騾行安娜普爾納(二)

打印 (被閱讀 次)


青山綠水,峽穀田園 -- Into the Valley

The sun shines not on us but in us.

The rivers flow not past, but through us...

The trees wave and the flowers bloom in our bodies

as well as our souls

– John Muir

加德滿都長途汽車站

 

(1) Day 0 – 加德滿都(1400米) – bhulbhule(840米)
大環線的起點傳統上是Besisahar,因為近年來尼泊爾政府拓寬了ACT 的trail的很多路段,這條聞名世界的trial上麵也就整天有摩托車,公共大巴,和吉普車在奔馳了。為了避開在塵土飛揚的路上走,很多徒步的人選擇在Besisahar下車以後,再轉乘當地的大巴到bhulbhule,以bhulbhule作為徒步的起點。

從加德滿都出發到Besisahar,我們買的tourist bus (旅遊大巴)車票,據說已經比local bus 高級很多了。在車站等了很久才等到我們的車,我也沒看出來高級在哪裏。

乘客都上車以後,最後一排還有空位,司機和買票的開始一箱一箱的往最後load 各種貨物,看包裝都是水果,飲料和食物。車上大部分都是背著大包去徒步的各國年輕人,菇涼和小夥子們都熱情洋溢的幫著傳遞司機的貨物。

雖然每2年都回一次中國,每次也都多多少少的到四川貴州的縣城或者鄉村去看看;雖然去年才去印度轉悠了幾天,但是和許多在發展中國家生活了太久的人一樣,我對於尼泊爾這樣的第三世界國家的基礎設施還是估計得嚴重不足。

還沒有出加德滿都城就一路堵車,出了城終於不堵車了,又是一路彎來彎去,順著河邊也開不快。

地圖上看到加德滿都到Besisahar的公路距離是170公裏,Besisahar到bhulbhule的公路距離是15公裏。雖然書上說第一段走6小時,我一直很naïve的想,好歹穀歌地圖上列出來的是high way,就算開得再慢,也不會需要6小時的吧。早上8點鍾上了旅遊巴士,因為怕暈車,吃了暈車藥,一路昏睡到Besisahar的時候已經是快下午3點了!

原來居然6個小時是好的情況,或者書上寫的6個小時不包括中間停2次休息和吃午飯的時間。

Besisahar到bhulbhule沒有旅遊巴士了,要坐當地的巴士。售票員在巴士出發前把我們最後幾個背包客的背包綁到車頂上,再擠呀擠呀,把我們都塞進了車裏。巴士上坐著大部分是當地人,手裏抱著各種東西。

Local Bus上的人擠人 :)

剛擠上巴士的頭10分鍾,從暈車藥的昏睡中醒過來,我還是很興奮的,站在狹窄擁擠的過道裏,還拿出手機來在晃來晃去的車上照相。
座位下麵放著的貨物箱子長長的伸到過道上,車晃得厲害,大巴車一路還在不停的上人和下人,我得在狹小的過道空間裏換來換去的讓人上下車,還得找角度躲過那些箱子上麵的尖頭。一路過了好幾個村子,快到村子邊上有不少背著書包放學的小孩上來,還有看著像上學前班的孩子背著書包背媽媽領著上來。

尼泊爾的local bus上麵,連駕駛座邊上都坐得滿滿當當的。好像30年前的中國:)

15公裏,不是隻有15公裏嗎?我再次低估了這短短的15公裏,一路停啊,搖啊,整整1個半小時以後,終於到了bhulbhule這個小村子。

這一天,一步路沒有走,我已經累壞了。。。天色已經開始暗了下來,兩人懶得再折騰了,隨便路邊青石板上去,就近住了一個山裏人家給徒步者開的tea house。
住得滿滿當當的,已經沒有2人間了,老板把最後一個4人間給我們:這個時辰,應該也不會再有人來了,就你們兩住。
1個多小時以後,餐廳走進來2男1女背著大包的年輕人,他們下午從Besisahar一路走過來,要住店!
我們的房間瞬間就被老板利落的加了一個床在中間的空位,變成了5人住的大通鋪:)

 

吊橋對麵也住著人家,隱隱約約的炊煙飄出來

傍晚在大山的環抱的村子裏閑閑的坐著,在靜謐的時光裏享受這樣的色彩衝擊

(2)Day 1 -- bhulbhule(840米) to Jagat(1300米)
早上7:30 出發,天氣涼爽。背上的大包慢慢習慣以後也就不覺得有那麽沉了。

出門就是trail和馬路的混合路,順著Marshyangdi 河在峽穀裏麵走,海拔不高,兩邊是青山和山間的稻田。

已經是秋天了,稻田裏深深淺淺的黃和綠,收獲的季節快到了。。。
 

 

路邊不少tea house,每家門口的小花園裏都姹紫嫣紅的開著各種花兒,看得出來主人家精心的打理過。

幾個小孩兒在路邊玩兒,看到有徒步的人過來,就拉一根繩子,托著盤子過來,給我們花,給我們點tikka。 這幾天是排燈節(Diwali),大人小孩都各種慶祝,連狗狗都掛著花點了tikka。當然大家也都很合作的陪孩子們折騰,最後再高高興興的給盤子裏放點零錢。老爺興奮得不行,趕緊掏出大錢包,愛瑪,這豪放勁!

又是一群攔路的小壞蛋。過節了,連狗狗都掛著花點了tikka,跟著在路上來幫忙"打劫" :)

紅色的箭頭就是我們trail 的標誌,往後這10多天都要記得認這個路標

不時的有大大小小的瀑布從山間流下來,一路流到河裏去。

河水踹急,看顏色就是典型的冰川河流。

 邊走邊說,這水資源很豐富啊,是不是應該多修水電站?

果然就看到大國的工程隊修水利發電站在這裏留下的告示,修的水電站。 原來這條河的中文翻譯是:馬相迪

上馬相迪A水電站

別人的porter,他們喜歡這麽勒在腦門上走,老讓我擔心會不會脖子弄斷了呀?

一路上大概有一半的人有porter,另外一半的人是和我們一樣的自己背包

有的路段的trail被拓寬了,可以開車過來。不過,這路上開的車看著是真嚇人。道上盡是大石頭,顛得厲害,而且一邊是山崖,一邊是懸崖,稍不小心就下去了。。。我怎麽覺得,還是我們走路安全點:)

這是藏族村子的標誌,看到這個就是馬上要進村子了。

中飯在Ghermu吃了以後,天色還早。拿出LP研究了一下路程,到下一個村子Jagat大概還有2個小時,決定繼續往前走,走到那個村子去住。下午的太陽很猛,河穀低處有80多度,剩下的這兩個小時幾乎沒有陰涼,一路在烈日裏往上攀升。

走到精疲力盡的時候,看到遠遠的河穀深處一個陽光照耀下色彩斑斕的村子。香格裏拉就是這個樣子吧?
立馬打了雞血一樣,大步朝著“香格裏拉”走去。


果然沒有讓我們失望,Jagat 的tea house幹淨整潔,還有熱水可以洗澡。
洗完了熱水澡,坐在roof top上看環抱的群山,看周圍一個個色彩豔麗的tea house,聽著村子裏的雞鳴狗叫。。。
對麵樓有人在窗口上使勁大喊我們的名字,哈,原來是昨天在Bus車站碰到的兩個加州小夥子,一個UCLA一個UCB來的。今天又住到同一個村子了。

彩色的tea house

背著大包留個影 :D

經曆了昨天的5人間大通鋪,住進這麽幹淨整潔的雙人間,簡直讓我不敢相信啊,星級酒店的感覺嘛。。。

(2) Day 2: Jagat(1400米)到Danaque(2200米)

老爺上一次來尼泊爾據說從下飛機拿簽證開始,就被各種刁難來著。以至於多年以後再回到加德滿都,走在那些小巷子裏,伊還念念不忘的一付痛陳革命家史的樣子跟我憤怒著說起那些被刁難的往事。
十幾年以後,拿著中國護照的我首次踏入尼泊爾的領地,不一樣的經曆也是從下飛機拿簽證就開始了。首先在機場發現,居然中國公民簽證免費!哎呀呀呀!節約了40刀,財迷感覺不要太好!住在加德滿都的遊客集中地泰米爾區,滿街都有中餐也就算了,居然還有不少中國人開的旅館,滿街賣東西的小店好多中文廣告,走在泰米爾區的路上,小店裏麵的人張口就是:你好!進來看看吧!便宜的!好多店門口甚至貼著:銀聯,支付寶,微信支付。可見咱大國真是V5,國人真是有錢,騰訊真是牛X啊! 

讓我想起北京那一條曾經很有名的街,若幹年前在那裏聽到中國店主們熟練的用英語或法語或西班牙語招攬生意的場麵忽然一下搬到了加德滿都,整個一個時間和空間上的錯亂感。

幹糧是別人的導遊,兩個英國女孩雇著幹糧做導遊還雇了一個背夫。 背夫們都是每天早上背著東西快快的走到前麵去了,導遊幹糧陪著她們慢慢的在後麵走。兩個英國女孩安安靜靜的不愛說話,沒見她們跟導遊聊天也沒見她們兩自己說多少話。當然了,也可能人家其實小聲說話,不像我這麽大聲說話鬧騰;更可能的是我自己太話癆,跟我比起來誰都是不愛說話的。在tea house吃喝休息夠了,我說Let’s go! 幹糧在邊上操著中文衝老爺吆喝:"走了!走了!"嚇我們一跳。原來幹糧是在Pool Hill做導遊,因為去那裏看魚尾峰的中國人特別特別多,那些中國人的英文普遍不好,他們做導遊的幹脆跟著中國遊客學中文。幹糧是個挺話癆的導遊,雖然不是我們的導遊,一路上隻要走在一起,他特願意跟我們聊天。
雖然加德滿都滿街說中文消費人民幣的小店,在ACT trail的頭幾天,居然沒有碰到過中國人。一路上碰到的trekker都假設我們是日本人,或者韓國人。"CHINESE!"每次我們都要認真的糾正。很不爽!哼,我眼睛有那麽小嗎?每次在TIM裏麵檢查許可證,工作人員都會拿著我的中國護照特別知會彼此:China!我忍不住去逗他們,中國護照是不是會給個啥特別的permit章還是會發個獎啊?我很好奇,問幹糧,才知道這裏麵的原因。原來,去Pooh Hill路上中國人最多,去ABC路上韓國人最多,走ACT的多半是歐洲人和美國人。哈,他這麽一說,我們才恍然大悟。是噢,一路遇到的還真是歐洲人最多,然後加拿大和美國人,亞洲麵孔確實很少見。難怪人家工作人員特別關心我的中國護照:)
 

導遊幹糧和英國女孩

這次背包行,很失策的忘了帶處理飲水的water tablet。第一天買了瓶裝水上路還和敵人為這事鬧了一架。在Jagat晚飯時候,餐桌上幾個trekker一句話:"我不能留下20個塑料瓶在trail上!" 把我準備一路買瓶裝水的念頭堵得死死的,隻好自己早上出門前多背了一瓶水。背包重量馬上感覺不一樣了,特別是上坡的時候,勒得肩膀好痛!
每次休息時候,敵人巴巴的來offer 說: 我幫你背一瓶水吧? 我幫你背鞋子吧?
恨恨的看他一眼,半天憋一個詞: 滾?
忿忿的又自己背著包走了。

 

一路的路況還好,仍然還是在峽穀裏麵,不停的大上坡和大下坡。當然上坡下坡多的好處是一路過了無數的索橋,看到無數的瀑布。幾乎每一個大上坡以後,都會有一個tea house修在看得到最好風景的地方。

回頭看看,爬了這麽多的路。。。

然後回到河邊過吊橋,前麵的坡白爬了。

一個瀑布

接著再上坡

看得到對麵山腰上的公路線

又爬上一個大坡,這家夥在它的pride rock上曬太陽

看著對麵這樣的風景曬太陽,這貨不要太爽啊!

我們也趕緊坐下來休息, 對著青山綠水喝一杯marsala tea。 邊上跟團的幾個英國人笑我,擺拍著要照這一杯million dollar view 茶:)

又是下坡,下下下,下到河穀

寬闊的河床

從河穀裏又再上坡

窄窄的trail,有些地方石頭晃晃的,哎。。。真怕會掉下去了。。。

記不得這是今天過的第幾個吊橋了!

又是一個瀑布

今天是排燈節--路上走著盛裝去探親訪友的人

居然路上有人騎著山地車!好奇他們難道也是跟我們轉ACT的嗎? 他們騎車怎麽過pass啊?

過了一個又一個村子。

遠遠的看著馬拉斯魯

和安娜普爾納2

LP和窮遊錦囊都說今天這一段應該是7小時的路程,搞不懂為啥我們居然走了9個小時,才筋疲力竭的到了danaque。
第一個tea house的女主人在門口拉客,我們正猶豫著要不要走進村子裏麵一點再住下。坐在門口院子裏的一個英國佬,喝著茶翹著腿,慢悠悠笑眯眯的說:她們這裏有熱水澡!
OMG,兩個人馬上就很沒出息的走不動了,鑽進門去,住了下來。

Garmin 表記載的上升和下降圖,這個起伏,也是醉了????????

吃晚飯的時候,幾個porter和店家的小夥子在飯廳裏放音樂,很有藏族風情。今天是Diwali(排燈節),天黑以後,店主在樓上過道,廚房都點上了蠟燭。一會兒功夫,就有小孩子們成群結隊的來敲門,帶著樂器,在院子裏載歌載舞。歌舞完了,主人端著盤子裏麵放著米粒,米堆裏堆著小票子給孩子們分。

(3)
Day 3: Danaque2200米 to Bhratang 2850米
 

Danaque 村子裏出來,前麵一大段都在林子裏走,爬上一個大坡,瑪納斯魯就在左邊。

這兩隻黑狗,貌似母子,小狗一路亂撒歡跑,媽媽亦步亦趨的跟著它。它們一直陪我們走了好長一段路,到吊橋邊他們才轉頭回去。可惜我們沒有帶牛肉幹,背包裏的snack有葡萄幹也不敢給他們吃。

隻好拍拍它的頭說再見,謝謝它們陪我們這一路。 

路上遇到一家德國人,父母帶著2個男孩子,10歲和13歲。10歲的小max大概是此行碰到的最小的trekker了,後來一直沒有再遇到他們,今年天氣好,相信他們一家也會順利過了駝龍埡口完成ACT的。
 

 路過村子,村裏的孩子在院子裏幫父母幹活兒呢...

 半路休息,Tea House家的小妹妹坐在門口吃飯

上午休息是和荷蘭的自行車隊在一起,他們都是60歲左右的人。這個路上騎山地車,真是太挑戰了。果然其中的有一個老哥們已經摔了,他的同伴指給我們看左邊手臂腿上血淋淋的擦傷。。。跟他們聊天才知道,原來他們都夫妻檔出來玩。男人們騎車,女人們走路,每天住同一個地方,最後大家一起用不同的方式完成環線。 我很好奇,問他們,你們怎麽過pass啊? 你們怎麽過,我們也怎麽過啊,就是從trail過去啊。有趣,盼望著有機會看到他們過pass。

Tea house主人的小孩好奇爬到他們的自行車上,這個騎車的就過去推著小孩子一趟一趟的轉圈玩兒。

朝著安娜普爾納2走

繼續前行,到chame,Chame是ACT上的大鎮子,商店很多,可以買到各種trek 需要的東西。大部分人都在這裏住下來,LP書上安排的也是住這裏。看看時間剛過12點,還太早,兩人決定繼續往前走到下一個叫Bhratang的村子去住。

街頭剪頭發,這個小時候咱們在國內可熟悉。

趕緊跑去店裏買到了water tablet,不用再每天背2大瓶水出門了。進鎮子的地圖上介紹說Chame 還有2個銀行,不知道是因為過節還是別的原因,這2個銀行都沒有開門。

好熟悉的共產黨標誌!共產黨在尼泊爾原來還是個挺大的組織呢。。。回美國以後12月看到新聞,共產黨在尼泊爾議會占了多數席位了哦:)

20分鍾才走出Chame鎮子,路上除了我們兩個,已經沒有人了。穀底的太陽早早的就被擋住了,3點以後越走越冷。LP書上說Bhratang有很大的蘋果園,果然3:30 看到蘋果園了。

沒有太陽的穀底,好冷!

 

還看到了巨大漂亮的新building,好激動,好期盼,馬上就可以住下了,馬上就可以脫下腳上的登山靴了,會有熱茶,沒準還能洗個熱水澡。

走過蘋果園,走過大building。。。咿!~~村子呢? 怎麽沒有村子? 趕緊回頭去大building,那裏有人,有人就能住。 進去building,愛瑪,這裏麵太高級了!
 

看看這前台

這酒吧

這飯廳,還有大大的fire place!激動死了,這是掉到福窩窩裏了。興奮死了,居然這路上有這麽高級的旅館。  

趕緊放下東西,到飯廳去找人。問我們吃什麽?我們要先住店,然後再吃。
管事的小夥子給我們解釋,這裏是新開的旅館,沒有住的,暫時隻有賣吃的。對麵的那個房子是我們蘋果園的工人們住的,不是tea house。從這裏到下一個村子,走快點2個小時能到。

麵麵相覷,心裏暗暗盤算,那我們不是起碼要再走3個小時才到下一個村子?外麵太陽完全沒有了,霧已經在山腰裏盤旋了。。。
我已經開始自動腦補了兩個傻子在外麵找山洞鋪開睡袋哆哆嗦嗦的畫麵。。。會不會冷死啊? -- 心裏閃過一個念頭。。。
趕緊跟小夥子商量,我們走不動了呀,你幫我們安排個地方住吧!你這裏到處都是空的地方,我們自己帶著睡袋呢,睡哪兒都行。。。要不,你們那個工人住的地方,有沒有空床位啊,給我們住也行吧。
小夥子來來回回折騰一圈,回來了:工人房今天沒有空的了,但是我給你們安排住處吧。你們等會兒啊。。。

又過了10分鍾,帶我們出大樓,到對麵的小玻璃房子,推開門進去,指著說:你們今晚住這兒吧。
 

嗯,對,就是這兒。600尼幣一張床,這是兩張床 -- 1200尼幣。那個時候的我們並不知道這是此行在這個trail上麵住的最貴的床位了:)

 

這是等旅館開張以後我們賣麵包的麵包房,這是擺麵包的架子,這是裝熱湯的地方。-- 他很驕傲的給我們介紹。
玻璃房子的門不能從裏麵鎖,風起來吹的門啪啪的響,隻好拿東西頂在門上,再拿些屋子裏的亂七八糟的東西擋住門縫下麵進來的冷風。 衛生間要去對麵的tea house用,高大上的衛生間有抽水馬桶,有洗手池,還有洗澡間,可以洗手洗臉,可惜沒有熱水。

Tea house 有工人做晚飯,居然晚飯以後照樣給我們單子可以預訂明天的早飯,尼泊爾人民這服務精神確實相當到位!
 

吃晚飯的飯廳也是蘋果園工作人員的飯廳,我們坐在那裏吃飯喝茶看書,一群女工人也在邊上桌子吃飯聊天。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溜上二樓,推開一個客房門。哇!原來客房裏麵有單獨陽台,有單獨衛生間,幹淨整潔的單人床!明明都已經準備得這麽好了,我們本來可以是這個高級酒店的第一位客人的!居然不給我們住!!傷心~~~
早上離開的時候,管事的小夥子保證了明年trekking season 肯定可以住的。唉唉,哪位明年去走ACT的親記得替我到Bhratang的這個高級旅館住一下啊????

 

胡桃架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悠悠信步' 的評論 : 那麽長的trail,那麽大的地方。不會有人太多的感覺。我覺得天氣是第一重要的。
悠悠信步 發表評論於
真棒!這正是我向往的旅行方式。聽說十月份是高峰季節。你們覺得人會太多嗎?
chufang 發表評論於
這麽上上下下大半天,可能地圖上的直線距離才沒有多少。
FaiDao 發表評論於
很喜歡這最後在“旅館-to be"的經曆。
lucia17 發表評論於
這麽折騰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