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下的北京中年 4 (ZT) | www.wenxuecity.com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 4 (ZT)

我不是專業醫生,但對防病治病有興趣,想多向大家交流,學習,多蒙恩惠。
打印 (被閱讀 次)

來自老同學群,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
Original 2018-02-10 李可 可望buffett

 

  *    *    *

六、人工肺(ECMO)

*    *    *     *    *    *
1月12日(星期五) 上午11點

我還在寫工作規劃,嶽母在醫院急電:“今早拍片結果還是不行,醫生準備上人工肺。我也沒啥主意了,你們啥意見?”

預計頂72小時的插管治療方案,隻堅持了不到17小時。昨晚受到重大衝擊,根本沒來得及看人工肺的信息。我問:“大夫有說治愈概率,以及愈後預期恢複情況嗎?”

嶽母說:“沒有啊。就說10分鍾以後聽我們回話。”

我從不懷疑戊醫院大夫、特別是ICU大夫的仁心仁術;醫院在核心地段建的如此豪華,也不會為了錢增加病人開銷。但給我的信息太少、決策時間太緊,作為家屬確實是難以接受。

夫人作為女兒肯定是要上的,我原則上也不反對。但有兩個後果要考慮:

1) 家庭抗衝擊能力。
如果錢花光,女兒、夫人、嶽母和我自己以後就扛不住任何的衝擊,再有人生病,ICU的門都進不去。

2) 愈後情況。
如果救回來要臥床吸氧,對嶽父的生命意味著什麽、對嶽母的生活意味著什麽、對我們和孩子意味著什麽?

夫人麻煩了丁醫院的朋友,再讓他去問呼吸科大夫。回話說:“當時建議轉到戊醫院,就是為了上人工肺,條件許可情況下最好接受治療。”

我緊急電話一位醫療創業的前同事,雖然久未聯係,他作為創始人也非常忙,聽了訴求,立馬幫助我。首先給出的建議就是:“信息不足的情況下,聽醫生的。”谘詢後,他又發了一個截圖給我:人工肺,醫學上叫體外膜肺,葉克膜,呼吸科ICU終端救命神器。

總共約25分鍾,期間嶽母又催了一次,說是情況已經很危急了。我盡量讓自己不那麽冷血的告訴嶽母:“再等等。”

既然都建議上,經濟條件也能接受,我們決定上人工肺進行治療。

其實,我們都沒有考慮一個重要的因素:嶽父自己是怎麽想的?

如果有人要給你“刮骨療毒”,刮骨很疼,療毒的治愈率很低,你讓他刮嗎?

*    *    *     *    *    *
1月12日(星期五) 下午

帶著口罩見完客戶後,趕在探視時段最後幾分鍾進了ICU。嶽父從小病房移到了大病房,全身上下都是管子。

腦後、右手、大腿側有手指粗的管子導出血液。血漿、營養液、消炎藥品等四五個瓶子,通過不同的導管從身體各處不間斷的注入。護士在嚴密的監控各項指標,十幾分鍾就要加注一些藥劑。嶽母沒有勇氣去揭開被子,估計下麵也全是管子。

嶽父已被鎮靜,任何的自主動作都可能導致血管和人工肺的連接被斷開。隻有監控儀上的心電圖,表明生命的跡象。

探視後,我等著醫生交流病情。主治大夫開會忙沒時間,負責本床的住院醫師和我進行了溝通。

本人:“請問治愈的概率?”
住院醫師:“不好說,看病人情況。如果是做心髒手術,隻是術後短期需要人工肺支持的,概率會高些。如果病人體質較好,治愈的概率也大些。”

本人:“貴院此前大概做了治愈概率?”
住院醫師:“我是輪崗到這個科室的,這個情況不清楚。對病人來說,概率意義不大,關鍵是個人能不能救回來。”

本人:“病人目前情況如何?”
住院醫師:“不太好,他前後經曆5個醫院,現在感染上了醫院的一些耐藥細菌。我們已經給他上了最強的抗生素——萬古黴素,但還是在惡化。”

本人:“請問治愈的病人,術後生活基本能自理嗎?”
住院醫師:“每個病人都不同。有些病人能夠生活自理,也有病人需要臥床吸氧,不巧感冒引起感染,又送回ICU的。”

*    *    *     *    *    *
1月13日(星期六) 上午

從醫院得到的信息缺乏數字,隻能自己挖掘信息了。

人工肺,英文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縮寫為ECMO。顧名思義,就是將血液導出,由機器在體外代替肺的功能,將氧氣交換到血液中,然後再輸回人體。開始用於心髒手術,非典後我國也逐步開始用於支持危重呼吸病人的生命。

現任台北市長柯文哲(柯P)最初名聲大噪,就是因為他在台大醫學院期間使用ECMO,將心髒功能喪失的病人生命維係了16天,然後進行心髒移植救活。

ECMO本身並不消滅肺部病毒和細菌。醫生的方案是用“焦土政策”與病魔對抗。舉例來說,蝗蟲掃過農田時寸草不生,但草沒了,蝗蟲也隨之死亡。現在肺部的病毒就像蝗蟲,肺部肌體就像農田,治療戰略是讓病毒侵蝕,等肺部都被占滿了,病毒也就死了,醫學上叫“自限”。等病毒死了,ECMO依然維係著患者的生命,然後肺部慢慢恢複,逐漸能夠給其他器官供給氧氣。

接受ECMO治療的患者,存活概率大約30%。
(數據來源:《名醫人文觀•侯曉彤|人命到底值多少錢?一位ECMO醫生的困惑》,http://www.sohu.com/a/121900683_377350)

治愈的患者在ICU最短4天。
(數據來源:《名醫人文觀•侯曉彤|人命到底值多少錢?一位ECMO醫生的困惑》,http://www.sohu.com/a/121900683_377350)。

治愈的患者在ICU最長122天。
(數據來源:《記錄中日醫院百例ECMO時刻,回顧過去,展望2018》,http://www.sohu.com/a/214085311_655772)

術後病人有能夠生活自理的,但網頁上翻來覆去就是那幾個案例。我估計在存活病人中約占10-25%。

也就是說,活下來且能夠生活自理的概率:3-7.5%。

晚上夢到一個精靈跳出來和我打賭。
1) 我下注50萬元,輸了這50萬元歸精靈。
2) 我贏的概率是5%,輸的概率是95%。
3) 精靈問:贏了給你多少萬,你才願意接受這個賭注?
4) 我回答:如果贏了有1個億,我馬上下注;如果贏了隻給100萬,你馬上滾蛋。
5) 精靈又問:如果贏了,能把親人救回來呢?

七、求血

*    *    *     *    *    *
1月13日(星期六) 中午

接大夫通知,要求組織獻血。

我又是一臉懵逼:獻多少、在哪裏獻、怎麽認定是我獻的?

問ICU護士,護士不知道;去問大夫,大夫也不知道;讓我們去問輸血科。

到了輸血科,搞清楚了:
1) 不是花錢就可以在醫院買到血。
2) 病人需要用血時,需要親友去獻血,以維持血庫的血量。
3) 個人此前的獻血證,隻能用於直係親屬,即:配偶、父母、子女。也就是說,夫人的獻血證可以用於嶽父,我作為女婿的獻血證不可以。
4) 血液科開出一頁紙的《北京市互助獻血申請書》,該申請書上有嶽父的名字。
5) 到指定的獻血車獻血,不在醫院獻血。醫院推薦了兩個獻血點,後來又放寬說是通州血液中心的獻血車都可以。
6) 由於缺A型血,獻血人必須獻A型血,標注“專血專用”。但並不表示你組織的人獻的血,就一定用於指定病人,由血液中心同意調度。
7) 後來幾天A型血不缺了,可以獻其他血型,標注“血型調配”。
8) 每200CC獻血,隻能有100CC血漿。
9) 獻血人需要攜帶本人的身份證或者駕照、醫保卡。
10)獻血後,工作人員會提供一個獻血證。我們需要將獻血證拿回戊醫院獻血科,獻血科蓋章表明此證已用,同時為嶽父增加用血額度。
11) 獻血證下次還可以用於獻血人的直係親屬。

*    *    *     *    *    *
1月13日(星期六)  下午

看了下我家這幾個人,兩個高度近視,餘下幾位都年近60,而且近期人也很疲憊,獻血後出現意外更麻煩。

病區就有人報價提供血,1000元人民幣100cc。一方麵覺得貴,另一方麵不確定是否靠譜,決定自己求。

先問在學校任課的老師,有沒有學生願意獻血,200ml我們補貼1500元營養費。老師說:學生都放假回家了。

接下來發動各種關係。特別感謝如下人士的支持:
1) 外甥單位領導。看到外甥發出的消息後,轉發全公司,刪除了我們補貼營養費的信息,改為公司補貼。而且領導還親自為我們獻血,非常感謝!
2) 外甥單位的同事。可愛的北京女孩,一聽說需要用血,穿著睡衣裹上羽絨服就出門了,自費打車來回,沒要我們一分錢。
3) 同學單位的同事。一聽消息,不等孩子爸爸回家,就帶著孩子出門來獻血,不要錢。
4) 三位同學。看到夫人在天津讀書的堂妹發出的朋友圈後,一位從南城坐車1.5小時,另兩位從天津趕到北京獻血。
5) 四麵八方前來支援我們的朋友!

一半獻愛心的朋友都抱怨獻血車工作人員態度惡劣。

為了我們,你們受委屈了,對不起!

我自己的經曆也是如此,上了一輛獻血車,就想確認獻血額度,馬上被轟了下去。獻血車嚴禁拍攝朋友簽字後的《北京市互助獻血申請書》,原因不明。

當天拿下2000cc血,心想80公斤的人總共約6400cc血,應該夠用了吧。獻血證送到血液科後,告知ICU有了額度,馬上提走600cc血漿,相當於1200cc血。

我和夫人一愣,費了老大勁,不夠2天用。

ICU解釋:人工肺在體外氧和過程中,會導致凝血因子的變化。凝血因子用於修補血管上的微小創傷,手指刺破了,血液會凝固堵住出血處,而不會失血過多,就是凝血因子的功勞。凝血因子本身又有多個子因子,用藥物不好調整。
如果凝血因子過多,會出現血栓。
如果凝血因子過少,會出現腦溢血。
所以,需要不停的用大量人的血漿調整凝血因子。

*    *    *     *    *    *
1月13日(星期六)  傍晚

夫人在QQ上輸入了“互助獻血”,出現互助獻血群。加群後,馬上有人加好友溝通。
再打了幾個電話,給兩處獻血車旁發小卡片的人。
結果都是:1500元人民幣400cc。
這是“物價局”統一定價嗎?
對這些人,獻血車工作人員的態度應該不錯吧。

*    *    *     *    *    *
1月13日(星期六)晚上
回到家,女兒壞笑著走過來,急忙製止她,在我洗完澡洗完衣服前不能和我接觸。
“X你媽,哈哈哈”女兒大笑。
我一愣,這是咋回事?
姥姥急忙製止女兒:“不準說,聽到沒,不準說!”
“X你媽,哈哈哈”
姥姥解釋說:“下午她要吃豆沙包,蒸好後又要吃奶黃包。我心急罵了一句,她就記住了。”
我隻能苦笑,全家都亂套了。

八、傳染

*    *    *     *    *    *
1月14日(星期日) 上午
淩晨,我開始連續咳嗽。
4點,服用蒲地藍和消炎藥後未有緩解。
8點,一陣劇烈咳嗽,感到胸痛。
心想:完蛋了,這不是被傳染了吧!?

沒敢告訴嶽母,偷偷和夫人說了一聲,匆匆出家門前往己醫院。
(為什麽不去戊醫院?這是個好問題。)

常有雞湯,勸人要像最後一日那樣生活。
純TMD扯蛋,最後一日你隻想詛咒這個世界,你隻想問老天爺:“為什麽是我??”

回想自己的一生,有不少的遺憾,但也算夠本。頭腦裏閃過人生的片段:
1)小時候被打得喪失信念。
2)讀金庸小說。
3)少年時一次考試後春風得意。
4)被本科學校錄取時的沮喪。
5)研究生被夢想大學錄取時的興奮。
6)領會了理論為什麽不真實。
7)研三和BG一夥吃喝玩樂。
8)被拒絕與無心的傷害。
9)工作後和相親小組打牌消磨。
10)大峽穀、黃石、布萊斯峽穀、紀念碑穀地。
11) 結婚。
12)工作時看到產品規模從零飆到幾百億。
13)看著女兒出生。
14)一次連續偶然導致的危險駕車。
15)讀巴菲特理解複利。
16)這一次ICU經曆。

回想自己一生膽小,要是因為別人的勇氣就這麽給掛了,實在心有不甘。

想起外甥說過一句:“我覺得妹妹好可憐。”
我一驚:“為啥?”
外甥:“她還沒長大,你就老了。”

媽媽還有姐姐照顧,最放心不下的還是女兒。夫人買房英明,其他事情都大大咧咧,幹啥都是“不當害、不當害”。

萬一掛了,保險能陪個幾百萬。委托大徐和朋友們幫孩子理下財,既相信他們的人品,也相信他們的投資能力,免得讓錢寶、各種幣、高息借貸給禍害了。隻要能抵抗通貨膨脹,孩子成年就好了。

夫人叨叨:“從你到這個小公司後,我們就加買了保險,3百萬保額,錢你不用擔心。”

我很堅決的說:“絕對不要給我上人工肺!!那TMD都不知道是你愛我,還是你恨我。”

夫人在後座一邊哭,一邊說:“我給你買過保險了,買保險的人一般都不會有大病。”

我問:“當初為什麽沒有給爸爸買一份?”
夫人:“他的醫保卡給爺爺奶奶開過藥,保險公司出險後很可能拒賠,所以就沒買。早知道。。。”

我想了想:“你給姥姥和寶寶都買份保險吧,現在就買。”

平安是福2016 發表評論於
我昨晚都看完了,看完心情特不好,大過年的

感覺是有些是人為的耽誤的,這個嶽父居然被轉了5家醫院,中間加重了交叉感染,好人去趟醫院出來也感冒呀,特別是流感猖獗的時候,他們太相信關係能找到床位了
還有就是輸血,裏麵寫女婿女兒高度近視不能捐,發動親朋捐,感覺錯過了最寶貴的時間了
我500度近視,獻血沒人管呀,800度左右估計不可以捐,中國人有幾個不近視的,這點不敢苟同,估計他們也沒想到後果會那麽嚴重,否則女兒早就擼胳膊上了
老人醫保被用給小孩買奶粉,給爺爺奶奶開藥了,怕保險公司核實,沒給嶽父買保險
最後他們豁出去要租飛機,感覺超級不理智

紅米2015 發表評論於
昨天這文章和專家的分析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恐慌,特別是文中提到未知病毒和超級細菌,專家們也語焉不詳,今天有另一些專家出來降溫了。目前看這個病例最大可能,其最初還是甲流,可能有變異,所以最初的檢測是陰性,但後來的DNA檢測是陽性。文章作者的孩子和嶽母初期可能也感染了,但很快就好了。其嶽父後來肺部感染不斷加重,據有些專家推測主要是病人自身免疫係統過度反應造成的,病毒本身可能早就被清除了。
平安是福2016 發表評論於
昨晚看了所有的報道,是真事,為這個人嶽父提供診斷的中日友好醫院呼吸科專家出來了

是流感,幸好北京今年霧霾控製住了,否則又和霧霾聯係上了
聖誕前後流感大規模爆發,估計就是這個時候。

紅米2015 發表評論於
這篇文章非常真實,但可能會產生幾個非常不好的結果,第一就是大醫院將更擁擠,按文章和專家們的分析,得了流感必須上協和朝陽,一般三甲醫院都不行。第二更多家長不會讓孩子學醫了。

我覺得這個病例有一定特殊性,不應該推廣到多數人。一般的流感,還是多喝水多休息,做好隔離,就可以了。在流感流行季節去醫院,還說不定究竟是治病還是去染病呢。
pltc63 發表評論於
這裏說的完全可能是真的!幾年前我父親住院,在我們當地的一家大醫院,很多事都要自己做,比如去做B超各種檢查都需要自己推著去,護理也是自己來,紅包照收不誤,這還是我們有關係。
789654 發表評論於
感謝作者提醒我要打流感疫苗。
平安是福2016 發表評論於
你說的我也是不敢苟同,最少獻血這事,國人把自己的血看的太寶貴了
血頭,我們是想都沒想,年少時去超市路上就獻了


好望角駱駝 發表評論於
北京等多地停止互助獻血 非法“血頭”失業
2018-02-12 16:07:01字號:A- A A+來源:觀察者網
關鍵字: 互助獻血叫停互助獻血賣血
【觀察者網綜合報道】“兄弟,這是最後一天互助獻血了,以後就沒有了,今天過後,血肯定會變少,今天買血的人特別多,你要什麽血型的?”2月9日,北京市血液中心門口,一位“血頭”的手下如此問道。

按照國家衛生計生委要求,北京市衛計委日前發文,從2月10日起全麵停止互助獻血。除了北京,湖北武漢、廣西南寧等多地已經暫停互助獻血,四川也將於2018年3月底前取消互助獻血。

互助獻血製度曾作為無償獻血的補充形式,為緩解臨床用血壓力發揮了一定作用,但在救助需血患者的同時,也催生了利益鏈、滋生“血頭”賣血等產業,互助獻血采集到的血液質量也良莠不齊,受到外界爭議。目前我國互助獻血率不到5%。
好望角駱駝 發表評論於
http s :// mp. weixin. qq. com /s / Tsc3bKJlBlx_pRdEgKcPtg

完整視頻 | 詹慶元:從經典病例看重症流感治療的大原則和小細節
好望角駱駝 發表評論於
是不是小說,是不是虛構
看天朝牆內的評論遠比看牆外想著"不保準自己老了要回去"的評論要真實可信
知乎上600多個回答
北京各大醫院的專家主任出來打假了?
鴿哨 發表評論於
給"平安是福2016":您母親的病和這篇文章裏的父親的病無法一起比較的。
平安是福2016 發表評論於
我年少時在深圳獻過血,當時想獻400CC,醫生說告急,那時年少輕狂,直接就獻了800,啥也沒給就一帶豆奶,我記得獻完就在蛇口人人樂附近的湘菜館吃去了。沒啥高尚的,我在深圳的同學都獻過。
但是每年春節都會有封信寄到家裏,即使出國後,寫著“我不認識你,但是謝謝你”

血庫裏有我的ID,所以我的直係親屬配血時享受了我的優先權,我媽的輸血我們沒有遇到任何問題
平安是福2016 發表評論於
我在醫院呆了3周,從ICU一直陪到我媽出院,國內太便利了,從手術到醫生,看護,陪護,甚至訂飯
真的感覺得國內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真的不保準自己老了要回去呀
平安是福2016 發表評論於
你的是小說吧,估計不是現實
去年三月剛回國,母親大人病重,經曆了一番生死時速,故有所了解
國內現在醫療體係已經不比國外差了,我們為感謝給了紅包,醫生是堅決不收紅包,原話是“讓我睡覺,你留下錢我也給護士長打住院費裏,不要浪費大家時間”
我們當時也擔心錢呀,上飛機前哭著給土豪發小打電話借錢
出院後發現90%給報,自己負擔10% 我媽打了兩個支架,沒花多少錢,普通家庭都能負擔得了
醫生開重大疾病的,第一年的醫藥費都是政府報銷,第二年自己負擔。我媽就一普通老百姓。我媽住普通病床的病友鄉下的,隻要交了醫保也給報銷,報銷比例我忘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