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小不忍則亂大謀

(2020-08-28 05:28:16) 下一個

中國有句老話:小不忍則亂大謀。這句話把咱們老祖宗的智慧和民族性格刻畫得很形象深刻。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很能忍的民族,當然任何事也有忍無可忍的時候,不過咱們的第一感覺是先判斷這個東西到底是大是小,基本上不會偏向於睚眥必報的地步。現在這個忍字也逐漸受到了批判,認為中國人忍得太多了。多少是個程度問題,還是難以把握。小不忍亂大謀的道理還是適用的。下麵分析分析曆史上一個故事(摘錄自百度百科)。

禍起小事

竇嬰自從竇太後去世後,被漢武帝更加疏遠不受重用,沒有權勢,諸賓客漸漸自動離去,甚至對他懈怠傲慢,隻有灌夫一人沒有改變原來的態度。竇嬰天天悶悶不樂,唯獨對灌夫格外厚待。 [6] 
竇嬰失去權勢,想依靠灌夫去報複那些平日仰慕自己,失勢後又拋棄了自己的人。灌夫也想依靠竇嬰去結交列侯和皇族以抬高自己的名聲。兩人互相援引借重,他們的交往就如同父子之間那樣密切。彼此情投意合,沒有嫌忌,隻恨相知太晚了。
灌夫在服喪期內去拜訪田蚡,田蚡隨口說:”我想和你一起去拜訪魏其侯,恰值你現在服喪不便前往。”灌夫說:“您竟肯屈駕光臨魏其侯,我灌夫怎敢因為服喪而推辭呢!請允許我告訴魏其侯設置帷帳,備辦酒席,您明天早點光臨。”田蚡答應了。灌夫詳細地告訴了竇嬰,就像他對田蚡所說的那樣。竇嬰和他的夫人特地多買了肉和酒,連夜打掃房子,布置帷帳,準備酒宴,一直忙到天亮。天剛亮,就讓府中管事的人在宅前伺候。等到中午,不見田蚡到來。竇嬰對灌夫說:“丞相難道忘記了這件事?”灌夫很不高興,說:“我灌夫不嫌喪服在身而應他之約,他應該來。”於是便駕車,親自前往迎接田蚡。田蚡之前隻不過開玩笑似地答應了灌夫,實在沒有打算來赴宴的意思。等到灌夫來到門前,田蚡還在睡覺。於是灌夫進門去見他,說:“將軍昨天幸蒙答應拜訪魏其侯,魏其侯夫婦備辦了酒食,從早晨到現在,沒敢吃一點東西。”田蚡裝作驚訝地道歉說:“我昨天喝醉了,忘記了跟你說的話。”便駕車前往,但又走得很慢,灌夫更加生氣。等到喝酒喝醉了,灌夫舞蹈了一番,舞畢邀請田蚡,田蚡竟不起身,灌夫在酒宴上用話諷刺他。竇嬰便扶灌夫離去,向田蚡表示了歉意。田蚡一直喝到天黑,盡歡才離去。 [7] 
田蚡曾經派籍福去索取魏其侯在城南的田地。竇嬰大為怨恨地說:“我雖然被廢棄不用,將軍雖然顯貴,怎麽可以仗勢硬奪我的田地呢!”不答應。灌夫聽說後,也生氣,大罵籍福。籍福不願兩人有隔閡,就自己編造了好話向田蚡道歉說:“魏其侯年事已高,就快死了,還不能忍耐嗎,姑且等待著吧!”不久,田蚡聽說竇嬰和灌夫實際是憤怒而不肯讓給田地,也很生氣地說:“魏其侯的兒子曾經殺人,我救了他的命。我服事魏其侯沒有不聽從他的,為什麽他竟舍不得這幾頃田地?再說灌夫為什麽要幹預呢?我不敢再要這塊田地了!”田蚡從此十分怨恨灌夫、竇嬰。 [8] 

田竇之爭

元光四年(前131年)的春天,田蚡向漢武帝說灌夫家住潁川,十分橫行,百姓都受其苦。請求漢武帝查辦。漢武帝說:“這是丞相的職責,何必請示。”灌夫也抓住了田蚡的秘事,用非法手段謀取利益,接受了淮南王的金錢並說了些不該說的話。賓客們從中調解。雙方才停止互相攻擊,彼此和解。
同年夏天,田蚡迎娶燕王的女兒做夫人,太王後下了詔令,叫列侯和皇族都去祝賀。竇嬰拜訪灌夫,打算同他一起去。灌夫推辭說:“我多次因為酒醉失禮而得罪了丞相,丞相近來又和我有嫌隙。”竇嬰說:“事情已經和解了。”硬拉他一道去。酒喝到差不多時,田蚡起身敬酒祝壽,在坐的賓客都離開席位,伏在地上,表示不敢當。過了一會兒,竇嬰起身為大家敬酒祝壽,隻有那些竇嬰的老朋友離開了席位,其餘半數的人照常坐在那裏,隻是稍微欠了欠上身。灌夫不高興。他起身依次敬酒,敬到武安侯時,武安侯照常坐在那裏,隻稍欠了一下上身說:“不能喝滿杯。”灌夫火了,便苦笑著說:“您是個貴人,這杯就托付給你了!”田蚡不肯答應。敬酒敬到臨汝侯灌賢,灌賢正在跟程不識附耳說話,又不離開席位。灌夫沒有地方發泄怒氣,便罵灌賢說:“平時詆毀程不識不值一錢,今天長輩給你敬酒祝壽,你卻學女孩子一樣在那兒同程不識咬耳說話!”田蚡對灌夫說:“程將軍和李將軍都是東西兩官的衛尉,現在當眾侮辱程將軍,仲孺難道不給你所尊敬的李將軍留有餘地嗎?”灌夫說:“今天殺我的頭,穿我的胸,我都不在乎,還顧什麽程將軍、李將軍!”座客們便起身上廁所,漸漸離去。竇嬰也離去,揮手示意讓灌夫出去。田蚡於是發火道:“這是我寵慣灌夫的過錯。”便命令騎士扣留灌夫。灌夫想出去又出不去。籍福起身替灌夫道了歉,並按著灌夫的脖子讓他道歉。灌夫越發火了,不肯道歉。武安侯便指揮騎士們捆綁灌夫放在客房中,叫來長史說:“今天請宗室賓客來參加宴會,是有太後詔令的。”彈劾灌夫,說他在宴席上辱罵賓客,侮辱詔令,犯了不敬之罪,把他囚禁在特別監獄裏。於是追查他以前的事情,派遣差吏分頭追捕所有灌氏的分支親屬,都判決為殺頭示眾的罪名。竇嬰感到非常慚愧。出錢讓賓客向田蚡求情,也不能使灌夫獲釋。田蚡的屬吏都是他的耳目,所有灌氏的人都逃跑、躲藏起來了,灌夫被拘禁,於是無法告發田蚡的秘事。 [9] 
竇嬰和田蚡竇嬰和田蚡
竇嬰挺身而出營救灌夫。他的夫人勸他說:“灌將軍得罪了丞相,和太後家的人作對,怎麽能營救得了呢?”魏其侯說:“侯爵是我掙來的,現在由我把它丟掉,沒有什麽可遺憾的。再說我總不能讓灌仲孺自己去死,而我獨自活著。”於是就瞞著家人,私自出來上書給漢武帝。漢武帝馬上把他召進宮去,竇嬰就把灌夫因為喝醉了而失言的情況詳細地說了一遍,認為不足以判處死刑。漢武帝認為他說得對,賞賜竇嬰一同進餐,說道:“到東朝去公開辯論這件事。” [10] 

東朝廷辯

竇嬰到東宮,極力誇讚灌夫的長處,說他酗酒獲罪,而田蚡卻拿別的罪來誣陷灌夫。田蚡接著又竭力詆毀灌夫驕橫放縱,犯了大逆不道的罪。竇嬰思忖沒有別的辦法對付,便攻擊田蚡的短處。田蚡說:“天下幸而太平無事,我才得以做皇上的心腹,愛好音樂、狗馬和田宅。我所喜歡的不過是歌伎藝人、巧匠這一些人,不像魏其侯和灌夫那樣,招集天下的豪傑壯士,不分白天黑夜地商量討論,腹誹心謗深懷對朝廷的不滿,不是抬頭觀天象,就是低頭在地上畫,窺測於東、西兩宮之間,希望天下發生變故,好讓他們立功成事。我倒不明白魏其侯他們到底要做些什麽?”於是漢武帝向在朝的大臣問道:“他們兩人的話誰的對呢?”禦史大夫韓安國說:“魏其侯說灌夫的父親為國而死,灌夫手持戈戟衝入到強大的吳軍中,身受創傷幾十處,名聲在全軍數第一,這是天下的勇士,如果不是有特別大的罪惡,隻是因為喝了酒而引起口舌之爭,是不值得援引其他的罪狀來判處死刑的。魏其侯的話是對的。丞相又說灌夫同大奸巨猾結交,欺壓平民百姓,積累家產數萬萬,橫行潁川,淩辱侵犯皇族,這是所謂‘樹枝比樹幹大,小腿比大腿粗’,其後果不是折斷,就是分裂。丞相的話也不錯。希望英明的主上自己裁決這件事吧。”主爵都尉汲黯認為竇嬰對。內史鄭當時也認為竇嬰對,但後來又不敢堅持自己的意見去回答漢武帝。其餘的人都不敢回答。漢武帝怒斥鄭當時說:“你平日多次說到魏其侯、武安侯的長處和短處,今天當廷辯論,畏首畏尾地像駕在車轅下的馬駒,我將一並殺掉你們這些人。”於是起身罷朝,進入宮內侍俸王太後進餐。
王太後也已經派人在朝廷上探聽消息,他們把廷辯的情況詳細地報告了王太後。王太後發火了,不吃飯,說:“現在我還活著,別人竟敢都作踐我的弟弟,假若我死了以後,都會像宰割魚肉那樣宰割他了。再說皇帝怎麽能像石頭人一樣自己不做主張呢!現在幸虧皇帝還在,這班大臣就隨聲附和,假設皇帝死了以後,這些人還有可以信賴嗎?”漢武帝道歉說:“都是皇室的外家,所以在朝廷上辯論他們的事。不然的話,隻要一個獄吏就可以解決了。”這時郎中令石建向漢武帝分別陳述了竇嬰、田蚡兩個人的事情。 [11] 

慘遭斬首

漢武帝派禦史按照文簿記載的灌夫的罪行進行追查,與竇嬰所說的有很多不相符的地方,犯了欺君之罪行。被彈劾,拘禁在名叫都司空的特別監獄裏。
漢景帝時,竇嬰曾接收過他臨死時的詔書,那上麵寫道:“假如遇到對你有什麽不方便的事情,你可以隨機應變,把你的意見呈報給皇帝。”等到自己被拘禁,灌夫定罪要滅族,情況一天比一天緊急,大臣們誰也不敢再向漢武帝說明這件事。竇嬰便讓侄子上書向皇帝報告接受遺詔的事,希望再次得到漢武帝的召見。奏書呈送漢武帝,可是查對尚書保管的檔案,卻沒有景帝臨終的這份遺詔。這道詔書隻封藏在竇嬰家中,是由竇嬰的家臣蓋印加封的。於是便彈劾竇嬰偽造先帝的詔書,應該判處斬首示眾的罪。
元光四年(前131年)冬天,灌夫和他的家屬全部被處決了。竇嬰過了許久才聽到這個消息,聽到後憤慨萬分,患了中風病,飯也不吃了,打算死。有人聽說漢武帝沒有殺竇嬰的意思,竇嬰又開始吃飯了,開始醫治疾病,討論決定不處死刑了。意然有流言蜚語,製造了許多誹謗竇嬰的話讓漢武帝聽到,因此就在當年十二月的最後一天將竇嬰在渭城大街上斬首示眾。

個人評論:竇嬰從丞相位下來這件事本身應該和田蚡沒什麽關係,他們兩人都是同時被罷免的,隻不過田蚡依照姐姐的關係雖然不做官還有權勢,竇嬰就是真正失勢了,再加上竇太後去世後就更不可能東山再起了。漢景帝說:竇嬰喜歡自滿。可見是一個比較在乎自己的人(人無完人,這個實在不是要貶低什麽),所以可以理解他對失勢後的落差是有芥蒂的。田蚡其實雖然和竇嬰有矛盾,但並沒有到想整死對方的地步,本來竇嬰對他威脅已經不大了,犯不著。兩個人都做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官,這點政治智慧還是有的。可偏偏不湊巧的是灌夫這個人中間摻和,偏偏不湊巧的還是每次都是跟喝酒有關:所以,酒還是要少喝。孟浩然因為見到王昌齡興頭高喝酒不顧自己有毒瘡在身結果毒發身亡,你說這喝酒是不是罪魁禍首?扯回來說,這個灌夫真是皇上不急太監急,竇嬰祝酒被很多人傲慢對待,他自己都沒說什麽,你在哪兒出什麽頭?這好,一時氣是順了,後果很嚴重。或許說:該來的遲早要來,背後的矛盾無法化解。這句話有幾分理,但是要注意:如果是抱著這種態度,那打仗或者鬥爭是不是要有個計劃?所以說,因為席上的一點禮儀小事,一下子出招了,根本就不是計劃之中的事,這正是應了那句話:小不忍則亂大謀啊。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