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讀賈誼隨感:法律,宗教,和中國的“禮”

(2020-08-21 15:23:55) 下一個

繼續秉著流水賬的風格,想到哪兒說到哪兒。

從小是沒怎麽學過中國傳統文化裏麵的那一套的:孔夫子已經被打倒了,現在學的都是自然科學,至於倫理道德,哲學人生觀之類的話題,從來沒有什麽正統的教育,都是周圍環境言傳身教,自己潛移默化,看到的,聽到的形成了個人三觀。到了中年了,當年的敲門磚沒啥用了,反而撿起了中國傳統文化。。。

今天看到賈誼的一段話,大概說的就是這個:法律是人犯了錯之後的措施,禮是在人犯錯之前就教育人不要犯錯,所以禮治比法治更有效。這很有道理。以下是個人議論:

1. 這不是說不要法製。法製是現代社會的基礎。中國還要繼續強化法製(相對於人治)精神。但是,同時也要認識到:隻有法製還不是解決了全部問題。為什麽呢?

2. 隻強調法製,而不注意道德教育的話,就會產生這樣的結果:隻要不違法,那麽不道德的做法就是合理的,部分不違法不道德的利己行為還會被視為聰明!這也是西方國家的一個通病:律師吃香啊,為啥,能讓人逃脫法律唄。在這樣的價值觀裏,道德是沒有什麽價值的。但是西方有西方的辦法,什麽呢?那就是宗教。宗教就是為了讓人的道德價值得到歸宿。做好事,做好人變成了神的旨意,所以神聖而又有底氣了。但是,這也帶來一個問題:不同宗教之間打架,誰都不服誰。以及宗教裏麵自己又附加了很多其實無關道德的因素:為了說明自己的話都是對的,必須要建立一個高於所有人的裁判,而且必須是排他性的。所以這個問題也是現在的症結,一旦這個假設不能成立了,那宗教裏麵的道德教育到底還是不是值得遵守的呢?那看看自古以來東方文明是怎麽對待這個問題的呢:

3. 中國人現在大部分是沒有宗教信仰的,不要說什麽菩薩,或者八仙過海之類的這個神仙那個妖魔,這些都不是宗教,因為它沒有教義。中國在沒推翻孔家店以前,信奉的就是那個儒家思想(打住解釋一下:我這裏其實是泛指,不管是儒家,還是道家,總而言之,這一套是樸素的道德教育:道和德兩個字怎麽來的,道德經有兩部分,一部分講道,一部分講德,我不知道跟這個有沒有關係。抽象來說,我這裏的道德二字就是泛指做人的道理,價值觀,而不用把這些觀念架設在神和宗教上麵的一套體係)。可惜的是,中國幾千年的積累,一下子全打倒了。這個有對的地方,也有不對的地方:

3a. 對的地方,當然也是最顯而易見的就是什麽君君臣臣那一套,魯迅所說的吃人(怎麽都覺得這個說法還是有點過了,縱觀曆史,西方不見得比中國文明,中國不見得比西方野蠻,這麽說,人類曆史都是人吃人了?可能這個詞還是有點過了,當然,文學嗎,這可以算是修辭。)。隨著時代變遷,社會製度改變,這個確實是不能要的了。具體俺也不用多說了。

3b. 不對的地方,就是這一下全丟了,道德教育變成了真空。所剩下的是現代人自己歸納總結,臨時畫虎畫成了貓的一套係統:有人說,這還不容易嗎,美德嗎,哪個不曉得說:誠實,有信用,注重心靈美,輕視外觀美,等等,俺不列舉,俺隻說說為什麽這不是虎,是貓。首先,一個體係不是一係列的口號,就像議論文要有論點還要有論據。你列一堆口號,你得拿出例子來,不要總編什麽我在馬路上撿到一分錢的兒歌,雖然這首歌不錯,但是說這樣能造出一套完整的道德體係並教育人,這個我要嗬嗬了:和老祖宗那一套係統比:人家有曆史,有故事,有詩詞歌賦,有演義小說,當然,還有歸納的精要書經。你說,是唱兩句兒歌,喊幾句口號,還是學了上下五千年,哪個讓人有底氣,所以嘛,貓和虎的區別。更不用說,體係要有係統,有中心,有完整架構,不能自相矛盾,等等等等。說到底,這些都需要時間積澱的。至於最後要拿一套外來的和尚念經,這個其實啊,真正讓中華民族凝聚的還是老祖宗傳下來的一些東西。雖然這一套東西裏麵有些要改了,要拋棄了,但是人是活的,哪些東西該留哪些東西該舍,其實人都有自己的判斷。

俺的口水話說得不少了,把俺讀到的原文引來在下麵。

賈誼:凡人之智,能見已然,不能見將然。夫禮者禁於將然之前,而法者禁於已然之後,是故法之所為用易見而禮之所為生難知也。若夫慶賞以勸善,刑罰以懲惡,先王執此之政,堅如金石;行此之令,信如四時;據此之公,無私如天地,豈顧不用哉?然而曰禮雲、禮雲者,貴絕惡於未萌而起教於微眇,使民日遷善、遠罪而不自知也。孔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毋訟乎!’為人主計者,莫如先審取舍,取舍之極定於內而安危之萌應於外矣。秦王之欲尊宗廟而安子孫,與湯、武同。然而湯、武廣大其德行,六七百歲而弗失,秦王治天下十餘歲則大敗。此亡他故矣:湯、武之定取舍審而秦王之定取舍不審矣。夫天下,大器也;今人之置器,置諸安處則安,置諸危處則危。天下之情,與器無以異,在天子之所置之。湯、武置天下於仁、義、禮、樂,累子孫數十世,此天下所共聞也;秦王置天下於法令、刑罰,禍幾及身,子孫誅絕,此天下之所共見也。是非其明效大驗邪!人之言曰:‘聽言之道,必以其事觀之,則言者莫敢妄言。’今或言禮誼之不如法令,教化之不如刑罰,人主胡不引殷、周、秦事以觀之也!人主之尊譬如堂,群臣如陛,眾庶如地。故陛九級上,廉遠地,則堂高;陛無級,廉近地,則堂卑。高者難攀,卑者易陵,理勢然也。故古者聖王製為等列,內有公、卿、大夫、士,外有公、侯、伯、子、男,然後有官師、小吏,延及庶人,等級分明而天子加焉,故其尊不可及也。。。。。。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作業本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澳洲雪梨子' 的評論 : 謝謝雪梨兄賜教,在下學習受益。的確,人治算是研究社會如何穩定繁榮的學問,還是近代自然科學改變了生產力本身,天翻地覆。人治難於找到一個終極滿意的萬能答案,實在是要因當時情況而定。。。俺也是粗淺理解,仁兄見笑了。
澳洲雪梨子 回複 悄悄話 回訪,拜讀。雖讀書劄記亦見功力。
賈生還是秉承孔子思想,應道之以德,齊之以禮,而不是道之以政,齊之以刑。理論上說是好的,操作上還是有問題,顯然刑是底線,禮是日常規範。古人常說的「寬猛相濟」近似吧。竊以為秦不完全在苛刑,而在定於一尊後言路不暢,所有權與治權一體,又無分封,諾大的疆域,難以控製,才導致二世而亡。漢初較好解決此問題,非劉氏不王,非功不侯,又丞相統領百官,主導治權。尤其是文帝,以德服人,後人以之與高祖並列。武帝納言天下,雄才大略,但此君個人能力太強,侵蝕相權,開了壞頭。儒家隻能靠天兆、靠史筆來製約皇帝了。
中國人在治天下方麵不少費心思,可一直未找到如何將權力鎖在籠子裏...在手機上,寫的慢,塗鴉見笑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