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草微影輕 - 答王端兄

(2014-09-25 06:14:24) 下一個
昨日應書生兄之邀,匆忙寫就秋草一首,粗糙之作,毛病多多。王端兄對於頷聯感到不解,這個我倒是有些特別的想法,借這個疑問和王端兄以及眾詩友分享,也期得到大家的幫助。

拙作的頷聯是:風追難動影,雨迫不回腸。

王端兄的意見應該是覺得,草的影是不難動的,草的“腸”也是七折八回的。所以,王兄給了個最小改動的建議“千動影”,“九回腸”。

首先我想說,拙聯從藝術性上說,真沒什麽好的。王兄的最小修改,不是藝術問題,而是準確性問題。就是說,你要寫草,就得寫出它的準確的樣子。所以,這裏隻討論準確性的問題。

我們先把問題提得更清楚。草是什麽草?影是什麽影?風容易吹動它嗎?草的腸(莖)是七折八回的嗎?更進一步,動不動,回不回,有什麽寓意嗎?

什麽草?

河邊一根齊人蒿草,風吹能不動嗎?可是那直腸(莖)真不會回滴。王兄和我各對一半。

伏地一株蔓草,七折八回,可是和地零距離,就沒影,沒有的影子,能吹動嗎?還是各對一半吧。是,您說,那草再矮,也總有點影子吧?咱們搞科學滴,知道舍入,太小就是無了~~~有點勉強。我總得偏著自己點吧?

上麵都是特例,那我究竟寫的什麽呢?

寫草,我想到的是兩種草,一是“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廣原高草,二是“庭草無人隨意綠”的門前矮草。兩種的共性,就是每一株草都是密密草叢中的一株微草。這草之微,微到沒有成影的空間,微到沒有回旋的餘地。微則微矣,又風奈之何?雨奈之何?這就是我想表達的意思。

寫草,讓我想到“草民”,想到芸芸眾生,平頭百姓。所謂人微言輕,他們能有什麽“影”響呢?每天忙個沒完,又哪有空閑去回什麽愁腸呢?普通人過普通的日子,沒有驚天動地的奢望,也沒有要死要活的惆悵,這就是草民吧!

再謝王端兄!

謝謝眾友讀貼。大家早安,秋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