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貴州過年記

打印 (被閱讀 次)

剛剛發的那篇文章把老公看哭了。倒不是我寫得有多感人,冬天天氣不好,又過春節,我覺得可以理解。我還是寫更歡快的記憶吧,那就說說小時候過年的事吧。小時候最喜歡去外公外婆家過年,家裏人口多,哥哥姐姐弟弟好多人,過年特別熱鬧。

在媽媽的家鄉吃年夜飯有個習俗,就是年夜飯錢在廚房的窗口用一根長長的竹竿放一串幾百掛的巨長的鞭炮,誰家鞭炮聲長代表來年越好,所以這串鞭炮大家都是很舍得可勁兒往長了買。放了這串鞭炮就是像全世界宣布:嘿,我們家開始吃年夜飯了哈。這個項目當然會讓所有的小孩都特別激動,膽小的我就算再怕鞭炮也會和姐姐弟弟處在窗邊看舅舅們和哥哥們放,那時候就覺得特別自豪。現在想來這就是儀式的魅力吧。

冬天天氣冷,那時候家家都有個火爐,火爐上擺個鐵板子可以冬天當桌子用,菜放在板子上吃飯久了也不會涼。我以前特別喜歡趴在火爐的鐵板上寫作業,特別曖和,當然也有壞處,吃完飯,暖嗬嗬在那趴著寫,寫著寫著就睡著了。好,接著回來說過年,平時的鐵板子平時吃飯是大小合適,可是一旦過年,一大家子人吃飯可就太小了。人民的智慧是無限的,舅舅這時就會拿出過年專門吃飯的大鐵板架在火爐上,一家人就可以暖嗬嗬的圍著吃年夜飯。

外公外婆在的時候,過年大家聚得齊,人多力量大,每次都是大席麵兒二三十個菜擺在桌上特別氣派,外婆和舅媽們都很能幹很會做菜,平時不常吃費時費工的菜都會出現在飯桌上。紅彤彤的辣子雞,餘香滿口的臘肉香腸,糯軟的小米炸,噴香血豆腐,爽脆的折耳根,米粑,我最愛的清香滿口的蛋卷,鮮香的鹽菜肉,還少不了濃鬱軟滑的夾沙肉,當然肉這麽多,最後一定會有一盆蘿卜排骨湯和一碗青白碧綠的青菜豆腐。記得有一年過年,外婆沒有蒸很多臘肉香腸,因為想著菜多也吃不到那去。結果上桌的時候,外公說怎麽香腸這麽少,好吧,我規定一人隻準吃兩片。小舅舅馬上說不要這麽小氣嘛,我的兩片讓出來,你們想吃多吃點,三妹姐馬上也說我的也讓出來,大家都紛紛說讓出來,外公也就作罷。於是我默默的吃了好多片香腸,現在想想那個味道,那才叫香腸啊,真是香啊。

年夜飯後大家一家人散在家裏各個角落,有看春節聯歡晚會的。弟弟那時還小,哥哥也很激動,終於有比他大的哥哥們一起跑進跑出放鞭炮。有打麻將的,我不怎麽會打貴州麻將,但我居然現在還能依稀記得很多麻將口訣,雖然現在我還是不知道啥意思-七八一十五,拿起不用數,十一,三家拿歸一,一十三,兩把就抓幹,一十七,直接拿隔壁。我想我能記得這些口訣,一是語言太可愛生動,二是在我腦海裏它們代表過年的熱鬧。而我喜歡抱著外婆家裏那隻大白貓給它梳毛。

我喜歡媽媽家的過年不僅是年夜飯,而且因為年過的特別長。過年的時候,記不得是年前還是年後了,我的老胖哥,光黔哥會叫好多力氣大的同學到家裏來打糍粑,我更喜歡叫錘糍粑,真的是錘啊。就是好大好大一個大石缸或者說石碗,然後把蒸熟的糯米放進去,用好幾根很粗的木棍把糯米錘成糍粑。哥哥們用打糍粑是一件力氣活,先要把糯米用粑錘揉爛,才開始輪番上陣反複捶打,直到糯米變成黏黏的糍粑為止。打糍粑看起來很簡單,其實是一件又費力氣又考技術的差事,不過還好我們家大哥哥多。打糍粑是很歡快的,我和哥哥,弟弟喜歡在旁邊守嘴吃,剛打出的那個糍粑真是人間美味。把錘好的糍粑包上炒熟的紅豆沙,就叫包豆粑,也可以把糍粑做成扁扁的圓形,放在簸箕裏漸漸變涼變硬,就可以長時間儲存了,想吃的時候可以烤,可以炸,甜的鹹的都好吃,最喜歡聽烤糍粑烤泡了破了發出的噗噗聲,那是冬天的聲音,也是過年的聲音。所以後來我在美國吃到日本的點心紅豆大福的時候,我心說這不就是包豆粑嘛,隻不過小一點,軟一點。比起冰涼的大福,我還是更喜歡吃熱乎乎的包豆粑。我和哥哥同樣喜歡的吃的不多,他喜歡吃花菜,我不喜歡。我喜歡吃皮蛋,他好像不咋喜歡。但我們都喜歡包豆粑。

以前還有土灶的時候,手巧的小舅媽還會給我們烤紅薯吃,一邊烤一邊教我們小孩子猜謎語,千條線萬條線落進水裏看不見,一塊白石頭掉進鍋裏頭,童年的歌謠全記住了。雖然我現在也會用錫箔紙包著紅薯在烤箱裏烤,可是我還是覺得小舅媽用火鉗從土灶裏夾出的紅薯更香。過年時間多,我最愛的還有米豆腐,最喜歡看舅媽推米豆腐的樣子,米豆腐被推的一彈一彈的,舅媽小心異異,像在對待一件藝術品,我喜歡這種特別溫柔的感覺。米豆腐,佐料豐富,我記得有辣椒,蒜泥,薑末,蔥花,腐乳,炸黃豆,脆臊,折耳根,哎,這麽多佐料不好吃也難。記得有一年,我大概9歲,弟弟四歲,三妹姐給我們買了一碗米豆腐,我們倆守著一碗米豆腐吃,弟弟吃一塊我吃一塊,太辣了,弟弟的鼻涕都被辣出來了,滴出來好大一截,然後他又吸回去,再滴出一截,他又再吸回去,如此反複。米豆腐好吃,自己的弟弟,我覺的很自然,一切完美。這時剛進來大舅媽,吸著氣嘖者嘴忍著看我們倆吃了一會兒,壓著脾氣說道:這要不是我們家的孩子,我就丟出去了。你給我過來,把鼻涕醒了再吃,你這個當姐姐的完全看不到嗎。我很無辜的回答:醒了還有,吃完一起醒。

我的親人們非常想念,過年愉快,健康平安。我的下一篇可能還要寫,重慶,成都,因為我的親人五湖四海。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