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agios博客

走吧,眼睛望著同一片天空,心敲擊著暮色的鼓。 走吧,我們沒有失去記憶,我們去尋找生命的湖。 走吧,路嗬路,飄滿了紅罌粟...
博文
(2013-09-30 07:33:07)
隻一低頭的功夫
我們已各自奔跑了三十年
今夜,仰望星空,我們久期終遇
頭挨著頭,肩貼著肩
透過滄桑的目光
我們的靈魂在喧囂的幕後對視
時針瘋狂旋轉
記憶的列車向後飛馳
川流過紛亂的窗外
我們暢飲往事
象捕捉隧道間閃過的每一束陽光
就這樣手拉著手,不再鬆開
一起走向深邃、浩瀚[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3-09-30 07:29:50)
故城,我寂寥時的情人
每次,想起你
象牽起一根兒時的絲線
可每次,走進你
都是一次流浪
每次,離別你
象剪斷經年的爬藤
可每次,夢醒時
總恍惚是你的月光
帶走一杯你的泥土
用歲月燒成紫砂
在冰涼的秋季
沏一壺絳紫色鄉愁
望異鄉的雲
聽異鄉蟋蟀吟唱[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3-09-30 07:27:43)
誰,曾把思念鎖在搖籃
把命運係在風帆
誰,曾將夢想貼上郵票
剪接孤寂的年頭
誰的訣別在日記裏重複
湧進酒醒的間隙
誰的玫瑰在目光中風幹
成為春天的傷口
仰望頭頂散淡的煙痕
你已飛過我的天空
讓我從燈火的胭脂裏
拾起半生蹉跎
看你輕搖船櫓
去迎娶一湖曙色[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0)
(2012-09-13 14:34:58)


ItwassuchafineandcalmdayinSeptember.Theweatherwassuddenlycooldownafterapouringthunderstorm.Iwastiredofsittingintheair-conditionedhouseforawholelongsummer,anddecidedtostayoutsidetoindulgemyselfwithsomefreshair.Itwasfiveo'clockintheafternoon.Theskywasclear.Icleanedapairofwhitearmedchairsonthedeck,whichhadbeenremainingmuddyduringthepastsummerrains,andseatedmyselfrejoicinglywithalaptoponmyknee.In...[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7)
(2012-05-17 19:33:02)
1
當燃燼的激情
融化了你冰雪般的花蕊
你將花瓣上的頭像
一葉一葉地卷起
2
黑暗中
我們對視的心靈
無語、無悔
北極星似的婚鑽
在遙遠的櫥窗裏忽暗忽明
那是我無數次湧到嘴邊的承諾啊
可你今夜的欲望
在牆角
一會兒是露水
一會兒是蛛網
3
落滿灰塵的書
角落裏砌成傾斜的牆
十字架般壓著一張張借據和一片片夢想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1)

</cke:body></cke:html> 莎拉·張和西貝柳斯小提琴協奏曲 我第一次聽莎拉·張演奏的作品,大約是在九六年前後。那還是在美國的音樂專賣店TowerRecord裏試聽她演奏拉羅的西班牙交響曲。然而,一直以來,我從未過於青睞她的演出。主要原因是我覺得她不外乎是一位小提琴神童,而那個年齡的演奏大多攙雜著許多模仿的痕跡,很難能表現出什麽自[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11-12-04 17:35:39)
無數次的鍵擊後
你翩然走出虛幻的同城
門鈴、紅酒、燭光
點燃你不斷開闔的朱唇

煙一般的婀娜
你滑入冰涼的帳中
於是,一雙孤寂的靈魂
化作兩隻圓月下的海鷗
依著鍍滿銀色的波濤
愉快地翻滾
黑暗裏
你枕著我的胸
淡淡講起
我從未聽說過的遙遠的山村
晨霧一樣
你倏然消失
當風鈴還不慢不緊
輕拍著夢中的我
囈語含[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3)
(2011-08-20 19:44:08)
記得年少時,我曾找高人算過一卦。說我命主木。木者,逢水則盛,遇火則焦,見金必折。因而,須得主水的貴人相助。如後半生煢煢一人,則必經諸多磨難。當時少年氣盛,一笑了之了。三十年過去,驀然回首,方知冥冥天命。我曾經折過,也曾經焦過。然而,上窮碧落,下極黃泉,命中如水的貴人仍然茫茫如也。每當我孤獨一人孓立於風中,即便那風舞的披氅在夕陽中投[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5)
半生戎馬倥傯,騁千裏中原 
曆滾滾長江南渡
又北耕塞外, 偉烈豐功
福蔭子孫後代
一世清明澹泊,澤四鄉桑梓 
看悠悠流水功名
更榮辱煙雲, 高風亮節
享及鶴壽遐齡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2011-02-27 09:27:28)
初夏的那個夜晚
我推開窗戶
一顆流星劃然而入
火光四迸
播下了二十二年無花無果的種子
                    --題記
來吧
即使盤查如林
即使餐風宿露
來吧
即使牙齒戴著鐐銬
懷書也被搜出
你隻需要眼睛、身影
和象他們一樣的腳步
來吧
不要理會淒厲的笛嘯
...[閱讀全文]
閱讀 ()評論 (2)
[1]
[2]
[3]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