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20萬算下來時薪才50元!你的996真的值得嗎?(組圖)

來源: 2019-04-14 20:36:32 []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9057 bytes)



中新經緯客戶端4月14日電(趙佳然)“工作996,生病ICU。”最近,這句話成了許多人的口頭禪。

所謂“996工作製”,即工作日早9點上班,晚9點下班,且一周工作6天的不成文工作製度。“996”的周工作時間最低為60小時。

麵對996,有人心存怨念,有人甘之如飴;有人口誅筆伐,也有人左右為難。經緯君采訪了兩位正在或曾經身處996工作製的在職者,不知他們的感悟與你是否相似?

“996工作一年,我辭職了”

楊鵬的上一份工作還沒到996的地步,但也八九不離十。跳槽到央企做測試工程師的他,為了盡可能節省通勤時間,不得不從北京三環內的家搬了出來,住到了六環外。

楊鵬坦言,其實選擇這份高強度的工作並不在他原本的人生計劃內,算是一個插曲。那時,結婚已有兩年的他背上了房貸,下一代的計劃也提上了日程,經濟上的壓力使他不得不另尋出路。

“先幹兩年,等把知識學到手,也算是留了個後路,以後不管怎麽樣,養家糊口不成問題。”他說。

然而,從朝九晚五到996,節奏的轉變是個頭疼的問題。雖然公司製度並沒有強行規定加班時間,但龐大的工作量擺在麵前,除了加班並無他法,每季度正常下班的日子能掰著手指頭數出來。由於工作日住在六環外的親戚家,他與妻子隻能在周末見上一麵,利用短暫的時間好好吃兩頓飯。

由於先前的工作專業性不強,如今麵對突如其來的高強度專業工作,楊鵬有些措手不及,甚至一想到上班就開始焦慮。好不容易熟悉了基本操作,但工作壓力依然壓得他喘不過氣。躺椅是他和同事們的必備品,每天中午都需要休息一會,否則整個下午都會渾渾噩噩。


晚上10點,北京後廠村的辦公大樓仍燈火通明 中新經緯 趙佳然攝


“我簡直在拿命換錢。”楊鵬粗略算了算,自己的時薪隻有50多元。

在崗位上堅持了一年後,他提出了辭職,開始創業做自己真正感興趣的工作。在他看來,一味地為自己不適合的工作拚搏反而不值,雖然一時的收入有所提升,但無法真正擁有成就感。

楊鵬覺得,雖然這份經曆能讓自己提升不少,但更大的意義是讓他認清了自己。“錢很重要,但是沒那麽重要。”

“不情願,但也不離開”

這大概是許多996製度下工作者們的普遍心聲。看似矛盾,實為無奈。

崔宇就是其中的一份子。畢業後一頭紮進程序員大軍的他,早已接受了這一事實:想在大型互聯網公司工作,就必須承受996甚至更高的代價。

現在崔宇在一家IT公司任職開發崗,工作日9點上班,11點下班,周六全天加班,下班時間不定。“公司在招聘時並沒有對工作時長額外說明,這已經是行業內的‘統一規則’。其他人都是996,我也隻能一起。”

為了同時滿足休息和工作的需求,崔宇幾乎犧牲掉了工作日所有的個人時間。租的房子離公司越近越好,回家後立刻睡覺,保證休息時間。就算在珍貴的周日,他也大多會選擇以看書、看電影等方式放鬆身心,迎接下一輪“戰鬥”。

大約半年前,崔宇認識了現在的未婚妻,兩人決定在今年內完婚。對於崔宇的工作狀態,未婚妻阿靜說起來也是哭笑不得:“我有時候會去他的公寓,發現上周末沒收拾完的東西,過了一周還是原樣擺著,動都沒動。結婚之後,我們應該隻有早上能見一麵,因為我的工作也很忙,需要早睡。”阿靜說,自己會支持崔宇對工作上的選擇,但最擔心的還是他的身體狀況。

談論起對996的看法,崔宇的反饋簡潔而平淡。“個人看來,長時間的加班肯定是不合理的,但這已經成為了行業內不爭的事實。在不換行業的前提下,很難改變現狀。”

崔宇表示,自己已經製定了長期的工作計劃,未來也會繼續在程序員的崗位上堅持。對他而言,對996製度的不滿或抱怨,可能隻會存在於茶餘飯後的閑聊了。

下班途中的人們 中新經緯 趙佳然攝


你的996,值得嗎?

996代表著什麽?是更多的收入、自我的提升,還是被擠壓的時間、日益衰弱的身體?

出於不同的需求,每個人對此的答案都各有差異。4月12日,阿裏巴巴官方微博發布了馬雲在內部交流活動上對996工作製的看法:

我個人認為,能做996是一種巨大的福氣,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沒有機會。如果你年輕的時候不996,你什麽時候可以996?你一輩子沒有996,你覺得你就很驕傲了?

所以我們說,加入阿裏,你要做好準備一天12個小時,否則你來阿裏幹什麽?我們不缺8小時上班很舒服的人。

隨後,馬雲本人也發微博稱“年輕人應該有機會聽到真話”、“不為996辯護,但向奮鬥者致敬”。



截圖來源:微博


同日,劉強東也在朋友圈推送了一篇名為《地板鬧鍾的故事》的文章,並稱“京東永遠不會強製員工995或者996,但每一個京東人都必須具備拚搏精神”。

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真正的兄弟一定是一起拚殺於江湖,一起承擔責任和壓力,一起享受成功的成果的人!

北京誌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占領認為,雖然996工作製的存在有一定的客觀合理性,但仍然是違法行為。現行勞動法為了保護勞動者合法權益,規定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8小時、平均每周工作時間不超過44小時。如果用人單位由於生產經營需要,經與工會和勞動者協商後可以延長工作時間,一般每日不得超過1小時;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長工作時間的,在保障勞動者身體健康的條件下延長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3小時,但是每月不得超過36小時。

因此,用人單位安排勞動者加班需要具備兩個條件:與勞動者協商一致、加班時長受到限製。實行996工作製的情況下,每月的加班時長肯定超過了36個小時的法定上限,因此是違法的。同時,對於員工加班,用人單位還需要依法支付加班費。

對於互聯網單位“時間不夠用”的現狀,浙江聖港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黃偉表示,解決問題的根本在於設計合理的激勵和薪酬製度,使得更多互聯網企業的員工能夠在最大限度上發揮出個人自身的能力,而不是設計一套固化的加班製度,去迫使員工最大量度的產出。

而關於996的“性價比”,有人算了一筆賬:若在996工作製下,一個年薪20萬的程序員,時薪不過50多元,性價比與年薪10萬的955(朝九晚五一周上五天班)並無區別,而健康、個人時間等代價則無從計算。

你如何看待996工作製?麵對996,你會選擇負重前行,還是盡力掙脫?請將你的體會與感悟與經緯君說一說吧!(中新經緯APP)

文中楊鵬、崔宇、阿靜皆為化名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