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被仰望的大山—理工男們

人生如戲,戲說人生。你方唱罷我登場,前赴後繼有人來。
打印 (被閱讀 次)

煩人弟,咋幫你?你可比我電影裏外見過的文革紅衛兵們還有幹勁。怎麽樣,封你為理工男們的保皇派頭頭,農家弟,你為理工男們的造反派頭頭。都當一會土豪領導。

首先我要旗幟鮮明地廣而告知一下,農家弟要反的對象-“理工男,我隻靠兩字理工。問題出在這位農苦弟還把新潮女也給梳理一下,我不知道他怎麽定義新潮女。但不管新潮舊潮了,那女字又讓俺粘上了。 用最簡單地理工數學一減一加,我也成為農家弟的打擊對象了。所以,想當縮頭烏龜也不成了,隻好個心平氣和地和農家弟敘道敘道。

農家弟,你的那篇以偏概全,隻注重陰暗不釆吸光明,羞辱理工男和新潮女性的文章,除了小於等於六年級年齡段的中國人口,幾乎打擊了所有中國人和家庭。咱心善,先給你提個醒,別讓理工男們給你人肉出來了。若要回國的話,請你的西洋主子,把安全保護工作做好了。如果沒有主子,就像你說的新潮女,請她們教教你,化化妝。一句話,安全要緊嗬!

農苦弟,你說的那八點,如果不單指理工男,倒也可以論理論理。你敢說文科男沒有人像你說的那八點?否則不值一論。如若你在寫那文章前,受了理工男領導的委屈,回家又受到了新潮太太的氣,寫出此文,情由可原。否則這麽極端偏執的文章,若你是學文科或哲學,那是白學了。

農家弟,你的那文章看似泄糞理工男,但若細細品味起來,你其實仰看理工男了。

你忽略了一個關鍵問題,當你把中國近幾十年發展的弊端和領導層中出現的問題全歸罪於理工男們時,也等於把這幾十年改革開放的成就全歸功於理工男領導的智慧了。

咱不知道鄧小平大學是什麽專業,從江理工男書記到今天的習總可都是理工專業的大學畢業甚礎。這幾十年中國在他們這幾位理工男的領導下,經濟總量GDP直追美國,把德、日、法、英、意、加甩老遠去了;高速鐵路幾乎連接了中國的所有的二三線城市,高鐵運營裏程世界第一;西方國家對中國的科技進步是害怕加防守,其結果是中國的神州飛船上天了,中國自主的第四代半戰鬥機殲20橫空出世了,中國自主設計製造的航母最近試行了,等等等等。所有這些可都是在理工男領導下,在理工男們的科學研究創新創作下取得的。煩人弟,同意不同意這一概括總結?不夠往上添嗬。

誰都知道,中國這幾十年改革開放的成就不是一兩話可以說完的。也說說我自己嗬,每次回國一趟,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呲牙咧嘴的樂,完全沒有了人們說的大家閨秀的風範了。沒轍,中國發展太快太猛了!省親多了,這嘴角都快咧到耳朵邊了,趕上美國甜心演員朱莉葉.羅伯特的嘴巴。所以今天才能甩開嘴巴敘道嗬!

農家弟,你說理工男們的本事了得嗬!難怪你會把理工男描繪成為你麵前的一座大山,想推翻肯定沒門了。看來你不仰視他們都不行,不然你就撞山了嗬哈。謝謝你嗬。借你一文,讓理工男一下子高大上了。

 

中國理工男們,你們已是一座巍峨的、被人們仰望的大山了嗬!

 

後注:我相信二十一世紀紅衛兵小將,尤其是在文學城裏愽主們,講理的是多數嗬。不論是理工男的保皇派還造反派,有理講理,有據出據,不要罵爹罵娘嗬。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北京姑娘好,理工美媚。文科生的極品或許在千萬分之一可能性下出現一位能讀自動化研究生,但肯定脫一身皮。當你講的那位理工男成為哲學家的時候,很有可能這位可憐的文科生還在脫皮。這就是區別,不服不行啊!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我一清華的朋友自動化畢業, 然後就讀了本校哲學研究生。 學哲學的畢業後能讀自動化研究生嗎?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亙古未見的筆名' 的評論 : 不能怪理工男,因為是那位偏執的文史男-農家弟惹的。
亙古未見的筆名 發表評論於
無知之極的個別理工男!無很強的邏輯思維能力能學好哲學!一篇有質量的史學論文邏輯性也是要很強的,文科也要一定的邏輯思維能力的,本人素來敬重理工科生,但個別人胡言亂語會丟你們同科人的臉的!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嗬哈,咱們喝茶聊天。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謝謝ARooibosTea, 那麽你就是你是我的紅顏知己唄:)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壯思通' 的評論 : 瞧你,分析的入骨三分,對嗬!


思壯思通 2018-05-16 20:27:49
(你)為什麽說理工男不能當領導?這句話本身就有問題。隻有文科的人才會這麽寫,因為他們沒有邏輯思維能力,隻見表象,不見實質。
如果A和B兩個人吵架:
A:(你)為什麽說理工男不能當領導?(實際上是肯定,這是雙重否定)意思是,理工男也能當領導。
B:我麽說過呀?(看,他不敢承認他說過了吧。)
但是假設B這樣回答:我說了怎麽了?
A一定會說:你為什麽會這麽狹隘呢?

文科男和理科男掰扯的時候,連文章標題都弄錯了。所以,爭論也沒意義了。一開始,他們自己就錯了。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高處不勝寒這句話是文人騷客的虛偽。沒能耐登高才說,等真高了他又說寒了。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壯思通' 的評論 : 又是一個成功的理工男!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壯思通' 的評論 : 這就很好的例子,理工男們要想華麗轉身,幹什麽都能成氣候。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我咋覺得,你是我的紅顏知己了,特欣賞你這文采飛揚的回答。

“我們理工女也是風光秀麗,見過西雅圖的Rainier Mount嗎? 那是我們,冰冷偉岸, 雄傲群山”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雨女' 的評論 : 理工美眉們是那高山上永遠綻放雪蓮花!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謝謝各位大俠。 我們理工女也是風光秀麗,見過西雅圖的Rainier Mount嗎? 那是我們,冰冷偉岸, 雄傲群山:)
雨女 發表評論於
理工女我來支持一下理工美眉。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思壯思通' 的評論 : 哈哈,那你也是一座偉岸的大山,致敬!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Rosaline' 的評論 : 你說的太對了。學文史哲學,隻有極少數真能轉行幹別的,多數人隻能當當秘書寫寫文稿。伱家族裏學文哲的能夠出書,進社科院已經是他們當中的驕驕者了。美國學文史哲學等人也一樣,能在大公司找到一份秘書工作就萬幸了。有理工科大學基礎的,很容易鬆華麗轉身,尤其在當前信息網絡技術日新月異的變化,理工科畢業的適應起來就更快。寫文章的技巧可以通過積累,觀察,練習完成的。謝謝分享。
Rosaline 發表評論於
我們理工男女期望他脫離“苦海”, 變成“文史甜咪咪”的溫柔小貓。其實我們將自己的理科專業作為第一愛好,文史哲學是我們的第二而已。可憐的文科男就沒這麽多的愛好選擇能力了:)

什麽“北京大學,複旦大學和武漢大學的文科生”還能嚇唬我們?我以前的大家庭有好幾個什麽出很多小說書,翻譯成幾個文字的“作家",編劇, 社科院的老先生和老太太們。他們寫寫東西而已。我們不僅會寫,改變這世界的,例如計算機,醫療生物,高鐵橋梁等,那是靠我們頂著。文科生打打醬油唄:)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梅華書香' 的評論 : 哈哈,我自己好像也快暈了。
梅華書香 發表評論於
哈哈哈,都被蒙暈暈啦!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補一句,最後隻跟婦聯主任做了鄰居。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既然他自己取名有苦字,恐怕“文史苦兮兮” 會更他本意哦
ARooibosTea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anreninus' 的評論 : 還別說差點就當了婦聯主任了哈哈。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