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市場麵臨地緣政治新變數(圖)

來源: 2018-03-11 21:34:49 []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6789 bytes)

已經受通脹攀升、債券收益率上漲以及全球央行刺激福利結束所困擾的市場麵臨一個新的煩惱——一連串不確定的地緣政治因素。


特朗普上周宣布了對進口鋼鋁征收高關稅的決定,並且接受了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會晤邀請。


特朗普上周宣布了對進口鋼鋁征收高關稅的決定,並且接受了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會晤邀請。


已經受通脹攀升、債券收益率上漲以及全球央行刺激福利結束所困擾的市場麵臨一個新的煩惱——一連串不確定的地緣政治因素。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四宣布將對來自全球的進口鋼鋁征收高關稅,並暗示未來可能采取更大力度的行動。數小時後,特朗普接受了朝鮮領導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會晤邀請。在美朝對峙60多年後,此次會晤有可能成為一個轉折點。

地緣政治博弈令本已大幅波動的市場麵臨更多不確定性。上個月,投資者關注的是通脹回升以及央行可能如何反應的跡象。債券收益率飆升,股市下跌,之前受企業利潤增長以及全球主要經濟體終於同步增長所支撐的股市穩定上漲行情戛然而止。

美國新關稅舉措和朝鮮示好姿態給市場帶來了更多疑問。美國關稅舉措會演變為全球貿易戰嗎?或者並不會對全球貿易產生持久影響?一場危險的全球衝突有希望平靜下來嗎?或者說朝鮮的會晤提議隻是空歡喜一場?上周五亞洲交易時段,韓國浦項綜合製鐵(POSCO, 005490.SE)、中國寶鋼股份(Baoshan Iron & Steel Co., 600019.SH)等鋼鐵巨頭股價紛紛大跌,而亞洲股市大盤強勁上漲,這輪漲勢甚至蔓延到了美股,標普500指數上周五上漲了1.7%。

安本標準投資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駐香港高級新興市場經濟學家Alexander Wolf說,隨著利率逐步回歸正常化,這些其他因素開始變得更加重要。

衡量市場環境變化的一個方法是看波動率。去年股市以曆史上少有的穩健步伐大幅上漲,但後來波動率有所加劇。今年標普500指數有17個交易日漲跌幅達到1%甚至更高,而2017年全年隻有八個交易日漲跌幅達到1%甚至更高。

今年截至3月9日,標普500指數漲跌幅達到1%甚至更高的交易日數量也創下2016年以來同期之最。2016年截至3月9日,隨著中國股市震蕩在全球引發回響,標普500指數有25個交易日漲跌幅達到1%甚至更高。不包括2016年,今年年初標普500指數波動率創2009年以來同期之最。

今年,圍繞全球可能爆發持續性貿易衝突的不確定性也加劇了投資者的焦慮。人們主要擔心的問題是,一旦報複性進口關稅蔓延,全球同步經濟複蘇的局麵將被打破,迄今為止支撐股市的這根重要支柱將不複存在。

然而,特朗普最終宣布的關稅決定不如最初預期的那麽強硬,許多國家最終可能得到豁免。這並未讓一些投資者停止擔憂。

管理著850億美元資產的柏瑞投資有限責任公司(PineBridge Investments LLC)的多元資產全球負責人Michael Kelly稱,如果出現貿易戰,對他來說,最可怕的事情不是其可能性,而是他應該怎麽做;他無法找到一個好的答案,因此徹夜難眠。

Kelly稱,他上個月利用金融市場的波動來減少對美國金融股的敞口,同時增加歐洲銀行的持倉。他表示,與其他大型跨國公司相比,歐洲銀行相對不太容易受到貿易衝突的衝擊。

一些投資者認為,美國的關稅行動不會引發大範圍的市場恐慌,盡管受影響行業的股票可能遭遇打擊,但全球經濟整體積極的趨勢應會保持。一些人認為,國際社會對美國關稅行動的反應可能是溫和的。

對衝基金橋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 Lp, BRDG.XX)創始人Ray Dalio認為實際爆發貿易戰的可能性極低。

Dalio本月初在領英(LinkedIn)發布的一篇文章中寫到,他認為目前正在發生的情況更多地是政治作秀而非實實在在的威脅,預計特朗普關稅行動的影響很小,中國的反應可能不大且為象征性反應。

不過法國巴黎投資(BNP Paribas Investment Partners)倫敦多資產投資組合經理Colin Harte稱,他已開始削減對大型跨國公司的敞口,轉而看好小盤股和中等市值股,因為這類公司業務往往更多集中於國內,在免受有關國家貿易緊張關係影響方麵或許更加有利。

雖然美國對鋼材和鋁征收關稅的計劃不一定會給所有依賴貿易的新興市場造成問題,但更大的問題是接下來是否會發生更多貿易保護行動。

天達資產管理(Investec Asset Management)新興市場固定收入部門聯席主管Andre Roux表示,舉例而言,若美國針對中國及知識產權領域采取任何行動,都可能導致緊張局勢進一步升級。

談到關稅問題時,他表示自己極其擔心,擔心的是這會釋放什麽信號。

Roux表示,出於對貿易等因素的擔憂,今年他已經減少了對人民幣和泰銖等新興市場貨幣的敞口。他還表示,如果爆發貿易戰,亞洲將比其他地區更容易受到衝擊。

至少目前,許多人仍認為爆發貿易戰的可能性不大。

Wells Fargo Investment Institute全球市場戰略主管Paul Christopher在一份客戶報告中稱,目前貿易戰風險增加,但似乎並非無法避免。他預計這對企業利潤影響不大,並指出2017年美國稅改所帶來的好處應會超過關稅導致的競爭力下降的影響。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