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設計師的椅子 | www.wenxuecity.com

幸存者---設計師的椅子

打印 (被閱讀 次)

設計師的椅子

目睹摩尼文明和迪哈文明的毀滅,讓葉好更深刻地認識到“AI超級媽媽”項目的意義。讓AI超級機器人代替人類撫養地球文明所遺留下的孤兒,使他們身心健康地成長,最終實現人種的繁衍和文明的延續,這是危機應對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她把“AI超級媽媽”項目的所有相關資料整理出來,傳給了AI未來工廠的管理者羅伯特。羅伯特僅用了五分鍾就完成了所有資料的閱讀和分析。

他很有感觸地不斷點頭表示讚同:“開發您所構想的這種擁有人類體驗模式的類人機器人,的確很有必要。傳統AI機器人和AI技術注重對數據的學習、分析、理解和處理,綜合能力雖然遠超人類,但本質上還隻是一種應用工具。而AI超級媽媽這種類人機器人,更多的是站在人類的角度去感受、體驗和思考,通過為人類提供最適當的照護,從而傳達對生命的愛與關懷。對人類而言,類人機器人無疑是更好的夥伴。我們AI未來工廠很榮幸能與您所在的超級三角實驗室合作,共同打造這個類人機器人項目,為人類社會創造一個更便利、更友善、更智慧的生存與發展環境。”

在羅伯特的提議下,一樓的應用研發部很快增加了新的“類人機器人”研發部門。該部門的首個項目就是:AI媽媽。

讓葉好非常驚訝的是,“類人機器人”研發部隻是用貌似毛玻璃的壁板間隔出一小片圓形區域,在區域中央的暗褐色的地板上,並列排放著三把看上去很舒服的黑色高級躺椅。椅子後背分別注明了三個名字:葉好、雷電、藍鯨。

 “它叫做設計師的椅子,是我們AI未來工廠生產的高端AI設備,最適合愛睡覺愛做夢的人。嗬嗬,讓您即便躺著也能工作。”應用研發部技術總監劉誌堅向她介紹。劉總監黑頭發黑眼睛黃皮膚,眼神睿智,談吐幽默。他和豪爾一樣,也是位AI科學家型人工智能機器人。

“也就是說,這是很適合我躺著做夢的設計師的椅子?”,葉好忍不住笑。

在劉總的邀請下,她好奇地坐進椅子裏,隨後放平身體向後躺下去。在寬大舒適的皮椅裏半躺著,感覺十分放鬆。這時椅背傳來指令:“進入深度休眠”。大約一分鍾後,她閉上眼好象睡著了,整個人意識模糊,頭腦進入了一種異常寧靜的狀態。

“開啟互動設計窗口”,話音剛落,葉好的額頭上方出現一個明亮的長方形屏幕,好象頭腦裏開了扇天窗。一個她構想中的AI媽媽出現在屏幕中,隨著深度意識的流動,這個AI媽媽概念藍圖在不斷的互問互答中得以細化。很多技術細節她一時回答不上來,設計師係統就自動地加以補充,整個藍圖得到深入完善。這樣的工作方式下,思維與感應的速度極快,大約半小時後,一個完整的概念藍圖基本完成。

“進行模擬調測”,額頭上設計窗口裏的那個超級媽媽,開始了模擬環境的各個功能測試。

隻見她從嬰兒床裏抱起一個使勁啼哭的男嬰,一邊輕輕拍著他,一邊檢查尿布,原來是大便了。她把寶寶放回小床,從旁邊的架子上取出尿布和護墊,把護墊平鋪到寶寶身下,隨後提起寶寶的小腳,輕柔靈巧地更換尿布。

換完尿布,AI媽媽去衛生間扔尿布洗手。回來再看看寶寶砸著小嘴還在繼續哇哇啼哭,不過哭聲顯得沒有之前那麽煩躁。她從架子上取走奶粉罐和奶瓶,去廚房倒水衝泡配方奶。泡好奶,把奶瓶倒過來,在手腕上滴上一滴奶試試溫度。滿意之後,她返回嬰兒房,抱起寶寶給他喂奶。寶寶使勁吮吸著奶瓶,吸了一小會,又突然委屈地放聲大哭。AI媽媽仔細檢查奶瓶,發現奶嘴開口太小,於是取來剪刀稍微剪開點小口,把奶嘴的毛邊修剪平整。再試著在手腕滴一滴奶,這次滴了一大滴。她滿意地微笑著,拿著奶瓶再給寶寶喂奶。她一邊抱著寶寶,一邊調整著奶瓶的角度,讓寶寶能夠不快不慢地吸到奶……

天哪,初次調測,設計窗口模擬出的這個超級媽媽的表現太讓人震驚了。“這是因為我們AI未來工廠為AI媽媽提供的護士機器人原型模板,基本功能已經非常成熟。”劉總監在一旁解釋。葉好隻是提供了基本構想,主要細節都是AI未來工廠的設計師椅子來補充完成的。

AI媽媽的技術難點,最後落在“人類體驗模式”的實現上。打造精細的五官、製造五髒六腑,完成各個循環係統等等,這些都是空白領域。而這一切就相當於親手製造一個活生生的人。二樓的新技術部門特地增派了一名工程師來替這部分應用模塊做了大量的基礎設計工作。

葉好躺在自己的設計師椅子上,那把椅子對她的頭腦不斷深入挖掘,從中獲取邏輯、概念、直覺與靈感。設計師的椅子同時也以她為原型,掃描她的身體內部,做內部設計初級取樣。設計窗口中的AI媽媽的雛形因此得到內部實現與拓展。此刻呈現在設計窗口的機器人是兩部分圖案拚接出的組合形狀,一半展示內部構造,一半顯示體膚外貌。

幾天之後,葉好把雷電、藍鯨領入了AI未來工廠這個神秘寶庫。劉總在門口對兩人做了一個安全評估,隨後正式錄入了倆人的基因密匙。按照中心的信息安全守則,信息保密等級共分十八級,雷電和藍鯨都是初級。他們並不知道暗波、六合時期、摩尼文明、迪哈星、阿瓦斯、天狼星戰鬥團等等資料,他們所能接觸到的都是經過安全屏蔽後的純技術資訊。

“歡迎你們,AI未來工廠的新麵孔。”評估過程中,劉總了解到兩位新成員各自的特點。長期以來,他與之打交道的機器人幾乎是千篇一律,有相似的性格,相同的理性與穩定。初次接觸到思維活躍,個性鮮明的地球人類,他禁不住微笑。很明顯地,他喜歡上了這兩個有趣的年輕人。

劉總把兩人帶入放映室,為他們播放了中心的簡介短片。隨後,超級三角的三名成員在控製中心一樓的“類人機器人”研發部全部聚齊。

“太酷了。”兩人被在研發控製中心的所見所聞極度震撼,整個參觀過程中,瞠目結舌地隻會重複這一句話。

第二天,無論是雷電還是藍鯨都沒有去黃鍾大鼎的教學樓報道,而是一大早趕去了研發控製中心。兩人躍躍欲試地坐上了屬於自己的那把設計師的椅子,迫不及待地開始了協同工作。下午葉好踏進“類人機器人”研發部的時候,兩個人已經在躺椅上做了大半天的白日夢了。

看著他倆在設計師椅子裏的放鬆愜意,葉好幽默地想:應該讓周圍的毛玻璃隔板播放一幕晚風輕拂海灣,白浪追逐沙灘,椰林半掩斜陽和一片海藍藍的背景。這樣,超級三角就能每天在海灘上曬著太陽吹著海風,想入非非地度假了。她剛這麽想著,辦公場景果然變成了陽光、海浪、沙灘和七色陽傘。超級三角三個人麵麵相覷,劉總從自己的辦公位置站起來衝他們笑著打了個招呼:“歡迎來這裏休閑度假。”

他樂嗬嗬地想:我們的AI機器人員工從來沒有這些浪漫想法。這些新來的年輕人真有意思。

在這樣新奇的環境裏工作,有周圍的AI機器人做對比,葉好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認識到自己和兩位搭檔各自的特點。在對AI未來工廠研發控製中心這個成熟體係的探索過程中,她驚訝地意識到三個人的顯著差異。超級三角的三名成員,都不是循規蹈矩之人。除此之外,他們各自擁有鮮明的特點。

在社會生活中,有一個隱形但是泛濫的現象,我們可以把它稱做知識霸淩。所謂知識霸淩,也就是受害者和欺淩者之間所擁有的相關知識的不對等,造成普通人在專家、專業人士麵前被剝奪功能,喪失發言權,不敢坦陳自己的意見,更無法對壓倒性的權威理論提出任何質疑。高深的專業理論被壟斷者控製,借此製造操縱、打壓和脅迫。對於專家和權威的意見,人們除了唯唯諾諾的順從和膜拜,別無選擇。在某方麵知識的欠缺,讓人們在哪怕危及自身利益的大是大非上也不敢開口。麵對那些賣弄各種艱深術語的誇誇其談,普通民眾隻能變成弱勢群體,任人宰割,任人欺淩。知識不等同於真理,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那一雙觀察者的眼睛。無知者應當打破黯啞與沉默,不理解的時候就勇敢地說不理解,不明白的時候就大膽地說不明白,那些真實的聲音和意見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走近事實與真相。

葉好是個誠實的人,忠實於自己的真實想法、情緒和感受,立足實際,因此她不會人雲亦雲、也不會被條條框框所束縛。卑微或渺小,都改變不了她的獨立與自信。

在一個運行著的成熟係統中,成員可以分為四類,分別是:係統的締造者、執行者、服從者、破壞者。在這四類角色中,葉好的身份是多變的。她不會刻意地去挑戰係統、破壞規則,但她本身充滿不拘一格的直覺與靈感。大多數時候,她是固有係統溫順的服從者,有時也會因為忠實於自我而成為係統的挑戰者,也很有可能成為某個全新係統的締造者。

雷電則完全不同。當我們看到一架陌生機器時,人們通常會好奇它能做些什麽,而雷電這樣的人則渴望知道:它不能做什麽。麵對一個全新的係統,他會竭盡全力去尋找係統的邊界,試探規則的底線,了解功能的極限。發現漏洞,從中突破,最後成為係統的破壞者。

他是一名不斷嚐試突破係統限製的黑客,在規則和禁錮中尋找自由。

中學時代的雷電,是一名惹老師厭惡的古怪學生。誰都受不了他總是一味重複地詢問那些愚蠢弱智的問題,糾纏於顯而易見的事實。老師的身份讓他們必須回答學生的疑問,於是雷電的老師們隻好繞著圈子地找借口躲閃回避他。

當三人小組進入這個神秘的半球型建築後,雷電的這種黑客精神表現得淋漓盡致,讓葉好十分驚訝。她有一定的智慧和寬廣的內心,明白同一個雞蛋從不同的視角看,會是完全不同的形狀。超級三角三名成員思維方式的多樣性,正是他們創造力的活力源泉。

麵對黑客這種令人不愉快的存在,不同的係統會采取不同的態度。一個開放的係統,它的締造者、執行者會默許黑客的存在,他們嚐試著去了解挑戰者的發現,然後勇敢地拿起手術刀,在係統的法身上做一些大大小小的外科手術,不斷地進行修正。

而一個封閉的係統,它的締造者、執行者會宣布黑客的存在和所有活動為非法,對此進行取締和鎮壓。把挑戰者統統抓走之後,沒有了不同的聲音,係統看似固若金湯,內部存在的安全漏洞卻會越演越烈。發展到最後,一次輕微的振動,一個細小的波動,也會讓係統自行崩潰。

曆史上曆朝曆代的變革,並不是因為挑戰者、破壞者有多麽強大,歸根結底,都要從係統的內部尋找原因。

葉好那時候還不知道,她今後的丈夫周磊乃至她的兒子小石頭,其實都是和雷電相似的同一類人。他們都有一種探索和挑戰係統邊界的本能。周磊應該算是係統的執行者,卻極度反感規則,這種矛盾讓他隻能從浪蕩不羈的放縱中尋找禁錮裏的那一點點快樂和自由。作為係統內部滋生出的一名超級黑客,他這樣的人是危險的。係統內部的執行者兼規則的破壞者,無論他們是否情願,往往都會演變為係統的一代終結者。

藍鯨的特點是什麽呢?他善於洞察和吸納,有極強的學習能力,因此能達到對整個體係有一種基於底層的把握。當他把不同領域的多個係統的本質提煉出來後,再進一步融會貫通,往往演變為一門新的令人乍舌的跨領域的前沿技術。他這樣的人,也許會成為某個革命性的嶄新係統的締造者,因為改變了技術,從而改變了世界。

和這樣的夥伴在一起工作無疑是令人興奮的。

每一個熱衷AI技術的人,一旦進入黃鍾大鼎西北角這棟銀色的愛斯基摩冰屋,都會立刻陷入新知識新技術的劇烈衝擊中,無法平靜,難以離去。沒過幾天,三個人都親切地把這裏直接叫“冰屋”。雷電第一個向黃鍾大鼎遞交了退學申請,在獲得羅伯特的同意後,他很快把自己的所有東西搬進了這兒。身穿寬大的灰色袍子,他鄭重地向大家宣布:“我現在正式出家了,成了一名虔誠的修道士。AI就是我的信仰,冰屋就是我的修道院。請大家以後叫我雷電修士。”一周七天,雷電修士都在冰屋裏度過。雖然那裏的各項設施一應俱全,葉好還是勸說他應該每天出去散散步,呼吸戶外空氣,保持一定的自然光照射。他嘴上答應著,一忙起來就全都忘到腦後。

在雷電的影響下,藍鯨第二個向黃鍾大鼎遞交了休學申請,隨後也搬進了冰屋。沒有了感情的牽絆,他全心投入到科研中,時不我待,他渴望著改變世界。

超級三角裏有兩個人主動選擇了與世隔絕,他們在實驗室裏隱居和出世。葉好還是維持著往常的作息。上午在黃鍾大鼎上課,下午進“類人機器人”研發部。在那把奇妙的設計師的椅子的幫助下,他們的AI媽媽越來越接近設計目標。

每個周末,葉好依然會約上思璿一起去騎馬。把她挽留在紅塵裏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任重。每晚臨睡前,她都會和任重通一次電話,時間不會太長,兩人在電話裏卿卿我我隨意閑聊。葉好是個謹慎的人,她從不和人談論自己的身世,把所有秘密都隱藏得很好。如果這背後有些什麽不為人知的陰謀的話,她不希望把任何人,尤其是任重牽扯進來。她的敏銳和直覺告訴她:知道得越少,越安全。至少在冰屋裏,從羅伯特、劉總這些AI機器人那裏,她已經得到足夠的支持與信任。這個時候,她更象一隻鴕鳥,把所有疑惑都埋進沙堆裏,不聞不問,不去深究,每天忙碌而知足。

AI未來工廠和AI媽媽隻能占據她生活的一部分。未來她會和任重成婚,離開這裏,在某個地方開始兩個人的生活,然後再變成三個人,四個人。“生兩個孩子,最好能是一兒一女。”葉好含笑著這樣憧憬。每日裏接觸AI媽媽,看著她撫養寶寶,了解到那麽多育兒知識,早已激發出她潛藏的母性。

下一章:幸存者---小鹿麗莎

前一章:幸存者---黯淡的摩尼

感謝您的閱讀,最後申明:本故事純屬虛構,原創作品,請勿轉載。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