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西深度遊】(5) 蒼海桑田,遍地寶藏

打印 (被閱讀 次)

從 Hualapai Hilltop 到 Petrified Forest National Park(石化森林國家公園),大約有四個半小時車程。十年前我就玩過石化森林,它是我最喜歡的美國國家公園之一,當時就覺得沒有玩夠,早就想帶孩子們來看看。

Blue Mesa @PFNP

石化森林公園在亞利桑那州境內。如今大都是幹旱沙漠的亞利桑那州,在兩億兩千五百萬年前的三疊紀時代(Triassic Period),卻曾經是一片熱帶雨林。那時這裏有早期的恐龍和各種大型爬行類動物,植被茂盛,物種豐富。過去的兩億多年中,地殼運動,氣候巨變,蒼海桑田,當年的森林河流,被埋在了一層層的沉澱物(sediment)之下。在公園境內,發現過數百種動植物化石,其中最多的,就是石化樹木(Petrified Wood)。

樹木被埋在沉澱物下,因為缺氧,也沒有微生物侵食,而沒有腐爛。附近的火山爆發,使這裏的地下水含有豐富的各種礦物質,包括 silica(二氧化矽),calcite(方解石),pyrite(黃鐵礦),opal(蛋白石),它們漸漸地取代了樹木裏的有機物,又保留了樹木的組織結構。各種不同的礦物質成就了這些色彩斑斕的化石。

Crystal Forest Trail @PFNP

我還很喜歡這個公園裏的 badlands(惡地)。億萬年地麵的升降和風化,讓這些沉澱岩層裸露出來,每一層不同的顏色,明確地顯示著地質年代,把兩億多年的地質變遷,呈現在我們眼前。

Blue Mesa @PFNP

我們到達公園的時候,已經下午四五點鍾。我按計劃從公園的北門進園,因為那裏有一段觀光路,從 Tiponi Point 開始,依次到 Tawa Point,Kachina Point,Chinde Point,Pintado Point,最後到 Lacey Point,是觀賞 Painted Desert(彩繪荒漠)的最佳位置。而夕陽西下的時候,它們更是一片火紅。

Tawa Point @PFNP

從 Tawa Point 到 Kachina Point,還有一條和公路平行的平坦的步道可以走一下。

Kachina Point @PFNP

從這裏看過去,彩繪荒漠的小山包似無窮無盡。如果有時間,這裏還可以背包露營,體驗完全的荒野生活。

Kachina Point @PFNP

這個公園和其它所有我去過的美國國家公園不同的是,早上七點才開門,晚上六點就關門,而其它公園早晚都能自由進出的。園內隻有一條南北走向的公路,開車從一頭到另一頭隻要不到一小時。關園之前,管理員會從南到北開車走一遍,確保所有遊客都按時出園。據說因為園內遍地是石化木,這樣做是防止化石被盜。不過這樣一來,全年大多數日子裏日出之前和日落之後的黃金時段就不能進園了,除非申請攝影許可證。隻有冬季才可能在關園之前看到日落的景色。果然在我剛拍完日落,就有管理員來趕人了。

Lacey Point @PFNP

晚上我們住在離公園不遠的小鎮 Holbrook。第二天早上從公園南門進,先到遊客中心 Rainbow Forest Museum(彩虹森林博物館)看看,請公園管理員在湄湄心愛的美國國家公園遊記本上蓋了紀念戳,這已經成了她每到一個國家公園都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然後我們在博物館後麵的 Giant Logs Trail 走了一圈。這個公園的步道修得非常好,大都是柏油路麵,起伏坡度都不大,嬰兒推車或輪椅都沒問題。

Long Logs Trail @PFNP

地上到處散布著大截大截的石化樹,直徑兩尺以上的,大段的樹幹也屢見不鮮,真是遍地是寶。後來在商店裏看到有賣大塊的加工打磨好的截麵,幾寸厚的一塊售價就要好幾千美元,還有幾尺高的樹樁子,售價超過萬元,難怪這個公園早晚要關閉,這麽有利可圖,隨手可得,若不保護防範,再多的化石隻怕也早就被洗劫一空了。

Crystal Forest Trail @PFNP

"水晶森林“步道上能看到幾根保存最完整的石化樹幹,好象被整齊地切成一段段的大肉腸。

Jasper Forest @PFNP

沿著步道有很多講解這裏的地質變化和曆史的牌子(information board),每一塊牌子湄湄都要去仔細讀一讀。這幾年出門旅行度假,漸漸地她養成了這個習慣,還說她最愛讀這些牌子了,經常是我們開車到一處,她一個人下車去看牌子,我們其餘三人等她。隻要她要求,我就停車。有一次她還說,也許她長大了會去寫這樣的牌子上的說明。

看她那麽認真的樣子,我心中感歎,孩子們天生是有很強的好奇心和求知欲的,是學校和家長教育和引導不當,使得孩子們漸漸地失去了那份興趣和熱誠。還記得湄湄小時候曾經說過:”I love math(我愛數學)!“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她變得非常討厭數學。問她為啥,回答說她是因為要考試。

不過,看她那麽喜歡讀那些牌子,我很高興,這樣帶她來這地方就很值得了,好似在看著孩子象海綿吸水那樣在吸取知識。

Blue Mesa @PFNP

這個公園裏我最喜歡的地方,是 Blue Mesa(藍台地)。這裏的惡地層次分明,色彩多樣,還多帶一種特別的藍色調。

陰天多雲的時候,”藍台地“的那個藍色的特點讓人馬上就能明白它的名字的出處,不過到了晴天,在陽光下,同一個地方,色調卻完全不同(對比前一次到此拍攝的照片):

Blue Mesa @PFNP

所以這是少數的陰天多雲比晴天更能看到和拍出最佳特色照片的地方。

那一層一層的,好象巧克力鬆露蛋糕(chocolate truffle layer cake)!

從公園裏出來,就在40號高速公路邊,有一家很大的石頭店(Rock Shop),前一天經過湄湄就想著要去,一直惦著。除了大大小小的石化木,還有各種各樣的石頭。湄湄好象老鼠掉進米缸裏,每塊石頭都愛不釋手,看個沒完,細細地把玩。我邊等邊看,很少買旅遊紀念品的我,最後也和孩子們一起,買了一塊兩個巴掌大小的石化木。要不是怕太沉,真想買塊更大的,那些大片的打磨好的真是漂亮!

隨後我們驅車去 Lake Powell(鮑威爾湖)。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初在科羅拉多河上建了大壩,在 Glen Canyon(格蘭峽穀)中蓄水,形成了這是個人工湖。當年,因為這個水壩會淹沒格蘭峽穀裏很大一個地區,還引發了很大的爭議。水庫建成後,過了十一年,水位才達到一千一百米的水平。1972年,Glen Canyon National Recreation Area(格蘭峽穀國家級休閑區)成立了,包括了鮑威爾湖和格蘭峽穀周邊地區,這裏成了很受歡迎的水上休閑活動公園,爭議也漸漸消退了。

路上經過一個叫 Nipple Bench 的惡地,據說是以 Page 為基地的攝影班經常活動的地方。

雖然都是土路,倒也平整,不知道下雨之後會不會變成搓板路。不過,這種地方要是剛下過雨,最好還是別去,可能四驅車都不一定能行。

在路邊停車,就能看到夕陽下漂亮的惡地。可是車裏的女人們不覺得這些土堆好看,停了幾次車之後,湄湄就開始大聲抗議,一字一頓地對我說:"STOP TAKING PICTURES OF THE ROCKS!"(不要再給石頭拍照了)真是把這小丫頭寵壞了!竟然對老爸這麽說話!還顯得理直氣壯的!孩子她媽肯定在一邊心裏偷樂!本來女孩子們膽子小,俺臉一沉一聲吼就嚇唬住了,可是好象這著越來越不管用了。

可能是這一路看上去太荒涼了,快到湖邊的時候,要開上一段石頭路,有點越野駕駛的意思,把 LD 嚇得再也不願意往前開了,我隻好下車走過去。可惜這時候烏雲遮住了太陽,沒有看到鮑威爾湖上的日落。

晚上住在小鎮 Page, AZ 的 Best Western。這個小鎮地處幾個最著名景點的必經之地,規模要比我印象中大不少,還有中餐補肥,在那裏遇到旅遊大巴拉來的中國旅遊團。故地重遊,感覺似乎很不一樣了。

(未完待續)

本文手機版和續篇會發表在微信公眾號“陌上美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