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騎之旅 (二)

最近迷上詩文,我願意 用我的詩, 給你一段遐想,片刻寧靜。
打印 (被閱讀 次)

飛騎之旅 (二)

 

莫笑【原創】

 

        不久就到了水庫。這水庫在上世紀50年代末動工,1961年建成。壩高30米並留有可再增高17.4米的餘地。2015年完成了防地震的加固工程。水庫的水經我們停車處旁邊的水過濾廠的物理過濾等程序進一步處理後才使用。該廠一天可處理18億公升的水。過濾廠還處理來自卡皮蘭諾水庫(Capilano)的水。這水是由在180米深的地下的7公裏長的兩個直徑為90英寸的並行的管路輸送並在處理後按重力原理返回的。沒想到,在我們經過的寧靜的山林的下麵競有這樣一個在加拿大首屈一指的水處理工程。

 

 

        西蒙水庫是閑人免入的重地,隔著圍欄,有一圓木構築的典雅的辦公室。在辦公室後麵圍欄外的一高處,有一木亭。在這可看到水庫的全貌。三麵都是高峻的、被重重樹木複蓋的森鬱的山巒,如果沒有大壩的話,這裏應該是一個幽深的山穀。大壩巍然矗立,隔出了一個浩淼的、水光瀲灩的湖麵。從大壩上方噴薄而出的水,在綠色的簇擁中,如一條條白色的緞帶,秀媚無比。別看這麽大的一個工程,在細節上的還是很注意的。如亭子旁的一個原木造的廁所,門楣的上方居然鏤空出一輪彎月,頓生情趣。

 


 

        Patricia在這與一當地西人閑聊得知,沿河流通向水庫的路臨時關閉,是由於春天水大時有三座木橋在大水的衝擊下發生了小小的位移、水庫管理部門出於安全的考慮采取的措施。真走的話,沒什麽大礙,最近他還走了幾次。他還說:“這是真正的溫帶雨林。”

 

     

     本來還要看三文魚養殖廠,但已過3點,該廠關閉了,隻好作罷。

     在回程的路上經過那個我們曾經猶豫的地方時,為了不留遺憾,雖然過了4點,經隊長Patricia提議、大家一致讚成,決定走一趟。就這樣,我們大膽地跨過了那個我們曾望而卻步的地方。這一跨不要緊,我們進入了一個令我們大為驚歎的林區。

 


 

        林內樹木稠密,樹上都披滿綠綠的苔蘚,毛絨絨的。地麵上除了我們常見的葉狀、灌木狀植物外,更有很多蕨類植物,葉麵寬大,婆娑。這裏空氣濕潤、沉悶,除了不燥熱外,幾乎就是熱帶雨林的感覺。在兩棵樹上,我們發現了舌芝,比我們在別的地方看到的長得都更有型,更密集、周正。

 


 

 

       林內水源豐富,一公裏多的路,有10多座木橋。不遠處就是靜靜流淌的西蒙河,有時聽到幾聲鳥鳴,在潮濕的空氣中顯得幽幽的,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自然生態。我們知道,樹是會交流的,他們的交流,不是由枝葉的搖擺致意,而是在下麵,在根係。地下麵根連著根,盤根錯結,形成巨大的植物社區。老樹會給小樹輸送營養,甚至傳送抵禦害蟲的密方,在其小區內有時還能達到無遠弗屆的程度。這種相互支持,不僅限於同品種的樹。在每個樹林的小區內,都會有一個被稱為母樹的區內樹的主心骨。如果不懂,砍伐了母樹,對這一小區是致命的。正是地下這一緊密聯係的植物社區,支持了上麵的讓我們歎為觀至的溫帶雨林,在這一小小的局部形成了獨特的自然生態,呈現出基因、物種和環境的多樣性。我們邊騎邊看,經常停下來觀賞。

 

 

正是:

溫林滋苔蘚,

曲徑跨流泉,

近鳥時幽鳴,

遠流常靜喧。

 

 

        一路上,Havelook照了不少花。山裏的花,朵都不大,不象培育的花,灼灼其華,比較誇張,而且多悠然獨處,含珠帶露,自有一種靈氣,讓蜂也消魂,蝶也漫舞。

      幸虧我們及時殺了個回馬槍,這一溫帶雨林為我們的旅程畫上了完美的句號。

      我們8點才到家。日漸西沉,此行不虛。

 

(在此謹向優秀的攝影師Havelook致謝)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