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選了自己人擔任下任校長

打印 (被閱讀 次)

哈佛今天宣布的新任校長人選為哈佛的自己人-Lawrence Bacow,已經66歲了,看來哈佛是短期打算。哈佛校長這位置本身就是坐不長的,耶魯校長可以欣賞哈佛走馬觀燈的校長換人的風景。哈佛作此決定可能與哈佛和美國現在麵臨的挑戰相關,需要有經驗的領袖為未來把航。哈佛錢財的不爭氣局麵,遇上川普對捐贈基金征稅,可以說是雪上加霜。

哈佛現任校長浮士德是罕見的沒有哈佛學位的校長,這次哈佛又走另一極端,Bacow的三個研究生學位都是在哈佛拿的,包括JD和PhD。他在年輕時似乎有讀不完的書,這在某種程度上為不自信的表現。他的本科學位來自麻省理工學院,在中西部的密西根長大。本科MIT和哈佛PhD,這是與橫衝直撞的哈佛前任校長Larry Summers相同的經曆,並且Bacow還在麻省理工學院長期工作過。

Bacow曾擔任過Tufts校長十年,他也當過MIT的Chancellor(這是向校長匯報的一個職位,分管學生的)。在哈佛前校長Larry Summers 被趕下台時,他就是繼任者的熱門人選之一。當時遴選委員會找到他,他是主動退出,一則他當時為Tufts校長,另外他可能已經意識到:哈佛當時在政治正確的洪流中鎖定了女性校長。哈佛為此犧牲不小,Bacow在新聞發布會上強調:“我們需要在控製費用方麵做得更好”,這是明確直指哈佛現任校長在資經管理方麵的不足,哈佛捐贈基金的漲幅幾年來都明顯落後於耶魯。

Bacow當然是相當稱職的人選,不可能有人比他更有資格了,他的博士就是公共政策方麵,他還是哈佛董事會的成員,並且他在過去六年就在哈佛工作。十分令我吃驚的是,Bacow這次還在校長遴選委員會裏麵,選去選來自己成了校長,這經曆與小布什的副總統切尼相似,哈佛為了麵子讓他在決定臨近時退出了遴選委員會。Bacow的太太是他在哈佛法學院的同學,兩個兒子本科不知是讀的麻省理工學院還是哈佛,MIT沒有legacy,當然我們不知道他太太的本科院校。

雖然哈佛這次頂著壓力沒有選拉丁裔候選人,但是新任校長的家族同樣經曆過悲慘的命運: 爸爸是移民美國的難民,媽媽是納粹Auschwitz集中營的幸存者,並且是整個鎮裏唯一幸存的猶太人,全家其他人都死於希特勒的暴行。美國旗艦大學的校長的這些經曆,必將會成為有力的證據以反擊川普的移民政策。這樣的曆史在哈佛很少見:Summers, Faust和Bacow三任校長都與猶太相關,Summers和Bacow為猶太人,Faust的丈夫是猶太人,耶魯近二屆校長也是猶太後裔。

猶太人的特點是同情弱者,因為他們在早年深受美國清教徒的歧視,他們在名牌大學讀不了時,隻有自己創辦Brandeis大學或Albert Einstein醫學院。在大學歧視錄取過程中為亞裔呼籲的,並且創新概念稱亞裔為"新猶太人”的,都是美國猶太知識分子或學者。不知Bacow接管哈佛後會采取什麽措施?美國教育部已經迫使哈佛向他們匯報亞裔錄取的資料,因為亞裔團體控告哈佛存在錄取歧視。麵對這個政治壓力,哈佛雖然嘴硬但是內部已經做出調整:去年底的早期哈佛錄取,亞裔學生比例為近年來最高的。

czhz 發表評論於
朱容基在MIT的演講好像就是他主持的,MIT的president似乎沒出席那次演講。
rock_van 發表評論於
這是從700個候選人中選出來的。
按一些中國家長的標準,他還不能算哈佛人,因為他的本科不是哈佛的。
金韋 發表評論於
亞裔美人也可以學猶太人辦自己的學校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