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今年的年三十冷清

(2020-12-31 19:07:35) 下一個

吃了頓牛肉餡餃子。

紐約時代廣場的晚會也取消了,估計改室內。電視也沒有開。

喝得有點多,坐下來有點冷。

想起葉聖陶的一首詩。

除夜的兩支搖搖的白燭光裏

我眼睜睜瞅著

1921年輕輕地蜇過去了

1921,幾乎一百年前了。·那年是中國曆史上非常不平凡的一年,共產黨那年夏天成立的?白話文學那年崛起了,胡適郭沫若冰心的詩,鬱達夫的小說,都是那年左右橫空出世。

就是這麽不平凡的一年,葉聖陶朱自清兩個書呆子,除夕夜看著蠟燭坐著,就過了新年。

我等會就睡,明天起來就是新的一年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