廳,也就是她這樣忙活了。

        接下來我又要參加一個外出旅遊項目,出海去與海豚見麵,她們說等我回來後解釋給她們,然後問價格多少,聽完之後倆人訕笑一下,不知如何表達似地走開了。

      當天晚上在大廳我拿到了與海豚的合影照,她倆經過我時發現了放在茶幾上的照片,於是停下來。我推薦她們去參加這個節目,海上還有龍蝦吃,她倆卻說要考慮考慮。其實還有很多一日遊的項目,去哈瓦那隻是其中很小的一個。

       再過兩天就要回家了,我靜下心來,好好地享受一下沙灘,盡情遊泳,發現亞洲人確實很少,那娘倆根本見不到,沿著沙灘在淺水區裏走到那邊盡頭,再遊回來,再往離岸遠處遊,枕著湧來的波浪,在水裏起伏著,望著藍天,感歎這裏的寧靜之餘,又想起了許多。

       古巴對岸的美帝近在咫尺,卻是冰火兩重天。62年美蘇在這裏差一點爆發核戰爭,據稱是曆史上人類走向全麵核災難最危險的一刻,當年唯有古巴領袖卡斯特羅無所畏懼,催促蘇聯勇敢啟動部署在古巴領土上的核彈轟炸美國,並準備以犧牲百萬古巴人的生命與美血戰。這次在哈瓦那一日遊,也偶見過大幅頭像,卻被告之不是卡斯特羅的,景點介紹也是早期古巴遊擊隊領導人的事跡,真不知這位當年的狂人在當今的古巴人心中是何印象?我後來大著膽子問過導遊,是否民眾不能隨便談論卡斯特羅,他卻說也可以談,甚至也有人表示不喜歡。自奧巴馬離任後,古巴又與美國進入冷淡狀態,遊客攜帶的信用卡凡是要直接通過美國結算的,通通不能用,如此大型的國際貿易如何進行?怪不得古巴經濟毫無生氣。但是古巴政府就是硬氣,寧可全國人民勒緊褲腰帶餓肚子受窮,也敢與比自己強過千倍、萬倍的美帝對抗,寧死不屈,而不遠處有個國土麵積差不多、人口隻相當於古巴三分之一的國家波多黎各,人均收入達到一萬美元以上,卻淪為美國的海外領地,成為若在自家島上就對美國本土無投票表決權的二等公民,古巴人民卻擁有自己完全的獨立性,對此感歎不已。

       有一點感到迷惑的是在酒店吃自助餐時,服務小姐不時上來倒酒或飲料,來前有人告之若勤給小費,服務會更好,但我試過幾次情況並非如此,給了小費的那些小姐照樣木訥地站在遠處,不會上前來補酒水,難道是古巴人民的政治思想覺悟高,不為金錢所動?看看幾乎沒有其他人給,我給了也沒得到額外的服務回報,後來幹脆也不給了,這也許就是社會主義教育下的特點吧?就像紅毛衣母女倆,很多舉止讓人糊塗。

        遊累了,上岸去附近的酒吧要杯飲料,坐在躺椅上看著來來去去的男女,發現許多美妙的體型,想起在有的文字中描述的腰窩之說,之前有點不解,在此發現有三個洋女都有,男性的也有。

       終於要打道回府了,拖著小手拉箱,下午2點半在酒店門口坐等著前來接應的大巴,老等不來,卻見那母女倆走過來要出門,原來是要去鎮上,而且是步行去。據她們說剛來時乘車去過一次,發現並不太遠,後來就徒步走去,如此這幾天常常這樣,我覺得若走路恐怕要一個小時吧,她倆卻說來回1個半小時多就夠,我覺得在這種熱帶地方走那麽長,真不是開玩笑的,她倆大概是唯一的這樣行走的人吧?

        我疑惑地問道在海灘上咋從沒見到你們啊,她們一幅輕鬆的樣子說,第一天就去過了,拍了很多照片,已經沒啥可拍的了!

           說完倆人出發,就像懷有秘密任務的女特工,理了理草帽,步履穩健地向酒店外的公路走去。我望著她倆離去的背影,眼睛裏好像沒有這兩個人,隻有遠方的天空,不遠處就是美帝,要時刻保持警惕,隻有艱苦奮鬥,團結天下的無產者,才能取得最後的勝利!

            古巴,再見了!

 

海天無色 發表評論於
加拿大是古巴第一大外國人遊客來源國,占50%,其次是南美、俄羅斯,中國遊客占第五。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理論來說美國是禁止遊古巴的、故推論來說、任何人任何國人遊古巴都違反美禁令、入來美國卻可遭捕起訴
海天無色 發表評論於
有照片,想想沒登出來,古巴的照片不少,應該沒啥稀罕的。
笑薇. 發表評論於
沒照片?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