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非洲

世界真奇妙,生活真美好
打印 (被閱讀 次)

 走進非洲 (一)

  ——肯尼亞之旅

 

       經曆了近50個小時沒有平躺的機會,拖著麻木浮腫的雙腿回到家,心中隻有一個念頭:快快放倒平躺下,我的腰要斷了!從南半球跨越赤道回歸北半球,從非洲東岸穿越地中海跨過大西洋回到北美洲,從馬賽馬拉大草原回到休斯敦。像一個充足氣的氣球,回到家終於泄了氣。來回12天肯尼亞之旅結束了!

       有8個小時時差還沒倒過來,夜不能寐,隻好爬起來寫點東西,以利記憶。本來隻想寫個遊記攻略什麽的,用極短的文字再配上些照片做個《美篇》之類的,算是總結我們的非洲之旅。可我那些效果平平的照片,多是手機之作未免差強人意。而那些曾讓我心靈震撼認知顛覆的感受和體會,卻隻能在極短的文字中一帶而過。希望用更多的文字記錄那些感受,激情讓我的手不能停頓,我之思緒便像一股清流躍然紙上。

(一)我要去非洲

       對非洲的了解不外乎是從媒體,影視,書刊,傳說中得來。印象中的非洲代表著貧窮,饑餓,落後,無序。特別是1994年震驚世界的盧旺達種族大屠殺事件,胡圖族人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裏殺死一百多萬圖西族人。盧旺達有人口八百多萬,竟有八分之一的人口死於那次大屠殺,血流成河。埃塞俄比亞餓殍遍野,餓死不計其數。為了用象牙換錢,坦桑尼亞,肯尼亞被獵殺十多萬頭大象。剛果,烏幹達,內戰之火,競將從林中的大猩猩逼上4000米高原。南蘇丹,索馬裏 ……  軍事政變頻頻,你殺我打,戰爭不斷。霍亂,黃熱病,艾滋病,埃博拉病毒 …… 就來源於非洲。整個世界為之震動!新聞裏重複著這些令人發指的負麵消息,而這些國家基本都是與肯尼亞接壤的鄰國。肮髒,愚昧,無知,蠻荒的區域,戰爭連連,瘟疫肆虐,濫殺動物,民不聊生。她時時令我震驚恐慌,更加劇了我想看到那裏會是一個怎樣的地方?

         一天,朋友讓我看了她手機中,在非洲拍攝野生動物的攝影作品,讓我想起電影《God Must Be Crazy》(上帝一定瘋了)中迷人的景色和情節。便不加思索的說:“我要去非洲!”自那一刻起,便點燃了心中非洲行的熱情之火。來了個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對這一念頭不棄不舍。可我家老M因前麵那些負麵消息,覺得去非洲隻能是探險家去冒險,不是旅遊休閑的好去處。我口吐蓮花盡力說服,他卻閉口不答不打算去。他用異樣的眼神看著我:

     “你要嫌咯兒屁著涼(死)來得慢,你就去” 他威脅著說。

       曾經的電視節目《動物世界》《人與自然》那奇妙的動物,美麗的風光,讓我一直對非洲魂牽夢繞。可巧那天晚上就看了一檔電視紀錄片《魅力肯尼亞》。高聳的乞力馬紮羅雪山,一望無際的馬賽馬拉大草原,神秘莫測的東非大裂穀,成群結隊的飛禽走獸弱肉強食,一幕幕畫麵令人興奮驚悚溢於言表。

      “ 非洲還真的很美!真的很神奇!”老M說。

        我趕緊不失時機的添油加醋:“當然,那是大美!大大地美!大大地神!”

        逼的我都說日本話了。

      “好吧,去肯尼亞。”他居然開竅了!

       佩服我的三寸不爛之舌,終於加入了非洲肯尼亞之旅團隊!開始了去非洲一波三折的準備工作。先是訂好的又便宜又近的休市——多哈——內羅畢機票被取消,而改訂稍貴稍遠的休市——伊斯坦布爾——內羅畢機票。其次,為了那個必須的小黃本去打預防針。幾乎找遍了休斯頓可出具黃皮書的防疫診所,居然都沒有黃熱病疫苗。在朋友的努力下最終找到一家“Passport Health”診所大家才算完成疫苗接種,拿到小黃本。

        此事令人印象頗為深刻,記憶猶新。先不說費用有多高,就論那邪乎勁,讓人感覺不是去旅遊,而是去壯烈。打針前需要接受專家教育,竟被那醫生忽悠了近兩個小時:戒食生!一切未經煮熟不可食用。必須用瓶裝水刷牙漱口!牙刷用一次必須扔掉!!!說的好邪乎!好嚇人!大家心中忐忑不安,麵麵相覷,怎麽都讓人感覺像是敢死隊有去無回,差點打了退堂鼓。預防瘧疾的藥必須吃!預防黃熱病疫苗必須打!專家又建議打:腦炎,霍亂,鼠疫,肝炎,破傷風 …… 預防針。太多了記不住了。媽呀!那麽多烈性傳染病都在那裏流行嗎?那還去嗎?天哪!這麽多疫苗在同一時間段注射到體內,那會拱出什麽怪病啊?大家都沒了主意。

      “這就是沒病找病嗎!不打!” 我很堅決!

      “飛豹,獅子沒看到,再染上個霍亂腦炎啥的,那可是要撂那兒了”老M的擔心不無道理。

       我可是刀山火海也要去的,堅決性兒地!可是還沒出發就先擾亂軍心,該罰!這種惴惴不安的心情一直延續著。自然也迫使我們做了充分的準備,驅蟲,防蚊,滅菌,消毒的,防曬的必備用品和各種藥品,一應俱全,不可大意。每人還買了旅行意外險,以防萬一。其實人人心裏都曉得,21世紀的非洲也是有長足發展與時俱進的,無論美國還是國內每年也有不少人去非洲領略大自然風光的。我們的朋友們也有去的,並未聽說誰誰因為去非洲和我們永別了。

         非洲之旅終於啟程了!興奮之餘多多少少心存芥蒂。6月20日下著大雨,我們將乘坐9點起飛的土耳其航空公司的班機,飛往伊斯坦布爾,再轉機到內羅畢。下午4點鍾就從家出發了,需要去接上小分隊其他兩家人,一路上走走停停。到了機場辦完所有手續,沒有喘息的機會,就直接排隊登機了,雨已經停了,透過落地窗遙望遠方,落日的餘輝映紅了半邊天空,美!

         謝天謝地趕上了飛機。轟鳴的發動機聲讓疲憊的我昏昏小睡,大象,斑馬,獅子,豹子 …… 在我的夢境中閃過,突然廣播驚醒了我。看看手機11:00,透過舷窗看到飛機剛剛離開停機坪,起飛晚點了!啊,從家出來曆經7個小時,飛機終於從跑道拔地而起,衝上漆黑的夜空。

——待續

木子

於休斯頓

2018年7月6日

 

 

 

天地行 發表評論於
寫的真實,讚一下!不過,今年動物大遷徙比往年晚,選的時間不夠理想。另外,肯尼亞看的動物太商業化了,人也太多,無法體驗真正的非洲風情。。。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