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李陵一事窺眾生相

(2020-09-02 05:25:19) 下一個

李陵的故事記載很詳細,我就不複述了,隻是為了完整性,把史料和百度百科的敘述放在文末。

個人亂侃:

漢武帝:有雄才,但自用,好殺伐,對功臣能賞但如果犯錯(或者沒達到預期)則很嚴厲。汲黯曾批評過他這一點,他不以為然,汲黯無奈。此是鐵血之主,可成千古功業,但需要之前的積累,容易輝煌之後轉入暗淡。想起另一個人,喬布斯,雖然兩人的領域不一樣,但是喬布斯也是一個非常難通人情,對下屬非常嚴厲過分的主。但是沒有喬布斯,就沒有蘋果。可能,坐在某個位置上確實不能講婦人之仁和人情的----也不是絕對的,漢光武帝還是頗有人情味的厚道。還是放在曆史環境裏分析看待吧。

李陵:運氣非常差。整個事情可謂不幸,如果這不幸中有一點後悔的,就是最開始漢武帝讓他去做李廣利的後勤,他不滿意,主動請分兵自己打匈奴,漢武帝不給他馬(說不夠),他願意帶步兵。這個有點勉強,步兵對騎兵劣勢還是明顯的,為什麽要這麽勉強的造一個大大的預期,是不是因為一直心裏有爺爺李廣一生未能封侯,而且最後死得可惜(因為迷路錯失老年建一生最大之功的機會而又不願被那些刀筆吏羞辱而自殺)的不滿和怨恨,可能有些關係。之後的一係列發展,隻能說是讓人扼腕。。。以少戰多,殺敵無數,戰鬥到最後一兵一卒,無奈投降(有說是為了保全以待後麵有機會,也有道理,投降又複叛者,多矣)。本來漢朝要接他回去,結果誤傳他替匈奴練兵(其實是李緒,名字相近)所以漢武帝大怒殺了他全家老小--這件事我看不是簡單誤傳,有沒有陰謀詭計在裏麵?這下李陵終於鐵了心在匈奴了。。漢武帝估計也後悔,還是冤枉了好人。李門三代忠良最後的下場悲慘。。還好多年以後,隴西李氏後人李淵李世民終於作了皇帝(不是李廣之後)算是這個家族的造化,更把中華文明提到一個新高度。

其他人物:

管敢:狗漢奸。因為點個人恩怨投降匈奴,並把李陵沒有援兵的軍事機密賣給匈奴,直接引起了後來一係列悲劇。漢奸曆史由來已久,千古罵名!

群臣:“群臣皆罪陵”。牆頭草,一幫搞政治的飯桶(專指善於見風使舵,最終目的是為個人私利的整人專家,非泛指所有大臣)。

太史公:敢於替李陵說話,因而獲罪,可惜。。。身殘誌堅,一部史記,千古絕唱,可敬!

摘自《資治通鑒》:

初,李廣有孫陵,為侍中,善騎射,愛人下士。帝以為有廣之風,拜騎都尉,使將丹楊、楚人五千人,教射酒泉、張掖以備胡。及貳師擊匈奴,上詔陵,欲使為貳師將輜重,陵叩頭自請曰:“臣所將屯邊者,皆荊楚勇士奇材劍客也,力扼虎,射命中,願得自當一隊,到蘭幹山南以分單於兵,毋令專向貳師軍。”上曰:“將惡相屬邪!吾發軍多,無騎予女。”陵對:“無所事騎,臣願以少擊眾,步兵五千人涉單於庭。”上壯而許之。因詔路博德將兵半道迎陵軍。博德亦羞為陵後距,奏言:“方秋,匈奴馬肥,未可與戰,願留陵至春俱出。”上怒,疑陵悔不欲出而教博德上書,乃詔博德引兵擊匈奴於西河。詔陵以九月發,出遮虜障,至東浚稽山南龍勒水上,徘徊觀虜,即亡所見,還,抵受降城休士。陵於是將其步卒五千人,出居延,北行三十日,至浚稽山止營,舉圖所過山川地形,使麾下騎陳步樂還以聞。步樂召見,道陵將率得士死力,上甚悅,拜步樂為郎。   

大車陵至浚稽山,與單於相值,騎可三萬圍陵軍,軍居兩山間,以大車為營。陵引士出營外為陳,前行持戟、盾,後行持弓、弩。虜見漢軍少,直前就營。陵搏戰攻之,千弩俱發,應弦而倒。虜還走上山,漢軍追擊殺數千人。單於大驚,召左、右地兵八萬餘騎攻陵。陵且戰且引南行,數日,抵山穀中,連戰,士卒中矢傷,三創者載輦。兩創者將車,一創者持兵戰,複斬首三千餘級。引兵東南,循故龍城道行四五日,抵大澤葭葦中,虜從上風縱火,陵亦令軍中縱火以自救。南行至山下,單於在南山上,使其子將騎擊陵。陵軍步鬥樹木間,複殺數千人,因發連弩射單於,單於下走。是日捕得虜,言“單於曰:‘此漢精兵,擊之不能下,日夜引吾南近塞,得無有伏兵乎?’諸當戶君長皆言:‘單於自將數萬騎擊漢數千人不能滅,後無以複使邊臣,令漢益輕匈奴。複力戰山穀間,尚四五十裏,得平地,不能破,乃還。’”   

ィ?是時陵軍益急,匈奴騎多,戰一日數十合,複傷殺虜二千餘人。虜不利,欲去,會陵軍候管敢為校尉所辱,亡降匈奴,具言:“陵軍無後救,射矢且盡,獨將軍麾下及校尉成安侯韓延年各八百人為前行,以黃與白為幟。當使精騎射之,即破矣。”單於得敢大喜,使騎並攻漢軍,疾呼曰:“李陵、韓延年趣降!”遂遮道急攻陵。陵居穀中,虜在山上,四麵射,矢如雨下。漢軍南行,未至鞮汗山,一日五十萬矢皆盡,即棄車去。士尚三千餘人,徒斬車輻而持之,軍吏持尺刀,抵山,入狹穀,單於遮其後,乘隅下壘石,士卒多死,不得行。昏後,陵便衣獨步出營,止左右:“毋隨,丈夫一取單於耳!”良久,陵還,太息曰:“兵敗,死矣!”於是盡斬旌旗,及珍寶埋地中,陵歎曰:“複得數十矢,足以脫矣。今無兵複戰,天明,坐受縛矣。各鳥獸散,猶有得脫歸報天子者。”令軍士人持二升Я,一片冰,期至遮障者相待。夜半時,擊鼓起士,鼓不鳴。陵與韓延年俱上馬,壯士從者十餘人,虜騎數千追之,韓延年戰死。陵曰:“無麵目報陛下!”遂降。軍人分散,脫至塞者四百餘人。   

去塞陵敗處去塞百餘裏,邊塞以聞。上欲陵死戰;後聞陵降,上怒甚,責問陳步樂,步樂自殺。群臣皆罪陵,上以問太史令司馬遷,遷盛言:“陵事親孝,與士信,常奮不顧身以徇國家之急,其素所畜積也,有國士之風。今舉事一不幸,全軀保妻子之臣隨而媒蘖其短,誠可痛也!且陵提步卒不滿五千,深蹂戎馬之地,抑數萬之師,虜救死扶傷不暇,悉舉引弓之民共攻圍之,轉鬥千裏,矢盡道窮,士張空弮,冒白刃,北首爭死敵,得人之死力,雖古名將不過也。身雖陷敗,然其所摧敗亦足暴於天下。彼之不死,宜欲得當以報漢也。”上以遷為誣罔,欲沮貳師,為陵遊說,下遷腐刑。   

悔陵久之,上悔陵無救,曰:“陵當發出塞,乃詔強弩都尉令迎軍;坐預詔之,得令老將生奸詐。”乃遣使勞賜陵餘軍得脫者。

摘自百度百科:

早年經曆

李陵年輕時擔任侍中、建章監。善於騎馬射箭,對人有仁愛之心,謙讓下士,名聲很好。漢武帝認為他具有李廣的風範,命他率領八百騎兵。
李陵曾深入匈奴二千餘裏,越過居延偵察地形,未遇到匈奴順利返還。後升為騎都尉,帶領精兵五千,駐在酒泉、張掖等地教習箭術以防衛匈奴。幾年後,漢朝派貳師將軍李廣利征大宛,命李陵帶其五千兵馬隨後。行至邊塞,武帝又詔令李陵,要他留下手下將士,隻率五百輕騎出敦煌,至鹽水,迎接李廣利回師,然後仍駐屯在張掖。 [1] 

孤軍深入

天漢二年(前99年),李廣利統領三萬騎兵從酒泉出發,攻擊在天山一帶活動的右賢王,武帝召見李陵,想要他為大軍運送糧草。
李陵來到武台殿,向武帝叩頭請求說:“臣所率領的屯邊將士,都是荊楚勇士、奇材、劍客,力可縛虎,射必中的,望能自成一軍獨當一麵,到蘭幹山南邊以分單於兵力,請不要讓我們隻做貳師將軍的運輸隊。”武帝說“:你是恥於做下屬吧!我發軍這麽多,沒有馬匹撥給你。”李陵答道:“不須給馬匹,臣願以少擊多,隻用五千步兵直搗單於王庭。”漢武帝為他的勇氣所感便同意了,並詔令強駑都尉路博德領兵在中途迎候李陵的部隊。
路博德以前任過伏波將軍,也羞於做李陵的後備,便上奏:“現在剛進秋季正值匈奴馬肥之時,不可與之開戰,臣希望留李陵等到春天,與他各率酒泉、張掖五千騎兵分別攻打東西浚稽山,必將獲勝。”武帝見奏大怒,懷疑是李陵後悔不想出兵而指使路博德上書,於是傳詔路博德:“我想給李陵馬匹,他卻說什麽‘要以少擊眾’,現在匈奴侵入西河,速帶你部趕往西河,守住鉤營之道。”又傳詔李陵:“應在九月發兵,應從險要的庶虜鄣出塞,到東浚稽山南麵龍勒水一帶,徘徊以觀敵情,如無所見,則沿著浞野侯趙破奴走過的路線抵受降城休整,將情況用快馬回朝報告。你與路博德說了些什麽?一並上書說清楚。” [2] 
於是,李陵率領他的五千步兵從居延出發,向北行進三十天,到浚稽山紮營。將所經過的山川地形繪製成圖,派手下騎兵陳步樂回朝稟報。陳步樂被召見,陳說李陵帶兵有方得到將士死力效命,武帝非常高興,任陳步樂為郎官。 [3] 

血戰匈奴

李陵在浚稽山遭遇到單於主力,被匈奴三萬多騎兵包圍。李陵軍駐紮在兩山之間,以大車作為營壘,李陵領兵衝出營壘擺開隊伍,前排持戟和盾,後排用弓和弩,下令:“聽到擊鼓就進攻,聽到鳴金就收兵。”匈奴見漢軍人少,徑直撲向漢軍營壘。
李陵揮師搏擊,千弩齊發,匈奴兵應弦而倒。匈奴軍敗退上山,漢軍追擊,殺匈奴兵數千。單於大驚,召集左賢王、右賢王部八萬多騎兵一起圍攻李陵。李陵向南且戰且走,幾天後被困在一個山穀中。連日苦戰,很多士卒中箭受傷,三處受傷者便用車載,二處受傷者駕車,一創者堅持戰鬥。
李陵說:“我軍士氣不如前,又鼓不起來,是何原因?莫非是軍中有女人麽?”原來,軍隊出發時,有些被流放到邊塞的關東盜賊的妻女隨軍作了士兵們的妻子,大多藏匿在車中。李陵把她們搜出來用劍殺掉了。第二天再戰,果然斬匈奴首三千多。他們向東南方突圍,沿著故龍城道撤退,走了四五天,被大片沼澤蘆葦擋住。
匈奴軍在上風頭縱火,李陵也令將士放火燒出一塊空地才得以自救。又退到一座山下,單於已在南麵山頭上,命他兒子率騎兵向李陵發起攻擊。
李陵的步兵在樹林間與匈奴騎兵拚殺,又殺匈奴兵數千,並發連駑射單於,單於下山退走。這天李陵捕得俘虜,俘虜供出:“單於說:‘這是漢朝的精兵,久攻不能拿下,卻日夜向南退走把我們引到塞邊,會不會有伏兵呢?’而許多當戶和君長都說:‘以單於親率數萬騎兵攻打漢朝幾千人,卻不能把他們消滅,那以後將無法再調兵遣將,也使漢朝越發輕視匈奴。務必在山穀間再度猛攻,還有四五十裏才到平地,即使不能破敵,返回也來得及。’”這時,李陵軍處境更加險惡,匈奴騎兵多,戰鬥一整天不下幾十回合,匈奴兵又死傷二千餘人。匈奴軍不能取勝,準備撤走。 [4] 
恰逢李陵軍中有一個叫管敢的軍侯,因被校尉淩辱而逃出投降了匈奴。對單於說:“李陵軍無後援,並且箭矢已盡,隻有李陵將軍麾下和成安侯韓延年手下各八百人排在陣式前列,分別以黃白二色作旗幟,派精兵射殺旗手即可破陣了。”單於得到管敢,大喜,命騎兵合力攻打漢軍,邊打邊喊:“李陵、韓延年快降!”接著擋住去路猛烈攻打李陵。李陵處在山穀底,匈奴軍在山坡上從四麵射箭,矢如雨下。漢軍堅持南行,未等衝到鞮汗山,一天之中五十萬支箭已全部射光,便丟棄戰車而去。 [5] 
當時,還剩士兵三千多,赤手空拳的就斬斷車輪輻條當武器,軍吏們也隻有短刀。又被一座大山所阻折入狹穀,單於切斷了他們的退路,在險要處放下壘石,很多士卒被砸死,不能前進。
黃昏後,李陵換上便衣獨步出營,攔住左右說“:不要跟著我,讓我一個人去幹掉單於!”過了很久,李陵才回來,歎息說:“兵敗如此,惟求一死!”軍吏說:“將軍威震匈奴,陛下不會讓您死,以後可想別的辦法回去,像浞野侯(趙破奴)雖被匈奴俘獲,但後來逃回去,陛下仍以禮相待,何況對將軍您呢!”李陵說“:你別說了,我不戰死,不為壯士。”於是他要部下把旌旗都砍斷,把珍寶埋藏在地下。又扼腕道:“再有幾十支箭,我們足以逃跑了,可現在無武器再戰,天一亮就隻有束手待擒了。不如各作鳥獸散,還可能有逃回去報告陛下的人。”他令將士們每人拿上二升幹糧,一大塊冰,約定在邊塞遮虜鄣會合。準備夜半時分擊鼓突圍,但鼓未響。 [6] 

力竭被俘

李陵在匈奴的位置李陵在匈奴的位置
李陵與韓延年一同上馬,十多名壯士和他們一道衝出。匈奴數千騎兵緊追,韓延年戰死,李陵長歎:“我無臉麵去見陛下呀!”於是下馬投降了。他的部下四散逃命,逃回塞內的僅四百餘人。 [7]  李陵兵敗之處離邊塞隻有百餘裏,邊塞把情況報告了朝廷,武帝想必李陵已戰死,就把他母親和妻子召來,要相麵的人來看,卻說他們臉無死喪之色。後來得知李陵已降匈奴,武帝大怒,責問陳步樂,陳步樂自殺了。
文武百官都罵李陵,武帝以李陵之事問太史令司馬遷,司馬遷則說:“李陵服侍母親孝順,對士卒講信義,常奮不顧身以赴國家危難。他長期以來養成了國士之風。今天他一次戰敗,那些為保全身家性命的臣下便攻其一點而不計其餘,實在令人痛心!況且李陵提兵不滿五千,深入匈奴腹地,搏殺數萬之師,敵人被打死打傷無數而自救不暇,又召集能射箭的百姓來一起圍攻。他轉戰千裏,矢盡道窮,戰士們赤手空拳,頂著敵人的箭雨仍殊死搏鬥奮勇殺敵,得到部下以死效命,就是古代名將也不過如此。他雖身陷重圍而戰敗,但他殺死殺傷敵人的戰績也足以傳揚天下。他之所以不死,是想立功贖罪以報效朝廷。” [8]  起初,武帝派李廣利率領大軍出征,隻令李陵協助運輸,後來李陵與單於主力戰鬥,李廣利卻少有戰功。武帝認為司馬遷誣罔,是想詆毀貳師將軍為李陵說情,於是把他下獄施以腐刑。
很久以後,武帝悔悟到李陵是無救援所致,說:“李陵出塞之時,本來詔令強弩都尉接應,隻因受了這奸詐老將奏書的影響又改變了詔令,才使得李陵全軍覆沒。”於是派使者慰問賞賜了李陵的殘部。李陵在匈奴一年後,武帝派因杅將軍公孫敖帶兵深入匈奴境內接李陵。
公孫敖無功而返,對武帝說:“聽俘虜講,李陵在幫單於練兵以對付漢軍,所以我們接不到他。”武帝聽到後,便將李陵家處以族刑,他母親、兄弟和妻子都被誅殺。隴西一帶士人都以李陵不能死節而累及家族為恥。 [9] 

詐降成真

匈奴時期李陵堅昆國所在位置匈奴時期李陵堅昆國所在位置
此後,有漢使到匈奴,李陵對使者說:“我為漢朝領步卒五千橫掃匈奴,因無救援而敗,有什麽對不起漢朝而要殺我全家?”使者說:“陛下聽說李少卿在為匈奴練兵。”李陵說;“那是李緒,不是我。”李緒本來是漢朝的塞外都尉,駐守奚侯城,匈奴來攻便投降了。
單於對他優禮有加,坐次在李陵之上。李陵恨他為匈奴練兵而使自己全家被誅,便派人刺殺了李緒。大閼氏要殺掉李陵,單於把他藏到北方去了,大閼氏死後才回來。 [10] 
單於很看重李陵,把女兒嫁給他,立他為右校王,立衛律為丁靈王,他們都成了掌權的貴族。衛律的父親本是長水胡人,但他卻在漢朝出生長大。他同協律都尉李延年很好,李延年推薦他出使匈奴。出使回來,恰逢李延年家被抄斬。衛律害怕株連,就出逃投降了匈奴。他很受單於寵愛,經常侍於左右。而李陵則住外邊,遇到大事才召入計議。 [11]  昭帝即位,大將軍霍光、左將軍上官桀輔政,他們一向與李陵很好,就派李陵過去的好友隴西人任立政等三人去匈奴招李陵歸漢。任立政等到匈奴後,單於置酒款待,李陵、衛律都在座。
他們雖見到了李陵,但不能私下講話,便用目光向李陵示意,又幾次把佩刀上的環弄掉,趁撿環時握住李陵的腳,暗示他可以回漢朝去。此後李陵、衛律備牛酒慰問漢使,一起博戲暢飲,他們都穿著匈奴的服裝蓄著匈奴發式。
鮮卑時期李陵堅昆國所在位置鮮卑時期李陵堅昆國所在位置
任立政大聲說:“漢朝已宣布大赦,國內安樂,陛下年少,由霍光、上官桀輔政。”想用這些話使李陵動心,李陵沉默不語,又不經意地摸著頭發說:“我已成匈奴人啦!”過了一會兒,衛律起身更衣,任立政說:“少卿,你受苦了,霍子孟、上官少叔向你問好。”李陵說“:霍公與上官大人可好!”立政說“:他們請少卿回故鄉去,富貴不用擔心。”李陵小聲對任立政說:“少公,我回去容易,隻怕再次蒙受恥辱,無可奈何!”話未說完,衛律回來了,好像聽到了他們最後的話,說:“李少卿賢能之人,大可不必隻在一國居住,從前範蠡遍遊天下,由餘從西戎到秦國,今天還談什麽故國之類。”說罷告辭了。
任立政接著對李陵說:“你也有這個意思麽?”李陵說:“大丈夫不能反複無常,再次蒙羞。”李陵在匈奴二十多年,元平元年(前74年)病死。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作業本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Vivian32817' 的評論 : 謝謝閱讀。
作業本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雪中梅' 的評論 : 謝謝。平安是福。
Vivian32817 回複 悄悄話 無語長歎息。
雪中梅 回複 悄悄話 壯烈且可悲的故事,當年學古代史時,知道了司馬遷受腐刑後,發奮著書寫《史記》的故事,因為他的正直,為李陵說話所以受了腐刑。(如果沒人替他講情的話,那將是死刑)。。。應該珍惜那些在保家衛國中,冒著槍林彈雨而出生入死的人。令人唏噓的曆史故事。。。平安是福。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