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曆史重複--兩則議論:禁槍,優待俘虜。

(2020-08-29 16:15:25) 下一個

資治通鑒:

摘之漢紀十一

時上方興功業,弘於是開東閣以延賢人,與參謀議。每朝覲奏事,因言國家便宜,上亦使左右文學之臣與之論難。弘嚐奏言:“十賊彍弩,百吏不敢前。請禁民毋得挾弓弩,便。”上下其議。侍中吾丘壽王對曰:“臣聞古者作五兵,非以相害,以禁暴討邪也。秦兼天下,銷甲兵,折鋒刃;其後民以櫌鉏、棰梃相撻擊,犯法滋眾,盜賊不勝,卒以亂亡。故聖王務教化而省禁防,知其不足恃也。禮曰:‘男子生,桑弧、蓬矢以舉之,’明示有事也。大射之禮,自天子降及庶人。三代之道也。愚聞聖王合射以明教矣,未聞弓矢之為禁也。且所為禁者,為盜賊之以攻奪也;攻奪之罪死,然而不止者,大奸之於重誅,固不避也。臣恐邪人挾之而吏不能止,良民以自備而抵法禁,是擅賊威而奪民救也。竊以為大不便。”書奏,上以難弘,弘詘服焉。

個人議論:上述大意是,公孫弘奏:百姓有弓弩,不好,要禁止。吾丘壽王說:禁止弓弩不好,真正的壞人還是能搞到,良民想自衛卻沒有弓弩了。所以不應該禁止。漢武帝同意了吾丘壽王的意見。

聽上去是不是很像現在美國要不要禁槍的言論?至於到底好不好,這個可能不是像吾丘壽王說的那麽簡單了。但是有一點我想是個區別:美國反對禁槍的一派裏麵有多少人是因為槍支協會的利益輸送?我猜想吾丘壽王應該沒有從弓弩上得到什麽好處。。

秋,匈奴渾邪王降。是時,單於怒渾邪王、休屠王居西方為漢所殺虜數萬人,欲召誅之。渾邪王與休屠王恐,謀降漢,先遣使向邊境要遮漢人,令報天子。是時,大行李息將城河上,得渾邪王使,馳傳以聞。天子聞之,恐其以詐降而襲邊,乃令票騎將軍將兵往迎之。休屠王後悔,渾邪王殺之,並其眾。票騎既渡河,與渾邪王眾相望。渾邪王裨將見漢軍,而多不欲降者,頗遁去。票騎乃馳入,得與渾邪王相見,斬其欲亡者八千人,遂獨遣渾邪王乘傳先詣行在所,盡將其眾渡河。降者四萬餘人,號稱十萬。既至長安,天子所以賞賜者數十巨萬;封渾邪王萬戶,為漯陰侯,封其裨王呼毒尼等四人皆為列侯。益封票騎千七百戶。   

乘以渾邪之降也,漢發車二萬乘以迎之,縣官無錢,從民貰馬,民或匿馬,馬不具。上怒,欲斬長安令,右內史汲黯曰:“長安令無罪,獨斬臣黯,民乃肯出馬。且匈奴畔其主而降漢,漢徐以縣次傳之,何至令天下騷動,罷敝中國而以事夷狄之人乎!”上默然。及渾邪至,賈人與市者坐當死五百餘人,黯請間見高門,曰:“夫匈奴攻當路塞,絕和親,中國興兵誅之,死傷者不可勝計,而費以巨萬百數。臣愚以為陛下得胡人,皆以為奴婢,以賜從軍死事者家,所鹵獲,因予之,以謝天下之苦,塞百姓之心。今縱不能,渾邪率數萬之眾來降,虛府庫賞賜,發良民侍養,譬若奉驕子,愚民安知市買長安中物,而文吏繩以為闌出財物於邊關乎!陛下縱不能得匈奴之資以謝天下,又以微文殺無知者五百餘人,是所謂庇其葉而傷其枝者也。臣竊為陛下不取也。”上默然不許,曰:“吾久不聞汲黯之言,今又複妄發矣。”居頃之,乃分徙降者邊五郡故塞外,而皆在河南,因其故俗為五屬國。而金城河西,西並南山至鹽澤,空無匈奴,匈奴時有候者到而希矣。

個人議論:上麵大概是說,渾邪王投降漢朝,漢武帝厚重賞賜這些投降的人,勞民傷財。汲黯說:之前和匈奴打仗,死傷那麽多人,現在這些投降了的敵人,應該讓他們做死難者家屬的奴婢,戰利品應該拿來分享,報答天下百姓。如果做不到上麵,最少也不能把自己家的錢拿去善養這些投降過來的,嬌慣他們,甚至因為這個要殺害漢朝五百人!這是什麽道理!漢武帝沉默良久說:好久沒聽到汲黯的話,俺的瘋病又發了。。。

想起了咱們政府和國家的優良傳統:優待俘虜,還有一個禮待外賓。當然汲黯說的把投降的人拿去做奴婢這個是那個年代的事情,現在這樣做有點過了,也沒有這個環境了,可能當個普通勞動者還是算對得起這些人了。優待是犯不著的,憑啥?自己的公民犯了罪殺了人都是要抵罪的,憑啥一投降就個個優待啊?當然不排除在打仗的時候用好條件爭取對方投降(是為了下一步立功,這個屬於兵家事),但是這個情況明顯是對方打不下去了,過來投降為了生活。這種情況就是把他當成一個普通國民就已經是非常寬宏大量的了,這個也適合那些在中國謀生的老外--想想咱們到外國,被特殊優待了嗎?(當然可能有些主客之間的禮儀是有時會有的,其實也不常見了,畢竟來的都是移民國家,誰都不稀奇)。所以說,到中國的老外中國人犯不著特殊待遇,普通國民待遇才是最好的不卑不亢的公平行為。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