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春錦的悲愴人生

職業: 外科醫生 業餘愛好: 旅遊, 文學, 京劇, 工作之餘喜歡寫些懷舊散文, 隨筆
打印 (被閱讀 次)

 

    “鰥夫屋頂炊煙少,寡婦門前是非多”,這“鰥”字現今有些年輕人不一定讀得出,我卻在很小的時候就認得這個字了,因為我家那位排行七公公的就是一個鰥夫。說實在的,在舊社會象我們這樣大戶人家的男人娶個三妻四妾的也不算稀奇,而象這位七公公從年輕時到成了白胡子老頭始終孤家寡人一個倒也成了家族中的另類了。這七公公在我很小年紀時就巳去世,他的事卻作為故事一般一直在我們家主人與仆傭中流傳,所以在我小時就巳有所耳聞,但真的知道實情那就要長大成人以後了。   

    說起來,這位七公公雖是我們一族,但因了他的父親又抽(鴉片)又嫖又賭,在他有生之年就巳把他的家產揮霍得差不多了,到他撒手西歸時家中所剩也就寥寥無幾了。七公公是獨生子,父親過世時尚年幼,由他母親一手帶大。據說他小時候極其聰明伶俐,曾進過學,年輕時風流倜儻,一表人才,卻因家道中落,沒有好人家肯與他家攀親,所以雖巳到弱冠之年尚未有媳婦,其母倒也並不著急,她對這個兒子寄予厚望。看他長大了,就想叫他重振家聲,於是給了他一筆錢叫他到南京去找她本家哥哥想法為他謀個出路。這年輕人剛離開鄉下,到了這繁華之地的南京,不想他舅舅調往外地作官去了,投親未著的他在南京舉目無親,想想來一趟也不易,以前對“桃花扇”及“板橋雜記”中描繪的南京就巳經有了印象,幹脆好好遊覽一下吧。因聽說秦淮河乃六朝古都金粉之地,就去了秦淮河畔,那兒真是繁華富貴之地,風流溫柔之鄉,把這個初出茅廬的鄉巴佬看呆了。正在此時,隻見一座樓上有個婦人向他招手,他就情不自禁的上了樓,隻見上麵粉黛裙衩,早把這個不見世麵的小少爺看得心花怒放;那些人見了這麽個小後生也唧唧喳喳個不休,其中有一位紅衣女子,年方及笄,容貌姣好,兩人一見傾心,那老鴇一見如此就極力撮合,此後他就把這怡春院當做了家,成天與這位名叫春錦的妓女粘在一起,甚至私下訂了終身。這樣在院中留連了個把月,他早把母親叫他出來的目的丟到爪哇國裏去了。不久他發現帶來的錢所剩無幾,出手未免就少闊綽了, 那鴇母何等樣人,一見他這樣,早就把笑麵收起,沒有好臉子了。其實這春錦倒老早就勸他說這妓院裏是銷金窟,還是早早離開為是,但他卻迷戀於春錦,一天天拖了下來,直至最後鴇母下了逐客令。臨走隔天晚上,兩人難舍難分,齧齒為盟,春錦拿出私下藏起來的二十個銀元給他做盤纏,叫他回去設法早早為她贖身做個長久夫妻。七公公向春錦發下誓,說一年之內一定會前去為她贖身,第二天兩人灑淚而別。

     卻說七公公回家時,其母親巳病重,知道兒子在外荒唐,一氣之下不久就撒手人寰,臨死之際,把他叫到床前,叫他千萬要爭氣,不要學老子,他也答應了,最後母親把她私下藏的私房錢交給了他,並把他托付給了忠心的老管家。母親過世讓他很傷心,想起父親不爭氣,多年來與寡母相依為命,未能盡孝道,所以開始時在家一心想如何才能重振家聲,不負母親的臨終囑咐。此時也有人家來上門提親,被他以要為母親守喪為名謝絕,為此還博得家族中那些老長輩的讚許。其實他一刻也未能忘懷春錦,也沒忘記對她設下的重誓。在家耽了大半年,他再也捺不住對春錦的思念,就把想為春錦贖身之事告訴了老管家,老管家先是勸他別去,後來見他在家茶飯不思,就說這樣吧,都說婊子無情,你去的時候穿一身破衣裳去,看她還認不認你。於是他照計而行,到了怡春院,指名要叫春錦,老鴇見他一身破衣襤衫,就沒好氣地對他說,春錦老早就被一富豪之家買去作妾了。他一聽這消息就如五雷轟頂,一氣之下也顧不得詢問詳情,扭頭出了院門,第二天就打道回府。此後他就心灰意懶,再也不想成家,在老管家的一起經營下,家業倒又漸漸興旺起來。

     就在他從南京歸來後大概過了沒有三個月,一天傍晚,他家來了一個懷抱繈袍嬰兒的老婦人,老管家把她悄悄領到他房裏,告訴他這是他的親骨血。他把繈袍打開一看,見是個新生的男嬰,裏邊用紙包著一個玉蝴蠂,這是他送給春錦的定情之物,紙上還寫有這男嬰的生辰八字。他一看就明白了,趕忙向這老婦人打聽,這老太告訴他,她也不清楚,她是受一個觀音庵老尼姑之托,把這小孩送到府上的,問她什麽觀音庵,她卻說老師太關照不要說的,後來老管家拿出了十個銀元,她總算說出了這尼姑庵所在的地方。當即他與老管家商量雇了個奶媽,對外聲稱是領的螟蛉之子。

     他把家裏安排好了,就出發去找那個尼姑庵了。走了幾天才總算找到一個在冷僻地很破舊的庵堂,那老師太老態龍鍾,他也顧不上客套,就打聽起春錦的下落。原來自打他離開南京後,春錦天天巴望著他去為她贖身,開始鴇母倒也很想在她身上撈一筆,可是後來久不見他來,就硬逼著她接客,她當然不肯。後來老鴇得知她懷孕了,又硬逼著她墮胎,想待她墮完胎把她賣出去,並且巳在悄悄地服色買家了。多虧院中一位與她要好的大姐告訴了她,並叫她趕緊逃走。一天晚上她在這大姐的幫助下喬妝打扮逃離了妓院,可她自小被拐賣到南京,從來就沒出過遠門,隻得一路打聽,迤邐往七公公家走來。因怕妓院裏追她,所以隻能有時走走水路,陸路盡揀小路曉行夜宿,那天傍晚走到了這個庵堂。因一路感受風寒,發起熱來,本想第二天就走的,不想這發熱一拖就拖了好多天,幸好這老師太的庵堂香火也不旺,來的人很少,所以也沒走漏消息,這樣在庵中待了個把月光景。那老師太對她倒很同情,叫她暫且住下,然後再慢慢打聽七公公家。不承想一天夜裏她突然臨盆了,尼姑庵裏生孩子那可是了不得的事,又不好聲張,幸虧這送孩子來的老婦人與師太很熟,她曾幫人接過產,就與老師太一起幫她把孩子接了下來;可惜她卻因產後血崩去世,臨終前,她淚流滿麵,把珍藏的那個玉蝴蝶及寫有小孩子生辰八字及七公公家地址的紙,托老師太設法連同孩子送到七公公家。七公公聽後傷心欲絕,就問老師太春錦的骨殖,老師太說,因尼姑庵裏出了這種事兒很犯忌,也不敢讓人知道,所以叫了幾個外鄉人深夜扛出去埋了,至於埋在什麽地方她也不知,說著把春錦留下的幾件衣服交給了七公公,七公公當下謝了這位好心的師父,又把帶來的五十個銀元給了老師太,老師太一邊聲稱罪過,一邊也就收下了。

     七公公這才知道以前是錯怪春錦了,也很後悔沒有早些去把她贖身出來,此後也就從未再娶親,並把全部心血放在了這個兒子身上。家族中的老長輩很看不上這個他們所謂的野種,一直想把自家的子孫承嗣給他好繼承他的遺產,他可是咬緊牙關不鬆口,這兒子後來很有出息,總算也為他門楣增光。兒子長大後,聽旁邊人說他是自小抱養的,所以常問他親生父母在什麽地方,他想去認下,他怕兒子知道有一個曾當過妓女的母親會讓他抬不起頭,所以一直未把實情告訴他。直到他臨終前,才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講給他聽,並吩咐待他過世後,就把當年他帶回來那些錦香的衣服和那隻玉蝴蝶一起放入棺內,墓碑上除了先考是他的名字外,一定還得刻上先妣春錦的名字,並在祠堂內擺上他母親的長生牌位。

     關於七公公的這段往事,族中人往往三緘其口,我小時雖聽說過,但好似家人對這位老長輩頗有些不屑,當時也不懂;長大後卻很覺得這位老長輩還蠻多情的,與我們常聽聞的薄倖男兒不同。說實在的,象七公公這樣出身在大戶人家的子弟能如此確實也不易了,我們家似他這樣多情的男人也不多,除了七公公以外就隻有那位我在“鷙山觀音庵”一文中所提到的堂叔了。

    近幾年來,常參加一些 婚禮,其排場之大令人嘖舌。更為可笑的是婚禮上自國外教堂裏移植過來的牧師問新婚小夫妻的一大堆套話,兩位新人信誓旦旦的回答後不久,就早巳還給了他們並不知曉的上帝了,因為我曾親眼看到其中不少對小夫妻不久就勞燕分飛,甚至還有大打出手弄出人性命來的。

      以前看小說,書中常有“婊子無情,男兒薄倖”之語,但從我這位七公公與春錦之事看來倒也未必見得。

      後記:解放後,我們這個也算比較厐大的家族紛紛作鳥獸散,奔赴世界各地,當年因都是匆匆離去的,各奔天涯,無從聯係。前年去故鄉探望目下在世巳年逾八旬的堂叔父,老人家正在重修家譜,他說有生之年若能把海外的遊子一起聚會一次就好了;不過我想這很難了,我們家族墓地及義莊祠堂早巳陷於新開的一個人工湖中,成了遊人如織的旅遊地了。正是巳見鬆柏摧成薪,又聞桑田變成湖。不過倘若有海外的族人看到我這篇文章後能與我聯係上那就太好了!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老家是在千島湖嗎?
小二哥李白 發表評論於
好故事。。
劍門奇石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知青' 的評論 :
我們是老鄉!
luckystarweiwei 發表評論於
悲歎不已。
石假裝 發表評論於
請查看悄悄話
JYSi 發表評論於
非常喜歡您的文章。 謝謝分享!
snowman_sg 發表評論於
小人物的愛情故事更加感人,謝謝分享
多倫多知青 發表評論於
有幸拜讀了您幾篇大作,您的故事生動情感細膩,文筆流暢幽默,非常喜歡!
還有,從您的故事看出,您老家應該是江蘇常熟,我們可能還是老鄉! :)
鳥鳴嚶嚶 發表評論於
令人感動的愛情......
轉帖司令 發表評論於
好看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