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博文
(2020-09-24 05:51:07)
積弱多年致失台,槍加故土亦生哀。牛毛分析尋常有,青史跟前不用猜。[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我有一個調節心態的小方法:對於讚美自己的內容,少去聽,因為我沒有覺得自己有那麽好;對於誹謗自己的內容,別當真,因為我也覺得自己沒有那麽不好,這樣自然對於一些好的、不好的言論也就都能泰然處之了,心態自然也就平衡了”孫燕院士表示。雖然不是什麽偉人,這句話還是說得有水平的。[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9-06 15:37:15)

霍光因為霍去病的關係(霍去病製造了機會,非常對得起這個異母弟弟和他老爹,這是古人重生恩大於養恩的理念)和自己的表現得到了漢武帝的賞識,成了托孤的顧命大臣之一。不過今天俺是個毒舌,要挑幾個刺。霍光對漢昭帝忠心耿耿的,不過自己也沒閑著把勢力親上加親,強強聯合,與其他顧命大臣做兒女親家。私心還是蠻重的。他反對上官親家想把孫女弄成皇後,公[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9-06 07:20:35)
暑熱憶故鄉寄看兄膠兄未老立秋幾日到秋涼,汗意綿綿憶故鄉。蟹隱清溪沙印淺,蟬依老樹叫聲長。晝中街白挑夫苦,夜半燈紅小吃香。回首人生恍如夢,天涯珍重送君旁。和未老兄韻,並寄未老膠老二兄相看不厭所謂伊人水一方,半彎眉樣照他鄉。自從星鬥分南北,始與天涯比短長。蘇武牧羊持漢節,茂春認賊鬥親娘。杜陵老去猶思蜀,萬裏同看地上霜。回寄膠東人一聲珍[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從五年前開始習作近體詩,我基本上每周甚至有時候每天都會到詩壇逛逛,中間有幾次暫時的離開,一是因為微信詩群的浪潮,加入了一些詩群,忙於應酬和一些事務。不才逢人抬舉,幫人編輯了幾期網絡詩刊,後來覺得累,就退群了。這一撥微信潮流,應該是把很多詩壇高手都卷走了,回到詩壇後,感覺比以前冷清了,也少了些精華珠玉。後來又一次短暫的離開,是因為看[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全文摘錄在最後麵,這裏隻複述一下標題,基本上概括了整個事情):男子射傷一隻麋鹿沒想到第二天就被這隻麋鹿戳死了想到哪兒說到哪兒,今天說說對待動物的態度的善惡問題。這個問題,總的來說,是一個界限比較模糊,但是直觀上比較清楚的問題。什麽意思?就是說如果要嚴格的定義,什麽樣對待動物是合理的,符合善的(善:在古代漢語中有好[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20-09-02 05:25:19)

李陵的故事記載很詳細,我就不複述了,隻是為了完整性,把史料和百度百科的敘述放在文末。個人亂侃:漢武帝:有雄才,但自用,好殺伐,對功臣能賞但如果犯錯(或者沒達到預期)則很嚴厲。汲黯曾批評過他這一點,他不以為然,汲黯無奈。此是鐵血之主,可成千古功業,但需要之前的積累,容易輝煌之後轉入暗淡。想起另一個人,喬布斯,雖然兩人的領域不一樣,但[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4)
(2020-08-30 23:27:17)
前段時間,我向一個文友抱怨網絡上太多垃圾文章,文友一語道破關鍵--網絡發文章門檻低--想想還真是,在紙媒體時代,文章是要經過編輯審核的,這多少能把一些垃圾拒之門外,比如我今天看到的一篇說:“在黑命貴慫恿暴民燒殺搶掠中明白了共產主義的破壞性”我不信共產主義,我也不支持黑命貴打砸搶,但我還是知道這兩個事情沒有關係。什麽是垃圾,垃圾就是[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20-08-30 14:29:35)
剛剛用搜索功能把龍劍老師發的係列全部整理成了一個文件,收藏慢讀。抱歉,之前雖然看您發了那麽多,一直想等到全集後再一起閱讀。 到詩壇裏來很少叫人老師,一般的別人叫某師某師我都非常可疑,老師真不是隨便叫的,尤其是好為人師者,基本上我覺得就跟老師二字不沾邊了。老師這兩個字,如果沒有一點虔誠的味道,我覺得就跟師傅一樣,聽著就是個客套而已。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資治通鑒: 摘之漢紀十一 時上方興功業,弘於是開東閣以延賢人,與參謀議。每朝覲奏事,因言國家便宜,上亦使左右文學之臣與之論難。弘嚐奏言:“十賊彍弩,百吏不敢前。請禁民毋得挾弓弩,便。”上下其議。侍中吾丘壽王對曰:“臣聞古者作五兵,非以相害,以禁暴討邪也。秦兼天下,銷甲兵,折鋒刃;其後民以櫌鉏、棰梃相撻擊,犯法滋眾,盜賊不勝[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1]
[2]
[3]
[4]
[5]
[>>]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