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人 我的自述53:在大浪中奮進

本人近期完成了曆史記實故事,以我家四代為中心,在中國從十九世紀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在中國,甚至世界所發生的真實故事。希望讓後人知到也可作為曆史的側影,供寫這段曆史的人參考。也是一為老人在離開世界之前想說出的話。
打印 (被閱讀 次)

遊泳與天奮鬥

 

 

    暑假來了,三三姐每天在他們爸爸帶領下去頤和園遊泳,我很羨慕。

    我就問:我能和你們一起去嗎?

    她說:如果你媽爸同意。

    我回來就問爸爸,他說可以。並把他的黑色純羊毛泳衣遞給我。他說過去他可以遊泳,後來腿老抽筋,就不敢遊。他大姐就死於腿抽筋。他不可能教我們遊,如果有可靠的人教,就可以去學。三三爸爸是體育專家,跟他學一定安全,不會出事。

    我打開這件泳衣一看是上下聯體的,很合身,但被蟲子咬了。我自己補好後,就對三三姐說,我爸爸同意,感謝你們願意教我。如果能帶我,我和你們一起去。

     一個下午三點半以後太陽已不像中午那樣炎熱,我和他們家一起在她爸的帶領下,出了西校門穿過稻田埂直插銅牛的側門。我們都已穿著泳衣,就踩著石頭下到水裏。她們讓我練習在水中走。然後扶著石頭學漂。這時他們的爸爸教他們返身,一曲身,腳就蹬這個牆邊衝出去。

      我自己慢慢練漂,不久可以漂了。在夕陽西下的時候,踏著歸程,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也是我們姊妹中第一個學遊泳的。

     這個暑假他們去遊就帶上我,三三和她姐輪流來教我,先托著我肚子讓我直腿打水,腿不可彎,不可追求水花高。我可以做了,又教我自由泳手滑水,可以做了,但學換氣不容易。又改教蛙泳,這個姿勢腿手動作難、配和難,但呼吸時頭易出水麵。

     我又開始先學蛙腿,翻腳掌總也作不好,所以遊不快。直到上大學教遊泳的王龍生老師也是小哥哥的冰球朋友才幫我改正。但除翻腳掌外我可配合好,也可換氣,我高興之極,至少淹不死。從這時開始就靠自已練了,這個暑假收獲真大。

    我家住城裏後的第一個暑假,為了向他們多學一點我又打攪他們,住在他們家一周多,鞏固了蛙泳,也練了自由泳換氣。雖然都遊不快,但有兩種姿勢可輪換遊,更安全了。於是我開始練習遊長距。在長遊中改正姿勢。

     後來在城裏泳池,我躺在水上,一手抓池邊,體會仰遊,很快我可鬆手,不喝水。能漂就可學姿勢了。從這時起有了這幾種姿勢,我可勇敢的在池裏、湖裏、河裏、江裏、海裏遊泳。

    記得在八十年代株洲出差,那時廠裏沒泳池,廠裏人告訴我在一個地方可下到湘江遊。我自己一個人在下班後坐公共汽車到了這個地方。這是魚船停靠點。太陽已經下山,這邊是陰麵,沒陽光,一位老船夫正坐在船上抽煙袋鍋,看來他已吃過晚飯,正在休息。

     我就在他麵前下船,請他幫我看一下衣服。一下船看水流很急,如果順水下,就不知要到多遠,肯定遊不回來,但穿著濕的泳衣是沒法上大街去坐公交車返回到這裏的。

     我想向對岸遊就不會跑太遠。開始還可以,越到中間,水流越急,似乎跟本不能往對岸前進。我想奮鬥一下,心想毛主席當年可在湘江桔子洲頭遊,我怎麽就不行呢?掙紮了好一陣,實在筋疲力盡,我想如果來個大浪,沒勁就會淹死。

    隻好往回遊,太累了,不可能逆水遊,心想就順水漂吧,能漂到岸邊就行,甭管是什麽地方,保命回到岸邊是第一。順水漂了一段時間,體力有點好轉,我抬頭一看,上帝保佑,正在剛才下水的附近。馬上朝著這個岸邊遊,這時才看到那位魚夫正焦急的站在船邊看我。

    我大喘氣,心蹦蹦直跳,可算到岸。

    他說:你是我所見最勇敢,向對岸遊的最遠的。沒有一個人可在這裏橫渡到對麵,這裏是一個拐彎的河道,水流極快,不能在這橫渡。如果橫渡必須寬水麵,水流緩的江麵。我擔心你回不來沒體力淹死,所以我一直盯著你。

   啊!他太好了。我和他素不相識,他如此關心我,實在令我感動。

   我趕忙說:謝謝。我幾乎要累死回不來了,漂了一段後把體力恢複一點,才遊了回來。

    其實我太蠻幹,太傻,太自不量力了。怎麽忘了在江、河,不同地段水流速是不同的。桔子洲頭水麵寬,才有可能橫渡。通過這次我知道我太不知天高地厚,對大自然太輕視了。我應當多請教,要作調查研究,清楚了再下水,不能如此亂來。後來再也沒做這種傻事。

     我這一輩子除了在許多國家正規的海灘遊過外,在前夫老家四川木洞從沒人遊過的河裏遊過,引起當地老鄉站在山頭看熱鬧;在錢塘江不是規定的江麵遊過;在旅順口的一個非泳區也遊過,那水非常幹淨,極深。為什麽總去非泳區遊?就是貪圖水幹淨。中國許多泳區,人多的像煮餃子,水髒、遊不開。

       總之三三姐搬來後我身體大大好轉,學習也變得靈活了,讓我一輩子受益,真是感激不盡。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