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美 ‘小鴨’ 已長成了醜小鵝2

耕耘時人間的藩籬在褪去
天際線遠到未知… /
本博圖文 博主原創
敬請尊重版權
打印 (被閱讀 次)

美小鴨如何變醜小鵝的報道遲遲沒下文,於此深感不安,-尤其是對約好的博友。

解釋一下原因希望能獲得原諒。

去夏七月八月間在村外森林牧場拍了轉在那裏生活著的天鵝一家的照片,那是‘醜小鵝’們的關鍵成長時段。

八月底出去旅行了。

九月底正要上照片時小天鵝們隨父母突然回到了村湖。-天鵝一家要開始上演今年的結尾篇了麽?-比往年整整早了一個月啊。

那麽就索性再拍幾天,讓小天鵝們如何長大成為一章基本完整的寫實博文。

十月底,事實上‘戲’還沒完全演完,但最後的結尾已不那麽重要況且我也未必能看到,就要開始整理材料,但卻找不到夏天在牧場拍的那些照片了。

一堆16G和32G的郵盤呐。隻能等有時間再慢慢找吧,這樣就一直拖了下來……

眼看就要進入三月,(但願)再過一個月天鵝夫婦就回村湖開始上演今年的孵卵育雛大戲,於是在上周末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翻郵盤,還好,終於找到了。。。。。

=========================

這次大找還是有收獲的。

像是補償,-找到了兩三年前在村外牧場用攝像機拍下的天鵝母子們的照片,(是為日後畫童書留作資料拍存的,本沒打算傳上網)。用在這裏以給讀者關於那莊牧場的大至概念。

^第一和第二片是父母天鵝看到我後領著天鵝小孩們朝我走來。那年共有7隻小天鵝。

^此前,鵝爸與小天鵝們在溝裏,鵝媽在岸上。(鵝爸鵝媽從眼睛能分辨出來)。

^然後鵝爸自己先過來了。鵝媽下到水裏然後又上岸,小天鵝們排著整齊的隊伍跟在媽媽後麵蹣跚而至 :)

^美小鴨變醜小鵝的第一步:眼睛都變成了‘大逗號’狀的不等邊小三角,同時脖子迅速拔長。..

^接著就演化成標準的醜小鵝形象如上圖。像‘小鬼頭’似的。但可愛還是蠻可愛滴。更何況在它們的父母的眼裏它們永是全天下的最美兒童。

------

在小天鵝出生兩、三周後,鵝爹鵝媽就開始嚐試著把孩子們帶去村外的森林牧場。

村湖本來就在村邊,與能到達牧場的水溝隻隔著一條五、六米寬的村道。但是讓兩個星期大的天鵝小雛們攀上石頭砌成的湖岸卻很不容易。

每年,鵝媽要帶著孩子們在岸邊練習好幾天,所有小雛都上了岸後,排隊跟在媽媽身後過馬路…。哪怕隻有一隻上不去岸, 鵝媽也會帶著已經上岸的小雛們先退回來,再繼續陪練一兩天。

無論一窩多少小雛也絕不會落下一隻稍笨的。

 

與往年相比,今年的小雛們很不一般。

經過幾天的練習,四隻小天鵝全上岸了。但是當孩子們看到它們眼前的馬路對麵的完全陌生的世界,四隻小雛停住團在一起不跟鵝媽走了。

吱吱仰頭亂叫:“媽媽,我們不去那裏,那邊不好玩...”。“媽媽,樹林裏會有比你還大的狼狗把我們吃光光的啊……"。小天鵝們比往年它們的兄弟姐妹顯然是腦瓜更靈光了,-不對父母無條件信任啦。

^-遺憾的是這個情景沒能攝下。本拙隻好畫草圖一張以示。解釋

鵝媽的本事絕對不容置疑。

那次,鵝媽最終依著孩子們回到湖裏。但是兩天後她還是在神不知鬼不覺之時把孩子們帶過馬路、進入到森林牧場。

上圖是夏天第一次我去牧場看它們時它們全家的生活場景。已在水裏的是鵝爹。

^小天鵝們不等鵝媽指令就紛紛起身向我走來,-

^從上片能清楚辨別這對天鵝夫婦誰是誰:大眼睛(更靠近鏡頭些)的是鵝爸。眼神嫵媚的是鵝媽。

^有必要把骨鼻鳥一家也放在此。拳頭大的骨鼻鳥從孵卵到帶小雛多喜歡生活在也在孵窩-帶小雛的天鵝附近。為什麽?是借用水中老大的安全罩吧。雖然,如果小骨鼻雛受到烏鴉或蒼鷺等的襲擊,天鵝爹絕不會上前拔刀相助。但敢在它們附近晃悠的食肉鳥賊畢竟不多。

這家骨鼻鳥春天把窩建在了天鵝窩近旁的淺水中。又跟著天鵝一家從村湖遷到的這裏。拍天鵝的夏季生活鏡頭避開它們是不容易的。

^現在,四隻小天鵝齊刷刷的全部穿上了飄逸的超短裙。

脖子上的毛開始像緞子那樣短而亮。眼睛也不再那麽“逗號”了。總之,醜小鵝的困難一頁正在翻過。

 ^小白問:您還認識我嗎?

^小白:“爸媽帶我們過來時周圍一個人也沒有,您是怎麽找到我們的?”

^上片很容易分辨鵝先生鵝太太吧?

^僅僅三個月的時光它們已經過完嬰幼兒期,長成了翩翩少年。

這段時間裏,它們要跟父母學習所有天鵝應有的技能:飲食起居,氣候環境,選擇水草。。。。。當然,還有優雅的舉止和自戀自愛 :)

^ “孩子,你要對媽媽說什麽?”

^ 鵝爹舒展開翅膀,表達對眼前日子的心滿意足 。

^ 鵝媽做示範給孩子們如何愛護自己的羽毛:梳理時要輕而又輕。

^顯然,小白心中還有深重的疑問。它閃在媽媽身後窺瞧我, 卻隻能自己思索答案。鵝媽說: “孩子,不要再讓那些鵝生以外的無聊問題磨損你的腦神經了。 :) 。

^鵝媽招呼孩子們聚集,說:“孩子們,我們到牧場那麵去”。然後轉頭對我:“甫阿姨,你常來看我們是很好的,但是不要讓你頭前的那個黑機器傳給孩子們一些奇怪的想法哦”。

夫婦倆就此帶著孩子們順水道遊走了。

------

又是一兩個月過去。

這期間,我沒再到牧場打擾過它們。但就在九月底的一天家住村湖邊的安波太太發來電子信息:‘天鵝一家回到了湖裏’。

往年,天鵝父母在十月下旬開始一步步讓小天鵝們明白是離開父母去自尋謀生之地的時候了。而孩子們真正離開一般在十一月中旬前後或十二月。

…^上圖,我在見到信息的下午到達湖邊時,四隻小天鵝,小白打頭,從湖中心朝我飛來。

小白姐弟們很有分寸的在距離岸邊數米遠的水麵降落。

彼時,天鵝父母已經不在湖裏了,它們應該是剛剛離開。小天鵝們發現父母不知什麽時候走了,-自從出生未曾有過的情況,還處在驚慌中。天鵝小孩們看到我,就本能的要抓一下這根與它們父母有關的‘稻草’。。。

^ 小天鵝們匯攏到到我麵前。

猜猜小白和它大兄弟的那個動作在表示什麽? -它們是在向我問好呐!

天鵝的這個仰頭的動作是 尊敬,問候,喜歡,信任,鼓勵等等諸多好意義的啞語。用在一家天鵝之間,也對讓它們感到友好的人。

而當天鵝‘喝,喝’發氣時則表達不信任,甚至不友好,在說:‘別惹我,我可厲害了’,或‘滾開’這類蠻橫無禮,-天鵝一家內部是從不以此惡語相向的,隻對外鵝及一切外生物 ;)。

^小白姐弟向我行過禮,沒見我身邊有任何它們父母的跡象,就轉身又回湖中向四外啾啾的叫著:“爸爸-,媽媽-,……”“…… ”

第二天的下午又去看它們。四隻小天鵝已不再啾啾的找爸媽了。第一次父母不在的情況下過夜的經曆應該讓它們在成年的路上邁出了一大步。

^從上圖可以清楚得見,夏天小天鵝們身上飄逸的超短裙此時已經為結實的雙翅長羽覆蓋。

^相比昨日它們的眼神已變得安然。大概是因為明白了父母悄然離開是天經地義的了吧。我跟前的這隻小灰說:“我每天都在變噢,不要多久您就分不出我是我還是大白姐啦”。

是啊,我才注意到,它的灰袍現在隻剩下一層薄紗,白色的羽毛正在漫出。

^小白說:我覺得就是我們姐弟們將來也是要各奔東西,去找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的。

小白一如既往,-兩隻眼睛交替著以考究的神情朝我看過來。

像往年,天鵝父母並不是突然對孩子們撒手不管。兩天之後的清晨,鵝爹鵝媽回到湖中孩子們身邊。

把孩子們帶走幾天,再離開,再回來…,反複幾次直到最終孩子們全部自覺或半自覺離開,-這是往年這對夫婦天鵝一貫的年終節目。

今年小天鵝的不尋常之處此時再一次表現出來。鵝父母回來要又離開時隻有一隻小灰跟著走了。其它,包括小白在內的三隻小天鵝留在了湖裏。

小白:不跟爸媽在一起我才能像成鵝那樣,更清楚的思考一直以來我在想的問題……。

那麽,小白一直的問題是什麽呢?

我猜,剛出生時最初看到我,小白的問題是:‘甫阿姨這麽愛我們,天天來看我們,為什麽我不想跟她走呢?’

夏天在牧場看到我,小白的問題是:‘甫阿姨怎麽會知道我們在這裏的呢?’

從那時到現在,小白就一直在想:‘像甫阿姨那樣,不費勁找就讓自己喜歡的事情出現在眼前,-天鵝也能做到嗎?’:)

^突然,小白的大兄弟憤怒的朝我“喝”了一聲。說:“甫阿姨,你不走開,大白姐的腦殼要燒焦了!”

隨著大兄弟這一聲“喝”小白全身機靈地輕微顫抖了一下,……隨之,雙眼閃閃發出亮光……。

“甫阿姨,還有大兄弟,我明白了!”小白興奮的說,“我隻需做一隻好天鵝就自然會遇到天鵝喜歡的事情。媽媽說的對:‘先活好鵝生才有其他意義。’”;)

^ 終於, 小白從它的‘大夢’中醒來了。上圖,它為自己從各種糾纏著的念頭中獲得自由而展開翅膀 歡呼 。。。

又過了三五天,小白和它的兩兄弟離開了村湖。

我本以為小姐弟仨鵝暫時回到父母那裏去了。於是去找鵝爸鵝媽看究竟。

其實,父母天鵝 帶著一隻小鵝並未走遠,就在與村湖相對的最前側的牧場。但是觀察了半晌也僅是父母鵝+一灰仔。後來又去了幾次一直如此。

顯然,小白和它的弟弟們已毅然去了更遠的地方,找尋屬於自己的天地與喜歡的事情了。

^上圖,鵝媽在樹葉的反光中朝我張望。能看出它眼中的失落與空寂嗎?

每年小天鵝正式離開後的的兩三天,天鵝爸媽都會是這樣的眼神。不過僅僅幾天之後就會完全煙消雲散。

又過了不久,最後一隻小天鵝也離開了。

^拍天鵝時調轉鏡頭隨手‘采’的野花;)。

……盡管當時已臨近秋末,花仍在不倦的展示著與生俱來的光色稟賦, -開放著,不帶有一絲過去季節的滄桑。

 

^ 上圖是兩周前寒流剛剛過去之後我從牧場的另一側看見的天鵝夫婦。從300mm鏡頭終端能見其中一隻天鵝在朝我看呢。。。

鵝先生、鵝太太,我們約一下好嗎? 一月之後再次回到村湖邊孵窩吧 。

 

昔日美 ‘小鴨’ 已長成了醜小鵝1 1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8959/201708/15085.html

 

 

小天鵝出生了!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8959/201705/14814.html

 

甫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iaxi' 的評論 : 小天鵝們在水裏時隻要鵝媽表示要遷移它們就立刻自然排隊。鵝爹不在時隊伍似乎格外整齊。特別可愛。
謝謝你對拙畫的誇獎。是對我的大鼓勵 ;)。
xiaxi 發表評論於
你這個帖子post時,我正好出門了,漏掉了。
那張7個小天鵝排隊而行的照片太可愛了!莆田繪畫很棒啊!
甫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我不在北美。在離英國很近的歐洲北部。謝謝來訪留言。
甫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雙魚城' 的評論 : 好啊。我就猜到會有第二片。

微有遺憾的是那片是出自攝像機,像素比較低。否則我會考慮放大在塑紙上掛在院裏。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您是在北美嗎?我在英國時,隻要有水麵,到處可以看到天鵝。到美國後,到處看到的是加拿大鵝,幾乎見不到天鵝了。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謝謝!我存了2,8,13,14張。
甫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穿高跟鞋的貓' 的評論 : 謝美評。我也特別喜歡貓,拍了不少鄰家老貓的照片。
甫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雙魚城' 的評論 : 謝謝讚揚。我真心愛它們所以確實執著~~。童書要待未來有了大塊的時間時才能正式著手從事。照片可以用。但很想知道您看上哪片了?
甫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喜清靜' 的評論 : 我從最初在春天的河裏看到父母天鵝帶著小雛的情景時就想:要是有機會看到從它們孵窩到育雛再到小天鵝長大的全過程多好啊。記錄下來也算是一生的收獲之一。沒想到後來有這對天鵝就在我住的村村湖安了家。成全了我的夢~~
穿高跟鞋的貓 發表評論於
仔仔細細地讀完圖文並茂的鵝故事,非常喜愛啊!
雙魚城 發表評論於
攝影太棒了,佩服作者的執著,也期待您的童書早日出版。我特別喜歡其中的幾張照片,我能存下來嗎?以後也許會用在我的博客裏。
喜清靜 發表評論於
哈哈,四隻小天鵝齊刷刷的全部穿上了飄逸的超短裙。寫得真好。好幸運能在天鵝湖邊生活。天鵝真優雅迷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