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哥們,中國人的焦慮從根本上說是政治焦慮

關注時事,熱點雜談。原創文學,麵向生活。
打印 (被閱讀 次)

這哥們,中國人的焦慮從根本上說是政治焦慮

這哥們,話說的有些玄乎。權且如此吧,因為想當然的,是哥們。

是不是哥們,以前覺著是哥們,因為都在陝北山溝裏待過,沒忘了山裏的鄉親。這哥們,是不是哥們呢?想著也會是哥們的,因為從基層來,懂得老百姓的疾苦和祈望。這哥們啊,還是不是哥們啊,現在也不知道了。不過,我仍然想著他就是那個我心目中的哥們,睡過土炕,下過糞坑,捉過虱子,扛過土犁,腰上拴根草繩,腳上穿著破舊的草鞋,,,,陝北的山藍,山丹丹的花紅,延川的老鄉樸實厚道,梁家河的溝峁窯暖,在陝北陶冶過的知青都知道,那時的誌向,就是為天下人爭個公道和福祉。所以,大凡從陝北走過來的知青,大多都有悲天憫人的情懷,有為民請命的誌向。想必,這哥們也還是一樣的,從他經常的言論裏,我看見了這一點。

想必是想必,可能成為事實,也可能不會。成為事實固然是我們大家的幸運,也是幸福,如若不是事實,那就期待著,將會在不久的那麽一天,哥們的願望和理想會成為事實,那也不錯。事出有因嗎,不是哥們一個人自己能做主的,所以要等待時機成熟,可以理解,也可以等待。等待著老哥們有一天大權在握,能號令樞機了,便一舉行動,蕩滌齷齪穢汙,還權力與人民,還政治與清平,還國民以福祉。

然而,形勢凶險,特朗普的咄咄逼人,與權貴們的既得利益的交戰交易,實屬不易,也實有不可言傳之難言苦衷。是否,非否?我們不知道,因為中國的政治一向是暗箱操作,隻有極少數人了曉,全國人民是不知道的。所以,苦衷便隻能是個人抗著,難受也隻能是個人的苦著,眾人不理解,便也不相信這一回事,讓老哥冤屈了。然世事皆然,個人孑然,有點活該,如毛澤東,形單力弔,著實可悲,怨誰呢?還是怨自己。類同而已。

政治是大操持,如烹小鮮,是也。政治又是大操作,如入烽煙,非也。政治如果還是政治,當然是順曆史潮流而動,順民心民意而為,毛澤東之所以轉戰萬裏,走向成功,蓋因順勢而為,不拘死理,實事求是爾。鄧小平之所以成功,無非也是實事求是,順勢而為爾,改革開放,狠抓經濟爾。當今世界,我相信,人權,自由,平等,公平正義,就是普世的價值與追求,不分東方西方,南方北方,在人的基本溫飽解決後,這些普世的價值和要求都必然是曆史的潮流與時代的走向,民心所向,民意所在,大勢所趨,不可抗逆。否則,就是與曆史為敵,與時代逆行,會成為曆史的罪人,時代的逆種。大江東去,濤濤盡,數千古風流人物,還在今朝。大浪淘沙,淘盡的是渣滓,留下的是中流砥柱。今朝,是中國人民曆史命運的大轉折關頭,陝北老哥,當珍惜曆史賦予的機遇和重托,中國的政治體製改革自毛澤東時代就一直提起,鄧小平也曾多次提及,時過數十年,該試錯的試過了,該摸過的石頭也都摸過了,該有個總結和了斷了,孰去孰從,難道還沒有一個決斷嗎?

有人說,老哥口心不一,指東打西,雲山霧罩,宛如迷蹤拳。說依法治國,結果維權律師、異議人士被關進了監獄;強調憲法至上,設立了憲法日,結果強製修憲,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限製,憲法變成了一個玩偶。說以人民為中心,但一出國訪問就犯病,瘋狂大撒幣,揮霍人民的民脂民膏,視人民為草芥。又說,十九大後,才露出底牌,那就是建立一個紅色帝國,走新極權主義之路。這個底牌讓中國人大呼意外,可謂毀盡三觀。中國人的焦慮從根本上說是政治焦慮。

此話雖然尖銳,有些刻薄,但不失其道理。我們也隻能從事實的走向上判斷是非曲直,希望這哥們,以及維護這哥們的那些跟班和護衛,不要打擊說了類似這些話語的人們,更不要封閉了人的嘴和筆,因為這些都是沒用的,人心在看,人心在察,不要忤逆了民心民意,這是最重要的。因為據我觀察,絕大多數類似的言論都是盼望老哥順民心,走民意,限製權力為非作歹,人民有利益所得,有福祉所在,沒有誰想和你過不去,更沒有誰想和你所代表的權力過不去,不要大驚小怪,小題大做的。當然也包括我自己。

一路走好,我的陝北老哥們。

Ebikon,20180916

 

西遊子 發表評論於
看看今天的歐美,就知道所謂選舉製度多麽荒唐
招財老虎 發表評論於
你這裏語重心長勸哥們,可人家大權在握早已是今非昔比。高位的權利會讓人變得很快。尤其是身邊沒有說逆耳忠言之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