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於捕魚的美國禿鷹

打印 (被閱讀 次)

在智能手機發明前,我基本不能用中文寫作,這些近六年前我的文字說出了原委:“這篇文章是二年前用英文寫成的,放入博客後,一些網友感興趣而問及它的中文版本。當時對於我而言,借助拚音打中文的痛苦程度幾乎可以誘發焦慮症,尤其在鄉音隨歲月增長而變濃的時候。一次回國目睹侄兒的拚音打字速度已近美國秘書的水準。我當時覺得,這也會使中囯年輕的一代更易與國際接軌,雖然他們在鍵盤上打的文字不同。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從朋友那學到的最激動人心的技術,是如何用蘋果的iPhone手寫及輸入漢字。從此開啟了我用中文寫作的嚐試,也能將此文翻譯擴充成中文。現代科技改變通訊甚至人生由此可見一斑。這一簡便的輸入方式完全靠形象識別,使我又回到了書寫美麗漢字的喜悅,雖然這次是用手指頭而非傳統的毛筆或鋼筆。由衷感謝英年早逝的喬布斯,雖然觸感識別技術並非其發明,但是他僅將此推廣到全球已足以贏得我們的尊敬。”

這位教我在手機上寫漢字的朋友為魯植,喜好技術是相通的,他也是一位傑出的攝影師。承蒙他的允許,現分享他今年在密西西比河流域拍攝的禿鷹和鴨子與鵝的照片。美國在密西西比河上修了不少的大壩,號碼從北往南逐漸變大。我們以前周末經常去的24號壩位於名為Clarksville的小鎮,那是我們鉤魚的地方,孩子們就在密西西比河畔長大,那地方離我們約90分鍾車程,我們曾經還想過在那裏買房子。魚在壩下很多,所以現在禿鷹也在這些大壩旁捕魚,從13到26號壩都可能有。魯植告訴我,他的這些照片均拍於離聖路易斯四小時車程的第14號壩,其實這地點離芝加哥比我們還更近些。

講個攝影發燒友的密訣:禿鷹先在水平麵低空飛行,看見魚後不是馬上出擊,而是迅速垂直升空,到一定高度,然後向魚的方向直線下降,可能是需要俯衝的力量。所以攝影師看見禿鷹突然向天空盤升時,馬上把鏡頭對準禿鷹正下方的水麵,就能抓到這些驚歎的瞬間。這個時間差應該相當短,從照片上看,年幼的禿鷹就嫻熟於這些求生的本領。

照片順序是先放年輕的,後放成年的鷹,最後放其他的鴨子與鵝。年輕的禿鷹的羽毛為白色和褐色相間,成年禿鷹的翅膀的長度增加但是寬度變窄,從橢圓形變成細長方形,成熟禿鷹的翅展可以長達令人驚歎的七英尺 (二米多)。從出生到成熟的最初的五年間(壽命可以達30-48年),禿鷹是逐漸變化著身體,鷹嘴從黑色變成黃色,眼睛變成淺黃色,鷹身的羽毛則變成深褐色。最顯著的變化是頭須和尾翼,從深色變成性成熟的雪白色,所以它們又被稱為白頭鷹。

因為美國環境保護的措施,這種北美獨有的鷹已經在2007年脫離了滅絕危險動物的名單。這是美國環境保護的傲人成績,因為在1963年,禿鷹曾經降到隻有417個繁殖配對,美國70年代立法禁止殺蟲劑的使用和保護禿鷹繁殖區,現在禿鷹繁殖配對超過了萬對。全球大約七萬隻禿鷹的一半生活在阿拉斯加,而這個時候我們這一帶是美國第二大禿鷹過冬棲息地。

禿鷹是美國的象征,從我們進入美國大使館申請簽證的那刻起就與它相識,美國航空母艦帶著它為世界的和平與自由巡航,篇頭的照片堪比我們密蘇裏懷特曼空軍基地的B2隱形轟炸機。美國在東亞的存在,換來了中國在二戰後難得的70多年的和平時期,才有今天的重新崛起。我的睿智而友善的美國導師又是酷愛觀鳥的人士,這點與同在中西部長大的James Watson相似。看見鷹那犀利的眼神和展翅的瞬間,常常使我想到那些給我們機會的美國人,我們未來應該做的是考慮如何回報這片接納我們的土地。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