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她第一次穿上白大褂時

泛舟,或河流湍急,搏擊而上,或風平浪靜,恬然駛之,然無論如何,笑談是不可或缺的,不亦樂乎?
打印 (被閱讀 次)
大凡學醫的都知道,白大褂儀式是他們跨入這行當的首次莊重的儀式.前不久,我有幸參加了侄女在美國醫學院的的白大褂儀式,我不知這對她來說意味著什麽,但對我來說,讓我這麽個”久經考驗的長者”也感到令人亢奮的肅然.
我侄女是個很甜美的女孩.她從小生長在美國,有著美國姑娘的天真和善良.在她大學畢業時,我去參加了她們的畢業典禮,她那時笑得象朵花,走得像陣風,渾身上下充滿著兩個字-“開心”.然而,當她大學畢業後第一年沒考上她夢昧以求的醫學院後,她似乎變了個人,人們說她開始”玩”深沉了,她是變得深沉了許多,開始懂得怎麽規劃自己,開始尋找機會,參加到附近醫學院裏的實驗室工作,勤奮認真地和實驗室同事們一起寫了研究報告,他們的論文居然還得以發表,成了她在醫學道路上的第一項成果,真是可喜. 不久後,她又找到機會,去了附近一家蠻大的醫院,擔任起醫生的聽寫記錄員.其職責是幫助診治醫生,將他們看病時的聽寫錄音整理成文,有時還和醫生一起看病人,當場將病人的症狀和醫生的診治記錄下來,整理成文. 她說這些活動使她增長了許多醫學知識,也學會了不少醫學詞匯.對她再考MCAT 不無益處.功夫不負有心人,在這些努力下,她的MCAT 考得比以前好許多,醫學方麵的經曆也豐富了不少.所以這次終於被醫學院錄取了. 當她將被錄取的消息告訴我們時,那興奮之情溢於言表,我們也真為她高興不已!

眼前的白大褂儀式上,這些未來的醫生們,第一次穿上了白大褂,在醫學院院長的帶領下,舉起了右手,莊重地宣讀希波克拉底誓言, “我莊嚴地宣示我將奉獻生命去服務於人類,我將尊敬和感激教我的師長,我將用我的良知和尊嚴去行醫,病人的健康和生命是我的首要考量”.看著他們那嚴肅而又執著的神情,我想她們的心情肯定比我更亢奮,更肅然.亢奮的是在她們麵前所展現的任重而道遠的事業,她們將為此而奉獻一身,功成名就;肅然的是放在她們肩上的那副救死扶傷,拯救生命的擔子和作為生命的最後護衛者的道德之重.

目睹新一代醫生的入行宣誓,我想到了在美國做醫生的艱辛,他們要在四年本科的基礎上再完成四年的醫學院學習,然後到醫院去做至少三年的住院醫生,如果想做專科醫生的話,還要做數年的專科研習生,所以,加起來在本科後大約再要接受七到十二年的醫學教育和培訓.這其中的甜酸苦辣是可想而知的.但在美國做醫生又是一個受人推崇和羨慕的職業,其回報也是豐厚的.這也許是不少醫學院學生的追求所在.但也有不少年輕的醫學院學生們並不是為了以後的豐厚回報而來,他們是為了服務於人類而來的.我就認識一位同事的兒子,他們家是虔誠的基督徒,他千辛萬苦地”擠”進醫學院,為的是更好地響應上帝的召喚,拯救生命,為人類服務. 為此,他在醫學院期間,每年利用暑期自願赴非洲服務,為非洲當地缺醫少藥的居民們診治.在非洲的條件很惡劣,吃的食品時常染上病毒,他為此也數次染上腸胃炎和瘧疾,但下次暑假,他依然前往,為了減少生病的概率,他吃的很少,人一天天消瘦下去,但他精神依然十足,情緒樂觀高昂,忙於為當地的居民診治.在美國的醫學院裏,像這樣的有奉獻精神的學生還不在少數,他們用自己的行動履行著希波克拉底誓言. 這也許正是白大褂儀式的意義所在吧! 願這些年輕的未來醫生們永遠銘記今天這莊重肅然的白大褂儀式和他們的宣誓.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