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閑扯兩句霍光

(2020-09-06 15:37:15) 下一個

霍光因為霍去病的關係(霍去病製造了機會,非常對得起這個異母弟弟和他老爹,這是古人重生恩大於養恩的理念)和自己的表現得到了漢武帝的賞識,成了托孤的顧命大臣之一。

不過今天俺是個毒舌,要挑幾個刺。

霍光對漢昭帝忠心耿耿的,不過自己也沒閑著把勢力親上加親,強強聯合,與其他顧命大臣做兒女親家。私心還是蠻重的。他反對上官親家想把孫女弄成皇後,公也算是公,私也算是私,都不是那麽純粹。

這個人,最大的欠缺可能還是眼光有點問題:

1.提拔楊敞後來證明楊敞關鍵時刻是個慫包,還好靠太史公的女兒當機立斷(同意廢昌邑王)。

2.立昌邑王,廢昌邑王。大家都拿廢昌邑王說有伊尹之功,後人有行伊霍之事的說法。可既然廢他是功,立他是不是過呢?之前有沒有考察過,功課是沒做好還是眼光有問題?

3.家裏麵的女人亂事。這個是不是眼光也有問題?霍光死後不久,家族因謀反被滅族了,悲劇。皇帝還算開明,把老霍的功分開看待。家裏麵的人管不好,多少居高位者栽在這個上麵!

人無完人,俺這是吹毛求疵了,還有件小事(說小也不小,也是人命!)。傅介子把那個樓蘭王用“強盜之謀”殺了,是霍光首肯的。這個事,我看有點霸權主義。。。雖然大家(那些匈奴啊,西域的各個小國啊,都是歸附反叛,變臉分分鍾)都很流氓,還是光明正大的流氓可能更說得過去點。

史料摘錄百度百科:

早年時期

霍光像霍光像
霍光的父親名叫霍仲孺,公元前141年前後,以縣中小吏身份被派到平陽侯家服役。霍仲孺和平陽侯府中侍女衛媼之女衛少兒私通生下霍去病。霍仲孺在平陽侯家任務完畢返回家中,另娶妻子生下霍光,和衛少兒不再來往。 [1] 
元狩二年(前121年),霍去病拜驃騎將軍之職,在出擊匈奴的途中,被河東太守出迎至平陽侯國的傳舍,並派人請來霍仲孺與之父子相見。霍去病替霍仲孺大量購買田地房屋和奴婢後離去。
霍去病此次出征凱旋時,再次拜訪霍仲孺,並將異母弟弟霍光一起帶到長安照顧。霍光當時年僅十多歲,在霍去病的幫助下,先任郎官,隨後遷任各曹官、侍中等。 [3] 
元狩六年(前117年),霍去病去世。霍光升任奉車都尉、光祿大夫等職位,侍奉漢武帝左右,前後出入宮禁二十多年,未曾犯一次錯誤。因此,得到漢武帝的信任。 [4] 

武帝托孤

征和二年(前91年),衛戾太子被江充以巫蠱之禍逼死後,漢武帝決定立鉤弋夫人之子劉弗陵儲君,並計劃令霍光輔佐。武帝令宮中畫師畫《周公輔成王朝諸侯圖》賜給霍光,暗示他準備輔政。
後元二年(前87年),漢武帝臨終之時明確指定霍光為大司馬、大將軍,和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一同輔佐時年八歲的漢昭帝。 [5] 
此前的後元元年(前88年),霍光曾經同上官桀、金日磾共同挫敗侍中仆射莽何羅與弟重合侯的叛亂陰謀。漢武帝遺詔中以此理由,封他們三人為列侯。但當時也有人提出異議,認為漢武帝根本沒有留下分封三人的遺詔。

輔佐昭帝

漢昭帝劉弗陵漢昭帝劉弗陵
霍光與同為輔政大臣的金日磾和上官安都有聯姻關係。金日磾次子金賞的妻子是他女兒。另外一位輔政大臣上官桀的兒子上官安所娶的則是霍光長女,有一女上官氏。上官安打算讓時年僅六歲的上官氏做皇後,遭到霍光反對,於是轉而走蓋長公主的門路,成功實現目的。上官家族為了回報蓋長公主,想將其情夫丁外人封列侯和光祿大夫,也被霍光駁回。霍光此前又曾多次阻止上官家族其他親戚封官。雙方因而結怨,成為政敵。 [6] 
上官桀父子聯合蓋長公主、燕王劉旦以及輔政大臣桑弘羊等共同結成反對霍光的同盟,假托燕王名義趁霍光休假的時候向漢昭帝上書誣陷霍光有不臣之心,並內外接應,做好準備打算一舉擒殺霍光。 [7] 
時年僅十四歲的昭帝識破了他們的陰謀,不予理睬,並安撫霍光,且下令追查上書人的來曆。後來漢昭帝還下令如有人上書毀謗霍光者必追究到底。
上官桀等人見無法從昭帝處下手,便決定發動政變殺霍光,廢黜昭帝,立燕王為帝。但計劃泄漏,霍光族滅上官桀父子和桑弘羊,鄂邑長公主和燕王劉旦自殺。此後霍光成為朝政實際上的決策者。
在昭帝時期,霍光得到漢昭帝的全麵信任,因而得以獨攬大權,他采取休養生息的措施,多次大赦天下,鼓勵農業,使得漢朝國力得到一定的恢複。對外也緩和了同匈奴的關係,恢複和親政策。
這段時期和後來的宣帝朝被合稱昭宣中興,史家認為西漢自文景之治後,被武帝窮兵黷武政策所耗空的國力在這段時間得到了恢複。

廢立劉賀

元平元年(前74年)夏四月癸未日,漢昭帝駕崩,他沒有兒子。霍光迎立漢武帝孫昌邑王劉賀即位,但二十七日之後就以淫亂無道的理由報請上官太後廢除了他。 [8] 
霍光等廢昌邑王事上太後疏
霍光同群臣商議後決定從民間迎接武帝曾孫劉病已(後改名劉詢)繼承帝位。這就是漢宣帝。霍光效法殷商伊尹,行廢立天子之事,從此後人合稱為“伊霍”。 [9-10] 

擁立宣帝

漢宣帝即位初,霍光表示歸政於帝。漢宣帝沒有接受,朝廷事務的決策仍先經過霍光過問再稟報皇帝。漢宣帝對霍光表麵上很信任,但內心十分忌憚,與之同車時“若有芒刺在背”。霍光本人功高震主,為後來的全家族滅埋下了禍根。 [11] 
漢宣帝杜陵漢宣帝杜陵
漢宣帝即位後,沒有依照群臣提議立霍光之女霍成君為皇後,而是委婉的以尋故劍的名義,表示要立自己的元配妻子許平君為皇後。霍光沒有反對,但以許皇後父親許廣漢受過宮刑的緣故,反對漢宣帝依照漢朝慣例封後父為列侯。霍光的繼室對女兒沒有成為皇後不滿,趁許皇後生產的機會買通醫生淳於,毒死了許皇後。許皇後死後,漢宣帝追究醫生責任,淳於衍下獄受審,害怕而向霍光坦白了此事。霍光驚駭之餘,想要追究顯的責任,但最終還是礙於夫妻情分替她掩蓋了過去。霍成君最終被立為皇後。 [12] 
地節二年春三月庚午(前68年4月21日),霍光病重逝世,臨終上書請分自己的封邑三千戶給其侄孫霍山,以繼承其兄長霍去病的香火。

身後哀榮

霍光死後,漢宣帝與上官太後一同到場治喪,將之與蕭何相比,以皇帝級別的葬儀葬於茂陵。其葬禮上,有玉衣,梓宮、便房、黃腸題湊等葬具,以縕輬車,黃屋送葬,諡號“宣成” [2]  。霍光遺孀顯猶嫌不夠氣派,將霍光生前自己安排的墳墓規格擴大。
地節四年(前66年)七月,霍家謀反事情敗露,霍禹被腰斬,霍雲、霍山自殺,霍家一族遭到滿門抄斬。至此,霍光妻子顯及兒子,侄子,女婿等家人除女婿金賞因告發謀反一事被赦免外,全部被殺或者自殺,女兒霍成君也被廢處昭台宮,十二年後自殺,長安城中有數千家人家被牽連族滅。霍家族滅以後,霍光之墓未被株連,依舊陪葬茂陵。 [13-14] 
甘露三年(前51年),漢宣帝接受南匈奴歸降,回憶往昔輔佐有功之臣,乃令人畫十一名功臣圖像於麒麟閣以示紀念和表揚,列霍光為第一。因其死後家族謀反,滿門抄斬,故不名霍光全名,隻尊稱為大司馬、大將軍、博陸候,姓霍氏 [15-16] 
此後,霍光一直為漢朝皇帝所尊奉祭祀,漢成帝年間,曾增加守墓人一百戶。漢平帝元始二年(2年),以千戶封霍光堂弟的曾孫霍陽為博陸侯,奉祀霍光。 [17]
 
資治通鑒:

樓蘭王死,匈奴先聞之,遣其質子安歸歸,得立為王。漢遣使詔新王令入朝,王辭不至。樓蘭國最在東垂,近漢,當白龍堆,乏水草,常主發導,負水擔糧,送迎漢使;又數為官吏卒所寇,懲艾,不便與漢通。後複為匈奴反間,數遮殺漢使。其弟尉屠耆降漢,具言狀。駿馬監北地傅介子使大宛,詔因令責樓蘭、龜茲。介子至樓蘭、龜茲,責其王,皆謝服。介子從大宛還,到龜茲,會匈奴使從烏孫還,在龜茲,介子因率其吏士共誅斬匈奴使者。還,奏事,詔拜介子為中郎,遷平樂監。介子謂大將軍霍光曰:“樓蘭、龜茲數反覆,而不誅,無所懲艾。介子過龜茲時,其王近就人,易得也;願往刺之以威示諸國。”大將軍曰:“龜茲道遠,且驗之於樓蘭。”於是白遣之。介子與士卒俱齎金幣,揚言以賜外國為名,至樓蘭。樓蘭王意不親介子,介子陽引去,至其西界,使譯謂曰:“漢使者持黃金、錦繡行賜諸國。王不來受,我去之西國矣。”即出金、幣以示譯。譯還報王,王貪漢物,來見使者。介子與坐飲,陳物示之,飲酒皆醉。介子謂王曰:“天子使我私報王。”王起,隨介子入帳中屏語,壯士二人從後刺之,刃交匈,立死;其貴人、左右皆散走。介子告諭以王負漢罪,“天子遣我誅王,當更立王弟尉屠耆在漢者。漢兵方至,毋敢動,自令滅國矣!”介子遂斬王安歸首,馳傳詣闕,縣首北闕下。   

耍?乃立尉屠耆為王,更名其國為鄯善,為刻印章;賜以宮女為夫人,備車騎、輜重。丞相率百官送至橫門外,祖而遣之。王自請天子曰:“身在漢久,今歸單弱,而前王有子在,恐為所殺。國中有伊循城,其地肥美,願漢遣一將屯田積穀,令臣得依其威重。”於是漢遣司馬一人、吏士四十人田伊循以填撫之。   

S催秋,七月,乙巳,封範明友為平陵侯,傅介子為義陽侯。   

又從臣光曰:王者之於戎狄,叛則討之,服則舍之。今樓蘭王既服其罪,又從而誅之,後有叛者,不可得而懷矣。必以為有罪而討之,則宜陳師鞠旅,明致其罰。今乃遣使者誘以金幣而殺之,後有奉使諸國者,複可信乎!且以大漢之強而為盜賊之謀於蠻夷,不亦可羞哉!論者或美介子以為奇功,過矣!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