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黃永玉這個人

(2020-05-14 11:04:42) 下一個

寫他的太多了,我不說廢話,隻說我佩服的。

這個人是玩了一輩子,不是那種二流子吃喝玩樂的玩,而是自己一邊玩一邊對社會對人類做貢獻的玩。

這種人曆史上沒有幾個。愛因斯坦是玩物理。

像黃永玉那種玩,說起來容易,實際上非常難。雅寶路那個大院裏住著的不止藝術家,張朗朗他爸張汀,彥涵雖然是畫家,都是延安來的老幹部。

吳冠中說起彥涵,我們是杭州美專的同學,他畢業去了延安,不一樣了。

都是同學,一個在法國待了幾年,另一個在延安待了幾年,經曆了抗日戰爭解放戰爭,能一樣?

在中國那麽政治動蕩的社會裏,黃永玉什麽都好奇,腦子不停想那些雕蟲小技的事,不容易。

都發配了,裹著大被子寫情詩,我們相愛一萬年。隻有挨過整的人才知道這多不容易多淡定。

你現在隨便找個美院的學生,用毛筆畫隻螃蟹不是很簡單的事。黃永玉畫完,寫到,人怎麽都是直著走的。

一個老頭說,我沒什麽女朋友,隻有一個,就是我現在的太太。

這個老頭就從來沒有老過。

他是經過國家,民族,個人的磨難的人,他那種對人生輕鬆的態度,好像孩子一樣。快一百歲的人了,親自寫妻子的訃告,手一點不抖。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