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寫龍談

兵者,國之大事也;兵者,凶器也,聖人不得已而用之。
個人資料
ych2000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南部戰區司令員:維護南海權益是最重要使命

(2016-02-27 17:41:25) 下一個

南部戰區司令員談戰區怎麽建設

戰區自2月1日成立至今近一個月,戰區到底怎麽建設?本報記者獨家專訪南部戰區司令員王教成——

鍛造全麵過硬的聯合作戰指揮機構

2月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區成立大會在北京舉行,習近平主席向各戰區授予軍旗並發布訓令。建立戰區、組建戰區聯合作戰指揮機構,是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近平主席著眼實現中國夢強軍夢作出的戰略決策,標誌著我軍聯合作戰體係構建邁出突破性、曆史性一步。

五大戰區成立至今將近一個月。戰區的職能定位是什麽?擔負怎樣的使命任務?戰區到底怎麽建設?本報記者獨家專訪了南部戰區司令員王教成。

——編 者

2016年2月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區成立大會在北京八一大樓隆重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將軍旗授予南部戰區司令員王教成、政治委員魏亮。

2016年2月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區成立大會在北京八一大樓隆重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將軍旗授予南部戰區司令員王教成、政治委員魏亮。

南部戰區司令員王教成:

全麵貫徹主席訓令,首要的是堅持聽黨指揮這個根本,關鍵的是聚焦能打勝仗這個核心,要緊緊扭住“五轉”(思想觀念轉變、工作重心轉換、運行機製轉軌、能力素質轉型、領導方式轉改)持續發力,努力建設“絕對忠誠、善謀打仗、指揮高效、敢打必勝”的聯合作戰指揮機構。

要敢戰能戰勝戰,從容堅定地應對影響我國和平發展的威脅與挑戰,著眼維護和平、應對危機、遏製戰爭、打贏戰爭,立足南部戰區,全麵做好打贏信息化局部戰爭的充分準備。

戰區是什麽?

戰區是戰略方向聯合作戰指揮機構

記者:2月1日,五大戰區調整組建完畢並公開亮相,原來的七大軍區正式成為曆史。大軍區領導指揮體製我軍已經實行60多年,請談一談,從軍區到戰區在領導指揮體製上有何根本性變化?

王教成:重新調整劃設戰區、組建戰區聯合作戰指揮機構,是從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總原則出發,根據我國安全環境和軍隊擔負的使命任務作出的戰略決策,是全麵實施改革強軍戰略的標誌性舉措,是構建我軍聯合作戰體係的曆史性進展,有利於更好地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維護地區穩定和世界和平。

我軍的大軍區領導指揮體製,是曆史形成的,對於維護國家主權與安全、推進軍隊建設發展、保證重大任務完成,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當今世界,戰略格局在變,國際力量體係正在發生深刻調整,全球治理體係正在發生深刻變革;戰爭形態在變,戰場環境從傳統空間向新型領域拓展,作戰方式向信息主導、體係對抗轉變;軍隊組織形態在變,世界各主要國家紛紛調整軍隊指揮體製、優化軍事力量體係。三大深刻變化,對我軍履行使命任務、維護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帶來了挑戰。由於傳統的大軍區體製作戰指揮與建設管理職能合一、建用一體,作戰指揮職能相對淡化、聯合作戰體製不夠健全,麵對軍事變革新挑戰,聯合指揮和聯合作戰的短板進一步被放大。聯合作戰指揮體製不順暢,同時也製約了聯合訓練和聯合保障體製的建立,這一矛盾已成為製約我軍能打仗、打勝仗的最主要的體製性障礙。

戰區與軍區的主要區別在於,軍區是一個綜合性領導指揮機構,既負責部隊全麵建設的領導管理,又負責作戰指揮,同時還領導後勤與裝備保障,實際運行中建設管理職能多於作戰指揮職能。根據領導指揮體製改革總原則,戰區不再直接領導管理部隊建設,主要是根據中央軍委賦予的指揮權責,對所有擔負戰區作戰任務的各種力量進行統一指揮。實施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領導指揮體製改革,使作戰指揮職能和建設管理職能相對分離,可以更權威高效地把諸軍兵種常規力量和各種國防動員力量統籌起來集中運用,構建起平戰一體、常態運行、專司主營、精幹高效的戰略戰役指揮機構,同步配套更加高效的指揮運行機製,這一改革不僅順應了集中統一指揮運用聯合作戰力量的現代指揮要求,同時也順應了各軍種體係化、專業化建設的趨勢,必將為我軍一體化聯合作戰能力的形成,提供根本性體製機製保障。這樣的製度設計,還改變了以往相關軍區同時負責一個戰略方向作戰行動,平時軍區指揮軍種不夠順暢、戰時軍種受雙重指揮的狀況。

記者:戰區是“本區域、本方向唯一的最高指揮機構”。怎麽認識“戰區主戰”的職能定位?

王教成:戰區是中央軍委派出在戰略方向的唯一最高指揮機構,擔負著經略一方、鎮守一方、穩定一方職責使命。戰區的職能定位:一是以專司打仗為主業,按照專司主營的職能要求,從戰建訓用管一體的大軍區運行模式中轉變過來,聚精會神研究打仗、指揮作戰、指導備戰,堅決完成軍委賦予的作戰任務。二是以聯合製勝為根本,主導聯合決策、聯合指揮、聯合作戰與保障,努力實現作戰目標聯、方案計劃聯、指揮手段聯、部隊行動聯,最大限度釋放諸軍種整體作戰能力。三是以常態實備為支撐,保持指揮機構常態運轉和任務部隊常備不懈,確保一旦有事,能上得去、打得贏。四是以作戰需求為牽引,堅持主戰牽引主建,研判威脅與挑戰,研究作戰需求,用作戰需求牽引備戰規劃,用作戰能力評估檢驗備戰成效,不斷增強軍事鬥爭準備的指向性、精準性、實效性,實現戰建聯動、互促共進。

現代戰爭,戰略決策、戰役指揮、戰術行動的特征非常突出,戰區處於承上啟下貫徹戰略決策、指揮作戰行動的關鍵環節。聯合作戰指揮的重心在戰區,聯合作戰力量運用的主導權在戰區。

戰區怎麽建設?

“絕對忠誠、善謀打仗、高效指揮、敢打必勝”

記者:在戰區授旗儀式上,習近平主席在訓令中指出,各戰區要毫不動搖聽黨指揮,聚精會神鑽研打仗,高效指揮聯合作戰,隨時準備領兵打仗。請談一談如何落實戰區建設的目標要求?

王教成:建設絕對忠誠、善謀打仗、指揮高效、敢打必勝的聯合作戰指揮機構,這是我軍最高統帥對戰區建設的方向引領和具體要求。

全麵貫徹主席訓令,首要的是堅持聽黨指揮這個根本。戰區是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重要存在形式,必須堅決落實軍委主席負責製,不折不扣執行習主席和中央軍委的命令指示;自覺堅持新形勢下政治建軍原則,帶頭舉旗鑄魂,進一步強化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做高舉旗幟、維護核心、堅決看齊、服務大局的模範,始終與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保持高度一致。

全麵貫徹主席訓令,關鍵的是聚焦能打勝仗這個核心,緊緊扭住“五轉”持續發力。

一是思想觀念轉變。由軍區變為戰區,是指揮體製的全新重塑,必須深入把握現代戰爭製勝機理,強化信息主導、體係對抗、聯合製勝的思想,不斷創新指揮方式、作戰方法,切實重塑思想觀念。我們應來一次頭腦風暴,從長期和平積習中跳出來;聚焦實戰,來一次觀念革命,從機械化、大軍區、單一軍種模式中跳出來;來一次思維創新,從老眼光、老思路、老辦法中跳出來,以全新的思維觀念、作戰理念適應新體製、新職能、新使命。

二是工作重心轉換。盡快從戰建訓用管一體的軍區模式中轉換過來,把全部心思和精力聚焦到謀主戰、強備戰、練指揮上來,盯緊國際戰略格局發展,盯緊戰區當麵情勢變化,盯緊聯合作戰指揮短板,搞清對手、搞清任務、搞清戰場,聚精會神研究打仗,專心致誌練官練將,始終保持高度戒備,隨時準備領兵打仗,有效應對突發情況。

三是運行機製轉軌。抓緊建章立製,理順指揮關係,落實指揮權責,健全值班體係,優化指揮流程。進一步健全戰區黨委領導、順暢聯合指揮運行機製、完備常態備戰機製等,融合戰區各要素各係統,實現上下貫通、左右協調、運行順暢,確保聯合高效指揮打仗。

四是能力素質轉型。著眼體係對抗、聯合製勝,堅決摒棄傳統作戰模式,從難從嚴從實戰需要出發,大抓指揮訓練和聯演聯訓,融合軍種信息係統,強化崗位戰位培訓,強化使命課題聯合演練,打造高素質人才群體,不斷提升戰區聯合指揮、聯合行動、聯合保障能力。

五是領導方式轉改。主動適應組織架構、管理層級、職能任務調整變化,抓住體係重塑契機,改變傳統方式,完善製度規定,厘清權力邊界,強化監督問責,不斷增強尊法學法守法用法的思想自覺和行動自覺,綜合提高依法決策、依法指導、依法行動的能力。

聚焦主戰職能

努力打造拱衛祖國南疆的鋼鐵長城

記者:請談一談南部戰區作為五大戰區之一,擔負著怎樣的使命任務?如何推進戰區建設?

王教成:南部戰區扼守祖國南大門,擔負著應對安全威脅、維護和平、遏製戰爭、打贏戰爭的重要使命,維護主權及海洋權益、確保邊海空防安全任務繁重。其中,維護南海權益是戰區肩負的最重要使命。中國對南海諸島及其附近海域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我們將堅定不移維護國家主權和海洋權益,堅定不移維護南海和平穩定,我們將一如既往地秉承親誠惠容的理念,積極發展與周邊國家和軍隊的睦鄰友好,共同維護這一地區的和平與安寧。同時,對影響地區安全的各種威脅和挑戰保持高度警惕,紮實推進備戰,確保一旦有事,有效應對各種安全威脅,決不允許任何國家以任何借口、任何行為威脅中國主權和安全。要敢戰能戰勝戰,從容堅定地應對影響我國和平發展的威脅與挑戰,著眼維護和平、應對危機、遏製戰爭、打贏戰爭,立足南部戰區,全麵做好打贏信息化局部戰爭的充分準備。

戰區建設發展是全新事業、嶄新課題。我們戰區黨委感到,必須夯實根基、厚積薄發,成立伊始就要把嚴的標準、實的作風立起來落下去,形成具有南部戰區特色的過硬作風和精神風貌,全力打造鐵一般信仰、鐵一般信念、鐵一般紀律、鐵一般擔當的堅強指揮機關和過硬部隊。重點做好五個方麵工作:

建強黨委,把握方向。強軍興軍,關鍵在各級黨委。堅持以強軍目標為引領,保持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以強烈的憂患意識和使命擔當抓舉旗鑄魂、抓練兵備戰、抓作風建設,切實履行好黨委第一要務、主官第一責任,不斷提升領導力、組織力、執行力,確保令行禁止、號令暢通,確保戰區部隊高度集中統一。

創新推動、強化樞紐。把建強實戰管用的聯合指揮樞紐放在優先位置,充分運用作戰理論創新、軍事科技創新成果推進指揮機構建設,優化戰備方案計劃、日常戰備製度和指揮運行機製,強化指揮保障建設,加強聯合指揮人才培養,加速形成堅強指揮中樞。

體係建設、聯合備戰。堅持信息主導、體係建設,著力拓展聯合偵察預警能力,升級網絡信息係統,優化聯合作戰力量,改善聯合戰場布局,完善聯合保障模式,深化國防動員準備,諸軍兵種眾誌成城打造基於網絡信息係統的聯合作戰體係

深化聯訓、提升能力。堅持實戰實訓,聚焦使命課題,強化專攻精練,突出練將練官,推進聯合指揮,加強檢驗評估,不斷發現和解決作戰重難點問題,充分發揮體製優勢,拓展深化實戰化聯訓聯演,不斷提升遂行任務的實戰能力。

管控危機,穩定大局。跟蹤研判當麵情勢,密切關注轄區可能麵臨的軍事風險,完善方案計劃,強化針對性演練,保持常態實備的戰備狀態,加強邊海空防管控,周密組織維權維穩行動準備,確保一聲令下迅即出動,堅決完成黨和人民賦予的各項任務。

(《人民日報》2016年02月28日 06版)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