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意大利皮埃的蒙特研讀美食的一年(二十一)

廚房,講堂,世界各地遊蕩,之斜杠人生。
打印 (被閱讀 次)

這幾天上課一直在喝酒,品酒,研究酒。這個德國來的教授也是宇宙人,滿世界跑。真佩服美食大學的師資,滿世界地找精華力量,個個都是成果卓著的行業精英。


上品酒課時,有一瓶法國產的rose起泡酒,瓶子非常漂亮,便提前跟教授預定,要來了收藏。這個瓶子的蓋也是新型改良過的玻璃蓋,有兩道槽,很handy。 這位教授是有common sense的學者,不抵住being commercial且思想很 open。 這個德國教授在很多方麵很挺中國,也有幾個很值得驕傲的中國博士生。他說前些年波爾多地區陷入麻煩時有很多中國的錢進去救了急,對酒業界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這個教授彰顯了當代德國知識分子的所有特征:專業,精準,思想開放,作風嚴謹但親民,一級棒。到了時間就掐著秒表開始講課。這個老師的口頭禪是不斷地說“GOOD”--既對他人說也對自己說。班上有女同學受不了他的那個GOOD,說一聽就感覺要暈過去。

雷司令有7個甜度等級,最高的就是我們加拿大的冰酒甜度。在歐洲起泡酒很時尚,尤其是出去晚餐時,貌似她是鐵定的“成人餐前酒”。一直在不斷地品嚐,喝,終於喝出一堆名堂來了。看看黑板上的口感描述,快出師了。喝太多的酒,晚上回家做了一個全穀物漢堡對衝一下。 在村裏的小麵包店買的麵包,這個全穀物麵包硬到能砸暈人。不知為何在加國買的瘦牛肉也比這裏的普通牛肉肥,溫度一上去就出油,這兒的肉做熟了也沒出幾滴油,是什麽東西不對嗎?

朋友圈有人在說全穀物麵包硬可能因為是用歐洲的杜林小麥粉做的,那粉的堅硬口感是出了名的。至於牛肉估計是脂肪含量低。我認為肉沒有油可能是由於兩個因素吧:1. 放養方式不同,歐洲的很多牛羊都是自然山養的;2. 割肉技術不同,有的講究的屠宰場把很多筋膜都剔除了。

今天進城去同學家party。今天是感恩節。搭同學的順風車進城,一路全程堵塞。一邊是覆雪的小路,一邊是坐在副駕上同時開著兩個酒瓶的同車。要在加拿大早被警察逮住,罰得雲裏霧裏的了。

感恩節火雞宴,當晚無節製地吃喝玩樂,以為這樣就可以減輕過幾天即將來臨的考試壓力,吼吼哈哈哈。有一位美國黑人女同學做的飯很好吃:香米,橄欖油,蒜和cranberry bean煮的。她的另外一道菜:烤bacon卷甜薯也很好吃。大火雞就不用說了是班上一位正經大廚的作品—他做的stuffing是我吃過最好吃的。四位同學share一層樓的公寓—in a heritage building。高頂,大窗,笨重的實木雕花家具加上超大房間。歐洲很多大一點的公寓一走進去都象酒店,一條又長又寬的走廊,兩邊是房間,最後是洗手間,每間房子都是一個大客廳的尺碼,羨慕死我們這些北美人了,溫哥華的新房子,房間是越蓋越小,恨不得就讓你放一張床拉到。

好久沒跳舞了,趁著酒勁和host之一的同學在走廊裏狂舞了一段。酒是好東西就是苦了胃。特別有意思的事是兩個意大利同學都是信仰共產主義的,在床頭發現一本希特勒傳和一本共產黨宣言。我真的很吃驚。同學告訴我說看希特勒是為了明白他的理念,看共產黨宣言是為了明白曆史。在意大利二戰時的地下抵抗組織戰後都成了communist。美食大學的締造者Carlo Petrinili 也是communist。

周末去都靈買去維也納的火車票順便觀光。沒有料到博物館要排這麽長的隊,本來想著排個二十分鍾半小時啥的,太樂觀了。看來得去買通票才能免排隊。那就購點物吧,在村裏連擦臉油都買不到。在聖誕市場買了一堆吃的—基本甜食。這個用巧克力做出來的工具啊,壺啊什麽的很好玩。那個做巧克力的大媽是那種一看就知道做東西很地道的那一派人,那種容顏是很多年做一件事積累出來的一種樣子。那些五顏六色的果酒是本地特產,酒精度17%,不是我喜歡的口感,有點滑滑的creamy,我喜歡清口的感覺,像日本的梅酒。都靈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城市,有一條河從城中流過,從河邊抬眼望去就是阿爾卑斯山。都靈有一個遠近聞名的菜市場,裏麵各種各樣的東西應有牛羊肉,兔肉,馬肉,鴕鳥肉還有山雞肉都血淋淋地高高掛在那兒;最恐怖的是那一隻隻栩栩如生的豬頭,非常粉亮鮮紅地擺在櫥窗裏,很多還帶著笑意,真不知是人在弄豬還是豬在嘲弄人。

 

西岸海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mile2017' 的評論 : Inglese
Smile2017 發表評論於
E' una bella esperienza.

Quale lingua si usa a scuola? Italiano, Inglese, o Tedesco?

西岸海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老九' 的評論 : :))
西岸海豚 發表評論於
回複 'kittencats' 的評論 : 我本身就不喜歡rose酒那不裏不外的感覺,就喜歡那個酒瓶。起泡酒是在歐洲習慣的,我們北美人喝的較少。
西岸海豚 發表評論於
就是他的發音較硬,也是那個GOOD 或God都與眾不同,令某些人崩潰。但平心而論德國人是歐洲人裏英語說得最好的一族人了。
老九 發表評論於
真正的美食家.
唐西 發表評論於
good,去掉那個o就成了god了。德語比較硬朗,難聽。
意大利的排骨這麽便宜,才3點9歐一公斤,哇。
德國產酒不多,倒是專家不少。
kittencats 發表評論於
這款rose Costco有賣,感覺酸頭重。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