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清雲淡

這個世界似乎是真的,又似乎是假的。假變真來真變假,真真假假實難辨。
博文

新冠肺炎病毒刺突蛋白D614G突變株 新冠病毒刺突蛋白D614G突變株大約在2020年2月份首次出現。3月份約占25%,隨後在病毒測序樣本中所占比率逐漸上升。到了5月的時候,70%的測序樣本中都攜帶上了D614G突變,成為現今在世界(特別是歐州,北美及南美巴西)上流行的主要毒株。刺突蛋白有1200多氨基酸,614位點處於刺突蛋白S1和S2二大結構區域的交接部。另外從帶負電的Asp(D)氨基酸變成沒[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瑞德西韋抗新冠病毒嗎? 印象中吉利德公司生產的尚在研發階段的原本目標為抗Ebola病毒的瑞德西韋(Remdesivir)也能抗新冠病毒似乎早就是個不爭的事實了。因為這名字就起得好,有“人民的希望”的意思。另外武漢病毒所不是1月底就己注冊抗新冠療效了嗎?所以這二天讀到流露出來的臨床實驗結果似乎顯示無明顯效果的報導,不禁問道這是咋回事?讀了有關的有篇文[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0)

文學城拾貝集-一個美麗的背影 文學城頭號名博主菲兒不光是名最為多產的博主,而且是位不多見的把個人肖象照坦然放在博客首頁的才女博主。不僅是放個人肖象,而且是經常變換,自然張張都是美麗的。美的看多了具體的哪張都不記得了,到是印象中有一張背影照,隨風飄動的長裙。。。佇立在那裏,是凝視著春天裏盛開的鮮花,金秋田野裏豐碩的果實,還是遙望著[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新冠肺炎病毒-諾獎得主有可能搞錯嗎? 著名法國病毒學家,因研究艾滋病毒獲得2008年諾貝爾醫學獎的呂克·蒙塔尼耶教授(PrLucMontagnier)4月16日在醫學網pourquoidordeur.fr接受采訪時稱,目前全球大流行的冠狀病毒來自武漢一個實驗室。此番言論引發廣泛關注和爭論。他直指這個“病毒被人為操縱了”。 這引起了一片轟動。隨便拾幾例,文學城首頁“法國[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7)

新冠肺炎病毒的幾種變異體是咋回事 除了疫情本身這二天網上及朋友之間談論的最多的話題恐怕是新冠肺炎病毒的不同類型及由此引伸出的一些猜想。有些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味道,引得三腳貓不由得學習跟進了一把。在這裏分享一下心得,屬於mytwocents. 1.新冠病毒變異體及分子進化關係分析 所有這方麵的研究涉及幾個基本詞匯和概念:SingleNucleotidePolymorphism(SNPs)單個位[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2)

新冠肺炎病毒學名叫SARS-COV-2 1月23日左右二篇來自中國科學家們在線預印版論文令人無疑議地證明了此次最早於武漢暴發的肺炎病毒是一種與己知的SARS病毒很相近的冠狀病毒。當時合理地暫命名為novelcoronavirus2019(簡稱nCOV-2019)。國際病毒分類委員冠狀病毒工作組(ICTV-CSG)於2月11日在NatureMicrobiology雜誌上發表了一份詳細的聲明(consensusstatement)正式將2019-nCoV命名為SARS-COV-2。看得出由[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新冠肺炎病毒與SARS病毒的親源關係 SARS是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SevereAcuterespiratorysyndrome)的簡稱。2003年爆發於中國的SARS又常常被通俗地稱為"非典”-即非典型性肺炎。典型性肺炎是指醫學上有多年治療經驗的pneumonia。2013年爆發於中東的嚴重呼吸道綜合症(MiddleEastRespiratorySyndrome)現簡稱為MERS.MERS也是一種非典型性肺炎(即"非典”)。所以科學上嚴格地來說“非典&r[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1)
文學城博客捨貝-邊走邊看話初選 美國政治有點象個大擺鍾,可謂8年河東8年河西(當然因特殊事件有時隻是4年)。愛好和平的卡特總統之後是強勢的裏根總統。在中東大搞nation-build的小布什總統之後是愛好和平的奧巴馬總統(2009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更重要的是奧巴馬講話基本政治處處正確。奧巴馬之後上來了個有點喜歡憑個人好惡常常講話政治不正確的川普總統。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3)
(2020-01-19 08:42:49)

來杯kava.kava茶市麵上聲稱有各種療效的茶種類很多,看多了眼花繚亂有種疲勞感,幹脆那種都不信。平時基本遵守民間頗為流行的喝茶還要喝綠茶的說法,有時換點紅茶喝。前不久一次從文學城博客偶然看到kava茶的說法。以前從末留意過,這次好奇心驅使買回了一盒YogiKavaStressRelief茶。做了二周個體臨床實驗,有效果。在這裏和網友們分享一下。Kava是種產於南太平洋島嶼的植[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文學城博客拾貝-自由至上希臘人獨嘯天_文學城博客:“在古希臘文化中,就一直以自由泛濫式的民主製度,來治理國家,沒有法製和道德的約束。這種“無法無德”的思想文化意識,深深地紮入希臘人的精神裏。因此,相對於其它歐洲國家而言,希臘人的法製觀念、社會公共道德意識比較淡薄。”獨嘯天_文學城博客:"自由散漫、鼠目寸光的希臘人"lily0824_[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1]
[2]
[3]
[4]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