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歐洲文明的起點 | www.wenxuecity.com

雅典歐洲文明的起點

本人喜愛旅遊,各地風土人情在此與各位分享
打印 (被閱讀 次)

在公元前,這裏就湧現出了柏拉圖這樣的哲學家和阿裏斯托芬這樣的文學家,他們如一絲星火,將文明的燎原大火燃起。雅典城邦的民主製度和燦爛輝煌的雅典學院,則成為了扶起歐洲這個懵懂稚子第一次學習行走的雙手,從此綿延悠長、潤物無聲……在最負盛名的雅典衛城之中,沒有人不會被震撼。這片古希臘人獻予諸神的建築群,是燦爛古希臘文明的縮影,更是一部濃縮的歐洲曆史。最初,帕特農神廟是雅典人為他們的保護神——雅典娜建造的廟宇。這座潔白的建築高貴、對稱、精妙,是多立克建築藝術的極品,即便今天,你依然能感受到那些凝結在它周身的藝術精魂。公元6世紀,帕特農神廟被改造成為了基督教聖母堂,此後甚至成為了東羅馬帝國四大基督教教堂之一。奧斯曼土耳其時期,土耳其人則將帕特農神廟變作了一座清真寺;在土耳其戰爭爆發後,清真寺又成為了軍火庫,然後這座軍火庫爆炸了,這場大爆炸幾乎把帕特農變成了廢墟。希臘獨立之後,帕特農已經千瘡百孔,神廟上許多精美的大理石也被盜取,運去了大英博物館和盧浮宮……人們再也看不見它最完美的模樣,隻能從那些似乎永遠不會拆除的腳手架之中,窺探一個曾經美輪美奐的莊嚴殿堂。時間不會說話,建築也沉默如斯。可你就是能從那表麵平淡之處,看到帕特農神廟身後波瀾壯闊的曆史——這些兩千多歲的石頭,正是歐洲最不可取代的基石。和帕特農神廟一起曆經風雨的,是有著六根少女柱的厄瑞克特翁神廟。傳說當年雅典娜和海神波塞冬,共同爭奪雅典的守護神之位,而神廟所在之地,便是他們打賭的地點。秉持著一顆對天神的敬畏之心,雅典人建立起了厄瑞克特翁神廟。它比帕特農神廟更具創新,那引人注目的六根少女柱,用精妙的設計解決了承重與美觀的雙重問題。不得不佩服雅典人對建築的深入理解——他們是如何想到用這些身姿優美的少女,表達一種純潔與高貴。如今,衛城上的六根少女柱都是複製品,真品的一根在大英博物館,另外五根由衛城博物館保存。傳說那五根少女柱,會在夜裏悲傷地呼喚她們遠在英國倫敦的孤零零的姐妹,盼她早日歸家。

如果說衛城,是雅典人的精神世界;而劇場,便是走入雅典人世俗生活的大門。從奧林匹斯山雲端的神的故事,演到希臘城邦間各位人間英雄的傳奇,再演到蘇格拉底的心靈、靈魂、真理與辯證……戲劇,不僅僅是娛樂,更是古希臘文明開花結構的豐饒土壤。在衛城的西南坡和東南坡分別有兩座劇院,西南坡的狄俄尼索斯劇院,最早是向酒神狄俄尼索斯祈禱的地方——影響深遠的古希臘悲劇,就是從拜祭酒神的慶典演化而來。在酒神節上,劇作家們要拿出他們精心準備的作品與同行們一較長短,其文學競技水平,是古典希臘世界其他地區無法比擬的。雅典人的文風鼎盛、精神世界之豐饒,可見一斑。東南坡則是一座建於羅馬時代的阿提庫斯劇場,至今仍在使用,許多著名的歌手樂團都曾在此演出,如今一年一度的雅典藝術節也在此舉辦。

體育生活,在古希臘同樣重要。2008年中國北京奧運會的聖火交接儀式所在地,正是曆史上第一屆現代奧運會的主體育場——泛雅典娜體育場。這座古老的體育場,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全部利用大理石興建的大型體育場,並且修建了昂貴而又優雅的大理石座席,為此甚至掏空了一座采石山。從衛城向山下的西北方向望去,是一大片古代建築的廢墟。蒼涼中帶著壯美,荒蕪中有著莊重,這就是著名的雅典古代市集。

集市不僅是人們交易之所,也是一座古代城市得以形成的基石。據說兩千多年前蘇格拉底經常在這裏演講、辯論,向世人展示著他的哲思巧辯。市集在衛城巨大身影的遮蔽下,以其自身的規模與衛城互為補充,共同構成了古代雅典壯麗的城市景觀。羅馬作為希臘的繼承者,不僅繼承了他們對戲劇的喜愛,也繼承了雅典人建築藝術的天分,雖不若希臘那般高潔端莊,卻敦實厚重,別有一番殺伐之氣。獻給羅馬皇帝哈德良的哈德良拱門,如今仍立於橫跨雅典的一條古老道路之上。它曾經是雅典老城與新城的分界線,如今卻用古老的模樣,成為分割時間之河的靜默之碑。在它的對麵,佇立著同樣完工於哈德良時代,宏偉的奧林匹亞宙斯神廟的廢墟。當年這幢供奉宙斯的神廟擁有104根科林斯式石柱,是古希臘最大的神廟之一。現今神廟已毀,隻留下15根頂天立地的石柱,向人們述說著當年的輝煌。而在這兩處羅馬建築的周邊,卻是極具南歐特色的狹窄街道和低矮的白色房屋,充斥著一種奔放的雜亂感,向人們展示著這個城市在滄海桑田中的歲月變遷。

在被羅馬帝國統治十幾個世紀之後,土耳其人的到來似乎將雅典本該連貫的曆史腳步打亂了——如果之前的雅典隻是緩慢的衰落,那麽被土耳其統治的雅典卻仿佛丟掉了自己的靈魂。這一切,直到希臘獨立後,才得以修正。當時的雅典基本隻有廢墟一片,國王奧托一世決定遷都雅典時,也決心複興曾經雅典的輝煌。於是“新古典主義三部曲”的雅典學院、雅典大學和國家圖書館被建立起來,這三座建築奠定了新雅典的基礎,是當今雅典複興的代表作。雅典學院山牆上的浮雕是模仿衛城建造的,外麵兩根列柱頂端分別是身著盔甲的雅典娜和手持樂器的阿波羅,列柱下麵則有蘇格拉底和柏拉圖的刻像。雅典大學,外牆上模仿如今存世的希臘壁畫,畫有希臘的主要天神像,色彩鮮豔,非常優美。國家圖書館則以收藏了眾多希臘古書和文學作品而著稱,對稱的弧形階梯看起來非常優雅。相較於隻能依靠想象去還原當年宏偉的遺跡建築群,這三座仿古建築完整壯麗,無論是多裏克柱式與愛奧尼柱式的交疊使用,還是雕塑之巧奪天工與浮雕之惟妙惟肖,都真真實實的再現了雅典建築之美。不過要深入體會唯美的雅典品味,絕不能錯過雅典幾座最重要的博物館。尤其是雅典國家考古博物館,從史前收藏、雕塑收藏到陶罐收藏,為所有愛慕古希臘文明的人打開了一本值得一讀再讀的書。走入神廟似的大門,一個滿載著藝術與幻想的世界將向你展開,那些雕塑優美的人體結構、惟妙惟肖的精致細節,都讓你感歎這裏不愧是歐洲文明的源頭。當你與活靈活現的雕塑們對視的那一刻,你甚至能穿越時空,看到下一個千年文藝複興破土而生的茁壯模樣。除了國家考古博物館,領會東羅馬帝國曆史風雲的拜占庭博物館,和充滿了時空穿越感的衛城博物館,也都十分值得一去。這些博物館不僅是雅典人保留昔日希臘輝煌之所,也同樣是現代歐洲人精神的“神廟”,讓他們的靈魂永遠有所憑依,找得到自己的來時與歸途。幾千年過去,神廟演變成為了別墅、宮殿、議會大廳、法院,劇場成為了歌劇院、電影院、體育館的設計靈感……建築和藝術不說話,它們隻默默地陪伴著人類,走過一程又一程旅途。來到人聲鼎沸的憲法廣場,時間便從古代倏忽穿越回現代。希臘獨立後,通過建立自己的國家政體和憲法,又一次在世界的版圖上“活”了過來。廣場上的無名烈士紀念碑,由身著傳統服飾的Evzones精銳步兵團護衛,每日定時舉行的換崗儀式莊重肅穆,慰藉著這些為祖國獨立獻出生命的無名英雄亡靈。穿過憲法廣場對麵的大街,走進生活氣息濃重的普拉卡巷道,你更多體會到的,是如今雅典人懶散的生活態度。在神隱的年代,我們也許應該把精神從那些過於宏大、輝煌的想象中抽離出來,而去切實把握這座城市的脈搏。畢竟此處的雅典,是從千年前那個雅典枝葉繁茂的植株上開出的一朵花,自有一種活靈活現、耀眼鮮豔的氣質。

而無論何時何地,隻要你抬頭,都能看到帕特農神廟巍然而立。尤其傍晚夕陽西下,在餘暉的映襯下,巍峨的衛城仿佛溫柔的神祇,在守護她的孩子們。雅典,既是朝聖地,又是忘憂穀。歐洲文明從這裏出走,留下了一片曾寂寞過荒蕪過的花園,任它生長出一個自己的欣欣世界,直到下一個千年依然美麗。原載七海星塵

西風-西風 發表評論於
好文!
熱愛希臘, 藝術,戲劇,哲學, 體育, 人類美好的文明之源。
熱愛希臘神話,古希臘人生活在神與英雄之間。
我的id zephyr 有我中國姓氏字頭,希臘西風之神
nanax 發表評論於
最開始的選舉隻有男性nobleman能參加。
還有三權分立的思想也來自古希臘的亞裏士多德
beaglegirl 發表評論於
古希臘還是民主政治的創始者。集市就是最早的和最原始的議事和選舉的地方。而且所有公民都可以參加(不記得是否有男女之分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