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石影室

集百家之長, 走自己的路。
個人資料
Alabama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淺析紅樓(7)-脂硯齋其人

(2020-04-20 08:13:25) 下一個

淺析紅樓(7)-脂硯齋其人

研究或喜歡《紅樓夢》的人繞不過脂硯齋。脂硯齋是《紅樓夢》抄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的主要點評者。 這本書俗稱脂評本或脂批本,是研究《紅樓夢》不可多得的資料。 脂評本是最貼合曹雪芹思想的《紅樓夢》版本,但脂硯齋其人是誰,與《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是什麽關係,迄今尚未形成一致看法,他/她的身份讓人感到神秘而好奇。 他/她在《紅樓夢》前80回裏留下數千條批語,為後世紅學研究做出了極大的貢獻。

據統計,《紅樓夢》前80回頭脂硯齋批語三千條之多, 而這些批語大致可以分為三大類: 1)曹雪芹生平和家史背景的介紹; 2)對文本情節解讀; 3)對後文情節的披露。 尤其對於後文情節的披露給紅派學者和紅迷們以不同的解讀和無限想象的空間。

從目前來看,大致有以下幾種考慮: 1)脂硯齋就是曹雪芹本人; 2)脂硯齋可能是曹雪芹的夫人; 3)脂硯齋可能是曹雪芹的堂兄弟; 4)脂硯齋可能是曹雪芹的叔父; 5)更有離奇說法脂硯齋是空空道人或說脂硯齋根本沒有這個人,是個騙子。 那麽,根據以上的情況,說說我的看法。

1)脂硯齋就是曹雪芹本人

胡適先生根據該書22回批語“鳳姐點戲,脂硯執筆事”的批語認為,脂硯齋與曹雪芹是同一人,是曹雪芹的化名,因為當時隻有寶玉(即曹雪芹本人)在場。 他說:“現在我看了此本,我相信脂硯齋即是那位愛吃了女人胭脂的寶玉,即是曹雪芹自己。。。。。。脂硯隻是那塊愛吃胭脂的頑石,其為作者托名,本無可疑。”

另有證據,曹家卻有一方“脂硯”。 1573年,明末蘇州文人王稚登為討好才女薛素素歡心,請蘇州硯名家吳萬有用紅絲石一方製成硯台,紅絲硯彩色宛若胭脂,故稱脂硯。1690年,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任蘇州織造,下屬為升職,從薛素素後人那裏以三間瓦房代換得脂硯呈獻曹寅。 曹寅過世後,脂硯由曹家後人秘藏,主人(是曹顒嗎?)將自己的書房改為“脂硯齋”。 正因為如此,曹雪芹自稱脂硯齋有無不可?

其三,因為脂硯齋自己也參與《紅樓夢》的創作,並且深知書中人物的來龍去脈,不是作者很難清楚了解紅樓夢的大致情況。 而且,此人和作者的感受非常相似,可視為同一人。

我的理解曹雪芹和脂硯齋並非同一人, 理由很簡單,靖藏本有一眉批曰:“不數年,芹溪,脂硯,杏齋相繼別去,今丁亥夏,隻剩朽物一枚,寧不痛殺!”“朽物”,“老朽”是畸芴叟慣用的自稱,這裏的芹溪便是曹雪芹,脂硯便是脂硯齋。 那麽,從畸芴叟的批語,清楚顯示曹雪芹和脂硯齋顯然不是同一人,他們兩人是相繼別去(仙逝),而不是同時別去的。

2)脂硯齋可能是曹雪芹的夫人

此說由紅學家周如昌先生所提出,他從脂批中挑出若幹條類似女子語氣的批語,遂認定脂硯齋是女性。如庚辰本第二十六回一條行批:“玉兄若見此批,必雲‘老貨,他處處不放鬆我,可恨可恨!’回思將餘比作釵,顰等乃一知己,餘何幸也!一笑。”同回寶玉一句“多情小姐同鴛帳”惹惱黛玉,其旁行批雲:“我也要惱”。周先生認為“斷乎非女性不合”,“又是個女子聲口”。 他認為脂硯齋是小說中的史湘雲,並猜測後來她與曹雪芹結為夫妻。

寶玉和史湘雲結為夫妻之說是由獄神廟起始,賈家被抄之後,賈寶玉,王熙鳳關在獄神廟(畸芴叟評注,此5-6稿為傳閱者迷失),當時由茜西和小紅去探望慰問寶玉,後來寶玉被遣送回原籍,從北京到南京路途遙遠,寶玉身無分文,一路討乞,路上巧遇妙玉,正好妙玉知道史湘雲此時喪夫(衛若蘭英年早逝),流落他鄉為歌妓,由此撮合寶玉娶史湘雲為妻。 後來寶玉二次出家雲雲。 既然此稿件迷失,如何會有以後的故事呢? 這個故事大致由周汝昌老先生推測而來的,他認為既然說“金玉良緣”,史湘雲也有個金麒麟,為何不能和寶玉相配?

曹雪芹的第三任妻子名叫許芳卿的才女,嚴格來說不算是曹雪芹的妻子,因為倆人相愛,算是紅顏知己。他們常在一起談人生,談理想,有人說脂硯齋續批石頭記正是出於她手(推測),可見詠絮(才女)之才非同尋常。

所有以上的推測我認為都無確鑿根據,隻是想象推測而已。

3)脂硯齋可能是曹雪芹的堂兄弟

本第二十二回有一條畸笏叟批語:“前批知者聊聊 ,不數年,芹溪,脂硯,杏齋諸子皆相繼別去,今丁亥夏,隻剩朽物一枚,寧不痛殺!”批語中並稱曹雪芹,脂硯齋為“諸子”,而自稱“朽物”就語氣看,曹雪芹和胭脂似是同輩,畸笏叟輩均長於二人。

甲戌本第三回“老爺(賈赦)說了‘連日身上不好,見了姑娘彼此倒傷心,暫且不忍相見。”畸芴叟作批曰:“餘久不作,見此語未免一醒。”這裏畸笏叟自比賈赦,更可證明其為自比賈寶玉的脂硯齋的長輩。

甲戌本第二回:“就是後一帶花園子裏。”脂批:“‘後’字何不直用‘西’字?恐先生墮淚,故不敢用‘西’字。”按脂硯齋稱呼“先生”之恭敬,“先生”當為長輩,或者就是畸笏叟。 曹寅自號“西堂掃花行者”,他這一支對“西”字極其敏感。後人作書,自然避忌。此時作批時間最早已是甲戌年(1754)。

上麵三條批語中,無論“先生”還是畸笏叟,都不會是曹寅本人或其兄弟,而隻能是曹寅子侄中人。脂硯齋也就理所當然是曹寅孫輩,從而平輩於曹雪芹。 另外,單就脂批來看,脂硯齋和曹雪芹為同一輩的兄弟似更合於情理。然而據上文所印甲戌本第一回一條脂批:“今而後惟願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書何幸。”“一芹一脂”並稱,可以想象,他們之間的關係應為兄弟合適。

此說的矛盾之處在於,脂硯齋和畸笏叟都稱寶玉為”玉兄“,都稱賈政為“政老”。第三回甲戌本側批:“赦老不見, 又寫政老”,“寫如海實寫政老”;第十四回:“忙中閑筆,點綴玉兄,……壬午春。畸笏。”第十七回庚辰本眉批:“政老情字如此寫。壬午季春。畸笏”,“餘作詩文時雖政老亦有如此令旨,可知嚴父亦無可奈何也。不學紈絝來看。畸笏”等等。表明畸芴叟與寶玉及脂硯齋是平輩關係,而非長輩關係。

從我看到的證據來分析,第13回終末的脂硯齋評:“‘秦可卿淫喪天香樓’,作者用史筆也。 老朽因有‘魂托鳳姐’,‘賈家後事’兩件,嫡是安富尊榮坐享人能想得到處? 其事雖未漏,其言其意則令人悲切感服,故赦之。 因命芹溪刪去。”這裏可見兩點,其一, “因命芹溪刪去”好像不是同輩的口氣,脂硯齋可能是曹雪芹的長輩;其二,脂硯自稱老朽,也不像是女性。

4)脂硯齋可能是曹雪芹的叔父

此說所據主要有三。其一,清人裕瑞在《棗窗閑筆》中記(注:愛新覺羅·裕瑞(1771年-1838年),清朝宗室。字思元,豫親王多鐸五世孫,清朝和碩豫良親王愛新覺羅·修齡次子,母嫡福晉富察氏,外祖父是承恩公傅文。):“聞舊有《風月寶鑒》一書,又名《石頭記》,不知為何人之筆。曹雪芹得之,以是書所傳敘者,與其家之事跡略同,因借題發揮,將此書刪改至五次......曾見抄本卷額,本本有其叔脂硯之批語,引其當年事甚確,易其名曰《紅樓夢》”,又“聞其所謂‘寶玉’者,當係指其叔輩某人,非自己寫照也。”

其二,庚辰本第十八回:“那寶玉未入學堂之先,三四歲時,已得賈妃手引口傳。”脂批:“批書人領至此教,故批至此,竟放聲大哭。俺先姊仙逝太早,不然,餘何得為廢人耶?”據此:脂硯齋呼元春為先姊,而元春形象又是以曹雪芹當王妃的姑姑為原型,這樣推算,脂硯齋當然該是曹雪芹的叔輩了。

其三,敦敏在《瓶湖懋齋記盛》中記載, 曹雪芹告訴敦敏:“借家叔所寓寺宇。。。。。。”說明曹雪芹之叔在現實中是存在的。 和尚注在寺廟成為“寓”,可知曹雪芹的“家叔”是個和尚,而脂硯齋正是一邊念經一邊批書,庚辰本第二十六回脂批:“呆兄亦有此話!批書人至此,誦《往生咒》至恒河沙數也。”因為賈寶玉出家當了和尚,這也佐證了裕瑞“所謂‘寶玉’者,當係指其叔某人”的說法無誤。 一般認為曹雪芹是曹顒的遺腹子,曹頫為其叔。 問題是本文筆者在網絡上沒有找到曹頫出家的確鑿證據。

愛新覺羅·裕瑞(1771-1838年),清朝宗室,豫親王多鐸五世孫,清朝和碩豫良親王愛新覺羅·修齡次子,母嫡福晉富察氏,外祖父是承恩公博文。 裕瑞讀書廣泛,作為宗室貴族,他除了經史之外,還對詩曲,話本,子弟叔多有經營。 對《紅樓夢》頗有研究,其治紅學的入門書《棗窗閑筆》極為後世關注,他是研究《紅樓夢》續書第一人。

愛新覺羅·敦敏(1729年—1796年),字子明,號懋齋,努爾哈赤第十二子英親王愛新覺羅·阿濟格五世孫,理事官愛新覺羅·瑚玐長子。敦敏與弟愛新覺羅·敦誠與《紅樓夢》作者曹雪芹亦師亦友(早年,曹雪芹為敦敏兄弟的老師)。 曹雪芹晚年貧困潦倒,敦敏弟兄給以經濟上的支助,直到曹公去世。

綜合以上四種說法,紅學家周嶺先生在《百家講壇》中《誰是脂硯齋》一講中的觀點最具有學術價值:“裕瑞是唯一的非常明確的說出來脂硯齋是曹雪芹的叔叔,而且這個人就是批書人,在石頭記上加批語的人,再明白不過。” 我認同周玲先生的說法,在沒有其他資料,其他證據發現時,我們寧肯相信裕瑞的話,脂硯齋是曹雪芹的叔叔

5)更有離奇說法脂硯齋是空空道人或說脂硯齋根本沒有這個人,是個騙子。

有關以上(5)兩種意見,見仁見智,各人都有自己的見解和解讀。 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由網上朋友自己解讀吧。

本文借用一些網絡作品內容,因找不到作者出處,並未注明,如果有版權衝突,請通告我,我將立即刪除。 謝謝!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