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識是緣
原創文章請勿抄襲,我所有文章都將留有圖片。歡迎閱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姓名。並必須得到本人許可!
個人資料
多倫多橄欖樹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悠悠歲月情(8)

(2014-04-03 07:09:34) 下一個

第一年遠在異鄉的龐,除了一心讀好聖賢書,閑時最想念的就是家人。母親的辛勤勞作,妹妹純真可愛的笑容,父親遙遠漠然的眼神,都是他的牽掛。很怕,家書裏會有父親發病的消息,那意味著母親和妹妹的災難,而他,這時還能保護誰呢。幸運的是龐從前兩封的家信裏了解到了父親的病情有了一點好轉,龐盤算著過年要給家裏人都買個好禮物,想象著一家人團聚的樣子,夢裏都笑出了聲。

那天,龐還有最後一門課要考了,外麵下了一個早上的冬雨,雨並沒有影響龐充滿信心地完成他的答題。龐早早做完卷子,又檢查了一遍,笑著第一個交了卷子,監考老師很開心地衝他擠了擠了眼睛,從前麵的成績,老師們都知道龐的答卷一定完美無缺。從教室出來,鬆了口氣的龐剛剛在濕濕的空氣裏伸了個懶腰,後麵的小胖就追了上來。

“看看,最後這道接的對吧!”小胖就是不用功,不過也是個聰明人,和龐一起溫書,他進步很大。龐笑了下:“錯咯,大錯特錯咯。。。”小胖抓住他的後脖梗:“死小子,耍兄弟俺。。。”兩人一路嘻鬧玩笑著,教室裏的人這時成群擁了出來,小胖一句:“快,今天食堂肯定有好菜,衝。。。”。

兩人買了一大份糖排和雞腿,那一通狂啃,直叫天地為那些脊背朝上的生靈而動容。到了寢室樓下,他倆還不斷地打著飽嗝。看寢室的大爺拿著個淡綠色的信封,喊住了龐:“你的信啊,家裏來的,給。。。”。大爺從窗戶裏拿出了兩封信遞給龐:“一封是昨天到的, 一封是早上剛來的,拿去,拿去。。。”。

龐好生奇怪,那個航空信封是母親的字跡,淡綠細紋的信封是小妹的,這兩個人怎麽了呀,從來都是一封信寄來,龐心裏亂猜疑著,首先打開了母親的信。母親依舊那麽關懷體貼,擔心他讀書太辛苦,用錢太省,生活不習慣等等,又叫他不要掛念,家中都好,回來前打個電報,她們去火車站接等等。母親的文字,柔和地撫摸著龐依舊孩子氣的心靈。龐心裏暖暖地有拆開了妹妹的信。第一句話便是:“哥, 你快回來吧。。。”。

龐細細讀下去,眉頭漸漸瑣了起來,當看到那句:“媽媽隻有和大周伯伯在一起的時候,才會開心地笑。”的時候,龐的臉漲得通紅。小胖不知發生了什麽,想湊上來看,卻被龐一掌煽去一邊。自從他們倆交往,龐還沒有這樣粗野過。 小胖柔著被弄疼的耳朵叫起來:“什麽大不了的事,你瘋了。”龐隻不理他,扔出一句:“別跟著我!” 悶頭出了寢室。

中午的校園又飄起了小雨,熱鬧的人群都漸漸散去,龐心裏那團火無處可泄。清冷的小雨濕透了校園的每一個角落,龐漫無目的地走在鵝卵石鋪就的小路上,並沒有顧及身邊還有沒有人,就孩子般落下淚來。

在十九歲的龐心裏,母親代表了家的含義,從童年第一次看到父親將隻有周歲的妹妹拋出去起,家對於龐就是一份傷感,半份甜蜜。因為母親的愛,妹妹的弱小,他對這個家充滿了感情和責任感。對父親的不幸,作為孩子,除了原諒還能有什麽。小時候他去母親醫院玩的時候,母親的好同事們都常說一句話:“你媽媽很不容易啊,她等於一個人帶大你們,甚至比一個人還要苦啊,孩子啊,你長大一定要好好孝順她。”龐聽在耳裏記在心裏,他所理解的不容易,就是家裏有些窮,母親太操勞,為父親的病焦慮等等。如今母親的身邊突然出現了個陌生的男人,這讓接受過傳統教育的龐感到莫大的恥辱。怎麽辦?!!龐埋著頭,坐在燕園的石凳上,雨水順著他的發稍越來越快的滴落下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rongrongrong 回複 悄悄話 :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