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麗莎白女王一世 - 從階下囚到一代天驕脫胎換骨之心路曆程(2)

打印 (被閱讀 次)
上回說到年輕的伊麗莎白在十四歲這一年經曆了一場大磨難。

事情還得從她的父王亨利八世1547年1月28日的駕崩和年幼的弟弟登基為愛德華六世開始說起,這一年伊麗莎白才十三歲,而愛德華也才剛剛過九歲生日。為了防止親羅馬教廷的天主教貴族乘機作亂,國王駕崩的消息被暫時封鎖,而大國舅爺愛德華•西摩(Edward Seymour,亨利八世第三任王後簡•西摩的大哥)與宮廷總管從倫敦一路快馬加鞭悄悄到了倫敦以北三十英裏的哈特福(Hertford)帶上了小王子,然後掉頭往南跑了十幾英裏將小王子與伊麗莎白公主匯合,將國王駕崩的消息告訴了這姐弟倆,並向他們宣讀了先王遺詔。沒有人想到要在第一時間告訴國王已年滿三十的大公主瑪麗,因為瑪麗的生母是西班牙人,瑪麗本人的宗教立場與其父其弟其妹的改革派立場相互敵對。

2月20日,新王登基大典準備就緒,小王子登基成為愛德華六世 (Edward VI)。而亨利八世則已在四天前按照他自己的心願在溫莎與愛德華的母後簡 • 西摩合墓而葬。值得一提的是,這位少年天子所繼承的英格蘭並不是什麽太平盛世,亨利八世帶領英格蘭離開羅馬天主教陣營,英格蘭在整個歐洲盟友寥寥無幾。其版圖南麵受到法國意大利西班牙等歐洲列強的圍攻,北麵的蘇格蘭因為聯姻而成為法國的親密盟友,因此北方邊境也不太平。對內則麵臨著國內唯瑪麗公主馬首是瞻的天主教貴族,尤其是金盞花王朝遺老的叛變可能以及與外國勢力互相勾結返土重來的危險。

但凡事有壞的一麵,就有好的一麵,經過了亨利七世時代的不斷征戰和亨利八世時代的宗教改革,英國方方麵麵都厭倦了動蕩,向往和平。因此當愛德華這麽一個金發碧眼容貌如天使般嬌好的九歲男孩神情莊重地在倫敦西敏寺接受了滿朝文武朝拜的時候,英格蘭的子民看到了希望。他們將小國王比做聖經《舊約》中八歲登基的猶大王約西亞(Josiah)。約西亞做王第八年,開始帶領猶太人回歸到其祖大衛王的道路上,他親自帶人在以色列各城砸碎異教徒所供奉的種種偶像和神壇,特別是埃及人所供奉的太陽神,將鑄造的神像打碎成灰,灑在他們祭司的墳上。直到在位十八年,將以色列遍地所有的太陽神像全部砍斷之後,才回到耶路撒冷。【《曆代誌》下34】。
少年天子愛德華六世

因此,英格蘭的子民們,傳統派或改革派,都寄希望於這個九歲的孩子身上,希望他能夠帶領英格蘭“回歸正途”,盡管雙方對什麽才是正途意見並不統一。

亨利八世死前為愛德華任命了十六位顧命大臣大臣,組成攝政內閣,指定在少主年滿十八歲之前主持管理國家事務。不知道是何原因,不久攝政內閣便以13比3的票數推選出一名幼主太保 (Lord Protector),此人便是幼主愛德華的大舅愛德華 • 西摩  (Edward Seymour)。此人不僅出身顯赫,而且戰功累累,在朝野一手遮天,挾天子以令諸侯。
 
欽點顧命大臣太保愛德華 • 西摩

然而,事情往往就是這樣:你最近的親人才是和你鬥得最狠的人。愛德華•西摩的最大敵人是他的親弟弟,托馬斯•西摩。大國舅形容二國舅是“花苞裏的一條蟲" (worm in the bud),於是為了控製這匹家族裏的野馬,太保試圖用金錢和官階來收買,任命他老弟為海軍上將。然而托馬斯•西摩的野心是要自己直接控製王權和少主,因此他常常給愛德華六世進貢點錢財,還不斷在幼主麵前挑撥離間,說你都是國王了,怎麽連零花錢都要你大舅批準,以此製造外甥天子和他自己太保老哥之間的不和。1547年春天,托馬斯•西摩閃電式迎娶亨利八世的第六任王後、新寡的凱瑟琳•帕【這是凱瑟琳的第四次婚姻,凱瑟琳在嫁給亨利八世之前和托馬斯曾有婚約。見《亨利八世的六位王後》】,並將十一歲的簡•格雷郡主(即後來接任愛德華六世執政九天便被砍頭的傀儡女王,亨利七世的重外孫女)和十三歲的伊麗莎白公主收攏在自己的門下,由凱瑟琳負責教養,以籌劃作為他將來的政治資本。
 
野心勃勃的家族黑馬海軍上將托馬斯•西摩

伊麗莎白的災難就是從這裏開始的。

第一次入獄 (1548年)
 
繼母如此之快在父王駕崩不到半年便改嫁,而且是秘密舉行的婚禮,這讓亨利的三個孩子不僅寒心而且失望,覺得皇家顏麵有損。婚禮舉辦後七個月托馬斯和凱瑟琳公開了他們的結合,這自然引發朝野一片喧嘩。托馬斯的司馬昭之心誰人不知,因為亨利八世臨死前下令國庫每年發給凱瑟琳7000英鎊的生活費用,還下詔他死後凱瑟琳的王後頭銜保留。
 
托馬斯得知朝廷欲廢止他與凱瑟琳婚姻的合法性,便寫信向瑪麗公主求援。這等於是火上澆油。瑪麗公主的西班牙血統造就了她的驕傲跋扈的性情,倒是尚未成年的伊麗莎白,寫信告誡姐姐不可魯莽行事。“雖然這件事情讓王家顏麵丟失,但現在我們的敵人太強大,王姐務必小心,謹慎行事。”

據野史記載,托馬斯•西摩在向凱瑟琳帕求婚之前先向年僅十三歲的伊麗莎白公主本人求婚,但理所當然地被伊麗莎白拒絕了。托馬斯年方四十,據說非常有男人魅力。伊麗莎白雖然拒絕了他的求婚,但情竇初開的她並非全無被托馬斯的大膽攻勢和魅力所吸引。托馬斯經常和伊麗莎白嬉鬧,甚至在晚上追到伊麗莎白的臥室裏打鬧,而托馬斯的妻子凱瑟琳也經常加入嬉戲,更有一次“凱瑟琳從前麵抱住伊麗莎白,讓托馬斯從後麵將伊麗莎白的裙子剪成100多塊碎片”。伊麗莎白的管教嬤嬤凱特也被托馬斯的魅力所迷倒,不僅不對小主加以管教,反而慫恿托馬斯的癲狂行為。後來,起初認為無所謂的凱瑟琳推門而入時撞見伊麗莎白坐在托馬斯的大腿上,這才覺得事情嚴重,或許此時嬤嬤凱特也明白過來再不出手事情真的要不可收拾了,或者伊麗莎白本人也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總之1548年伊麗莎白和嬤嬤凱特收拾行裝離開了托馬斯和凱瑟琳的家,去和嬤嬤凱特的哥嫂居住。

這裏要說明的是,伊麗莎白雖然有自己的府邸,但她未成年而且自己沒有母親教養。那個時代貴族女子寄居在有地位的貴族夫人家裏是很正常的,名曰學習社交禮儀、更有機會接觸社會或增加聯姻機會。凱瑟琳•帕不僅是當時英格蘭地位最高的貴婦人之一,還是未成年伊麗莎白的法定監護人,伊麗莎白和簡•格雷又是當時社交圈裏最尊貴的貴族小姐,所以跟著凱瑟琳居住也是順理成章的。而嬤嬤凱特的哥嫂也是貴族。

 
亨利八世遺孀,再嫁托馬斯•西摩的風流寡婦凱瑟琳•帕【這副肖像長期以來被誤認為是簡•格雷】

對於伊麗莎白來說,這件事就算過去了。然而,在凱瑟琳•帕於1548年9月5日死於產褥熱之後,托馬斯很快開始向伊麗莎白再次發起猛攻。據記載伊麗莎白雖然沒有同意求婚,但也沒有明確拒絕和托馬斯之間的來往。此時的凱特、托馬斯和伊麗莎白都沒有意識到大禍即將來臨。

1549年2月17日,托馬斯•西摩因密謀反對他的哥哥太保愛德華•西摩而被捕,到3月20日被他哥哥砍了頭。不久伊麗莎白的嬤嬤凱特和她的管家一起被關進倫敦塔受審訊,涉嫌與托馬斯•西摩密謀,意圖通過與伊麗莎白聯姻並綁架幼主愛德華而控製王位。在嬤嬤和管家兩人都交代了伊麗莎白與托馬斯之間的交情後,伊麗莎白也被“請”到倫敦塔“交代問題”。小小年紀的伊麗莎白,血管中流動的是驕傲的王族血液。麵對種種誘惑、威脅和審訊,伊麗莎白咬緊牙關不鬆口,聲明自己不僅沒有參與托馬斯的計劃而且對此毫不知情,說自己隻是一名無辜的受害者。當審訊者質問她說有謠傳說她已經懷上了托馬斯的孩子,伊麗莎白給太保上書,請求麵見太保,要求太保派人給自己做體檢驗明自己還是處女身。
 

這也應驗了中國的一句老話:但凡一個大家族要敗落,必定是從同室操戈、內部傾軋開始的。托馬斯被他兄長處死後,愛德華 • 西摩被“一位溫良公義的婦女”質問:你的兄弟在哪裏?你手上沾滿的他的血在發出聲音,從地上一直哀告到上帝那裏!” 【《創世紀》中亞當與夏娃的長子該隱殺死了他的弟弟亞伯,當上帝問該隱你的兄弟亞伯在哪裏時,該隱回答說,我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耶和華對該隱說:你兄弟的血從地上發出聲音向我哀告。】

而內閣中的其他貴族,更是迫不及待地等著看這兩兄弟互相把對方整死。
 
英格蘭的圈地運動到了都鐸王朝發展到了高峰,造成許多小地主失去土地,土地逐漸集中到貴族和大地主手裏,加之公共土地被圈入私人所有,很多農牧民失去了可以自由放牧的山坡,造成無業農民為了尋找生計而不得不在全國上下流串,政治局勢的不穩帶來的是經濟大蕭條,貨幣大幅度貶值,物價急劇上漲。到了1549年,一先令的實際價值貶到隻有1540年的三分之一,而且一先令硬幣原先的銀色也因為大量摻銅而變成了紅色。
 
雪上加霜, 1549年全英格蘭的農作物收成極差,而在中世紀,老百姓會將壞收成認作是上帝對不仁義國王和當權者的懲罰,因此坊間謠言四起,說小國王已經死了,上帝這是在懲罰太保西摩的暴政。以至於小國王在他的日記裏寫到:坊間傳聞我已經死了,為了辟謠,今天我特定在倫敦街上巡遊了一番。
 
整個1549年從年頭到年尾就沒有太平過。從4月起,國內叛亂此起彼伏、愈演愈烈,太保西摩親自帶兵鎮壓,但他不能首尾兼顧。鬧得最凶的地方是諾福克郡。值得注意的是,雖然瑪麗公主是該郡最大的土地擁有人和雇主,但她對整個局勢卻抱著隔岸觀火的態度,並未向太保伸出援助之手。
 
而此時內閣出現了一顆政治新星。 他就是沃裏克伯爵約翰•達德利(Earl of Warrwick John Dudley)。達德利帶兵掃平了英格蘭南部的叛亂,因為最大的一股叛亂武裝的頭子曾經是達德利家的長工。之後達德利班師回到倫敦,很快就與內閣的與保守派和改革派都交往甚好。
 
但到了10月份太保愛德華•西摩感覺到自己大勢已去,他所領導的政府已搖搖欲墜,10月7日,他將小國王從漢普頓宮帶到溫莎堡,令自己的親兵嚴加把守,並以小國王的名義向內閣和貴族發出聲援請求。沒有人響應他的請求。連他的政治盟友大主教克蘭默(Thomas Cranmer) 也選擇保持沉默。
 
達德利和內閣此時向全國人民發出告示,將種種過失全部歸罪與太保西摩。他們也沒忘了給小國王和兩位公主寫信,表明他們對王室的忠心。
 
此時太保西摩認識到民心已經背離了他,再堅持下去暴亂就會升級為全麵內戰,沒有人想再來一次玫瑰戰爭。太保西摩選擇了投降,條件他會得到國王的善待。但事實上達德利和內閣迅速將他和他的支持者關進了倫敦塔。愛德華•西摩在獄中“供認”了“攝政不力、野心勃勃、打著天子的旗號謀私利、利用幼主的年輕隨意開戰、玩忽職守、中飽私囊、藐視王權。。。”等二十九條罪名。
 
而沃裏克伯爵達德利則被加封諾森伯蘭公爵 (Duke of Northumberland)。請大家先記住這位諾森伯蘭公爵,因為他將是我們後麵故事的主角之一。
 
盡管1550年2月愛德華•西摩獲得了外甥國王的特赦,但隨著新加封的諾森伯蘭公爵在朝野的勢力日漸強大,愛德華•西摩最終於1552年1月被以“重罪”罪名斬首。
 
至此結束了西摩家族的權傾一時,一個浩大的家族也就這樣一蹶不起並被敵手取而代之。
 
在這種新的局麵下,伊麗莎白的案子自然早就無人過問了。然而,這次經曆,使得伊麗莎白意識到自己天真無知的少女時代已經一去不複返了。從今往後的境地將因為自己身份的特殊性而環環險象、步步荊棘。伊麗莎白變得少言寡語,端莊正統,剛步入青春歲月的她,脫下了鮮亮的衣著和首飾,每天穿著灰暗的衣服,試圖盡量不在朝野中引人注目。
 
在以後的日子裏,年輕的伊麗莎白公主將如何在步步驚心、血雨腥風的宮廷政治與權利鬥爭漩渦中保全自己?且聽下回分解。
 
***********************************
注釋:所有圖片來自網絡公眾區域
南澗采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anzertiger503' 的評論 : 是的,的確是不容易。所以我很珍惜,也很感恩。同時感謝你的支持與鼓勵!今後一定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好好完成這個係列,力爭寫出高質量的東西。
panzertiger503 發表評論於
謝謝你的文章!終於回來了。
南澗采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olebear' 的評論 : 謝謝你!新年快樂!
polebear 發表評論於
很開心看見你回來,抱抱,新年快樂!
寫得非常精彩,坐等下集
南澗采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avannah' 的評論 : Wikipedia 的內容隻能做參考,但不能被用做引證。伊麗莎白第一次被抓到倫敦塔受審的確是在愛德華六世任上的1548年她十四歲時。這一點絕對是錯不了的。瑪麗上位後伊麗莎白再次被逮捕。後麵會說到,請君等候下次更新。
南澗采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茵茵夢湖' 的評論 : 言之有理!絕對的權利等於絕對的危險。莎士比亞在他的話劇《理查二世》中說得再透徹不過了。感謝一路跟讀與鼓勵!祝新年快樂!
南澗采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一天到晚想吃魚' 的評論 : 感謝跟讀。
南澗采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謝謝鼓勵。是的,寫曆史的前提是尊重曆史,所以力求準確。嗬嗬。
南澗采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ternmond' 的評論 : 謝謝您的跟讀與鼓勵!
南澗采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ternmond' 的評論 : 感謝鼓勵與跟讀!
南澗采萍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謝謝指正。已修改。
sternmond 發表評論於
感謝博主的精神食量,特別喜歡。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引人入勝。我看的是英文版的,故事差不多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第4個是Anne, 德國公主
Savannah 發表評論於
簡西摩是亨利八世第三位王後,不是樓主說的第四位。伊麗莎白也不是在弟弟愛德華六世在位期間被逮捕的,而是在愛德華六世死後,姐姐瑪麗當上女王之後,被姐姐瑪麗逮捕的 (from wikipedia)。
一天到晚想吃魚 發表評論於
多謝!非常期待下一集!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謝謝介紹Tudor 時代曆史。最近將 Philippe Gregory 的十餘部曆史小說讀了,還有Margaret George的幾部。The Last Tudor 介紹的是Elizabeth 一世的曆史小說。我在讀的過程中,興趣轉到烏托幫思想創造人,Henry 8 世時期的councilor, Thomas More.…
茵茵夢湖 發表評論於
非常豐富且生動的曆史故事,現在王室沒有實權了多好,不用再至親之間你爭我奪,而是穩穩地當富貴閑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