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外交家的小故事

細品時光,輕撚歲月,慢煮光陰。
打印 (被閱讀 次)

愛德華先生是我的好朋友的父親,是美國著名的外交家。

愛德華是一個美籍非洲裔的後代。人高馬大,膚色黝黑,眉宇寬闊,目光炯炯。現年八十五歲高齡的他,仍舊是一付坐如鍾、站如鬆、行如風的健朗身姿。或許是因為他當了一輩子大使的緣故,愛德華永遠是衣冠楚楚。再熱的天,亦是一條素色的領帶和著一身整潔的西裝,既莊重又瀟灑。

愛德華是一個獨生子。他的父母終生務農,家境雖說不上貧寒,但也並不富有。而愛德華自幼一心向學,成績非凡。高中畢業之後,他想繼續升學。可他的父母卻無力承擔其昂貴的學費,外加上當年美國嚴重的種族歧視,愛德華顯然得不到分文的獎學金。然而,這一切的一切都無法終止愛德華求學的夢想。為了交付學費,他在一家長途汽車站,找到了一份全職的清潔工的工作。長途車大多是在白天運客,到了傍晚時節,便都停放在汽車站裏,需要有人清掃和擦洗客車,這便是愛德華在夜間的工作了。他每天傍晚六點至次日清晨六點當班。早晨下班後,帶著一身疲倦的愛德華往往隻能睡上三個小時,然後,便要趕到學校去上課。如此這般的艱苦,愛德華一做就是十年之久,直到他讀完博士為止。畢業後,他一直在外交部擔任要職,並長年出任駐外大使,前程似錦,青雲直上。然則,又有誰知道他今日的燦爛,是以他昨日的毅力為底色的呢?

愛德華的婚戀,也是一個傳奇。年輕時,愛德華與一個天生麗質的中國姑娘相識相愛了。原本是兩廂情願的事,卻遭到了女方父母的反對。不為別的,隻因為愛德華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非洲裔。但,真愛總是經受得起各種各樣的磨難的。愛德華最終還是和他的心上人,喜結連理,牽手終生。由於愛德華的工作,他們夫妻曾長年居住在國外。晚年時,他們終於在華盛頓定居了。不幸的是,安穩的日子才剛剛開始,妻子的心髒卻出了毛病,幾經手術,仍不見起色,身體每況愈下。愛德華辭退了外交部的工作,在家無微不至地照料妻子。春夏的清晨,他會做上一頓豐盛的早餐,餐後,便用輪椅推著妻子在花園中散步;秋冬的傍晚,他會做上一頓可口的晚餐,餐後,便帶著老花鏡在燈下為妻子讀書。但是,無論怎樣,病魔最終還是奪走了愛妻的生命。

妻子走後,愛德華雖然傷心寂寞,但卻並不悲觀失望。他一如既往地保持著那種對生活的熱切期望和追求。在妻子謝世之後,他便有了充足的時間,巡回演講,著書立傳,拜訪故友,並且與一位美籍非洲裔的女教授戀愛至今。

其實,世上所有功成名就的偉人,同時也都是吃五穀雜糧的凡夫俗子。倘若說偉人和普通人之間有著點滴差異的話,那便是隱藏在他們靈魂深處的那份與眾不同的執著。

發表於《世界日報》

博主已隱藏評論
博主已關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