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的世界——美東地區的“生女真”(2) | www.wenxuecity.com

百年前的世界——美東地區的“生女真”(2)

打印 (被閱讀 次)

讓我們先暫停,推測一下這樣的問題:如果海華沙沒有出生,那麽易洛魁聯盟可能會發生什麽?聯盟本身是否會建立?如果有的話,隨後的曆史事件是否會有所不同?這些問題背後真正的問題是:偉大的領導者是否決定重大曆史事件的發生?偉大的領導者是不是決定曆史發展的決定因素?

 

古希臘的曆史約1250年左右,但其大部分成就是在公元前四世紀開始的150年間造就的,並且主要在雅典這個小區域內。在這短暫的時間裏,希臘式的民主得到發展,人口增加,軍事行動幾乎總能夠成功,藝術和科學也蓬勃發展。同樣地,在朱利葉斯和奧古斯都凱撒的統治下,羅馬的大部分被載入史冊的輝煌都在幾十年間完成。類似的文化能量爆發同樣發生在中國的春秋戰國和漢唐的某些時期;埃及的古王國與中王國,意大利的文藝複興時期,以及伊麗莎白一世的英格蘭。我們大多數人都在學校裏被教授過:偉大領袖的誕生或偉大的曆史事件導致了一個文明達到它最光芒萬丈的時刻。但我們大多數人又從來沒有認真思索過:如果這種解釋的邏輯是正確的,那麽莎士比亞戲劇最高產的時期,必須是在伊麗莎白一世的統治下,西班牙無敵艦隊徹底失敗的那段日子;羅馬在建築、道路橋梁、雕塑和文學方麵的創造力爆發,主要原因是高盧人被征服,是因為朱利葉斯凱撒繼承了奧古斯都的稱號。這種解釋顯然是胡說八道。

 

仔細觀察伊麗莎白女王時期的英格蘭和羅馬曆史年表,可以看出,在偉大事件開始之前或者偉大人物的到來之前,文化創造性的爆發就已經開始。我們習慣於以優秀的領導者作為這些曆史變化的起點,主要是因為這些領導者自己也是這樣想的。法老們下令將他們的成就錄刻在石頭上;亞曆山大用雄偉的紀念燈塔彰顯自己的成就;今天的世界領導人擁有大量的公共關係顧問。沒有一個文明興衰可以用一個或多個領導者來解釋,無論領導者是伯裏克利、奧古斯都、聖女貞德、伊麗莎白一世、富蘭克林羅斯福還是海華沙。偉大的領導者不是文化的主要推動者,而是其表現形式。如果詹姆斯·瓦特曾在格拉斯哥轉向他喜歡的詩歌而不是繼續修修補補機器,那麽會有其他人毫無疑問地完善蒸汽機 --- 因為在文化上已經成熟,知識和技術基礎已經準備好了。蒸汽船的發明也不需要很大的智力飛躍。蒸汽是古人所熟知的原理,使用時間也可以追溯到幾千年前。蒸汽與船的結合發生在歐洲文化最易於接受新事物的時候。如果特定的發明者沒有將這兩種古老的智慧結合,總是會有其他人這樣做。

 

對技術方麵主要推動者的討論通常要比文化上的推動者多得多,因為大多數技術創新都有確切的日期,而社會和政治創新較難以確定。政治與文化的演變常常是一個漸進的過程,並且在演變結束之後才賦予其明確的地位。在科技上,已知有數百個發明和科學實例,是由兩個或兩個以上的人同時獨立完成的,每個競爭者人完全不知道對方的行動。其中一些如:1608年望遠鏡(漢斯·利普西、撒迦利亞·詹森和雅各·梅提斯);電報(Morse,Henry,Steinheil和Wheatstone);大約1837年發現氧氣(Priestley和Scheele);1839年攝影技術(Daguerre和Talbot);1846年發現海王星(Adams和Leverrier);1858年自然選擇理論(達爾文和華萊士);1876年電話(貝爾和格雷);1903年飛機(萊特兄弟和杜蒙);1967-68(六周之內)人類心髒移植(巴納德,舒姆威和坎特羅維茨);1975年超音速航空運輸(蘇聯,英國 - 法國)。偉大領袖理論怎麽也無法解釋為什麽像望遠鏡這樣的發現不是由一個天才製造的,而是由三個人在同一年,在不知道其他人的研發的狀態下分別發明的。如果回答”哲學這些都是巧合“的話,那等於根本沒有進行解釋。除了發明望遠鏡的條件已經成熟,我們看不到其它有意義的解釋。望遠鏡的所有三位發明者都在生活在荷蘭,這毫無疑問是因為荷蘭在當時的歐洲對玻璃鏡片的加工能力最強。出於同樣的原因,複合顯微鏡也是在荷蘭發明的,並且是荷蘭人van Leeuwenhoek和Swammerdam作出了主要的貢獻。人體器官移植是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開始的心髒手術開始逐漸積累經驗和技術,伴隨著心肺機的發明和幫助治療心衰的新型人工泵出現 --- 最終發現可以抑製人體自體排異的藥物。

 

正如耶穌會傳教士所描述的十七世紀的易洛魁人,他們實踐了一種利用夢的心理療法。聽起來是不是有些熟悉?沒錯,這種療法與弗洛伊德兩百年後在維也納的發現非常相似。但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弗洛伊德接觸過這些報道。首先,在他的任何著作中都沒有提到過北美印第安人的例子;其次,耶穌會的這些手稿在大多數時間內也一直保存在教會的圈子裏麵,那個時期可不像現代社會有互聯網,沒有出版成冊的書籍和記錄裏麵的知識是幾乎不可能傳播的。易洛魁人向耶穌會士解釋他們的夢,與弗洛伊德(包括榮格)所使用的理論非常類似。比如:我們身體中擁有那些讓我們“自由”的東西;我們欲望的出現是因為我們身體裏保存著對於事物的一些生而知之的知識;我們的靈魂內還有其它很多欲望,這些欲望是天生的、隱藏的。易洛魁人相信一個人的願望/欲望通常是通過夢來實現,或者扭曲表達的。易洛魁人也在研究”夢的語言“ --- 在他們的概念裏認為夢掩蓋了人類靈魂的真實願望。這一點看起來要比中國老祖宗傳下來的《周公解夢》之類的”夢的解析“更加唯物與客觀。中國古代總是試圖用夢來預測周圍事物的發展變化(吉凶禍福),在今天看來這真是一種毫無科學道理,腦洞大開的舉動。易洛魁人的精神分析學說中:認識到意識的存在;意識中欲望的力量;擁有使用有意識思維試圖壓製不愉快思維的方式;夢中不愉快思維的出現,以及可能由此引起的精神和身體疾病的預測,等等。易洛魁人知道他們的夢並沒有直接反應事實,而是一種符號 - 這些符號是經過扭曲的人類的內心欲望對於外界的反應。他們通過分析這些”符號“,將他們的視線滲透到靈魂的深處。哪怕就在今天,北美的易洛魁人後裔中也經常見到這種儀式:當有被選擇的人以朋友的身份加入一個特定的協會時,易洛魁人仍然關注夢中給出的暗示。他們對這些新成員的夢事先進行調查,以揭示一個背後的潛在意義。這個時候他們通常會請教一位夢的先知,常常會是一個女人,進行解釋。

 

所以說,如果弗洛伊德沒有開拓出心理分析的方法,自然會有別人去完成。如果海華沙沒有聯合5個印第安部落組成易洛魁族,那麽其他人就會去做。因為當時的北美印第安的社會和政治組織水平已經使聯邦成為可能,白人的到來使得印第安人團結在一起成為勢在必行。

 

 

 

我們還需要看弗洛伊德嗎?

 

筆者在20幾年前的學生時代還試圖閱讀弗洛伊德的《夢的解析》,想搞清楚人類心理的奧秘。想不到短短的時間過去,隨著中國國內各學科快速與世界接軌,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說已經被各種各樣的實用現代心理學理論所代替。甚至有人說,當今,95%的弗洛伊德的理論都是錯誤的(有爭議的)。

 

但不可否認的是,弗洛伊德是現代心理學的開山鼻祖和奠基人。我們不可強求,弗洛伊德是最早抬頭看星空的人,那個時候的其他人對於星空又能知道多少呢?

 

作者保留版權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