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雲之南是故鄉(四)山茶花紅似火,你是最美的那一朵

來源: 2015-07-26 20:08:09 [] [舊帖] [給我悄悄話] 本文已被閱讀: 次 (9881 bytes)
山茶花紅似火——阿詩瑪是最美的那一朵
     
       山茶花紅似火,你是最美的那一朵
......遊走在彩雲之南的大地上,《阿詩瑪》優美的旋律始終相伴隨行,縈繞耳畔。知曉雲南,除過與家族糾葛百年的雲南白藥,就是那美麗的撒尼姑娘——阿詩瑪了!記得1980年代初一個春風蕩漾的傍晚,深藏秦嶺山中“三線建設”單位的學校操場上,放映露天電影《阿詩瑪》 。那如詩如畫的長鏡頭、美麗動人的阿詩瑪、還有那撩撥心弦的優美旋律刺破了靜寂山坳的夜空,綻放在我青春洋溢的心田裏,蕩漾在腦海裏相伴流年難以忘懷....... 。 從六四年誕生即為毒草塵封的歌劇電影《阿詩瑪》,穿過20多年的漫漫曆程,在萬物複蘇的春日裏,與我有緣相遇在曆盡“浩劫”的青春歲月,以其美麗動人的愛情旋律滋潤著我們一代人度過的“文革十年”荒蕪的青春年華。

阿詩瑪,你如同湛藍碧空上自在飄逸的朵朵白雲,在不遠的前方召喚著我,背上行囊,不由自主地邁開了追尋你的匆匆步履。

       乘坐上通往路南石林的班車,向東南方前行,藍湛湛的天幕上,絲錦般的團團雲絮變幻無窮,無邊無際的紅色山石間遍布著紅、白、粉姹紫嫣紅的山茶花,“一朵鮮花鮮又鮮,鮮花長在岩石邊......蜜蜂兒不落刺蓬窩,蜜蜂兒落在鮮花上;笛子吹來口弦響,我織布來你放羊”阿詩瑪的歌聲將我的思緒帶到了遙遠的撒尼姑娘的故鄉——阿著底。車距昆明漸行漸遠,喀斯特地貌愈發突顯出來,參差崢嶸,千姿百態的叢叢褐灰色石筍冒出了紅色的山坡,似雨後春筍般拔地而起,山腳下的公路旁一條清亮活潑的湖水傍著我們前行的大巴交錯相伴,歡快奔流,身著豔麗服飾的撒尼村民在湖邊的秧田忙碌著“長湖的湖水呦又清又純,青青的翠竹秀又長......撒尼人勤勞又勇敢,湖邊踩麻,田地裏插秧忙,響亮的歌聲傳四方、哎咯傳四方......”伴著長湖的粼粼波光,那縹緲的歌聲隨風飄蕩。


 
       沉浸在阿詩瑪的歌聲裏不知不覺已豔陽偏西,直達路南縣的班車停靠在通向石林景區的岔路口,我們一俟下車,即被迎候路口的“阿黑哥”矮腳小馬車載向阿詩瑪的故鄉,小馬駒撒著歡兒揚蹄兒奔跑“馬玲兒響來玉鳥兒唱,我跟阿黑哥回家鄉......”撒尼小夥子的歌聲一路伴唱,愜意前行,不消半個時辰,就來到了依傍著石林的撒尼村寨,入住在山坳間的撒尼人家庭旅館,吃畢雲南酸菜魚和鮮花樹葉都當菜的晚餐,洗漱停當,已是杲月當空,小山寨籠罩在薄紗般的月華之中,靜謐安詳,堂屋敞開的門扉潑出半院壩的燈火,踩著月光似漂浮一般我來到了撒尼老阿媽的火塘旁,油亮可鑒的原木案幾上,老阿媽正在五彩斑斕的繡衣上飛針走線,一朵火紅的山茶花在她的掌心噴薄欲放。老阿媽年屆九旬,耳聰目明,捧著五彩繡衣,示意著為像框中美麗的撒尼姑娘“阿詩瑪”繡製五彩嫁衣,在景區工作的孫女阿詩瑪自由戀愛,唱著情歌找到了“上山能打虎,彎弓能射雕”的阿黑哥,吉日出嫁。如今的阿詩瑪們不在唱出“遠遠離開熱布巴拉家,從此媽媽不憂傷”的哀歎。屋後煙籠霧罩的鬆林間口弦聲聲,我循聲登上吊腳樓平台,遠望明月之下,鬆林草坪間,阿詩瑪和阿黑哥,甜蜜依偎,伴著口弦,輕歌曼妙,“阿著底呦是個好地方,高高的青鬆樹長滿山間......”,阿詩瑪你回來了,在生你養你的阿著底,與你的阿黑哥“笛子吹來,口弦響,我織布來,你放羊......”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



 
翌日清晨,朝霞滿天,我們背上行囊,進入石林景區,喀斯特地貌形成的路南石林,約有40多萬畝。奇石組成的千姿百態的石頭森林,漫無邊際,一俟進入其中,立刻陷落進迷幻的童話王國,遠近高低各不相同的哥特式城堡尖翼林立,我們沉醉在迷宮般的古堡中一時找不到遊覽路線,石崖間遇一挑擔售賣女子,我們買其菠蘿解渴,探問遊覽路線,女子自薦導遊,於是,我們付得小費成交,女子將擔子藏匿於天然寶洞,少頃便兩手空空從石縫中轉出,變身民間導遊。隨女子爬高上低,穿行在拔地而起的崢嶸石林裏,盡覽天工造物的千姿百態、神工鬼斧。登高遠望,目力所及褐灰色的石林仿佛春雨後出土的幼苗,鬱鬱蔥蔥,競相比拚著承接天庭間的雨露春華,疏密有致的漫漫石頭森林,豔陽普照下點綴些許的綠樹紅亭,秀美綺麗,煞是養眼怡神。怡然自得中心有旁騖,茫茫石林中我在細細尋找著——頭戴花帕,身背竹簍遙望遠方的“阿詩瑪”化身的紅石峰!導遊女子會意了我的渴念,隨即帶我們重返隱蔽在石縫間的青石路上迂回穿插,片刻光景,我們就被帶到地勢平坦的小石林開闊的草坪上,“民間導遊”指向獨石成景的阿詩瑪紅石崖,揮手作別,回返貨攤。“天造老石崖,石崖四角方,這就是我存身的地方......”度步在撒尼姑娘阿詩瑪的身邊,撒尼長詩阿詩瑪的故事在耳邊娓娓道來:美麗的阿詩瑪是阿著底村的撒尼姑娘,與摔跤場上得勝的阿黑哥甜蜜相戀,財主阿布巴拉搶走阿詩瑪,遠行的阿黑哥騎馬急馳趕回營救,射死猛虎,劈山開道,救出阿詩瑪,財主放出洪水,滔滔洪水衝走了阿詩瑪,阿黑哥呼喊著阿詩瑪......。

雲散我不散,日滅我不滅,我的影子永不散,歌聲永不歇......”耳邊似有縹緲的歌聲縈繞在茫茫石林的雲天中。“隻要你來叫我,我就回答....”,依照傳說,我們對著天造石像喊一聲:阿詩瑪.....,石林中隱隱的飄蕩起“阿詩瑪”的回聲。

 一隊歌舞著的阿詩瑪伴隨著腰間斜跨三弦琴的阿黑哥,扭擺而來,頃刻間,草坪上歡呼雀躍,禁不住誘惑的遊人們也被召喚進歌舞的海洋,開始阿細跳月......。


   

       眼前奔撲跳躍的阿詩瑪們,定然是老阿媽的孫男嫡女,她們幸福洋溢的歌舞,將我從悲情的“阿詩瑪”故事中喚出,牽引進了歡樂的海洋,一起搖擺、搖擺......。
 

所有跟帖: 

謝謝分享。扮演阿詩瑪的演員後來很不順利,還記得胡鬆華的歌聲。 -看風景- 給 看風景 發送悄悄話 看風景 的博客首頁 看風景 的個人群組 (0 bytes) () 07/27/2015 postreply 06:47:45

幾十 年了 -王大膽- 給 王大膽 發送悄悄話 王大膽 的個人群組 (156 bytes) () 02/23/2018 postreply 10:33:42

加跟帖:

  • 筆名:      密碼: 保持登錄狀態一個月,直到我退出登錄。
  • 標題:
  • 內容(可選項): [所見即所得|預覽模式] [HTML源代碼] [如何上傳圖片] [怎樣發視頻] [如何貼音樂]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