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上灰》(4)閨蜜

人生感悟,講述平凡人的故事。
打印 (被閱讀 次)

 

 

(4)閨蜜

 

與王家寶的媽媽楊慧結束視頻,張蘭找出王家寶以前留的手機號,果然打不通。張蘭又給沈麗英打電話。沈麗英是張蘭的朋友,通過張蘭介紹,王家寶在沈麗英家住了半年,直到沈麗英的父母來美國探親,王家寶才搬出去。雖然王家寶不在沈麗英家住了,但是張蘭寄望通過沈麗英多少能獲取點王家寶的信息,否則毫無線索怎麽找人?

當年劉朝陽和沈麗英的丈夫孫夢揚同一時間從北京來美國加州留學,隻不過劉朝陽拿的是經濟係的獎學金,孫夢揚拿的是伯克利大學計算機係的獎學金。計算機專業好找工作,孫浩的導師又是業界大牛,孫夢揚用了五年拿到博士學位,幸運的在加州大學分校找到終身教授職位。

沈麗英北大法律係本科畢業,本來計劃來美國讀法學院當律師,結果剛來美國就懷孕了。沈麗英懷孕後孕吐反應很厲害,嚴重到喝水都吐,不得不長期臥床靠打營養液保胎。

沈麗英的兒子Jack過敏體質,濕疹十分嚴重,沈麗英為了照顧兒子,放棄了學業,全職做了家庭主婦。現在Jack已是高中生,沈麗英每天隻有上午有空,兒子下午三點半放學後沈麗英就是兒子的專職司機,接送兒子參加不同的課外活動,家裏的客房出租給中國留學生,剛好貼補家用。

張蘭家和沈麗英家住的不算太遠,不堵車開車隻需要半個小時,兩人約在一家泰國餐館見麵,一起吃午飯。

她們都是家庭主婦不上班,但接送孩子做家務買菜做飯瑣碎繁雜耗費時間,加上要送孩子參加各種課外活動,媽媽們的空閑時間零打碎敲,想天天見麵卻也不太容易。

張蘭打完電話隨便收拾打扮一番就急匆匆地出門,家裏沒米了,也需要買些蔬菜水果。張蘭為王家寶的事情臨時約了沈麗英見麵吃飯,原來中午安排的購物計劃隻能提前了,還好大華超市離那家泰國餐館很近,所以張蘭必須趕在兩人約定的午餐時間之前完成采買任務。孩子兩點放學,打出路上堵車的時間,張蘭和沈麗英吃飯聊天的時間滿打滿算也隻有一個小時。

加州最不缺的就是陽光,六月的朝陽熱情似火,似乎試圖照亮世上每一個晦暗的角落,原本心情沉鬱的張蘭,在走出前門的瞬間看見自己精心種植的鮮花綠草沐浴在金色的陽光裏生機勃勃,心情一下子開朗了許多。

張蘭想起豐子愷老先生的名言,“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畏將來......”人生旅途,總是要經曆高低起伏,每個生命都有其獨特的絢麗。隻要堅持,活著就有綻放的時刻,哪怕卑微如野草,也有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肆意。

張蘭不是溫室裏的花朵,也沒時間多愁善感。張蘭是個急性子,遇到難題,就想馬上解決,拖泥帶水,不是她的風格。

大華超市裏上午的顧客大多數是家庭主婦,年輕或年邁,衣著精致或樸素,腳步匆匆或悠閑,挑挑揀揀,認真從容......洗洗刷刷,煎炒蒸煮,青春年華流逝在日複一日的瑣碎家務裏,歲月饋贈她們的是沉靜淡然。主婦們以女性特有的柔韌與丈夫撐起小家的一方天地,是一家的溫暖庇護所在。

張蘭最喜歡逛中國人開的食品超市,因為有煙火氣,讓她想起國內家鄉的菜市場。新鮮的瓜果蔬菜、生猛海鮮,同胞們的熟悉麵孔,熙熙攘攘,熱熱鬧鬧,讓她感到了生之樂趣,也很享受返璞歸真的愉悅。年紀越大,她越認同這一句話:我們的大多數煩惱都源自永無止盡的欲望。其實,人最基本的需求不過是一飯一蔬一物一塌一個家......簡單平凡而實在。

等張蘭買完東西完趕到泰國餐館,推開店門就瞥見早到的沈麗英端著一杯清涼的薄荷檸檬茶安靜地坐在窗前欣賞風景。

這家餐館的布置簡單卻清爽怡人,純白色牆壁,墨灰色的地磚,桌椅是純粹的丹紅,牆上隻有幾幅色彩鮮明的泰國風景名勝照片,角落裏擺放著幾株翠綠的龜背竹,風姿綽約的沈麗英置身其中,宛如一幅賞心悅目的畫。

寶藍的短袖衫,白色的棉麻闊腿褲,白色高跟尖頭細帶涼鞋,翡翠鐲子,藍白相間的圓點薄紗巾,咖啡色的太陽鏡,利落的盤發。沈麗英比張蘭大幾歲,但是張蘭覺得沈麗英看上去比自己更顯年輕。每次張蘭見到沈麗英,或多或少都有點自卑的感覺,沈麗英的優雅風姿,讓她自愧不如。

其實今天張蘭穿的也不差,Talbot出品的暗紋藍條的純棉七分褲配淡滋色的Ralph Lauren純棉體恤,白色坡跟牛皮涼鞋,簡潔大方。

張蘭生妞妞的時候才30歲,那時年輕再加上學業繁忙,產後不到一年,身材就恢複苗條。等到生小寶,張蘭已是高齡產婦,家裏沒有來人,也舍不得花錢雇月子保姆,劉朝陽請了兩個周的假就恢複正常上班。張蘭每天晚上要起來幾次給兒子喂奶,白天還要照顧兩個孩子料理簡單家務,出了月子也有堅持鍛煉,但是身材再也沒恢複到以前的苗條模樣。

張蘭生了兩個孩子後體重比以前增了20磅,身材豐盈圓潤,曾經平坦如旺仔小饅頭的胸部也有了迷人的曲線。每當張蘭自嘲豐乳肥臀嚷著要節食減肥,劉朝陽總是寬慰她:你根本不胖,有曲線才算女性美,現在的好多女人都瘦的變態了,哪個男人喜歡抱扇幹巴巴的排骨?溫水煮青蛙,張蘭漸漸接受了自己豐滿的身材。

張蘭雖然不是漂亮奪目的大美女,其實也清秀可人,俗話說的好“三分長相,七分打扮”。張蘭的孩子還小,仍處於人生奮鬥階段,而沈麗英的兒子馬上要上大學,快到悠哉享樂的時候。沈麗英長在大城市,張蘭出生在小縣城,兩人生活經曆迥然,又處於不同的人生階段,穿衣打扮自然不同,隻不過如今張蘭做了家庭主婦沒有收入經濟上不獨立,心思敏感想的也就就多了些。

沈麗英做事不緊不慢,張蘭大大咧咧,兩個性格互補,做了十幾年的有朋友,是真正的閨蜜,絕對不是塑料姐妹情,所以張蘭在電話裏大致一說,沈麗英馬上放下手頭事跑來赴約。

    泰國餐館的位置有點偏僻,生意不是很興隆,快中午12點了,也沒幾個人,舒適幹淨不喧鬧,最適合朋友們聚在一起吃飯聊天。

張蘭走近,沈麗英聽到動靜,馬上摘掉墨鏡笑著對張蘭說:“我已經給咱們點了紅咖喱椰奶海鮮湯,牛肉炒粉,要不要來份炸春卷?”

     “不要春卷,咱們來個炸青椒魷魚,好不好?這幾天我老公回國探親,我天天跟孩子瞎混,嘴裏能淡出個鳥來,辣菜解饞。”

    “沒問題。”沈麗英招呼服務生加菜。沈麗英摘掉墨鏡,張蘭發現好友的下巴又尖了不少,近看黑眼圈很明顯,玫色的口紅薄施的脂粉都遮不住倦色。

    “大美人,最近在忙什麽?怎麽看上去很累的模樣?”

     “嗨,別逗我了,美什麽美,最近沒睡夠,我都覺得自己老了,今天早晨,居然發現鬢角有好幾根白發,大受刺激,全拔了,哎,歲月催人老,誰都逃不掉。”

     “跟你家老徐夜夜笙歌?”張蘭調侃道。

    “哪有,兒子夏季要參加全國遊泳比賽,每天早晨5點半到學校訓練,我天天早起送他。我一周還有兩晚上陪要兒子去Teen Court(青少年法庭)做誌願者,昨天回家的路上遇到車禍堵住了馬路,到家都11點了,12點半才睡下,早上5點又得爬起來,你算算,沒睡幾個小時嘛。“沈麗英說話間抬手罩著嘴打了個哈欠。

    “Jack16歲了吧?可以考駕照自己開車了。”張蘭問。

    “兒子當然想開,是我不讓他開。上周Jack的一個女同學出車禍死了,據說是車速太快撞到路邊的樹上,也是家裏的獨苗。我跟老公商量再等一年,等他成熟穩重些再學開車,最近我知道的幾個追尾事故,肇事司機都是高中生,我告訴兒子等他自己攢夠了錢再買車。”

    “他一個高中生,哪有什麽掙錢的機會?豈不是要等到猴年馬月?”張蘭打抱不平。

     “你孩子還小,可能還體會不到家長跟孩子也要鬥智鬥勇,不能光耍家長權威硬碰硬。我這是緩兵之計,就是找個借口再拖一年,省得兒子跟我鬧。不過你可別小看,Jack幫鄰居遛狗取包裹,到遊泳館當救生員,一年能掙兩三千塊,攢兩年就能買輛二手車,我們計劃到時再添點,給他買輛結實點的車。我隔壁老美鄰居說她的孩子的朋友,凡是爹媽出錢幫買第一輛車的,沒過多久都報廢了。凡是自己攢錢買車的孩子,都很愛惜自己的車,開起來也特小心謹慎。老太太的大女兒今年30歲了,前不久才把自己18歲買的第一輛車處理掉,所以物質方麵最好別太寵孩子,得到的太容易,不會珍惜。”

    “那是,你看現在來的這些小留學生,互相攀比,穿的用的都要講究名牌,反正都是爹媽的錢,花起來不心疼。哪裏像我們以前的老留學生,都是靠申請獎學金過來的,一邊上學一邊當助教,自力更生,出來都是業界精英。你說說像王家寶這樣的,錢花了,時間也浪費了五年多,文憑還沒撈到,還不如不出國呢?”張蘭感歎。

     “王家寶到底怎麽了?挺老實的孩子,在我家住的時候學習也挺認真,不像是個混日子的孩子,他從我家搬出去住到一個老美家裏,據說也是想逼著自己多練英語口語,怎麽會被學校開除呢?”沈麗英問。

     “我也不清楚,家裏找不到人,才找我幫忙,說起來這孩子也怪可憐的,初中三年經常放學回家的路上被小地痞堵住搶錢,警察都不管。你看看國內網上那些校園暴力,有些畫麵極其血腥暴力,好怕人。前兩天我看到一個視頻,一個十幾歲的男孩子前麵跑,後麵幾個人在追,其中一個舉起手裏碗口粗的木棒,正對著前頭跑的孩子的後腦勺敲過去,當時人就倒了,也不知那孩子最後怎麽樣,隔著屏幕我嚇得都渾身發抖,感覺腿都軟了。”張蘭說。

    “中國人太多,這類小事警察根本管不過來,美國這邊也有孩子被欺負的,看你住在什麽地方。我們Jack的學區好,家長孩子老師的素質都比較高,16歲的男孩子,都沒見過人打架,更不要說被人打了,加州有些貧民區的孩子,可就沒他這麽幸運了,更不要說芝加哥底特律的那些黑人聚居區,中學生搶劫殺人都不算新鮮。不過我覺得中國在青少年管教方麵應該多向美國學學,比如我們Jack每周去做義工的Teen Court,就值得借鑒。”

    “什麽是Teen Court?”張蘭好奇。

    “Teen Court是美國民間組織發起的少年管教機構,類似正式審判法庭,但是除了法官由當地的法官,律師,檢察官誌願者擔任,其他/書記員/辯護律師/陪審團成員都由經過訓練的青少年誌願者擔任,審判的對象都是當地輕微犯罪的青少年,如果被告認罪,就按Teen Court的判決執行,不走正式法律程序,也不留案底。說白了該組織就是懲戒並預防青少年犯罪,並減輕正式司法機構的工作負擔。”

     “聽上去蠻有意思的。”張蘭對此評論道。

“昨天晚上他們審理了兩起案件,一名被告是16歲的高中男生,在公共汽車站賣含大麻的香煙被警察當場抓住。另一名被告是個14歲的女生,在商店偷了一小包價值2.49美金的巧克力。昨天的主審法官是一位退休的老律師,他已經在Teen Court做了17年的誌願者,其他法庭工作人員和陪審團成員都是來自當地的12-18的中學生,我家Jack被派去給賣大麻的當辯護律師,因為那個男孩跟他是同班同學。賣大麻的被告是跟奶奶一起來的,被罰了20個小時的社區勞動服務,到Teen Court做三次陪審團成員,要給奶奶寫一封500字的道歉信,還必須在十天內寫一萬字的論文闡述大麻對青少年的危害性。偷糖的女生是爸爸陪著來的,被罰了8小時的社區服務,到Teen Court做兩次陪審團成員,還必須給父母和商店經理各寫一封500字的道歉信。”

    “哇,都是當地的學生,豈不是在學校裏被傳的路人皆知。偷兩塊多也會被抓?這在中國估計被逮住罵兩句也就放走了。”

     “不會,所有誌願者都簽了保密協議承諾保護被告的隱私,否則會喪失做誌願者的資格。即使是偷了兩塊錢的糖,也是小偷,是違法行為。昨天那老法官的最後陳述說的非常好,他和善地告訴女孩子,他一輩子為許多罪犯辯護,最大的體會就是小錯不糾正,將來就會釀出大禍,所以他告誡女孩子以後做事三思而行,要花時間想想愛她的父母和自己的人生,要學會自律。”

     “昨天最讓我感動的是Jack學校的校長,他親自來Teen Court,念了他自己寫給法官和陪審團成員的一封信,還有一位數學老師為學生求情的信,兩封信的大意都是他們認為男生是個追求上進的學生,隻是受人誘惑誤入歧途。信中也提到男生已認識到錯誤,在學校按時上課,學習成績有明顯提高,各方麵表現都不錯,請求陪審團從輕發落......那校長說到動情之處甚至摘掉眼鏡抹眼淚,男孩子原本還有些滿不在乎,但是看到自己的進步被老師們看在眼裏,加以肯定,也感動地掉淚了,老法官對男孩子最後的陳述以鼓勵為主,強調人人都會犯錯誤,但是改了就是好孩子之類的話。”

沈麗英喝了口水,接著感歎道:“不知別的人怎麽想,反正我作為家長在旁邊聽得都熱血沸騰了,中國要是有這樣的機構多好,防患於未然,給誤入歧途的青少年們重新做人的機會,教育引導愛護多於單一懲罰管教。國內現在的情況是人太多,司法機關負擔重,對青少年輕微犯罪行為管不過來,放任失足青年一步步走向深淵。當初我鼓勵Jack去Teen Court 做誌願者主要是希望他以同齡人的錯誤為鑒,避免自己犯同樣的錯誤。當然,如果他因為這份社會實踐經曆將來想考法學院,我也會全力支持。有些孩子在疏於監督管教的環境中成長就容易走彎路。關鍵在於防微杜漸,家長學校司法機構和社會團體密切合作,將壞苗頭扼殺在搖籃裏。有報道說美國的Teen Court創立以來有效地遏製了不良少年成長為囚犯危害社會的勢頭,研究數據表麵,凡是設立Teen Court的社區,青少年犯罪複發率比過去降低了6-9%,更不要說青少年誌願者參與其中學法守法等其他積極的社會影響,非常有成效的組織,希望不久的將來我們中國的法律工作者也能創建類似的幫助教育青少年,造福整個社會。”

    “嘖嘖,你不虧是學法律出身,說起來頭頭是道。來,來,我們點的菜都上齊了趁熱吃。”張蘭知道老朋友先喝湯後吃飯的習慣,站起身麻利地盛了一小碗濃湯放在了沈麗英的盤子裏。

     “謝謝,嗯,今天的湯不錯,蝦很新鮮,你也多吃點。”沈麗英喝了一口湯,正是自己喜歡的口味,眉開眼笑。

     中國人,吃飯的事最大,泰國餐館的飯菜還是一如既往的精致可口,兩個女人細嚼慢咽,吃得心滿意足,等張蘭放下筷子,才發覺自己不知不覺吃撐了。

     “啊呀,我們倆今天見麵是為了王家寶的事,結果聊著聊著,差點忘了正事。姐幫忙想想辦法,怎麽才能找到王家寶呢?他在你家住了半年,你對他的了解比我多。”張蘭問沈麗英。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