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流

在白令海,阿拉斯加灣,阿留申群島,從事資源調查研究30年。喜歡寫散文,聽音樂,唱歌。
正文

在Snohomish River 釣 Pink Salmon

(2021-08-27 15:36:02) 下一個

 

     今天(8/25/2021)3點半起床,4點20就接了老趙。走第5號州際公路,驅車往北。約5點10分到了跟老張約好的Bob Heirman Wildlife Park。停車場隻剩兩個車位。不久,老張,小蔡都到了。開始步行1.5 哩。前往河床釣魚地點。要下到河床處,有兩個小陡坡。第一個小坡左辺沿著樹叢有條繩子,讓人扶著。第二個小坡就全得靠自己了。老張說,等我們回來,一人帶著4條鮭魚,就更可考驗我們了。

     到了河床邊,已經有不少人。我們就地把背包擱下。選了個可容納一兩個人的空處,開始釣粉鮭魚(pink salmon)。Pink salmon 幼苗由河遊向大海,兩年後廻遊,回到出生地的河裏。在華州,通常是奇數年(如2019, 2021)迥遊數量大。今年估計有50萬條pink salmon 會廻遊到Snohomish River。果然,不久就看到河中央跳起的鮭魚。

     看到河中央有鮭魚跳起,並不表示釣魚的人就可馬上釣到。倒是我們右邊有位白髪老先生是釣魚高手。沒多久就釣上一條。看到他的釣杆,前端被鮭魚拉墜的厲害。順著鮭魚的遊動,一會兒桿子往左,一會兒往右。一會兒繃緊了魚線,一會兒鮭魚翻出了水麵,濺出了水花。讓旁邊觀看的人,都捏了把汗。待魚疲憊的片刻,這位老人又趕緊收線。鮭魚跟他爭鬥了半天,到了河邊,他不慌不忙,拿起他的撈魚網子把鮭魚撈個正著。周圍的人,看在眼裏,真是好生羨慕。老張說的好:“看在我們沒釣上魚的人眼裏,真是急死人”!

     大概一個小時過後,我覺得我的釣杆砰的一下,我以為是刮到河床底下的石頭。但一收線,發覺魚線還可鬆動,才確認是鮭魚上鉤了。我算是拔了頭籌,在我們四個人裏,釣上了第一條鮭魚 (圖1)。小蔡問我:“怎麽樣?感覺很爽吧”!真是很爽!

圖 1. 釣上第一條 pink salmon, 很爽。

     小蔡要趕回去上班,就先走了。他今天運氣欠佳。剛開始,魚線總是鬆開了轉軸。他花了不少時間在整理魚線。後來,有一條鮭魚已經上鉤,但到了河邊,卻給跑了。他今天算是無功而返。

    老張接著連上了兩條。老趙本已落後。終於有魚上鉤了。但快到河岸邊,給跑了。老張說“不急,慢慢來”!我說“不急才怪呢”!不久,老趙摸到了魚的遠近深度,後來居上,臨走前釣到了三條 (圖 2,老趙釣鮭魚)。老張也釣了三條,我兩條。算是豐收了。最稱心的是老張跟我都非常高興老趙釣到兩條鮭魚,因為這是他第一次釣鮭魚!

圖 2. 老趙釣鮭魚.

    我們把魚獲,釣具收拾好了。老趙是經過“上山下鄉”的人,把四條鮭魚往他背包一塞,說是“槍上肩”,就準備開拔了。老張早已把部分魚獲先拿上小坡。再回來接我。我因有中風,右腿無力。先前在釣魚時,為了讓老趙把魚拖上岸,一個重心不穩,跌倒到河裏。我笑著說:“我每到河邊釣魚,就得跌到河裏”(上次去哥侖比亞河釣鰣魚,也栽了兩個跟頭)。

     我們開始往小坡上走。老張在前,拉著我的手,老趙在後推著我。我是一步一步往上爬過小坡,才到了平路。已是氣喘籲籲。要不是這兩位釣魚好友,我是無法有今天這釣鮭魚之樂的。在這說聲“謝謝了,老張,老趙”!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