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石影室

集百家之長, 走自己的路。
個人資料
Alabama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百年羅漢鬆見證朱園興衰[轉]

(2020-09-28 16:39:43) 下一個

注: 文中提及的朱丙壽,是我的祖父,我出世時(1943)他早已歸天(1914)。我聽媽媽說起原來在海鹽的老家如何富有,榮耀,對我來說毫無印象。 在日寇入侵時,我家所有老小從浙江海鹽移居上海租界,海鹽老家給日本人燒毀,包括住房和花園。 最近,疫情肆虐,閑在家中無事可幹,從網上搜索到我家的家譜和頗有名氣的朱家花園。 我就將這篇文章收錄到我的博客中,好讓我了解我祖上的點點滴滴,以充實我對祖上的認知。

 

 

百年羅漢鬆見證朱園興衰[轉]

 (2008-05-05 10:31:01)
標簽: 

雜談

分類: 旅遊
在海鹽縣城中心新橋路西側的海鹽賓館庭院中,有一株羅漢鬆,盡管已曆經百餘年的風雨滄桑,卻仍然枝繁葉茂。它是曾經輝煌一時、但如今早已被曆史的塵埃所湮沒的朱園所留下的惟一遺物。

  朱園俗稱“朱家花園”,是明清時期海鹽縣城中眾多的私家園林之一。園主朱丙壽,字少虞,生於清朝鹹豐三年(1854),後中舉人,成進士,是海鹽縣曆史上惟一的狀元朱昌頤的族嗣。朱丙壽共有九個兒子、七個女兒。1932年陪送韓國金九先生從嘉興到南北湖避難的朱桂蕊即是他的長孫女。朱家鼎盛時期,上下老少共有四百餘人聚族而居,共舉飲食,儼然大家族。俗話說,“一朝清知府,十萬雪花銀”,因此,當了潮州知府的朱丙壽手中是很有幾個錢的,一時成為海鹽首富。他在潮州知府任上時,便已為日後退隱故裏、頤養天年打算,他向當時遷居原籍杭州的海鹽顧養和家購得花園,並加以修葺、妝點,於是顧園也便成了朱園。朱園與朱府前後相連。朱府當年俗稱“祥善堂”,又稱“潮州府”,它麵河臨街,是朱丙壽及其家屬、下人居住的宅第。朱園緊挨在朱府的北麵,是朱府家人休閑自娛的後花園。整個朱園被一短垣分割成南北前後兩部分,並由短垣上的圓形洞門相通。前園的主體建築為廳堂、經樓、方亭、長廊、池塘、曲橋、水榭以及竹林、山石等。廳堂共有兩座,一是位於前園正中偏東的平廳,坐北朝南,四周為廡廊,並圍以欄檻。廳內藏有木版線裝書萬卷,相傳為朱丙壽罷官後的讀書之所。平廳前有高大假山一座,山下有一口池塘,塘中清水漣漣,遊魚可數。池塘上架九曲白石橋梁,朱欄回複,跌宕多姿。而在池塘的西南側另建有一座高聳軒敞的廳堂。該廳堂陳設華麗,正中懸掛著穿戴知府官袍頂戴的朱丙壽的巨幅畫像。廳西側植有一株高大龍棗樹,斜出屋簷,夏日翠蓋成蔭。經樓為兩層建築,位於平廳的北端,有廂房與平廳的西側毗連。經樓底層的室內幾案精巧,有名人書畫、瓷瓶銅器等古玩。經樓的樓上供奉著白玉觀音佛像,幾案皆為紅木精品,在用黃楊木做成的玻璃書櫥內,存放著木版的佛家經卷、線裝的古本精品,不下千冊,甚是珍貴。

  相對前園,後園的構建較為簡潔、單調,以林木為主,另有仙鶴噴水池和荷花池兩處。池畔有人工壘土而成的小山丘,丘頂蓋有茅亭一座。山坡上廣植楓木,每至金風送爽時,楓葉紅豔,搖曳傳情,與池中碧水相映成趣。在西園門的北側,另有梅林一片,冬雪初霽,踏雪賞梅,別具情趣。後園主要為朱府培育花木所在,緊靠北園牆有玻璃花房一大間,房內用木板釘成花階,層層迭起,可放置花盆,許多盆花、盆景皆陳列於此,逗人喜愛。

  朱府這一海鹽名門望族的連雲宅第,朱園這一當年名聞遐邇的私家園林,大部分建築已在抗日戰爭中被戰火焚燒毀滅。少數殘存的園林建築也隨著歲月的流逝,日漸破敗消失,至上世紀八十年代建設海鹽招待所(即現在的海鹽賓館)時全部拆除,以致終為曆史的塵埃所湮沒。現在,隻剩下一株曆盡人間滄桑,覽遍世事變化的百年羅漢鬆依然聳立於庭院之中,仿佛在向後人訴說著當年朱府的繁華富貴、朱園的興衰榮敗。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Alabama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蓬萊閣' 的評論 : 謝謝! 我姐姐去看過, 這顆大樹還移換了個地方。 
蓬萊閣 回複 悄悄話 老樹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