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明珠多哈 - 快樂的沙趣

來源: 2008-03-22 09:58:12 [] [博客]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6747 bytes)
先祝大家複活節快活!

我放假了!(跟“我發財了”有點兒諧音哈:)從本周三中午開始休息,到下周二才上班,是不是比發財還讓人開心?!

********************************************

去年年底出發前,我們覺得小小的多哈如彈丸之地,有何玩頭,兩三天探望朋友足已! 在網上查找轉機去埃及的票子,居然比從挪威出發還貴,隻好作罷。

不料,在東道主小王夫婦的精心安排下,在多哈那快活的聖誕八天假日如白駒過隙,一轉眼,還沒玩夠就該回家了。乘健忘症未發作之前,把那些開心時刻溫習一遍,也就等於又快樂一次。

沙趣之一 騎駱駝

開車出了多哈一個多小時,就到了沙漠旅遊區,是當地政府明文規定的自然保護區。旅遊區緊挨著阿拉伯海灣,蔚藍的海水配著黃沙白雲,猶如世外桃源。

一進旅遊區裏,我們遇見兩個北非人在等生意,四頭單峰駱駝好像挺幹淨,至少沒臭味,身上披著花花綠綠的毯子和坐墊。孩子們早就等不及了,先上了駱駝繞地一圈,我等大人們也隨後乘上了駱駝,平生第一次坐在駱駝背上晃晃悠悠地轉了幾分鍾。停下來時駱駝先跪前腿,再屈後腿,騎者就不由自主地前傾後仰,好像要掉下來似的。這一點,馬的命運要好得多,至少不用向人下跪。

告別了駱駝,開車沒多遠就到了海邊,可以看出這裏的自然保護很成功,海水清澈見底,沙灘很幹淨,遊人不多,孩子們一下車就在海邊嬉戲打鬧,攪亂了那一片安靜。偶爾飛馳而過的四輪摩托車發出巨大的噪音,小狼一見眼都直了:我也要開車!


沙趣之二 沙漠飛車

海灘邊上有三處尼泊爾人經營的飛車等項目,我們三家大小12個人租了十輛四輪摩托,連妞兒也開了一輛小型摩托,讓我坐在後麵,第一圈我的手在操作,第二圈她將我的手從車把上推開放在她的腰上,自己開了起來,幾分鍾過後她就不再需要保鏢,把我趕下車,自己開著車跑了。兒子和其他同伴早已不見蹤影。一個小時後,天漸漸暗了下來,遊人漸漸散去,瘋回來的同伴都去跟攤主講價聊天,孩子們也玩累了一邊歇著去了,我伺機單獨上了車,開到人稀處,越駛越快,風從耳邊掠過,吹得T恤鼓了起來嘩嘩作響,那種感覺像是要飛了起來。原來飛車黨的感覺真是爽啊,果然刺激過癮!

臨走的前一天,在孩子們的一再要求下,三個爸爸帶著孩子又去開了一次飛車,這次除了妞兒其他人都換成了是大馬力的車,玩的不亦樂乎。我們三位媽媽則自由自在地在各個商店之間血拚。我其實特想去飛車,LD看出來我的心思就自告奮勇留守,我一想他的商店恐懼症及其後遺症,隻好勉強地雷鋒了一次。(在此自我表揚一下。:)


沙趣之三 衝沙浪·獵犬·獵鷹

另一件好玩的事是沙漠一日遊。小王在旅遊公司預定的兩輛車和其它五輛四輪驅動越野車組成一個車隊,司機都是富有經驗的經過專門飛車訓練的高手。我們中間的青壯年集中在一輛“瘋狂”車上,婦人和小女孩們則上了另一輛車,由小王保駕,準備溫柔地玩兒。當汽車在沙丘上下飛奔,我們開始心亂跳,人亂叫,由害怕到開心,叫到最後,大人孩子都要“再野點兒,再野點兒!” 有趣是,平時暈車的人這會兒怎麽折騰都沒事了。

中間休息時,車隊停在了一個沙丘上,對麵就是沙特阿拉伯。不知是誰帶頭開始往沙丘下跳,孩子們競相效仿,有些大人也禁不住誘惑紛紛開跳,有兩個穿白袍的司機也加入了行列,到底是人家的家門口,他倆跳的花樣最多,跳得最遠,單人跳,雙人跳,腹跳,仰跳。。。看得我們眼花繚亂。 那白色長袍滑坡時摩擦力小,功不可沒。

歸途中,我們在一個野營地打尖。野營地隻有一頂帳篷和一群駱駝,駱駝被鐵絲網圍成一圈,其中一隻母駝剛剛生下一隻小駱駝,身上還是血跡斑斑。女兒一見就要求把駱駝寶寶帶回家。我說不行啊,它離不開媽媽。女兒說我們把它媽媽也買回家,我隻好實話實說,媽媽買不起它倆的飛機票。女兒不死心,扒在鐵絲網上看了半天,又問可不可以騎小駱駝?這小腦瓜咋想的,簡直異想天開!我沒好氣地說,你咋不說讓它來騎你呢?女兒眼睛亮了,那好啊,現在它騎我,等它長大了我再騎它!我徹底喪失了耐性,跑一邊看狗去了。

那天我正好穿了一件仿豹點上衣,同伴叫我: 快來看啊,你的朋友在這呢!原來帳篷外拴著一隻阿拉伯獵犬,身材細長,披著一件豹點披風,一雙眸子明又亮,將恐懼歡喜表露無疑。我不是愛狗之人,卻對此犬一見鍾情,以後若養狗,非它莫屬。

阿拉伯犬,Saluki , 別名Wind Drinker(飲風者), Daughter of the Tent (帳篷的女兒), Son of the Desert,(沙漠之子) Desert Eye (沙漠的眼睛),聰明忠實,被阿拉伯人尊為貴友,視作家人。此犬是長跑健將,時速可達18公裏,可貴的是這犬蔑視名利,不屑於加入賽跑的行列。 據說阿拉伯人隻將Saluki送給最好的朋友。 但願有一天我能交個這樣的朋友。

帳篷內,幾個阿拉伯男人包括司機們坐在地毯上飲茶喝咖啡。我們受邀品嚐了一番,茶很甜,像其它本地點心一樣。咖啡有股怪味,也許習慣了就好了。 佐茶的煎餅還不錯,很軟和。

帳篷門口站著兩隻小型的獵鷹,頭上帶著特製的皮眼套。司機中最帥的一個哥們放下手中的茶過來戴上皮手套,將一隻獵鷹放在上麵,取下了眼罩。他用手勢解釋,不戴眼罩獵鷹會被遊客嚇得亂飛。孩子們湊在獵鷹周圍好奇地圍觀著,獵鷹也好奇地看著人們,看上去一點兒也不凶猛。

下午六點,夕陽西下,阿拉伯男人們從帳篷裏出來,麵對麥加開始虔誠地朝拜,絲毫不理會遊人們好奇的眼光。 人有信仰其實是一件幸運的事。

夜色中,我們離開了沙漠。風漸起,刮平了我們留下的痕跡,吹散了遊人的嘈雜聲,好似我們從沒來過似的。



請閱讀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  俺家的奧運女孩
•  小狼的成人禮
•  情人節,小狼當家
•  看病
•  兩個高考生

加跟帖:

當前帖子已經過期歸檔,不能加跟帖!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