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談格蕾絲·孟所言“為了我的祖國和人民”

打印 (被閱讀 次)

孟宏偉妻子格蕾絲·孟(Grace Meng ),說她聲援丈夫是“為了我的祖國和人民”,你信嗎?

先說其丈夫孟宏偉:

孟宏偉能得信任爬上高層並官至公安部副部長,手上沾滿了多少血?絕非清白之人!在中共想高升,皆心黑手辣、肮髒卑鄙,哪會有顆紅心、純潔無暇?否則根本爬不高,手上未沾過血的中共高官早如恐龍滅絕,從延安整風至文革、至今從未改變。

正是:沒有投名狀,何以上梁山?

有分析:孟宏偉曾與周永康關係密切,在習近平清洗範圍之內,但根本原因卻是疆獨領袖、東突厥斯坦世維會主席多裏坤·艾沙的“紅色通緝令”被國際刑警組織撤銷,引起了習近平當局的震怒和對孟宏偉的強烈批評。

孟在習近平清洗範圍之內,那是狗咬狗,活該,不同情,在此不多寫。

有猜測:當局對落馬官員通報基本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像孟宏偉這樣通報為“涉嫌違法”尚屬首例。

其實,中共無論通報怎麽寫,皆文字遊戲,想抓你怎麽寫都行,沒必要糾結少幾字。

要說的是,國際刑警組織(英語International Criminal Police Organization,通稱Interpol,縮寫ICPO)主席(President)是個無實權的禮儀職位(ceremonial position),掌握實權者是秘書長 (Secretary General)(現任秘書長是德國人Jürgen Stock ,曾任德國聯邦刑事警察局副局長),所以,即使孟對中共效忠並大力表現自己使出吃奶的勁幫中共也沒用,你以為你是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就能對該組織像你國憲法一樣任你擺布、任意踐踏?難道你橫行霸道欺壓人民,國際組織也容你蹂躪?

當然,孟2016年擔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乃中共運作的結果,目的是提升中共的國際形象,孟擔任此職後,更是積極推動國際刑警組織配合中共“獵狐行動”,對眾多逃海外的貪官下發“紅色通緝令”,證明孟效勞中共蠻拚的。

據中共稱,其向國際刑警組織提交並被批準的"紅色通緝令"裏的上百名逃海外的貪官,截至目前,三分之一被抓回國。

可是,今年初,國際刑警組織監察委員會進行了改革,重新審視了多裏坤·艾沙的“紅色通緝令”,認為中國提出的對艾沙“紅色通緝令”的理由不合情理並有政治動機,在2月20日,國際刑警組織正式通告,撤銷了對艾沙的通緝令。該通緝令發布於21年前,國際人權組織“公平審判權利”(Fair Trials)從2009年起就對艾沙的“紅色通緝令”與國際刑警組織交涉,但均無果,終於在今年有了結果。

艾沙這是托習一尊的福,自習上台後,中國全麵倒退:民主倒退、人權倒退、法冶倒退、政治倒退、經濟倒退、民生倒退、外交倒退、兩岸關係倒退、香港“一國兩製”倒退。

所以,習一尊若怪罪孟,孟既冤枉——艾沙之事冤,亦非冤枉——作為貪官抓了不冤。

當然,孟被抓,除了艾沙之因,肯定還有別的原因,無論何因,都是狗咬狗。

話說國際刑警組織讓個人權劣跡斑斑、充滿邪惡的中共高官來擔當主席,可謂一大奇葩,更是莫大諷刺。

孟2016年上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時,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等人權團體曾警告,把這項職務交給來自無法確保人權、且政治與司法權不分的國家之人,會帶來風險。

這不,風險來了,隻是這個風險是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失蹤了,而作為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突然神秘失蹤,滑稽致極,豈不是天下奇聞?笑死人了!

更為可笑的是,曾使難以計數者失蹤的孟,現在輪到了他自己失蹤,作惡多端的報應。

眾所周知,中共對異議人士或體製高官,隨時讓你人間蒸發“失蹤”,這是中共的“光榮傳統”,如方誌敏綁架美傳教士夫婦,中共統治近七十年,也從無法治保障,而今中共推行的所謂“依法治國”就是個笑話,故有“依法失蹤”等,所以,孟的失蹤一點也不奇怪,隻是這次把在國內的失蹤擴大到了國際,中國足球沒有衝出亞洲、走向世界,中共綁架卻衝出亞洲、走向世界,這是習一尊的又一個瘋狂之舉。

上帝讓其滅亡,必先讓其瘋狂。這話符合希特勒,也符合習特勒!

再說格蕾絲·孟(Grace Meng ):

中共在對貪官的調查中,家屬也會成為調查對象。貪官得勢時耀武揚威,家屬皆沾光榮華富貴,貪官的巨額贓款家屬也沾光花費,正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可當貪官被抓後,家屬隨之倒黴,格蕾絲非常明白這點,深知自己的好曰子到頭了,為了自保不回國+拿政治庇護,趕緊跳出來裝逼表演,為己大造聲勢。

格蕾絲於當地時間10月5日向法國警方報案丈夫失蹤,並於7日在裏昂(Lyon )舉行了新聞發布會,背對攝影機,聲援其丈夫,哽咽地表示聲援丈夫是“為了我的祖國和人民”,你信嗎?

格蕾絲·孟,你好猛哦,不愧夫姓“孟”,媒體爆料你真名叫高歌,你可謂“高歌猛進”,隻見你虛假裝逼的“偉大情懷”令秋風簌簌大笑,楓葉亦笑得隨風紛紛落地。

你丈夫是“一顆紅心獻給黨”的“黨的好幹部”,為中共賣命當打手,是中共暴政的幫凶,幹過無數傷天害理之事:十世班禪大師蒙難,你丈夫的功勳不小;新疆維吾爾族的種族迫害事件,你丈夫的作用不小;中共的反人類罪行,你丈夫的功勞不小,天知道有多少無辜者被你丈夫冤枉抓了坐牢?他們和其家屬比你丈夫更冤枉、更悲慘!而他們卻無處伸冤,隻能依靠自己微弱的呻吟,比如上訪可根本得不到解決。

所以,你丈夫跟人民沒一毛關係,隻跟中共有關係,中共卸磨殺驢抓你丈夫是中共狗咬狗內鬥的結果,助紂為虐,咎由自取,給中共賣命都沒好下場,遠有中共早期領導人之一張國燾、中有國家主席劉少奇、近有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等,都比你丈夫官大。

而且,你也跟人民沒一毛關係,你作為貪官之妻與狼共舞、同流合汙,你也非好鳥、也不清白。何況你是被包養的小三上位(或小四小五上位),“嫁”年齡懸殊的老頭,跟賣身差不多,不就是因他有權有勢有錢嘛,而你作為貪官之妻,不感羞恥,還挺會裝,像受了多大的冤枉,其實你一點都不冤,這是你所得肮髒之後應付出的沉重代價,正是: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不過,你這種高唱“為了我的祖國和人民”,對中共強奸民意的宣揚“沒有祖國你什麽都不是”倒是非常恰當,好一個愛國者!

請問:你如此愛國愛人民,當你丈夫得勢你洋洋得意地享受榮華富貴時,你為祖國和人民做過啥?前不久的毒疫苗案,激怒了國人甚至世界,可你為那些受害之孩/人發聲過嗎?也沒見你哭訴自己當貴婦待遇太好而可憐窮人幫窮人如楊改蘭這類發聲吧?丈夫倒台了,臨到自己頭上時才想起人民?不愧是中共高官之妻,政治覺悟很高,跟中共一樣把人民當東西用,想用就拿出來,不想用就仍了。麻煩你別動輒就把全國人民都代表了。

其實,你的所謂“為了我的祖國和人民”,就是個大忽悠,企圖以“為了我的祖國和人民”為噱頭綁架人民來博支持;而你哭哭啼啼,純粹裝逼表演,無非想將自己偽裝成無辜的受害者來博同情。典型的鱷魚眼淚加披羊皮賣狗肉,這一切,完全為了大造聲勢。

而你大造聲勢,其目的就是如上所述“為了自保不回國+拿政治庇護”,從而成為法國人,你言“為了我年幼的孩子”到是大實話,後邊所言“為了所有的妻子和孩子的丈夫”、及其“我已經從悲傷恐懼到對真理和正義以及對曆史的責任的追求。”等漂亮高調,都跟“為了我的祖國和人民”一樣是裝逼忽悠,就差說“為了全人類”了,你的口氣很像黨八股報告,一堆高大上的響亮口號,頗能嘩眾取寵、迷惑世人,但皆假大空。

你沒白跟高官丈夫在一起生活,中共最擅長的蒙騙忽悠學的蠻到位,令人不僅感覺你裝逼忽悠的水平高,還覺惡心,更覺好笑,難怪你和習一尊都是假博士——都是大騙子。

順便說下博士,習一尊小學文化拿個博士文憑,你大專文化拿個博士文憑,都靠權利得到,習靠自己的權利,你靠丈夫的權利。厲害了,權的國!你是中共特權的受益者。

到目前為止,你也並不反對中共並對中共搖尾乞憐,一心表示你丈夫是“黨的好幹部”並狡辯你丈夫“沒有能力貪腐”、你願公開銀行帳戶,你想以此證明丈夫清廉,天哪,你真會演,演過頭了,丈夫清廉?鬼都不信!

正是: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全是王寶森。

請看:村官貪汙受賄動輒上億,你丈夫作為高官“沒有能力貪腐”?你大專文化拿個博士文憑、香港身份、任多家公司董事或高管吃空餉算否你丈夫貪腐?你丈夫受賄贓款就更不用說了,你公開銀行帳戶?傻子都知道貪官以假名開銀行賬戶。

請問:中共官場上有清官嗎?清官早像恐龍一樣滅絕!以你為例:你並無中共“駐外人員家屬”身份,也無國際刑警組織或中共公安部出資,但你生活奢侈、揮金如土,跟老牛吃嫩草的65歲丈夫生育的一對7歲雙胞胎兒子住裏昂高檔小區獨立豪宅,月租金近7千歐元(近5萬人民幣),這些錢從何而來?

你為丈夫洗地蠻拚的,越洗越黑!

如今,你丈夫已失去了權勢的光環,看著你可憐,本想同情你,可拿什麽同情你?你太讓人失望!為救夫於危,獻媚中共、討好包子、美化丈夫、滿口謊言,好愚蠢,你無法贏得同情、支持或幫助,真乃: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其實,與其你聲援罪惡累累的丈夫,不如去反對罪惡累累的中共,何況你已選擇站出來,就沒退路,不如大膽的往前走,隻有勇敢地站到中共的對立麵,揭露中共邪惡,你才會贏得國人、乃至世界的同情、支持或幫助,真誠勸告你:回頭是岸,指望中共發慈悲心?妄想!

中共是最大的黑社會,在這個大黑缸裏,沒有好人,隻有惡人,皆黑也,黑吃黑,故你丈夫作為利益集團的一分子、你作為貪官之妻,說你倆活該,一點也不過分,是恰如其分,也沒人抹黑你倆,你倆本身就黑。倒想對你倆說好話,可你倆卻無高尚事情或高尚品德值得誇讚;若違心對你倆說好話,如同違心說老虎不吃肉,也如同違心誇獎黑社會,更如同違心讚美中共。

在黑社會摸爬滾打多年的你丈夫失蹤前給你發了一把刀的圖片,證明你們夫妻倆做了甚多壞事,做賊心虛,早有預感,定好了暗語,既這把刀,這把刀之意你心知肚明但不會說。俗稱:心裏有鬼,就怕鬼。而中共本身就是鬼,是吃人的大鬼,你丈夫作為中共打手是小鬼,大鬼打小鬼,如同大狗咬小狗,雖屬狗咬狗,但中共是瘋狗,你丈夫是走狗,被瘋狗咬了,走狗或死或傷,全看你如何麵對。

麵對中共這個充滿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最不要臉的流氓,中共永遠“偉光正”,甚至施加淫威迫使你明白:抓你丈夫應該,你要“聽黨的話”,隻要聽話,皆好商量。

現在,像你這樣高調地自演自唱,既求助西方社會,又對中共充滿僥幸期待獻曖昧,腳踏兩隻船,隻會把戲演砸、幫倒忙、及激怒中共,使中共變本加厲地迫害你丈夫,本來你丈夫也許關些年就出來了,這下好了,出不來啦,你在“幫”你丈夫把牢底坐穿。

另外,中共處理孟時百密一疏漏掉了你,不知道孟有個小三你在法國,你本是安全,你向法國警方報案丈夫失蹤後,中共才知道你,但你向法國警方報案的同時,稱自己身陷險境受到安全威脅,你把話說反了吧?明明是你丈夫身陷險境受到安全威脅,你是以自己身陷險境受到安全威脅為借口拿政治庇護罷了。

而且,你在接受CNN采訪時,你的手機響了三次,你說是中國使館一直不停打電話,如果你說的是真話,那麽,你知道中共抓人後都會通知家屬,中共知道了你,你也知道這是通知家屬的電話而故意不接,卻撒謊說沒人通知你。而你若接電話讓記者旁聽,不僅有助於記者了解信息,也有助於你了解丈夫情況,可你沒這樣做,你怕啥?何況你為拿政治庇護消費你丈夫,你還怕啥?

你哪裏是在幫你丈夫?難怪眾網民懷疑你是真幫你丈夫還是幫你自己!

或許,法國會讓你和孩得到政治庇護,就怕法國人不好蒙騙忽悠,若不給你這個貪官之妻政治庇護身份,你豈不是白白表演?

當然,為拿政治庇護,你還會繼續你的拙劣表演,高唱“為了我的祖國和人民”,或者選擇性地“爆料”並發些“核彈級爆料”來博眼球,隻能更加暴露你的愚蠢。

嗬嗬,愚蠢小三,請繼續表演,讓子彈再飛一會,這是一場好看的大戲且是喜劇,吃瓜群眾看大戲,痛快地大笑!

哈哈!

首發:2018-10-11
修改:2018-10-13

為表重視網友支持,鞠躬大謝網友來訪,文中回複留言網友:水粉畫、紫萸香慢、bl、轉帖司令、longmarch、北美平民2015、高斯曼、行道堂主、西門橋、唐西、塵之極、注冊很麻煩侃-侃 Danning1駐足聞香、Smile2017天地談 謝謝您們+祝福您們!

天地談 發表評論於
從一開始中共找人和她聯係,說明中共不想把事情搞大,那時悄悄地對孟審查一下,以孟多年和中共納粹打交道的經驗,應該會平安著陸,神不知鬼不覺地幾天後再次回去當他的國際刑警。

但是這個女人卻無視中共FBI人員的囑咐,強硬要公開,這無異是根本沒把人質的性命當回事,擺明是想人質去死。

孟宏偉的政途肯定完蛋了,有生之年的人身自由也沒希望了。這個女人夠狠。
Smile2017 發表評論於
寫得好!萬惡淫為首。一個小三上位的人根本沒有道德隻知最大個人利益。她的丈夫也是她獲得最大利益的工具。
將來,此女會再嫁一個法國人。一切都是這女人的人生跳板, 不勞而獲,沒有自立能力,貪得無厭。
Wiserman 發表評論於
大致來說,有兩種追求民主的糊塗人:一種是少數的政治野心家,另外一種是對民主一知半解的盲從者;
中國人裏對於民主一知半解的人最多,如1989 六四的民運青年。
駐足聞香 發表評論於
讚!
不過,這絕對不會是這個女人自己的主意。孟,原來的團夥成員,自認知道其中的利害(厲害),最後的一招來保全自己的骨肉。不管他曾經是什麽樣的人,虎毒不食子。
這招管用嗎?反正也沒有別的辦法。至於說不鬧騰的話,沒準幾天就出來了。這是萬萬不會發生的。
Danning1 發表評論於
除了再次證明我檔流氓本性外,其它都’止增笑耳‘
侃-侃 發表評論於
支持老兄的道德評價和立場。邦無道,富且恥焉,貴且恥焉。這些人是咎由自取!
但是另一方麵,為了這個國度和民族的前途,還是應該希望即使是犯罪分子,也得到公開公正的審判,而不是黑打黑、黑吃黑。可惜,抱著法治公正信念的人士,難在厲害國掌實權掌大權。這國家要走上現代文明之路,難!
注冊很麻煩 發表評論於
很有道理
塵之極 發表評論於
還真有明白人。
唐西 發表評論於
都倒退了,唯獨出國遊的人數不倒退,真納悶。
Wiserman 發表評論於
引: “自習上台後,中國全麵倒退:民主倒退、人權倒退、法冶倒退、政治倒退、經濟倒退、民生倒退、外交倒退、兩岸關係倒退、香港“一國兩製”倒退。”
==========
這些話是不對的!
西門橋 發表評論於
謝謝智者不惑的文章,分析得非常透徹,合情合理。如果大家都用這種態度來治理中國社會,就不會有那麽多荒唐的怪事了。
行道堂主 發表評論於
厲害國的窩裏鬥、狗咬狗。
高斯曼 發表評論於
好歹也是國際刑警組織的第一富人呢,有何方法能請格蕾絲·孟讀到此文呢?
樓主把大實話全說出來了,讚!
北美平民2015 發表評論於

為了祖國為了人民就是個F字,一錢不值,說明啥,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longmarch 發表評論於
中共還是改不掉紅軍時代的綁票惡習。
轉帖司令 發表評論於
其實就是為了自己,把孟公安賣了,這關"祖國和人民"啥事?既然選擇做女表子,就別立牌坊。縱觀各國警察,法國的叔叔好像是最不靠譜,明白人都知道此女人已經是叛徒了,指望外國警察叔叔保護嗎?
bl 發表評論於
樓下說的對呀,再就是此女文化水準甚低,幾句話可見端倪。
紫萸香慢 發表評論於
從她一開始報案我就覺得很奇怪,幹嘛鬧這麽大動靜。要知道,如果有人在國外被綁架,家屬開始一般都不聲張,試圖通過各種途徑談判,爭取最好條件來放人,最後沒辦法了才公開。後來知道了她小孩的歲數,推出了她的年齡,就理解了。她不是在撈人,是在撈自己。鬧大了,對她老公不利,中國方麵不會放人,但她和孩子可以借此申請政治庇護和警察保護,這下,中國方麵也不會到巴黎去把她和小孩秘密抓舖,送回國內了(給她老公加壓)。況且,這老公放出來也不會再有權勢了,人又老,她這麽做,老公出不來了,她也自由了,手裏房產,存款不會少,可以在巴黎過上幸福的單身闊太生活。
水粉畫 發表評論於
頂,讚。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