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小敏家(8)那位叔叔

打印 (被閱讀 次)

王素敏驚得差點沒站穩,“怎麽回事?哪來的孩子,跟誰生孩子,這麽大的事怎麽沒說?!”

佟兵著急,“血口噴人!”

劉小捷氣鼓鼓地,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灌口水。素敏追問:“小捷,怎麽回事?!”劉小捷這才說:“他在遊戲裏個人生了個孩子。” 佟兵求助王素敏,“媽……這……什麽遊戲生孩子……那是遊戲……網絡遊戲裏頭角色生孩這哪能當真……這不是胡攪蠻纏麽……”

虛驚一場。王素敏想盡快終結尷尬。她讓佟兵先回去,有什麽,將來再說。門剛關上,劉小捷就衝王素敏發脾氣,“什麽將來再說,沒得說,以後別讓他進門。我迷途知返。遊戲裏跟人生孩子,是精神出軌,距離肉體出軌不遠了。什麽人。”水至察則無魚。素敏當然不讚成小捷的觀點,認為過於偏激。可女兒氣性大,她沒辦法。

佟兵下樓,迎麵遇見劉小敏上樓,叫了聲大姐。小敏很禮貌,微笑招呼。佟兵說:“大姐,您勸勸小捷,她現在有點臆想症。”小敏一頭霧水。被查出懷孕,劉小敏心情複雜,本想到小捷這坐坐,試試她媽的口風。誰知撞上佟兵。進門,小捷還在氣鼓鼓坐在沙發上,手裏拿著本阿加莎克裏斯蒂,亂翻。小敏過去拉一下書,小捷臉是陰天。小敏笑說:“誰又惹你了?”素敏端炒豆角出來,見小敏來,嘀咕,“真是搞不懂現在的年輕人,還能在遊戲裏生孩子。”

劉小敏詫異,“誰生孩子?什麽生孩子。”

劉小捷還是悶悶地。王素敏說:“小捷說,佟兵跟人在遊戲裏生了個孩子。”小敏一笑,說:“不就是遊戲麽。”

小捷甩掉書,“戲假情真,精神出軌。”

小敏道:“控製得了肉體,還能控製住精神?要求也太高了。”

小捷說:“那隻是一方麵。他還是媽寶男。”

小敏說:“你不也是媽寶女麽,離了媽你能過?結婚幾年飯都不會燒,也不知道佟兵迷你什麽。”小捷搶白,“我又不是去當老媽子的,他迷我的氣質迷我的優雅迷我的美麗,姐,你別老替敵人說話。”王素敏說:“做事別太絕,離了婚還能做朋友才是真成功。”

小捷在沙發上躺成個大字,四仰八叉,“結婚真麻煩,伺候這個照顧那個,我就想幹脆自己生個孩子自己養,幹脆利落。”

小敏還是那話,“你是想當然。單親媽媽在北京怎麽活?”聲音大得能掀翻房頂。小捷唬了一跳,“姐,你幹嘛……”“我是說,”小敏連忙調整情緒,“我是說你要知道這個社會對單親媽媽沒那麽寬容,這裏是北京,你還有房貸背著,一個人養孩子,物質、精神雙重壓力,你以為女人生個孩子養個孩子像養隻貓養隻狗那麽簡單,別給自己挖坑。”

“我就那麽一說……”小捷不為自己的話負責。

王素敏把菜排好,對小敏,“她就是這腦子,讀書行,生活缺根弦,自己都養不好還養孩子。”又對小捷,“你們不是遊戲裏可以養孩子麽,你試試,嚐嚐滋味。”

吃完飯,劉小捷去忙自己的。小敏泡了花茶,跟老媽坐在一塊。王素敏問家駿借讀的事辦得怎麽樣。劉小捷說快辦好了,沒提陳卓幫忙。王素敏說:“你二姑又給我發帖子。”小敏想起來,問是不是她家二兒子結婚。王素敏說:“就是老二,不過是二婚,你二姑真做得出來,這麽多年不同慶吊,冷不丁,照發,又是二婚,大張旗鼓,生怕別人不知道。”

劉小敏笑笑,“是少見。不過能二婚得理直氣壯,也算本事。”

王素敏啐,“什麽本事,臉皮厚!”

小敏話鋒一轉,“媽,我挺佩服你的,那麽多年,硬是帶著我和小捷熬。”王素敏笑容裏藏著澀,“不然怎麽辦,再走一家?別說擔心人家對我兩個女兒不好,就是我自己,也不想去伺候人,做人家的老媽子保姆廚師護工。沒那必要。有工作,孩子夠吃夠穿能上學,湊合過。”劉小敏一時無言,對於老媽的觀點,她持保留意見,不過她能夠理解,畢竟不同時代。劉小敏認為,二婚是追求自己的幸福,並不是去做老媽子。就比如她和陳卓,遲遲沒再婚,就是擔心生活質量受影響,給彼此留餘地。將來如果再婚,也是因為在一起共同承擔生活的責任、共同追求幸福。她不願意僅僅當男人的保姆、老媽子。

王素敏見女兒神色落寞,鼓勵道:“你別跟我學,年代不一樣,人不一樣,情況不一樣,小城市,現在頭婚想找個向心的都不容易,何況二婚。大城市好點。人多。”

小敏笑了。

王素敏進一步,“等過二年,家駿上大學,我看你跟陳卓倒不是不可以再走一步。”小敏裝作不經意問:“合適麽?跟他。”王素敏說:“能找到他這樣的,已經算燒高香。”

“他還想生一個呢。”

“還生?”王素敏有接受不了,“別找麻煩。”

劉小敏一笑,掩蓋過去。在生孩子的問題上,她基本認同老媽的觀點,再生一胎,的確麻煩。她和陳卓都有孩子。再生,也許能拉近她和陳卓的關係——有了孩子,等於這一輩子都有了個牽扯。隻是,新寶貝的到來等於在老問題上加了新問題。她能做好後媽麽?他能當好家駿的爸麽?兩個孩子能認同新生兒麽?她能陪伴孩子長大成人成家立業麽?她沒信心。本來也是個意外——這孩子不在他們的計劃中。劉小敏打算把這個孩子流掉。

家駿去學校報道那天,陳卓跟著。他同學校主任認識。這次人家幫了大忙,他必須露麵感謝,表明態度。陳卓為這事花了錢。小敏說:“謝謝你,回頭轉給你。”陳卓說:“別那麽客氣。一家人。”不是一家,勝似一家。當天,陳卓露麵。小敏得向家駿介紹陳卓。兩個人對好點,小敏就說陳卓是她的同學。同學幫忙,順理成章。見到家駿,陳卓有些吃驚,在小敏的口中,家駿永遠像個小孩,可真人擺在麵前,比陳卓還高。隻是瘦。

“叫叔叔。”小敏對家駿。

家駿叫了聲叔叔。

“多虧叔叔幫忙。”小敏陳述利害。

“謝謝叔叔。”家駿懂禮貌。

三個人一起去見學校主任。主任給分了班級,說當天就能去班裏報到,他給班主任打了招呼,沒問題。小敏和陳卓又送家駿去班裏。小敏有些肚子疼,臨時要去廁所。走廊下,家駿和陳卓需要單獨相處。冷場。略尷尬。

家駿要麽半低著頭,要麽看遠方。陳卓覺得有義務說點什麽。

“來北京適不適應?”他問。

“還行。”

“還是打算去法國?”

家駿看了他一眼,說是的。

“以前練過田徑?”

家駿點頭。

“怎麽不練了?”

“沒時間,家裏讓走文化課。”

該問的都問完。劉小敏還沒回來。她找廁所找了好一陣。下課了,孩子們從教室裏擁出。有同學認出陳卓——陳卓一度被女生團封為“最帥爸爸”,立刻去給陳佳佳通風報信。

佳佳聞風而來,見老爸陪著個男孩站著,好奇地問:“爸,你怎麽來了?”

陳卓沒料到女兒會突然出現,應變道:“老師找我。你該注意了。”把壓力轉嫁到女兒身上。

陳佳佳指著家駿問,“他誰?”

猛然間,陳卓答不出來。他是誰?是他情人的兒子。可不能跟佳佳說。說是朋友?學生?都不合適。家駿有眼力見,說了聲去趟廁所,走了。陳卓壓力減小,又對女兒擺出父親架勢,“過來!”

陳佳佳拖著腔調,委屈地,“怎麽回事呀,我成績不是回升了麽,回升了五名呢……”陳卓領著佳佳到小花園說話。

洗手間門口,家駿遇到媽媽小敏。小敏問叔叔呢。家駿說:“他女兒找他。”小敏微微皺眉。來之前,她就擔心在學校遇到陳佳佳,但這話不好跟陳卓提。隻能順其自然。

偏偏狹路相逢。

小敏說:“你去,上好了咱們走。”

家駿說自己沒尿。小敏愣了一下,又趕忙調整好狀態,帶著家駿先行離開。家駿問:“不等叔叔了?”小敏說:“他還有點事,咱們先走。”家駿問:“不是去報到麽。”小敏才想起來報道這事,她拍拍腦袋,尷尬地笑,“等會,現在人多,亂哄哄的,一會去教研室找班主任。”

一天忙好弄好。家駿正式開始在北京讀書。小敏不想做晚飯,帶家駿去吃西餐自助,也算慶祝。家駿話還是不多。吃到當中,他卻問媽媽,“那個叔叔怎麽知道我要去法國?”

高難度問題。但難不倒小敏。她答:“家長們會在一起討論孩子的前途。”

“看上去跟我們不是一路人。”

“就是朋友。”小敏隻能半真半假。完全說假話不切實際。遲早穿幫。

“他有幾個孩子?”家駿問。

“就一個女兒。”

“他怎麽知道我練田徑?”家駿追問。

劉小敏為難。不能露餡。

有了。她放下刀叉,“你忘了,能進來也是因為你有體育特長。”

這答案沒問題。家駿疑惑解除,不問了。劉小敏鬆了口氣,又開始吃東西。

“他也是離婚的?”家駿又追問。像個偵探。

小敏頭皮出汗了,“哦呦,這個我可不知道,隱私。”

家駿沒再多問,專心吃牛排。

——————————

搶先閱讀:小敏家(9)試著當媽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8694983/chapter/106654706/

前情回顧:小敏家(1)二婚女人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8694983/chapter/106459418/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