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判斷候選人的標準很簡單,平常心

(2020-10-29 07:36:26) 下一個

比如參加學術會議,人人都在吹噓自己的論文如何牛。但是,真正牛的論文早就在大家心裏,會議就是個過場。

競選也是。

競選的區別是,參加會議的人,大多數是文盲,更容易被騙子忽悠。

公眾心理被騙子左右,這是事實。怎麽解釋我不知道,因為我自己不會被騙到瘋狂,隻知道這是事實。

舉個現在的例子。郭文貴的擁躉們現在天天舉著牌子跑到罵郭文貴的人家門口抗議,說人家是中共特務。

而那些罵郭文貴的人,恰恰罵郭文貴是中共特務。

真正中共特務看著這一幕不在冷笑?就憑你們那兩下子,能當特務?

真正要回答的問題,不是為什麽郭文貴是騙子,為什麽有人罵他,而是,那些舉著牌子在別人家門口走來走去的大媽們,你們到底是為什麽?

你們這麽做的理由是什麽?

我從理智出發,結論就說,不管是民主還是獨裁,凡是公眾心理被精神不正常的人左右,都不是好的苗頭。

二戰之前的德國是不是民主?當整個國家都為一個精神病瘋狂的時候,民主是無能為力的。

我沒有經曆過太平天國,看著一個跳大神洪秀全幾乎推翻一個王朝。

我也沒經曆過希特勒下的德國。

但是我經曆過文革,我經曆過嚴新,張宏堡,李大師,現在我又看見郭文貴。我在美國二十幾年也看多次看過邪教組織造成的悲劇,斂財,性侵,集體自殺。

這些人完全有自由講解那些毫無邏輯的理論,吸引願意受騙的人。但是,絕不能讓這些神棍擁有管理國家,左右世界的權利,這是底線。

我做判斷的方法很簡單,就是平常心。選舉就是投一票,能做的就這麽點事。候選人就是麵試一份工作。

如果某些人對一個候選人產生宗教情懷,天天聚在一起,為這個候選人唱讚歌,這個獲選人是萬萬不能選的。可悲的是,這一幕天天在文學城上演。

一個政治人物,死後悼詞裏怎麽誇都可以,活著的時候被當作神對待,絕對不可以。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我心依舊2008 回複 悄悄話 同意,人都是升天以後才能成為神。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