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 激流上的小城 Monschau

耕耘時人間的藩籬在褪去
天際線遠到未知… /
本博圖文 博主原創
敬請尊重版權
打印 (被閱讀 次)

今年春末我姐姐來時,雖然沒一起去成意大利,但是我們陪她取近去了德國萊茵河與摩梭河交匯處的著名城市Koblenz。在去K市去程途中故意彎了一下也是小有名氣的小城Monschau。

無論是Koblenz還是Monschau在我都不是初遊。

前次到Monschau是若幹年前我們在距其50多公裏的比利時Venne小住一周時。

Venne周圍有天然的山林、綠水、野草和小村,但是在人文氣息上卻稍顯落寞。於是在無聊的感覺襲來之前,在地圖的幫助下,突然想起了這個小鎮。

也許是因為之前並無大的期待的緣故,一進到城裏不覺感到心中一驚

首先讓我震驚的是進城即見的建在老石頭上的舊式建築,隨即是房子下嘩嘩轟鳴的湍急的水流。

Monschau坐落在德國靠比利時的邊境線內,離荷蘭也很近。小城是因為十七世紀的服裝工業在此地的興旺而發達繁榮起來的。那個時期所修造的主要街道和民居沒有被近代歐洲的戰火所摧毀,也沒有被現代的建築浪潮所吞沒,它們完好的存留到了今天而成就了一個頗具特色的地方。

由服裝工業發跡的小城在生存方式上早已脫離了它的故往。它的曆史是需要遊人向呈現在眼前的木筋房、石頭街和穿河的鐵橋‘叩問’的~。

把車停在城外徒步進城,隻需幾分鍾就走到了城中心。

上圖,當年令我感到震撼不已的淌在老房下的激流。

嘩嘩的轟響像是從大地底下鳴發出的天籟樂章。

激流是直接從山上衝擊下來的。到上圖這裏稍平緩了下來。

急速淌著水的水胡同……

在城中心一帶,有一座原來紡織廠主的故居。現在是博物館,-就是前圖右側的紅色建築。可以買票進去追尋當年這位小城‘權貴’的居住情況。

一進屋就見一座硬木雕花盤旋而上的大樓梯。然後依次可以去看居室、廚房、飯堂、臥房、書房…… 等等。

室內不許拍照,但是從房裏往外拍是可以的。上圖,是我從某間房裏拍到窗下沸騰的山水。

 

上圖,我猜想是製衣廠或是當年紡織廠的車間~~。

沿著上圖這條小街,可以上到城堡。

小街裏,有一座開著門的老宅住家門口,一隻小貓在那裏凝神沉思 ;)

沿著小街回來時它仍端坐在那裏,但是不再想事情了,它在張望……。

請看仔細,它的一隻眼睛閃著藍光,而另一隻眼睛則像枚黃寶石。這樣的搭配所體現出的不一般,它自己肯定不知道。否則肯定是會要傲到天上去了;p。

上城堡經過的門洞。

當年去Monschau的那天是陰天,後來還有點下毛毛雨。

俯瞰霧中的Monschau小城的居民區。

房屋不會都是十七世紀所建。一定有一些是後來翻修或重建的,但是或是按原樣以舊複舊,或是新房也按老房的模式造,使得小城的建築有著統一的風格。

老城堡對著教堂。城堡建於13世紀。它曾一度因主人無力維修而損廢。多年之後被(政府?)接手翻修。

13世紀的城堡啊。建在山頂,壁壘森嚴如臨大敵的感覺。

裏麵一定有穀倉之類的。一支小軍隊都可以住在裏麵的。

今年與家姐到Monschau那天。天氣晴好。但是轟鳴的水聲聽不見了。澗中的水太少,雖然水流仍然很急,但如果沒有前次強烈印象我甚至可能不會注意的它的存在。

但是,城裏的居民一如既往的以良好的心情生活著。上圖和下圖是城中某戶家門的裝飾。

 

作為旅遊重鎮的Monschau城中有諸多物品精致的小店。

兩次逛城中心時都因難禁愛慕之心買了幾樣小物件。比如前次買的畫筆袋和上次買的一隻包包目前都在精誠的為我服務著~

 

甫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我對酒真是一竅不通,買酒時完全聽從店老板推薦。偶爾喝一點被推薦的白葡萄酒。也想不起記住牌子~。

德國的那一帶的葡萄園確實都在山坡上。不過好像也不是陡到會讓幹活的人輕易從山坡上摔下來的啊。也許現在事先用機機械把山推得平一些了?
唐西 發表評論於
一說”搶購”就想起了德國人為了釀酒真玩命。
法德之間的法界阿薩斯亞地區盛產白葡萄酒,法國人的山坡不怎麽陡峭,而德國的山坡上的葡萄園卻非常陡峭,在葡萄豐收的季節摘葡萄的時候,德國人摘葡萄很危險,隨時都可能從山坡上摔下來,滾到山穀底下。你說不玩命嗎?但德國人慢工出細活,不怕法國人笑話。
最喜歡的白葡萄品種是Pinord,但喝多易上火。
甫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是啊。前次我們就“搶購”了兩箱白葡萄酒帶回來,送街坊鄰居以聯絡感情~~。問好唐西。
唐西 發表評論於
Koblenz好地方。那裏的葡萄酒不錯。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