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悲觀時事

潘曉來信的作者之一。老麽哢嚓眼的。不迎合不爭論,不自以為是否定其他,不以為掌握真理,隻是口無遮攔唧唧歪歪。
正文

北京公廁也追星

(2022-12-03 18:58:08) 下一個

北京公廁也追星

(寫作具體日期不詳,應該是在2000年左右)

何必

時至歲末,北京人發現,天壇公園的兩座公廁掛上了有四顆星的“星級廁所”的牌匾。(略。)

看了這則消息,總覺得有什麽地方不對勁。

一方麵,表麵上看,北京大規模建立星級公廁好像是在為提升北京旅遊城市所做的公共設施投入。的確,旅遊業已經在北京經濟生活中起到了並正在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根據世界旅遊理事會研究顯示,1996年全世界旅遊業總產出占全世界GDP總量的10.7%,而據北京市統計局數據顯示,北京現在已經在GDP的20-30%之間。這可以表明,旅遊業在北京經濟中已經成為支柱產業。

但根據今年非典後筆者應北京市社科院委托進行的“北京旅遊行業狀況分析”報告中對於各種數據資料研究後的結果表明,2002年雖然北京在入境旅遊者接待與收入方麵名列全國第二,但其增幅(5.7%)在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中位於第27位,僅高於江西(1.9%)、新疆(0.9%)、海南(—13.2%)、寧夏(—41.0%);而在接待國內旅遊者人次數量增幅方麵,北京(4.5%)名列全國倒數第一。(資料來源:《2003  中國旅遊業概覽》)在2001年度全國旅遊行業經濟效益評價主要財務指標(旅行社)測量中,北京市相關方麵除淨資產收益率、總資產報酬率、社會效益狀況主要指標(全員勞動生產率)外,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率、資產營運狀況主要指標(總資產周轉率)、償債能力狀況主要指標(資產負債率)、發展能力狀況主要指標(資本積累率)都沒有什麽良好表現;而在飯店、旅遊景點等方麵的指標也大體類似。(資料來源:《2002中國旅遊財務信息年鑒》中國旅遊出版社)

筆者在該報告中認為,特別應該指出的是,北京所有級別飯店的房價均高於“全國優秀值”(全國較高值),而在未評定星級飯店的平均房價竟是全國“優秀值”的三倍。在北京各級飯店平均客房出租率在全國範圍比較中並沒有突出表現的情況下,其他財務指標能有如此出色表現,與客房價格攀高有著密切關係——房價的居高不下也直接決定著其他財務指標的表現;換句話說,如果北京各級飯店房價隻要與全國平均值接近,北京飯店各類財務指標的實際表現將大打折扣,甚至會大規模從表現平平跌至惡劣檔次。

我國著名旅遊業專家魏小安認為,北京旅遊市場是“三大一小”,旅行社隻盯住“三大”——大款、大官、大鼻子,最終卻形成了一個小市場——出國遊比較旺,國內遊不興旺,周末遊發展還算不錯。從根本上來說,北京的國內旅遊市場還沒有真正啟動。北京國內旅遊市場的真正啟動要靠老百姓,可是目前的旅行社眼光基本看不到這點;另一方麵,北京1300萬人口中有300萬人口是在郊區縣,這300萬人口基本也被忽視,這和北京的官商意識有一定的關係。

如此說來,北京為了提升旅遊城市品質而應該做的工作很多,也是個很艱巨而漫長的過程,僅僅靠建幾個“星級”公廁,並不能夠從根本上解決北京旅遊業所麵臨的類似嫌貧愛富官商意識及其所造成的“小市場”等瓶頸問題;而“北京市還製定了在國際上都是一流的,在國內屬於超前的廁所星級標準”,對於緩解北京旅遊業接待入境遊客排名全國後幾位、接待國內遊客全國排名倒數第一的狀況沒有實際助益,隻是會形成“公廁星級”標準國際一流國內超前而遊客卻門前冷落鞍馬稀甚至增幅處於末流的尷尬局麵。或者說,僅僅是廁所星級標準製定方麵的超一流也不能帶動北京旅遊業整體水平的提升,又幹了北京人俗話說的“驢糞蛋表麵光”的形式主義之舉。

另一方麵,建立“星級”公廁舉措很容易讓人想到,即使北京將旅遊產業作為支柱而加以發展,但也不能無視1300萬本市居民的利益。

首先,建立“星級”公廁所花費的2.38億元是否符合市民的需要、錢是否應該這樣花、是否應該花這麽多就是個問題。2002年,北京接待入境旅遊者人數為310萬人次、國內旅遊者為266萬人次(《2003  中國旅遊業概覽》),比起很多旅遊城市的旅遊者遠遠多於市民人數的狀況來說,北京接待旅遊者人次不過相當於北京人口不到一半,距離真正的旅遊城市水平還差得很遠。為了有限外國、外地遊客的需要將有限財力放到豪華“星級”公廁的建設上,動用平攤到每個北京人頭上要十幾元錢的地方財政去修建“星級公廁”,也有“外來的和尚好念經”的意味,隻是盯著外地人、外國人的喜怒哀樂,卻不管本市民眾在此方麵的意願與對於如此決策的實際參與能力。

其次,眾所周知,旅遊的三大要素是“有錢、有閑、有便利”,說穿了,對於中國人來說,旅遊是貴族化的生活方式。“星級”公廁所帶來的星級收費自然會使平日勤儉節約的民眾望而卻步,又成了少數人有錢人才能享受的服務。而針對日益高漲的“北京也該殺富濟貧”的聲音,北京依然還是我行我素地放手修建豪華星級公廁的行為,不得不讓人懷疑這種行政措施是否也是表露著塑造貴族化城市的施政心態。就目前中國二元經濟逐漸成為眾矢之的的當口,人們都在為中國長久積澱下來的工業化與城市化進程嚴重脫節、大量農業人口已經使我國經濟發展遇到了結構性掣肘,進而呼籲降低城市準入門檻加快城市化進度,而北京卻反其道而行之,把城市建設得越來越豪華,動輒花費三十幾萬元修建一個“星級”公廁,這種思路下出現的北京城市成本勢必越來越高,進入會越來越困難,無論是對於北京日漸稀缺的人才、境內外資金還是打工者,都會形成望之興歎的奇高壁壘。

再次,建立“星級”公廁就能使北京也“星級”起來麽?看上去決非如此。如前所述,北京旅遊業一方麵是城市支柱產業、另一方麵卻表現居全國末端並不僅僅是由於臭名遠揚的中國廁所現象而導致的,也不會因了北京製定了“一流”乃至“超前”的廁所“星級標準”進而改變中國人“重進口(嘴)輕出口(排泄)”的積習而躍居全國前列乃至使北京旅遊業整體水平也達到“國際一流”“國內超前”。更不消說,“官商意識”也不僅僅存在於北京的旅遊業,而是廣泛遍布在北京各個行業,從被人們口誅筆伐的交通擁堵,到今年非典之初隱瞞疫情直至市領導被免職,再到申辦奧運會這樣的大事都未曾經過市人大會議審議這種讓人啼笑皆非的舉動,以及在人均收入在全國還遜於上海、廣州的狀況下北京市生活成本卻飆升至全世界城市第五位的實在令人匪夷所思的現象和趨勢,其背後都有著“官商意識”作崇的痕跡。

還有,人們在北京街頭上經常能碰到的如廁難的尷尬也沒有隨著“星級”公廁的遍布而得到改善。今年媒體上關注的北京公共場所的廁所向民眾開放之所以會引起這類廁所擁有者的強烈反對,實際上也是對於北京行政部門想當然地拍腦袋決策模式的否定;而這種問題的提出,也是北京長期以來城市建設中顧頭不顧尾、事後又拆東牆補西牆運作方式所造成後果的部分集中展現。“星級”公廁的出現,會形成急了沒廁所可上、而有的廁所有沒人上得起的情景。與其如此,為什麽不少建幾個華而不實的星級公廁、少拿“國際廁所組織決定將在北京舉辦2004年世界廁所峰會”這樣對於本市民眾毫無意義的說辭來嘩眾取寵,把這些錢拿來多建些免費公廁,以解決在北京幾乎所有人都會麵臨的內急卻束手無策的現實困難呢?

如今,時興追星。北京在廁所建設方麵也適時趕上了潮流。不過,真是希望這種追捧能給市民帶來些實惠。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