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不如炒紙?一大波紙廠齊漲價,這些商品也漲了(組圖)

來源: 2018-05-15 22:27:13 []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17583 bytes)

漲價!又是漲價!金立成“啪”地一聲把手機重重扣在辦公桌上,這已經是他5月份以來收到的第11張成品紙調價通知。“看都不想看!”他扒了扒頭發,顯得有些煩躁,“一麵是上頭客戶卡著我兩百萬貨款不付,一麵是紙廠三天兩頭漲價,你說我能怎麽辦?”

進入5月份,全國範圍內造紙廠相繼漲價,包括白板紙、瓦楞紙、箱板紙等紙種價格全麵上調。據媒體統計,從5月1日到4日,僅短短4天,全國就有32家紙廠宣布漲價,漲價幅度在每噸100元到300元不等。

實際上,從2016年年末開始,成品紙市場逐步開始了一場不動聲色的漲價潮,一開始隻集中在行業上下遊,除了金立成這樣的印刷廠老板,老百姓幾乎感受不到變化。而今年情況明顯不同,這場刮了兩年的風終於積蓄了足夠的力量,開始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


△這波紙張漲價已在影響消費終端。新華社資料照片


瀘州老窖提價15%,各種啤酒集體漲價

5月9日,瀘州老窖博大酒業營銷有限公司發布恢複接收總經銷產品訂單的通知,隨之而來的是結算價提高15%的消息,而給出的漲價理由是——包裝材料成本上升。

此前,全球最大啤酒企業百威英博旗下的百威啤酒500毫升裝的批價由57元/件提至85元/件,漲幅近50%。哈爾濱啤酒、雪花啤酒、青島啤酒都先後提價,給出的理由無一例外都是:包裝材料價格上漲,生產成本增加。

這是今年來,啤酒企業第一次集體漲價。

紙板漲價,殃及池“酒”。

另一波眾所周知的漲價是食品行業,此前就有多家媒體報道,達利食品的好吃點係列已經有過兩次提價,漲幅超過10%;沃隆每日堅果也從1月1日起,對係列產品價格上調3%~5%;康師傅不僅提高了飲品零售價,方便麵價格也同步提升,袋麵價格從48元/箱調為50元/箱,桶麵從39元/件調為40元/件,提價幅度在3%~4%左右……理由也很一致:因為原材料、包材成本的增加。

另一食品行業龍頭企業旺旺集團則表示,受紙箱等原材料采購成本的上升影響,集團上半年毛利率為44.5%,同比下降3.3%。

無論是酒類、飲料還是食品行業,都受到了紙板、包材漲價的影響。

有業內人士預測,漲價的現象將會蔓延至更多行業或企業,其中快遞、旅遊和航空等是最有可能漲價的。  


△新華社資料照片


造紙行業坐上急速回暖的過山車

與之相對的是紙廠財報數據一片向好:晨鳴紙業在2018年第一季度實現營業收入72.42億元,同比增長15.42%;理文紙業受到2017年紙價上漲的影響,公司全年實現收入258.37億港元,同比增加40.86%;太陽紙業在2018年一季報歸母公司所有者淨利潤6.17億,同比增長42.91%。

這波持續漲價,被造紙行業視為近十年來,國內紙業市場的一次急速回暖。

數位接受記者采訪的業內人士都表示,漲價是意料中之事,但價格波動如此明顯,多少有些意外。

“我們造紙廠,投資很大,卻利薄如紙。”嘉興一家造紙公司老總周敏正享受著近六七年來最為忙碌的日子,每天都盯著價格波動伺機而動。因為下遊用紙企業對原紙的需求量越來越大,周敏用“搶紙”來形容目前的市場。

以往,周敏和員工對於紙張價格的漲跌,幾乎沒有太多研究,因為比如包裝用紙,一年到頭的浮動幅度很小,每噸不過20~50元之間的浮動。

“但我們現在每天一早要開會,確定賣紙價格;晚上開會,商議廢紙的收購價格。再加上其他的事情和會,連軸轉。”周敏說,過去幾乎不需應對這麽頻繁變換的市場價格,“近期無論是原紙出售還是廢紙收購,價格波動的規律就是沒有規律。”

但不管如何,借助這波漲價之勢,周敏的公司效益越來越好了。例如一種包裝用紙,即便對外價格高達5350元/噸,每天800噸的產量,依舊處於日日光的狀態,而去年三月,它的價格也不過2500元/噸,“反正從今年5月初開始,每天一個價。”

到底是什麽原因引發了這場價格波動?浙江省造紙行業協會常務副理事長兼秘書長陸文榮對此分析頗深。

他告訴記者,上世紀九十年代,浙江就是產品出口大省,因此對包裝紙需求量很大,浙江紙板廠以及包裝用紙就突飛猛進地發展起來。到本世紀初開始,生產例如白板紙、箱板紙、瓦楞紙等包裝用紙的大型紙機都是進口為主,所以一些小的紙企就被淘汰了。

事實上,2011年之前,因為大的產能還沒上來,很多紙企的效益還可以,比如當時造紙企業比較集中的富陽,有些用紙公司就是直接拿著現金在造紙廠門口提貨。但自那以後到2016年前,隨著國內一些紙業巨頭在各省布局完畢,市場逐步顯現產能過剩。紙企的日子開始難過。

“近年來我省一直堅持轉型升級提升改造,很多地方五萬噸以下的造紙生產線都被淘汰,原本五百多家紙企現在剩下兩百多家,企業集中度越來越高,大廠越來越多。”陸文榮說,油、煤、氣等大宗材料不斷漲價,環境保護要求在這幾年不斷強化,廢紙進口量被嚴格限製,北方大量低效能紙企被關停,造成供需矛盾凸顯,成為刺激紙業市場的關鍵因素,“而少數大型紙企,也已經有了定價權。”

直到2016年第四季度開始,造紙行業的這波漲幅行情開始顯現。周敏正是親曆者——2016年底他開始感受到造紙行業的複蘇,其間紙價雖偶有跌幅,但幾乎完全被堙沒在造紙行業走勢看漲的大行情中。前幾年欠下的債,都因為這波行情一掃而光。  


紙一漲,餐巾紙、快遞盒都會漲

陸文榮告訴記者,僅是2017年,全省造紙企業總產量1921萬噸,總產值高達66.67億元。而2015年,我省年總產值卻隻有二十多億元。

造紙行業的回暖複蘇,以及價格激漲,帶動了整條產業鏈的波動。

“近年來對外貿易開始升溫,包裝需求量逐漸增加。其中漲幅最明顯的便是包裝用紙和印刷用紙。”陸文榮說,另一個比較貼近民眾生活的就是快遞行業的急速發展,令包裝紙盒的用量以及價格相應增加。

記者在走訪了杭州幾個快遞點後,一些快遞員表示,快遞漲價最為明顯的就是從2017年下半年開始的。

陸文榮也介紹,浙江既是造紙大省又是用紙大省,每年年底都是包裝紙的交易高峰期。當時各大快遞公司幾乎同時漲價,除了人工和物流成本外,對外宣稱的另一個漲價重要原因就是紙盒成本上升。

記者查詢到相關信息顯示,2017年9月,國內最大瓦楞紙箱原紙企業玖龍紙業宣布提高瓦楞紙箱原紙的價格。據當時統計顯示,那年瓦楞原紙的價格上漲了七成左右。由此帶來的結果是,一個紙箱售價因此漲價0.2至0.5元不等。

家用紙巾亦在漲價之列,在某超市負責日用紙品貨台的工作人員表示,漲幅不大,很多消費者感受並不深。

陸文榮說,漲價如此,下遊加工企業也沒有辦法,隻能接受,因為必須要用。但最終為此買單的,還是消費者,“不過目前看,應該已經處於供需相對平衡的狀態。”

炒股不如炒紙,真這麽賺錢嗎?

最近,做紙張生意的圈子裏流傳一句話:炒股不如炒紙。但是,想要在這波漲價潮中分一杯羹,並不容易。

許勇君(化名),從事紙張中間貿易20多年,做的就是從各家紙廠拿貨分銷給下遊生產企業的生意,業內管他這樣的叫“二盤商”。最近這兩年用許勇君的話來說,“是生意最好做的時候,也是最難做的時候”。

好做,因為隻要手裏有紙就不怕賣不出去;難做,因為手裏有錢也不一定拿得到紙。

許勇君向記者講述了他最近買紙賣紙遇到的故事。
  


△企業收到的調價通知。詹麗華 攝


以前拿貨靠臉,現在靠搶

我主要做白卡紙,就是那種用來做名片、請柬、喜糖袋的紙張,從2016年底到現在,整體價格漲了50%~60%,是近10年來最好的一波行情。按理說,五六月份是(紙張生意)淡季,九月份以後才是旺季,但這段時間紙廠調價的通知幾乎沒有斷過。做了20年紙張生意,這樣的情況我還是第一次碰上。

以前漲價行情也有,一般持續幾個月多多少少就會回落,這次已經持續了近兩年,幾乎隻漲不跌。

你說生意難做吧,去年一年我輕輕鬆鬆就掙了兩三百萬。賺得不算多,因為我沒有吃庫存。人家有倉庫囤貨的,多囤一天都是躺著掙錢,多囤半個月就抵我周轉一次的利潤。你說生意好做吧,我基本上每周都能收到紙廠漲價的通知,多的時候一周漲三次,有錢都不一定能拿到貨。

搶貨搶到什麽程度?

這麽說吧,以前我們拿貨基本“刷臉”,老客戶打個招呼,提前說好要多少量,發貨的時候再交30%貨款,甚至紙廠先給你墊付,一兩個月內結清都可以。現在不行,你提前付30%甚至50%的貨款都拿不到貨,必須一手交錢一手提貨。有的二盤商想卡節點,踩著紙廠調價前夜交定金,你以為自己很穩了,結果要貨的訂單量早超過供貨量了,等輪到發你的貨,這價格又漲了。所以我們現在拿貨都是全款,不是全款根本搶不到紙。
  


杭州“二盤商”跑山東租生產線

紙張原材料漲價,普通消費者感受似乎不明顯,實際上拿我們每天要用的衛生紙等生活用品紙來說,零售價也漲了一兩毛,隻是我們平時不太留意。從利基數來說,這個漲幅也不小。

最明顯的證據是財報,你看去年各家紙廠的報表,利潤都非常高。業內也有人將這波漲價的始作俑者歸於紙廠,希望國家出手調控,我是很讚同,在商言商,紙廠最多隻是順勢而為。前幾年,紙廠利潤薄如紙的時候也沒有人為他們叫屈,這兩年讓他們賺一點也正常。如果一門生意隻賠錢,還有誰會做?實際上,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幾乎所有大宗商品都在漲價,紙張隻是其中之一,因為之前實在太疲軟了,所以一爆發就顯得有點“不可收拾”。

其實前段時間,杭州有“二盤商”已經搭夥去山東中小紙廠租生產線,自己生產紙張了。

中小紙廠的產能沒那麽大,他們出租生產線、提供紙漿渠道,二盤商自己生產、自己分銷,這樣做雖然紙張的品種和規格選擇比較少,但紙張價格自己能控製,相對比較穩定,不用老看別人的臉色,也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

身邊的朋友,一撥賣設備,一撥減庫存

這波漲價行情會不會繼續?這幾天我們也在討論,我個人是不看好的,因為市場的供求鏈已經在發生變化。

我身邊的朋友分成兩撥。一撥做印刷生意的,從去年開始已經在陸陸續續賣設備了,他們接的多是國外訂單,全球競標,成本上漲是你的問題,甲方可不會因此接受你的報價,而且國外紙張原材料並未大幅漲價,也就是說同樣的訂單,你的競爭對手接了能賺,而你多做一單就多虧一筆,不接,老客戶跑單,一樣是自斷後路。印刷廠的需求量減少,漲價也後繼無力吧。另一撥,跟我一樣做紙張生意的,去年囤貨狠賺過一筆的,今年也不敢多囤了。

我剛租了一個2000多平方米的倉庫,最近白卡紙價格稍微跌了點,囤的貨錢沒賺到,反而虧了20萬。不過下一筆訂單我訂了國外紙廠的貨,因為現在市場上白卡紙的價格已經倒掛了,從國外進口的白卡紙哪怕加上關稅等其他雜七雜八的費用,最後的成本也比國內紙廠拿貨便宜20%左右,唯一的缺點是需要自己再做分切。像我這樣薄利多銷的,還是快進快出好,資金多周轉一次,最後的利潤跟他們做囤貨的其實也相差不大,風險還小。

【浙江新聞+】

紙張價格波動,廢紙也跟著漲

有老人問了廢紙收購價還不舍得賣

紙張價格波動,也影響了原材料——廢紙的價格。

老張在杭州收廢品已經超過十年。她每天早上五點半和丈夫一起到機場路和同協路交叉口周邊幾個小區收購廢品,或者從其他收廢品人那裏收。其中,廢紙盒是他的近期的主要收購目標。

到了傍晚,他們會把從各個渠道收集來的大量紙板箱集中在一起,用自來水將之潑濕,一方麵是為了便於折疊打包,另一方麵屆時未幹的水分還是能有點增重的效果。“我們不潑,廢品站也會潑。”老張辯解說。

廢紙是造紙業的重要原料。

這十年裏,廢紙收購價幾乎呈現一個“U”字型——2008年前後,從一個家庭處收購的廢紙價格曾達到過1元多一斤,隨後逐年下降,最低點跌到2毛錢一斤。但2016年以來,廢紙收購的價格又開始逐步上升,現在從家庭收購的廢紙價格每斤超過9毛,而他們賣給廢品收購站的價格,也已經回升到1.2元左右一斤。老張的同行,一直在屏風街附近收購廢品的駱大姐也有同感,她說今年的廢紙收購價格,已經逼近十來年前的最高值。

這兩年廢紙走俏,最明顯的變化就是,他們從家庭住戶那邊收購價才兩三毛一斤時,很多家庭都懶得賣,廢品買賣人自己也嫌費勁,“現在不一樣了,很多家庭都攢著紙板箱,家裏有老人的,問了價格後有時還不肯賣。

有些小區物業還因為保潔人員爭搶紙板箱,下了規定不準收集小區內廢紙板箱,否則罰款”。

這波廢紙收購漲價,確實是因為紙業市場的回暖。造紙業需要廢紙作為原材料,進口廢紙又被限製,所以像老張這樣的廢品買賣人,在此波漲動中受益。

老張覺得,這還跟現在網購發達有關,以前快遞行業還沒現在這麽發達,很多家庭的廢紙板“產量”並不高,現在一個小區收下來,不得了的。

對造紙企業來說,成本確實高了。嘉興一家造紙企業的負責人說,2015年廢紙收購價不過900元一噸,現在呢,3300元,有時我們原紙出廠價格還不到3000元。他說,現在造紙企業收廢紙是最頭疼的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