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呢喃--開博客到現在一點回憶總結

(2020-09-04 02:18:30) 下一個

從五年前開始習作近體詩,我基本上每周甚至有時候每天都會到詩壇逛逛,中間有幾次暫時的離開,一是因為微信詩群的浪潮,加入了一些詩群,忙於應酬和一些事務。不才逢人抬舉,幫人編輯了幾期網絡詩刊,後來覺得累,就退群了。這一撥微信潮流,應該是把很多詩壇高手都卷走了,回到詩壇後,感覺比以前冷清了,也少了些精華珠玉。後來又一次短暫的離開,是因為看不慣當時壇裏一個人的語言文字,屬於比較現代的流氓情詩風格,壇裏清雅的好文章沒回貼,當時那種赤裸裸的文字倒是打情罵俏好不熱鬧,一氣之下加上懷舊我就發了一篇文章告別詩壇。不過,可能半個月或者一個月的樣子因為一個敏感的日子我想表達些看法就貼了幾篇,因此就又慢慢回壇了。

我寫這些字,是因為想說:這次我要離壇了。今年發生了很多事,在一些問題上我還是比較執著的保留一些看法。詩壇裏如果要按左中右來分的話,最熱鬧的最活躍的是右。原來我還想留在壇子裏,至少保留一個聲音,或者說話的權利,但其實這也不必要,無所謂:世界很大,並不是一個壇子裏就是全部,就是天下。既然是物以類聚,我也不必要去那個角落,像一個挑戰者似的。

真正的分手,一般都是要有了新歡。我現在常去留園,雖然也是江湖人等,三教九流都有,但是感覺比文學城要好點。可惜沒有博客功能,加上戀舊,所以文學城博客還是俺的根據地。

---上班前草就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